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的殼

作者:別放花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繼續等

      現在是五月十六號的14:50,距離兩人分手已經過了差不多三個小時。

      徐真又開始在八公寓門口守著姜渙了,他自從今天中午回了宿舍,就再也沒有出來過。

      她蹲在樹蔭下,勤勤懇懇的像個在田里犁地的老黃牛,腦內反復播放在米線館的那一幕。

      “嗚嗚,他那時候的神情簡直是難受死我了……”

      姜渙一定會很討厭她吧,徐真一邊想著,一邊無意識地碾著指尖的幾片樹葉。

      畢竟他明明沒有做錯什么,她還那么對他。

      這一刻,徐真突然無比地唾棄過去的自己——原來自己以前這么渣的嗎?

      不過,他為什么那么輕易地就答應了跟自己分手呢?

      太陽逐漸西斜,徐真有些沮喪。她繞著八公寓走了一圈,看到了姜渙曾經提到過的那顆銀杏樹。

      這棵銀杏樹樹干粗壯,枝葉繁茂,種的又離學生宿舍太近,就像姜渙說的那樣,的確是把外邊的陽光擋得嚴嚴實實。

      在徐真讀大四的時候,因為這棵樹的根系太過發達,破壞了公寓的地基,學校就找工人將它砍了,之后又加了藥物使它徹底爛根枯死。

      徐真欣慰地拍了拍銀杏樹的樹干——還好你還在,明天就靠你了。

      學校里,所有的學生公寓都是只有一樓有防盜窗的。

      徐真的計劃便是在十七號上午潛入姜渙的寢室,尋找藏匿的地方,見證他的死亡。

      畢竟姜渙死的時候寢室里是沒有其他人的,徐真抽了抽鼻子,細細地回想自己擁有的那些少得可憐的線索。

      根據他的室友們的證詞,他們很早就離開寢室了。

      這條公寓后的小路平常是很少有人走的,所以她只要在沒人的時候順著這棵樹爬進去就好了。

      徐真提前踩好了點,覺得這個計劃相當可行,想到明天要經歷的事情,她心跳如擂鼓。

      畢竟爬墻這種事,她也不是專業的。

      但是這一切都建立在這次回溯不會在十七號之前結束的基礎之上。徐真摸了摸脖子上的玉牌,溫潤沁涼,讓她稍稍心安。

      徐真又晃晃悠悠地回到八公寓正門,恰好看到了走出來的姜渙。

      還好回來的及時,她迅速藏到告示牌后面,悄悄地觀察他。

      怎么感覺自己這么猥瑣呢?徐真想到她現在的動作,面無表情地在心里唾棄了自己一番。

      姜渙出門之后直接進了一樓的小賣部,徐真小心翼翼地跟在他后邊走了進去。

      隔著一個貨架,能看到他卷起的袖口和一截小臂。

      只見那只修長的手往購物籃里扔了兩盒泡面,一包小香腸,一包牛奶。

      姜渙這是不打算吃晚飯了嗎?

      徐真按亮手機屏幕,現在是下午五點半。

      挑好了東西,姜渙又走向收銀臺,然后掏出飯卡付錢。他神色如常,徐真卻一眼看到了他微微下垂的泛紅眼角。

      這、這是哭過了?怎么看起來可憐兮兮的……

      哭!哭大聲點!我愛聽!

      徐真捂住嘴壓抑著自己興奮地尖叫,好像發現了什么新大陸。

      但是怎么感覺這不是姜渙第一次哭呢?她仔細地回憶著,卻發現自己想不起來了。

      “下課了?”老板似乎跟他很熟,自然地跟他打起招呼。

      姜渙克制地點了點頭,清雅雋秀的臉上扯出了一個勉強的笑。

      “天天吃泡面多沒營養啊,今天不打算跟你女朋友去吃晚飯了?”老板一邊笑著一邊把東西都裝到塑料袋里,然后遞給他。

      姜渙沉默地接過袋子,道了聲謝就走了。

      “這小子,今天心情不好啊,難不成分手了?”老板看著他的背影搖了搖頭,轉頭又來給下一個人結賬。

      這個老板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看出來人家心情不好還非得問。

      看姜渙出門了,徐真迅速跟上,一路左躲右藏,卻沒想到他轉身又回了宿舍。

      “好家伙,又要開始蹲他了!毙煺嬗行└翁郏骸盀槭裁床蛔屛疫M男生寢室,難道像我這樣品行高尚的好人也需要被防著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姜渙還是沒有出來的跡象。

      徐真一直等到晚上十點半,眼看著宿舍要關門了,她只好踩著點回到了寢室。

      幾個室友本來都在寢室各干各的,聽到開門聲,不約而同地向門口看去。

      蘇曉杏貼著面膜,招呼她:“回來了,不是說下一次見面給我買章魚小丸子嗎?東西呢?”

      “那啥,我最近比較忙,”徐真撓了撓頭:“其實我說的下一次是六年之后,等我回去了一定給你買!

      陳秋嗦著酸辣粉,沒忍住笑了出來。

      蘇曉杏翻了個白眼:“你怕不是個傻子吧,算了,真是指望不上你!

      于媛媛把今天發的大學物理習題冊遞給徐真:“真真,你今天下午咋個又沒來上課?”

