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的殼

作者:別放花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小狗狗


      在等待的過程中,徐真開始胡思亂想。

      姜渙是怎么死的呢?

      她好像聽誰說過,舌骨斷裂,淤點性出血……腦部供血不足而造成的機械性窒息。反正聽著就很難受。想到這里,徐真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姜渙可是很怕疼的,他為什么會選擇這樣的方法來結束自己的生命呢?

      在那一刻,他有后悔過嗎?她看著升起的太陽,有些出神。

      姜渙怕疼,除了他的父母和徐真之外,就沒有其他人知道了。

      最開始徐真也是不信的,他個子又高,也很有力氣,怎么看都不像個怕疼的人。

      直到那一天。

      徐真撐著頭,微微勾起嘴角,眼睛里映襯著朝陽的光芒,顯得神采奕奕。

      那一天,她在理化樓做實驗,姜渙說什么也要去幫忙,張正誼樂得清閑,早早地便溜了,實驗室里只剩下他們兩個細微的交談聲和儀器的嗡鳴。

      徐真老神在在地使喚姜渙:“你去幫我把儲備液配好,我在這兒取樣!

      姜渙看了一眼她手上的針筒,沒多說什么,點了點頭就走了,剛把槍頭安在移液槍上,就看到徐真那邊好像出了什么狀況。

      “嗷——”徐真把手套摘下來,看到指尖被戳了個小洞,血珠一顆一顆地往外涌。

      “怎么了?”姜渙放下手頭的事,向她那邊走去。

      “沒事,被針頭戳了一下!毙煺娲蜷_水龍頭:“這針頭是新的,還沒用呢,沖一會就好了!

      姜渙皺了皺眉,彎下腰有些無奈地仔細查看了她的傷口:“誰跟你說沖一沖就好了?走,去校醫院處理一下!

      不是,這也太麻煩了吧。徐真看了看被姜渙拉住的手腕,有些不情愿。

      別的不說,她主要是懶得走。

      再說了,這么小的傷口,說不定還沒到校醫院就愈合了。

      姜渙觀察著她的表情,嘆了口氣,認真地說道:“沒關系,處理一下不疼的,你別怕!

      他低著頭看著她,眼睛亮亮的,看起來像一只溫順可親的小狗,仿佛她再拒絕就會叼著她的衣角往外扯了。

      怕疼?

      徐真有些懵:“誰怕疼了……你才怕呢!

      姜渙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古怪:“我當然不怕疼,我這是為了你好!

      “呦!”徐真湊到他眼皮底下,欠揍地說道:“不是吧,真被我說準了?”

      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姜渙把她的手甩開,脫了實驗服轉頭就走:“你愛去不去吧!

      眼看著他好像有些生氣了,徐真不敢再嘚瑟,畢恭畢敬地跟著他往外走。

      “我去,我去!”她追了上去,把自己的實驗服搭在他的上面:“你慢點,我都說要去了,你走這么快干什么?”

      姜渙停下腳步,偏過頭看她:“要去就趕緊跟上!

      那時她還沒有意識到姜渙是真的怕疼——她不過是想跟他開個玩笑罷了。

      沒想到,姜渙處心積慮維護的“不怕疼人設”,馬上就會被他自己打破。

      兩人進了校醫院,卻發現已經過了下午四點半,醫生已經下班了。姜渙說明情況之后,一個護士帶著徐真去處理傷口。

      她給徐真做了簡單的消毒之后,把她的手指包了起來。

      “先別沾水吧,如果要想打破傷風的話得明天再來!毙∽o士看了看門口站著的姜渙,壓低聲音問:“門口那是你男朋友?”

      “?”徐真回頭看了一眼:“……是的!

      “嘖嘖,長得挺帥啊,還在門口守著,生怕你跑了似的!

      徐真訕訕地笑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可不就是想跑嘛。

      等出了校醫院的門,正好到了吃晚飯的時間。

      徐真吸了吸鼻子,聞著食堂傳出來的飯菜香氣,肚子應景地咕咕叫了起來。

      啊,好想吃學校西門外的烤冷面!

      “先去吃飯吧,實驗等下回來再接著做!苯獪o習慣性地彎下腰捏了捏她的臉。

      “可是今天晚上還有選修要上!毙煺婊貞浟艘幌抡n程表,咬牙切齒的說道:“張學長要是知道因為我的原因拖慢了進度,到時候肯定得給我打電話!

      姜渙想了想:“那咱們去買面包,隨便吃兩口,然后抓緊時間在上課前搞完!

      徐真有些不好意思再繼續利用這個免費勞動力:“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去就好!

      “這點時間你一個人搞不定的,走吧!苯獪o不由分說地牽過她的手,向理化樓走過去。

      他的腿很長,步子邁得也大,卻為了能讓徐真跟上稍微放慢了速度。從徐真的角度看過去,他的頭發都被夕陽染成了金色,絲絲縷縷,被傍晚的風輕輕地吹起。

      他對她可真好啊,徐真想著,內心有些小小的雀躍。

      長得又好看,身材也好,性格也好,嘶哈嘶哈。

      簡直是頂配版賢妻屬性!

      “喂,姜渙!毙煺娴纳ぷ佑悬c緊,她輕輕地出聲叫他。

      “什么?”姜渙偏過頭看她,他的鼻梁又挺又直,皮膚白皙,讓徐真的心砰砰直跳。

      “這個周末你有空嗎,”她勾了勾手指,擦過他的手心:“我們要不要去……”

      砰!

