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的殼

作者:別放花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分手吧

      “滴滴,滴滴……”

      “緩一緩,我先緩一緩……”徐真費力地爬起來關掉鬧鈴,然后便一頭栽倒在床上,打算再睡一會。

      自從工作之后,她早就練就了盲關鬧鐘的高超技巧。

      “徐真,你定這么早的鬧鈴干什么,早上不是沒課嗎……”蘇曉杏被鬧鈴吵醒了,頗有些不爽。

      沒課?什么沒課……她明明記得她已經跟季三辰請假了啊……徐真打開手機。

      現在是五月十六號,7:05。

      蘇曉杏本來打算睡個回籠覺,卻被騰地一下坐起來的徐真再次吵醒,不由得有些不爽:“徐真,你干嘛呢?”

      “不好意思啊,”徐真來不及解釋,飛快地洗漱,中間還不忘瞟幾下手機:“你繼續睡吧,我馬上走了!

      幸好被嚇醒了,不然肯定得再睡上兩三個小時。

      她把姜渙的電腦塞進包里,又隨便吃了幾口昨天剩的面包,看了一眼蓬頭垢面的蘇曉杏,有些愧疚:“等下一次見面的時候我一定請你吃章魚小丸子,放好多好多芥末!

      蘇曉杏滿頭問號:“下一次見面?”

      宿舍門被打開又關上,徐真像一陣風一樣沖出去了。

      最終還是沒有等到回答的蘇曉杏氣得睡不著了,從床腳摸出一本言情小說開始看:“真是的,現在的校園小說主角怎么都是計算機系的……嘖,宇宙機果然名不虛傳!

      徐真記得,今天應該是她和姜渙分手的日子。

      雖然早就忘了當時為什么會分手,但是為了不影響事情進程,她還是打算按部就班的把這個事件完成。

      也不知道這次的分手跟姜渙的死有沒有關系,徐真一邊往八公寓趕去,一邊頭疼地想。

      說也奇怪,十七號前后幾天的記憶仿佛被蒙在一層霧中,讓她怎樣都探不真切。

      徐真一路狂奔,等到了八公寓已經是早上七點半了。她躲在灌木叢中,偷偷摸摸的,像做賊一樣往門口看去,卻看到一個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人。

      那是她的父親,徐益。

      而在他的對面,站著一個身形頎長的青年,淺色的衛衣,柔軟的栗色頭發,整個人看起來清清爽爽。

      大早上的,他來找姜渙做什么。

      徐真今天依舊打算采取跟著姜渙的戰術,所以才這么早就到八公寓門口蹲著,沒想到竟然還有意外收獲。她撩起垂在眼前的一綹頭發,死死地盯著正在談話的兩人。

      他們不知道談到了什么,面色都很不好,徐益更是伸出手對著姜渙指指點點。

      徐真很想走過去聽一聽,卻又怕被發現,不禁有些焦躁。

      她第一次看到姜渙露出這樣的表情——那是一種不加掩飾的厭惡。

      本以為兩人會談很久,徐真正打算偷偷摸摸地靠過去,沒想到剛走到一半,徐益與姜渙就像商量完了似的分開了。

      看著徐益遠去的背影,徐真想了想,還是跟上了姜渙的步伐。

      她這次打算偷偷地跟著他。

      昨天沒看出什么姜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保不齊是因為她在旁邊干擾了他的決定,徐真想看一看,如果沒有她的話,姜渙的行為會不會提供一些線索。

      這一刻,她覺得自己是一個專門觀察動物行為的專家。

      她一路上遠遠地墜在姜渙后面,好幾次都差點暴露了自己。

      不過姜渙看起來心情很不好的樣子,一直低著頭走路,這倒給她提供了方便。

      徐真看著他清瘦的背影有些出神。徐益到底跟他說了什么,讓他這么沮喪?

      她又想起姜渙厭惡的表情。

      那一刻,他就像看著骯臟的蛆蟲一般看著自己的父親。

      他這么討厭她爸,那他會因此討厭她嗎?徐真垂下眼眸。

      姜渙去食堂吃了早餐,然后接了個電話便又回到宿舍。

      她就像一個小尾巴,跟在姜渙身后,只不過他進了男生寢室,尾巴卻只能被落在外邊了。

      徐真在門口等啊等,等得生無可戀。

      外邊好曬,她覺得自己都快成一條魚干了,便只能盡量躲在樹蔭里……姜渙到底在里邊干嘛呢?

      當代大學生怎么能不去圖書館學習呢,他倒是吃飽回去呆著了,也不看看他可憐的現女友!

      徐真打開相冊,翻到昨天在姜渙電腦上拍的課程表。

      今天早上他也沒課,按理說應該去實驗室啊。這吃完飯就回寢室,還讓她怎么跟!

      剛這么想著,徐真就接到了個電話。

      張正誼在這個時候給她打電話干什么,徐真拐到一個沒人的地方,一邊繼續盯著八公寓大門,一邊按下接聽鍵:“喂?”

      “我聽姜渙說你今天早上沒課啊,你要不要做實驗?我把今天的方案都給你寫好了,咱們把進度趕一趕!

      “我……我今天還有點事!

      張正誼靠在理化樓樓梯間的欄桿上,看了一眼時間,快十點了:“那你下午能來嗎?”

