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總裁相親了

作者:慕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08

      周楊玩味般的把話說完,全場先是寂靜了幾秒,而后,各個角落送來的探究與八卦眼神,快要把孟寧吞沒。

      人是江澤洲帶來的。
      卻被周楊看上。

      多精彩的一場橫刀奪愛的大戲。

      就連周楊都覺得精彩,他迫不及待,想要看江澤洲的反應了。
      眼一瞟,睨向江澤洲——江澤洲視若無睹,不搭理,不救場,看都不看周楊一眼,也沒看孟寧一眼。
      仿佛孟寧和周楊,都和他無關。

      有的人天生薄情,對這些人情世故無動于衷,舍得讓女孩兒陷入這種窘境。周楊撇了撇嘴,不像他,不舍得讓小美人兒受一丁點兒苦。哪怕她是他避之不及的類型。
      讓她陷入窘迫的是他。
      救她的還是他。

      “——我開玩笑的,大家伙兒別當真!敝軛詈鋈惠p輕地笑了一聲,語調幾分玩味幾分浮蕩,拿起一杯飲料,不正經地道著歉,“這不是難得看到江澤洲身邊有個女的么,我一下子有些激動,管不住嘴,孟——”

      過了這么些年,他還是老樣子,對不感興趣的女孩兒,連名字都懶得記。

      “孟寧!彼f。

      “對,孟寧!敝軛钫f,“不好意思啊!
      懶洋洋的語調,沒半分愧疚之意。

      孟寧微微一笑,“沒關系!

      周楊又招手示意服務員過來,叫了份甜湯給孟寧,他笑瞇瞇的:“就當是賠禮!笨此撇恢{的外皮下,裹著的是周到的體貼。
      這份體貼不是人人都有的。
      最起碼江澤洲沒有。

      周楊小聲嘀咕了幾句,過了一會兒,起身去洗手間。

      服務員推著裝甜湯的推車進來,四下詢問:“是哪位要的甜湯?”
      “這邊!
      江澤洲單手拿碗,放在孟寧面前的桌上。
      主動的令孟寧受寵若驚,“謝謝!

      江澤洲沒什么反應,脊背與椅背相貼,一聲不吭,臉浸在光亮中,神情寡冷疏離。少頃,他拿出手機。

      天氣軟件的開屏廣告是同公司開發部最新推出的交友軟件。
      符合春夏氣息的淺綠色背景,一行白色文字,尤為明顯。

      ——Crush:短暫愛過的瞬間。

      江澤洲今天開會時還看過這款軟件,比起交友,它更傾向于傾訴、發泄。
      市面上交友軟件眾多,想要做好,就要標新立異,推陳出新。很顯然,這款軟件,與市面上其他的交友軟件沒太多差異。

      他指尖松動,點擊“跳過”。
      手機屏幕似沾了水,感應不靈敏,“跳過”沒點著,反倒點進了軟件里。

      自動跳躍,進入下載界面。
      下載界面,是幾頁推廣圖。

      左右無聊,江澤洲看著圖片上的內容,是大廳廣場的傾訴角。

      網友A:不相信crush的我竟然也crush了。
      網友B:crush本就是一個難以言說的行為,就像一年分為四季,四季是春夏秋冬,而不是秋夏春冬。
      網友C:我朋友說我才知道原來我對一個男生crush了!我和他約好了六點吃飯,結果四點我就坐立不安,一直在看手機等他找我。原來對一個人充滿期待,也是crush的一種啊……
      網友D:crush分兩種,一種是瞬間感知,一種是后知后覺,朋友,你處于后者哎!
      網友C:是的哈哈哈哈哈,反正我真的狠狠地crush了,我和他吃飯的時候總是忍不住看他,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經常會做一些我從來都不會做的事,好神奇,這就是喜歡嗎?