      姜渙本來正回頭認真聽著徐真說話,根本沒工夫看眼前的路。徐真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卻已經來不及出言阻止了。

      姜渙揉了揉被撞紅的額角,看著眼前的電線桿有些無語:“……”

      這個小王八,真是害人。

      徐真自知理虧,訕訕地收回了手。

      “……你可真是!苯獪o戳了一下她的腦袋,然后就被氣笑了。

      “那啥,這里離校醫院也不遠,咱們再回去看看吧!毙煺骢谄鹉_看向那塊被撞紅的地方,發現已經腫起了個包。

      然后,她便看到了姜渙紅紅的眼角和泛著淚花的眼睛。

      不是吧,他竟然哭了?

      “你、你怎么……”徐真一邊悄悄地打量著他,一邊慌忙從包里翻出一包紙巾,抽出一張紙遞給他。

      “沒事!苯獪o接過紙巾,別過頭去不讓她看:“就是給我撞懵了……我沒哭,這是生理性淚水!

      他頓了頓,咬了咬牙:“都是被你氣出來的!

      不知為何,他這樣哭唧唧的樣子看起來格外可口?粗,徐真缺德地想著。

      姜渙把眼淚擦干,自己也覺得有些丟人,便惡聲惡氣地對她說:“還好意思問,都怪你,不然能出這事兒?”

      “對不起哈!毙煺姘阉念^拉下來吹了吹那個鼓起來的包:“是不是特別疼啊,走吧,回校醫院!

      “不去,”姜渙別過頭去,看了看手腕上戴著的表:“趕緊去實驗室吧,都要上課了!

      “……你是不是怕處理傷口的時候疼啊!

      “才不是呢!苯獪o理直氣壯地說:“我不是怕疼,我只是討厭這種感覺!

      “是嘛……誒,你、你頭上流血了!”

      十五分鐘后,兩人再次從校醫院走了出來,朝實驗室的方向走去。

      “對了……你本來想說的是什么事來著?”姜渙悄悄勾起她的手指,不經意地問道:“周末想去干嘛?”

      “……去實驗室做實驗!毙煺嬗行┬奶摰乜戳怂谎,隨口胡謅了個借口。

      “嘁,騙子。你要說的才不是這個!

      徐真把他的頭拉下來,附在他耳邊迅速地說了些什么。

      聽完之后,姜渙震驚得說不出話來,連指尖都因為害羞染上了粉紅色。

      徐真看著他躲閃的眼神,覺得有些神奇。

      這貨原來這么純情的嗎?

      兩個人的身影在黃昏的映襯下越拉越長,拐進理化樓便再也看不見了。

      那一天,他們連面包都忘了買了,就這樣餓著肚子做完了實驗。

      即便是這樣,好像也沒有那么辛苦呢,當時的徐真這樣想著。

      ……

      天亮了。

      徐真站起身,看向頭頂翠綠的銀杏葉。

      真是奇怪,畢業之后她就很少想起跟姜渙在一起時發生的事,今天這是怎么了。明明已經過去六年了,那天經歷的事情卻格外清晰,就如同放電影一般在她腦海里重現。

      徐真擦了擦眼角的濕潤,發覺自己竟然紅了眼眶。

      一定是因為這個時候她的結膜炎還沒好,風吹的。

      遠處有人聲逐漸接近,徐真閃身躲在銀杏樹后面,直到他們離開之后才慢慢地走出來。

      她望著他們的背影,久久無法回神。

      那是一對年輕的男女,二十歲左右的年紀。男生很高,他低下頭,手舞足蹈地在跟旁邊的小姑娘說些什么。

      女生聽了似乎很不服氣,伸出手在他背上狠狠地拍了一下,拍得他一激靈。

      沒想到,那個男生也迅速地抬手在她腦袋上打了一巴掌,隨后又撓了撓頭,有些不知所措地彎腰去哄。

      徐真扯了扯嘴角,卻怎么也笑不出來。

      她打開手機,現在是五月十七日的7:05,距離姜渙死亡不足十個小時。

      她要勇敢一點,徐真握緊了脖子上的玉牌,在心里給自己打氣。不過是過去罷了,沒什么好怕的。

      她是二十六歲的徐真,又不是二十歲的徐真。

      銀杏樹的枝丫上蹲著兩只小麻雀,它們歪著頭看著她的一舉一動,很是警惕。

      嘖,真是礙眼,這年頭,連麻雀都是成雙成對的?粗鼈,徐真又想起了陽臺上的毛團子。

      變成鬼的姜渙曾經跟徐真說過,倉鸮能感知到死亡的氣息。所以在鬼魂姜渙出現在徐真家里時,才會有一只毛茸茸的小倉鸮落在陽臺上,陪伴著他在人間度過了一年的時光。

      姜渙死的時候,是不是也曾看到倉鸮呢?

      她抬起灌鉛般沉重的雙腿,向八公寓的方向走去。短短三天時間里,她不止一次像這樣朝著他走去,唯有今天,是為了見證他的死亡。

      徐真呼出一口氣,纖長的睫毛上還掛著晨霧。

      她好像突然就不緊張了。

      她什么都不想了。

      她現在只想回家,想見到變成鬼的姜渙。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把她混沌的思緒拉回真實的世界。

      身后,太陽斜掛在天際,好像不帶一絲溫度,清清冷冷地照耀著這一方天地。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