      “學長,我這幾天有個考試,等過幾天我一定去!毙煺嫘奶摰貟鞌嚯娫,把手機往兜里一揣。

      “誒……我還沒說完呢,這小丫頭片子!睆堈x聽著對面傳來的忙音,嘖嘖了兩聲。不來就不來吧,等過幾天讓她帶著姜渙來幫忙,能增加一個勞動力也是不錯的。

      徐真繼續蹲在門口,快十一點的時候給姜渙發了個短信。

      【徐真】:咱們什么時候去吃飯?

      【A聰明勇敢宇宙無敵親愛的男朋友】:餓了?

      【徐真】:餓了,咱們去吃午飯吧,我在你們宿舍樓下呢。

      【A聰明勇敢宇宙無敵親愛的男朋友】:等我一會,馬上下來。

      姜渙剛出宿舍大門,就看到徐真被曬得臉都通紅,不禁覺得有些好笑:“你這是來了多久啊,曬成這樣!

      徐真觀察著姜渙的臉色,他看起來和平常并沒有什么不同,仿佛早上的不愉快已經消失殆盡了。

      不錯,還挺會自我調節。

      “沒多久,我剛來!彼奶摰厝鲋e。

      “吃什么?”姜渙自然地牽起她的手:“想不想出去吃米線?”

      姜渙的手涼絲絲的,徐真曬了這么久,手心都是汗,便有些不好意思。她想把手抽出去,卻被攥得更緊,只好結結巴巴地回道:“隨便,那就去吃米線吧!

      姜渙眉梢眼角都帶著溫和的笑意,低下頭調侃她:“有這么熱嗎?你臉怎么這么紅!

      徐真偏過頭,嘴角卻微微勾起——救命啊,這是什么又溫柔又會撩的漂亮老婆屬性?

      “咦嘻嘻,誒嘿嘿嘿……”她努力地壓抑著自己的笑聲,內心暗爽。

      活著的姜渙怎么能這么對她胃口!

      這比她經常玩的乙女游戲體驗感好了不是一點半點,寡了六年了,此刻她竟然有些樂在其中。

      兩人就這樣牽著手走進校門口開著的一家米線館,里面已經人滿為患,姜渙搜尋了兩圈,找了個位置讓她坐下。

      徐真記得這家米線店,她在上學的時候經常來這里吃東西。每次來她都會點一碗小鍋米線,還會追加三份肥腸蓋碼。

      徐真能吃辣,她習慣在結賬的時候囑咐煮米線的大叔多放幾勺辣椒油。

      到了夏天,店家就會把桌子擺到外邊,徐真就坐在一個小塑料凳上,吸溜吸溜地吃米線。鹵的肥腸很入味,吃起來很有嚼勁,紅色的辣椒油與綠色的蔥花浮在上面,看起來讓人很有食欲。

      每一次她都會被辣得流汗,卻還是會在最后大口地品嘗鮮美濃郁的湯頭,然后發出滿足的喟嘆。

      “給你點的小鍋米線,加三份肥腸!苯獪o點完米線,在徐真身旁坐下。

      他將小票放在桌子上,有些感嘆:“這家店每次來人都是這么多啊!

      不,不是的,徐真隨著他的目光看去。

      店里人頭攢動,食客吃得大汗淋漓,店家不斷的吆喝聲顯得小小的店面更加擁擠。

      這樣的場景,也只能再持續一年。

      徐真記得,一年之后這家店就關門了……在那之后,她再也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米線。

      米線很快就端上來了,徐真品嘗著這個味道,有些懷念。

      她看著姜渙,突然不知道怎么開口提分手的事——這里人太多了,明顯不是說這些的好時機。

      但是她隱隱約約地記得,當時他們就是在中午分的手,那時日頭很大,晃得她不敢抬頭看他的表情。

      怎么說,現在到底分不分?

      “那個……姜渙……”徐真小聲地叫他。

      “怎么了?”姜渙噙著笑意看向她,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你有沒有覺得,我們之間有些問題?”徐真努力措辭,看到姜渙握著筷子的手逐漸用力,臉上的笑容也逐漸消失。

      她已經能感覺到周圍飄來若有若無的探尋目光。

      “我覺得我們還是有些不合適,三觀啊,家庭啊……”徐真支支吾吾地繼續說道。

      “然后呢?”姜渙將筷子放到碗上,靜靜地看著她,仿佛有無盡的耐心等著她把話說完。

      “然后……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分開一段時間,畢竟……”

      “我知道了!苯獪o打斷她,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看不到其他情緒:“那就分手吧!

      竟然這么快?徐真有些詫異,她還想說些什么,卻怎么也說不出口。

      姜渙低下頭,明明是五月份,身上卻仿佛透著寒氣。

      他很難過。徐真看著他因為用力有些發白的指節,在心里想著。

      “快吃吧,吃完回學校了!彼拿嫒蓦[在熱氣后,看不真切。

      徐真突然覺得自己真不是個東西,簡直是世界第一負心漢。

      兩人吃完米線,沉默地回了學校。徐真站在宿舍的走廊里,給徐益打了個電話。

      那邊過了很久才接,徐益的語氣很不耐煩:“怎么了?”

      “爸,你今天早上跟姜渙說了什么?”徐真不想跟他多說,開門見山地問道。

      “關你什么事?上大學就好好在學校呆著,別一天管這管那的,有空多輔導輔導你弟弟,看看他現在都成什么樣了……”

      徐益罵罵咧咧的,態度很是不好,沒說兩句話就把電話掛了。

      徐真垂下手,落寞地站在原地。光影交織,好像在她身上鋪就了一張細細密密的大網。

      還敢提徐冬榮?徐真咬了咬牙。

      下次見他腿給他打斷。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