      第二頁,到此為止。

      江澤洲的指尖,停在屏幕上,沒有動作。
      他薄唇微抿,低垂的眼睫,在眼瞼處拓下一層淡淡的陰翳。沉默的空檔里,他眉間褶皺逐漸加深。

      他放下手機,拿起水杯,抿了口水,仍然煩躁不安。
      抬頭找周楊,熱鬧的人堆里,并無周楊的身影,他想起來,半小時前,周楊去了洗手間,還沒回來。

      洗手間分置廊道兩端,往左是男洗手間,向右是女洗手間。
      江澤洲往左轉,似是想到了什么,欲轉又停,改為向右,走去女士洗手間的方向。

      大學附近的餐廳往往物美價廉,這家餐廳是個例外。它的主要服務對象并非在校大學生,而是前來賽車場比賽的賽車選手。
      人均消費和市中心的高檔西餐廳可以媲美,正因此,客流量稀少。

      廊道寂靜,襯得洗手間里的聲音,越發明晰。

      女聲嬌羞,男聲浮浪不羈。
      江澤洲耐心十足,在廊道外等一切結束。

      過半晌。
      水聲淅瀝,一男一女,先后出來。

      周楊心情大好,逗著懷里的女人,犯渾的話一句接著一句?吹浇瓭芍迺r,掐了掐女人的腰,湊在她耳邊低語幾句,女人臉斑斕似火,伸手拍他胸口,“——你煩死啦!
      說完,她跟蛇似的,從他懷里出來。

      周楊挑了挑眉:“回去等我!
      “知道了啦!
      聲音媚的滴水,纖細腰肢,在光影中搖曳,周楊嘴角噙著笑,盯著她,直至她消失在視野里,“漂亮吧?”

      江澤洲眼眸幽冷:“有這么迫不及待嗎?”

      指的是剛才在洗手間里的事兒。

      “我還行,”周楊沒有半分被抓包的羞窘,大咧咧道,“主要是她太熱情了,我和你說,女朋友就要找這種的,熱情似火,跟只小野貓似的,撓的你心癢身子骨更癢!

      一個小時的時間,從陌生人發展到男女朋友,也就只有周楊,能干出這種事兒來。

      “成年的單身男女,看對眼就在一起,怎么了?我一沒偷二沒搶的!敝軛钔nD一秒,話里有話,“我喜歡的就這類型,好不容易遇到了,就上唄,對吧?我不上,萬一被別人搶走怎么辦?”

      “能被搶走的,說明是不屬于你的!

      “呸,”生意場,江澤洲是老手,但在情場,周楊才是其中翹楚,他以過來人的口吻教育江澤洲,“感情不像做生意,需要多方評估,判定合不合適。感情很簡單,看對眼了,喜歡了,就在一起!

      難得的,江澤洲沒有立馬反駁他。

      周楊眼梢涼涼的,挑釁:“是不是覺得我說的很對?”

      驀地,江澤洲不答反問:“你知道crush這個詞嗎?”

      周楊:“啥玩意兒?”
      江澤洲頭疼,翻譯成他能聽懂的詞:“一見鐘情!
      周楊:“對對對,就一見鐘情!”

      他搭著江澤洲的肩,老生常談:“現在社會步調多快啊,日久生情根本就是癡心妄想,要我說,真正的感情,就得是一見鐘情。不考慮她的身家背景,就看她的性格和長相,好比如——”

      周楊拖長尾音,“屋里頭那叫孟——”
      “——孟寧!
      “對,孟寧,”周楊說,“她長得多漂亮啊,我一看就知道,是你喜歡的類型?怎么說,一見鐘情了沒?哦不,是crush了沒?”

      江澤洲輕扯嘴角。

      周楊似是想到了什么,語氣微妙又曖昧,“屋里頭姓孟的可有好幾個,你怎么知道我說的是孟寧?江澤洲,你什么意思哦?”

      “……”
      江澤洲再沒接話。

      無言以對,亦或是戳中內心想法?

      周楊偏向于后者。
      有的人慣愛裝相,打小就愛裝。

      “你還記得小時候嗎,大概八九歲?我也記不太清了,反正是小學。當時咱倆出國玩兒,你看上一模型,賊貴。本來你是付得起那錢的,但是好巧不巧的,咱倆的錢包被小偷給偷了,身無分文,你就站在櫥窗邊盯著那模型看,也不進去!

      “我問你是不是喜歡它?——你裝模作樣地說還好,一般般!

