我和中也又在互演

作者:流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互演的第一天

      我媽給我找了個相親對象,叫中原中也。

      我問:“照片呢?”
      “他那個工作不方便留照片的呀!蔽覌屔酚薪槭碌卣f,“小伙子很帥的,人也特別好,工作體面,賺得多!
      我說:“媽,是我賺的錢還不夠多嗎?”

      我媽白了我一眼:“跟你那種工作性質不一樣的,人家在正經外貿公司上班!

      她把那個名為中原中也的男人夸得天花亂墜,我叼著根棒棒糖心不在焉地聽著,手上的NS按鍵摁到飛起。

      從工作說到人品,再到一些可有可無的聯想,我媽吹得越來越離譜了:“你媽我肯定曉得的,這種男人婚后就是會給你做飯洗衣服的類型,知道心疼人!

      我頭都沒抬,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里的Boss:“啊對對對!

      “所以我幫你約了這周末,你下午先去街邊那個波羅咖啡店和他見面,有沒有時間的?”

      我專注打游戲:“啊對對對!

      我媽:“那我幫你答應了!

      一局游戲結束,我媽已經在電話那頭快跟人聊完了:“好好,我家桃枝說周末有空的,那中也,你們到時候玩得開心哦!

      我迷惑了:“媽,你在干嘛?”

      “你剛剛不是說周末可以的嗎?”我媽睥睨地看著我,把手機往桌上一放,“走了,出門買點像樣的衣服,你看看你,衣柜里面都是些非主流,像什么樣子!

      我:???

      我一臉茫然地被我媽拖出了門,后知后覺地意識到剛剛不小心答應了些什么。

      她拖著我去商場買氣質淑女的衣服,合理懷疑她只是想借機改變我的穿衣風格。
      周六的時候,她還特地提醒我明天相親不許遲到,然后拎包溜達回了娘家。

      翌日,雖然我媽不在家,不過為了哄她開心,我決定老老實實去相親,給那個中原中也留下不錯的印象。

      ……怎么可能!

      我把她給我搭好的衣服全部丟到衣帽間的收納柜里,換上習慣的夾克外套,黑色耳釘桀驁地反光;然后蹬著皮靴走到地下車庫,頭盔一戴,隨便挑了輛藍黑色重機嗡嗡地沖出家門。

      不是去咖啡店,我要先去接我的損友,五條悟。
      他是最強咒術師,長相也頗受上天垂愛,但因為性格實在太差了完全不受歡迎,二十八歲,依然單身。

      前些日子五條悟聽說我又要相親,笑了我一整天。我想了想,把他給叫上了,讓他到時候裝作前男友纏著我,演一出戲破壞我的相親局。

      五條悟很有興趣,當場點頭答應。
      他說:“其實不用我來攪混水,桃枝你自己也可以搞砸吧?誰會喜歡你啊!

      我抄著新買的咒具追殺了他很久。

      這人干這種缺德事格外積極,我車停到他家樓下的時候,他鼻梁上掛著副墨鏡低頭玩手機,肩寬腿長,懶懶散散。

      “你怎么這么慢啊!蔽鍡l悟一邊抱怨,一邊坐上了我的后座,興奮道,“我想好了,等下你們聊個十分鐘,我就進來指責你‘你又背著我找別的男人!這是第十個了!’……”

      我無所謂地說:“怎么樣都好,反正這事你必須給我攪黃了!

      然后我把車停在了波羅咖啡店一街之隔的地方,站到十字路口等綠燈,在口袋里翻出了一包有點受潮的煙。
      在家我是不敢抽煙的,我媽狗鼻子,一點點煙味都會被她逮到。

      春日下午的陽光很好,我抬起手擋到額上,在逆著光的方向看見一個穿著白襯衫的青年。春光為他的橙發疊上一層金黃的漸變,而他的眼睛藍得像波瀾萬千的海。

      我目光凝在他身上,下意識地把煙送到唇邊,久久忘了點火。

      ……我見過他的。
      在很多年前,久遠到記憶都泛黃,原來他叫中原中也。

      他走進咖啡店,在靠街的窗邊坐下,側臉輪廓嶙峋,薄光描在他的鼻梁上。

      中原中也,常被我媽提起的名字。就這么一眼,它不再是平平無奇的符號,一個讓我聽到就厭煩的尋常姓名,它——變成了藍寶石、柑橘味的春光、貓咪柔軟的橙色皮毛……等一切,讓我從心底覺得溫柔的,好的,世間值得的東西。

      我安靜地看著他,發自內心地想要微笑。

      路過的小孩回頭盼了我一眼,目光十分戒備。

      街那頭的中原中也在翻菜單,抬頭跟女服務生說了些什么,合上了冊子。他戴一副黑手套,單手撐著下頜。他在等人,他在等我。

      他在等我——這個認知令我心跳比街上飛馳的跑車引擎還要大聲,比雷鳴還要震撼。

      心跳隆隆,催促著我扔掉了那根潮掉的、皺巴巴的煙,好女孩不應該當著他的面抽煙。
      我在想綠燈怎么還沒來,為什么這個路口會有紅綠燈?為什么還有十幾秒?我的術式為什么不能加速時間?