      “我有點事……今天又點名了?”徐真接過習題冊,看也沒看就丟在了桌子上。

      “是噻,趕緊克找老師解釋一下吧,平時分咋個說也得拿點吧!庇阪骆乱贿叿约旱牧曨}冊,一邊回答她。

      果然,她一逃課就點名的人設永遠不會倒下。

      徐真點了點頭,打算糊弄一下:“你說得對,我明天就去!

      “得了吧,”蘇曉杏嘲笑她:“有了男朋友誰還上課啊,是不是啊小徐真?”

      “我跟他分了!毙煺骖^也沒抬隨意地回了一句。

      寢室里突然靜了一瞬,徐真疑惑地抬眼看去,發現她的三個室友都一臉震驚地看著她。

      “我靠!”陳秋八卦地湊了上來:“你們倆誰甩的誰?”

      蘇曉杏踹了她一腳:“別問了,這有什么好問的,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這幾天總是拉著徐真亂跑,連課都上不好了,這樣的男朋友還要了干什么?”

      “可是那是姜渙啊……”陳秋揉了揉腰,有些不忿。

      “管他是誰的,就算是蔥渙分了又能怎么著?”蘇曉杏翹起二郎腿,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徐真,你也別太難過,世界上這么多人,什么樣的蛤///蟆找不到?”

      徐真:???

      她也沒表現出有多難過啊,為什么她們反應都這么大?

      蘇曉杏給于媛媛遞了個眼神:看吧,她那么喜歡姜渙,果然是傷心了。

      晚上十一點半,徐真在眾人憐憫的眼光中爬上了床。她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個疑惑的后腦勺。

      徐真有些焦慮,她很困,卻又覺得自己似乎不應該在這個時候睡覺。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做了一個夢。

      夢里,她看到姜渙正一步一步地向懸崖走去,卻在即將掉下去之前停下了腳步。

      山風呼嘯,吹起了他的衣角。

      徐真想大聲地阻止他,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不受控制了。她在慢慢地向前走著,一直走到姜渙的身后。

      隨即她便看到姜渙驚訝的表情——下一秒,他從懸崖上墜落,摔成一灘爛泥。

      徐真看向自己的手,有些不敢置信。

      是自己親手將他推下了懸崖。

      是她害了他。

      徐真猛地從夢中驚醒,宿舍里一片寂靜,只有她驚魂未定的心跳聲咚咚地響在耳邊。

      這夢做的著實血腥,她都把自己嚇餓了。

      徐真本來是個無神論者,自從見到鬼魂姜渙后,卻也開始相信世界上是真的有所謂“超自然”力量存在的。

      在夢里,她殺了他。

      這是什么意思?

      徐真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凌晨三點五十八。

      她翻身下床,在黑暗中穿好衣服。

      于媛媛一向睡得很淺,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便睜開睡意朦朧的眼睛,看向徐真站的位置。

      “是真真嗎,你要出克?”她打了個哈欠,沙啞著聲音問道。

      徐真僵在原地,連呼吸都放緩了。

      見沒人回答她,于媛媛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便又睡了回去。

      徐真松了一口氣,躡手躡腳地下了樓。她敲了敲宿舍看門大爺的值班室,聽著里面傳來下床的嘎吱聲。

      王熊穿著背心,披了一件夾克,一看就是剛起床。他看著表情痛苦的徐真問道:“同學,你咋了?”

      “誒呦,大爺,我、我肚子疼……可能是胃,也可能是闌尾!毙煺鎻澫卵,演得十分逼真:“我想去校醫院看看!

      王熊向她身后張望:“你室友呢?沒人陪你去嗎?”

      “我室友都在睡覺呢,我自己去就行……”徐真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大爺,您就給開個門吧,再拖下去要穿孔了!

      王熊見她一臉慘樣,便也沒再多問。他回屋取出鑰匙,把門栓上的鎖打開了:“快去吧快去吧,叫什么名字啊,我給你登記一下!

      “我叫徐真,徐徐升起的徐,真理的真!

      徐真出了門,夜晚的風吹過,讓她混沌的大腦稍稍清醒了一些。

      自從做了那個夢之后,她就不可能睡得著了。

      徐真在學校里漫無目的地亂逛著,卻還是不由自主地回到了那顆銀杏樹下。

      她抬頭看著207的方向,里邊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

      姜渙還在里邊,她想。

      巨大的銀杏樹在黑暗中仿佛長出了許許多多柔軟的枝條,攥住了她的心臟,讓她喘不過氣來。

      她真的要眼睜睜地看著姜渙去死嗎?她裹緊了衣服,有些恍惚。

      現在是五月十七號的5:15,離姜渙死亡還有不到24小時的時間。

      留給她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她沒辦法在這種明知道有人要送死的情況下安然入睡。

      何況那個人是姜渙。

      現在活著的姜渙長得好看又討人喜歡,她舍不得他死。

      徐真站了許久,腿腳都有些僵硬。

      天色泛白,她靠在銀杏樹下等待著他的死亡。

      徐真的衣角被露水打濕,又被體溫烘干。

      真的好累啊。

      她打開手機,看著姜渙給自己設置的那個稀奇古怪的備注。

      她這幾天都沒休息好,心理壓力也很大,還餓著肚子。在這種情況下,膽怯就像一株藤蔓慢慢地爬到了她的心上。

      “如果能吃點烤魚丸就好了!

      徐真灰心地嘆了口氣,好像突然不知道該做什么了。

      就這樣呆在這里,等待著前男友的死亡,讓當了好幾年咸魚的她感覺自己要崩潰了。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