      “后來回到酒店,江叔叔給你轉的錢到賬了,你一聲不吭地出門。我到現在還記得那天雨下得特別大,你他媽的傘也不打就跑出去,結果跟只落湯雞似的回來;貋碇笞诖策,那臉黑的——不是我說,跟我欠你八百萬似的!

      “后來我才知道,你跑出去是為了買模型,可惜那模型被人買走了。全球限量款,獨一無二,”周楊拍拍江澤洲的肩,勸他,“商品是流水線生產的,即便全球限量,也不會只有一個,但人不一樣。你不把她抱進懷里,明兒個,她就成別人懷里的人了!

      廊燈昏黃,暖色調的光,在江澤洲的臉上,并無任何柔色。
      他眼神幽暗,略有些壓迫感地落下,輕哂般道:“所以你見一個,愛一個,一個都沒錯過,一個都不放過?”

      后半句直接把周楊逗樂了,“什么叫一個都不放過?”
      他反問:“我一個都不放過,你是難得遇到一個喜歡的,也要錯過,是吧?”

      思忖片刻,江澤洲突然伸手。

      周楊莫名:“干什么?”
      江澤洲:“車鑰匙!
      周楊裝聾作。骸笆裁窜囪匙?”

      江澤洲雙眼瞇起,深吸一口氣,“孟寧的車鑰匙?”
      “噢喲,三句不離孟寧,還說不喜歡她!
      “……”江澤洲面無表情,“煩不煩你?”

      周楊饒有滋味地瞥他一眼,慢悠悠道:“車鑰匙我能給你,但你得答應我一個事兒!

      江澤洲:“車鑰匙拿來,談事,滾!
      周楊不管他,自顧自地說:“待會兒情侶賽車,把她帶過去!
      江澤洲想起剛才進包廂后他說的話,“——讓你和她一輛車?”

      周楊捂著心臟,一臉惶恐:“別別別——”

      江澤洲眼絲輕挑。

      周楊:“我哪兒敢和她一輛車啊,人小姑娘跟只兔子似的,清清白白。我感覺她都沒談過戀愛,就算談過,加起來五根手指頭估計都數的清!
      江澤洲頗為贊同地附和:“你談戀愛的次數,都能用頭發絲計數了!

      “……”
      周楊無言以對,默了默,繼續剛才的話題。
      “你把她帶過去,你倆一輛車!

      周楊從兜里掏出車鑰匙,手攤在半空中,他嘴角翹起笑,“怎么說,你要是答應,車鑰匙馬上給你,你要是不答應……”
      廊道盡頭的窗半開,周楊手輕輕一推,拿著車鑰匙的手,伸出窗外,指尖勾著鑰匙扣,“我手容易抖,一不小心,車鑰匙掉下去可怎么辦?”

      江澤洲無情道:“二樓,掉下去可以下去撿!

      周楊嘴角抽了下,“你信不信我把車鑰匙吃了?”

      “吃吧!
      “……”
      “快點吃,別磨嘰!
      “……”

      周楊氣的快跳腳,“江澤洲,你——”
      “一輛車,車鑰匙拿來!痹拕傞_始,就被截住。

      窗外夜風拂過,風里裹挾著夏日特有的熱浪,順著周楊半張的嘴,灌進他的嗓子眼里。

      震撼。
      無比震撼。
      前所未有的震撼。

      江澤洲竟然。
      答應了?

      在周楊發懵的時候,江澤洲一把奪過車鑰匙,塞進口袋里。
      然后,江澤洲微彎腰,手肘抬起,猛地砸向周楊的肚子。

      猝不及防的一拳,周楊疼得齜牙咧嘴,他捂著肚子,“江澤洲你他媽發什么瘋?”

      江澤洲往后退了幾步,按壓著手肘,極淡地彎了彎唇,他好像是在笑的,笑意卻不達眼底,“沒你瘋!
      話一頓,他五指握成拳,再次砸向周楊的肚子。

      和疼感同時落下的,是他冷到蝕骨的嗓音,

      “——知道她是我喜歡的類型,你還上趕著調戲她?要死啊!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fengjingya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嗯 8瓶;稚桃梔子、陸宴遲殺我 5瓶;kiki 3瓶;油炸爆米花 2瓶;57761750、珩、舟舟船、司馬小白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