      ……等等,在那之前!

      我轉頭飛奔回去,五條悟正靠著我的機車玩手機,我把鑰匙往他手里一塞:“悟,你回去吧,別打擾我約會!

      五條悟懵了:“?”

      我皺了皺眉,把家門鑰匙取下,再把鑰匙串重新拍到他的手里:“機車,會開嗎?你肯定會的吧!

      五條悟茫然:“喂,桃枝……”

      “嘖,我就知道你是個白癡!蔽野涯谴匙拿了回來,從鼓囊囊的皮夾里取出幾張萬元大鈔,“打車回去,快走,打擾人約會等下被車撞,別瞎搞啊你,我要好好相親。下回請你吃飯!

      然后我就著機車的后視鏡,把烈焰紅唇抹掉,從他的兜里撈出潤唇膏擦了擦,在考慮要不要把我飛上天的眼線擦掉。

      我本來就是貓系長相,眼尾上挑,頗有攻擊性,妝面凌厲,鏡子里的女人看起來就很不好惹,還穿得那么中性……

      我開始絕望了,就像考前6小時才發奮通宵背書一樣,明明知道自己涼了,還要強行掙扎。

      好后悔,我怎么就不老老實實聽我媽的話,穿她買的連衣裙呢?中原中也見了我,肯定覺得我不是什么正經人吧?

      怎么辦怎么辦怎么辦!

      “噗,不會吧!蔽鍡l悟好像終于明白發生什么事了,撲哧一聲笑了,“你對你那個相親對象感興趣了?”

      我瞪了他一眼,惡狠狠道:“什么相親對象,那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公!”

      五條悟迷惑:“?”

      “我對他一見鐘情了!蔽疑酚薪槭碌卣f,“所以你別破壞我的姻緣,知道么?”

      五條悟露出了惋惜的表情:“哦,那個人真可憐!

      我忍住了對他比中指的欲望,用濕巾紙把自己的眼線擦掉,扎起的高馬尾放下,變成黑長直,看起來稍微親和一些了。
      我對著鏡子練習微笑的角度,努力笑得甜美可人。

      可惡,我的長相就跟這個詞沒什么關系啊,他會喜歡我這種類型的嗎?

      五條悟的神色越來越驚恐了:“桃枝,你要吃了他?”

      我給了他一拳,當然沒打到,他身上開著無下限。

      我把剩下的半包煙連帶唇膏一并塞到他的口袋里,再次叮囑道:“你趕緊回去,我真的想跟他約會!

      然后我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留下五條悟在身后嫌棄地大喊:“把煙拿走!”

      跟損友拌嘴的功夫又浪費了好幾分鐘時間,我用追殺咒靈都沒有過的速度迅速跑回那個紅綠燈口。

      其實我還想在街邊女裝店隨便買身衣服,把身上這套扔掉,好顯得淑女一些,但看了眼時間,我和他約在了三點,現在也只剩下兩分鐘,不夠我造作了。
      第一次約會就遲到也太過分了,我想給中原中也留下好印象。

      我走進咖啡店,女店員引著我來到他那桌。
      我不咸不淡地對他笑了笑:“初次見面,我是鶴見桃枝!

      他看了我一會兒,這幾秒鐘我忐忑無比,幾乎要維持不住笑容。

      中原中也穿得很簡單,白襯衫下面搭了條休閑的長褲,領口解開兩顆紐扣,俊美而溫煦,不帶一點攻擊性。
      我就不一樣了,盡管披著頭發、擦去妝容中浮夸的部分,渾身上下依然寫著倆字:太妹。

      幾秒后,他低頭,單手把菜單推了過來,自我介紹道:“中原中也!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突然開文!
    做畢設期間調劑心情,正好啾也生日啦,寫篇搞笑戀愛短文練練手……
    比較忙,先隔日更吧,如果有人看的話,等過些天閑一點就日更?(撓頭
    感謝:世另我 的地雷*1
    ——
    *補充細節,五條悟的唇膏是Lamer蓋裝,手指沾著涂,所以桃枝很自然地拿來用了。雖然我是牛頭人戰神但這篇堅定純愛1V1,5和桃枝之間沒有箭頭。
    啾也是【唯一】男主!為什么所有的文啾也都在當男配,我不同意,必須讓他當男主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