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總裁相親了

作者:慕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04

      好友沈明枝曾說,看男人不能只看他的家世和樣貌,還要看他的性格。
      每個人展示給外界的都是扁平的,如何從那扁平的一面看出他隱藏的屬性,很簡單,看他住的地方,或者是他車的內飾裝修與整潔程度。

      孟寧借著系安全帶的姿勢,扭頭悄摸地瞟江澤洲一眼。
      他低頭看著手機,側臉表情冷淡又平靜。

      不得不承認,沈明枝言之有理。

      這輛車里沒有任何有關江澤洲的照片,也沒有任何小擺件,但到處都透著江澤洲的氣息——整潔的內飾,空調送出的冷氣,以及縈繞在鼻尖的淺淡香水味,干凈而又凜冽的雪松男香。和他身上散發出的氣場,如出一轍。

      安靜,但令人瑟縮。

      江澤洲出聲,聲線無起伏:“你住哪里?”
      孟寧:“望江嘉苑!
      這話令他轉過頭,瞥她一眼,眼神帶著克制的詫異。

      孟寧明知故問:“怎么了?”

      他收回眼,“沒什么!
      過幾秒,才說:“我也住那兒!

      她當然知道。
      要不是知道他也住在望江嘉苑,她無論如何也不會答應今兮,住她那兒去。
      孟寧其實不太會撒謊,但她在撒謊這件事上似乎又無師自通,尤其是在面對江澤洲的時候。仔細想想,或許這是一種天分。

      連喜歡都能裝成素未蒙面,更遑論是其他。

      孟寧唇角往上揚,禮貌式微笑:“挺巧的,但我好像從沒遇見過你!

      江澤洲發動車,一言不發。

      車廂內驟然陷入安靜。
      地下車庫車門緩緩向兩側開,車子平穩駛出車庫,到馬路上。
      外面的雨比剛才更大,雨水漫成簾幕,風卷席著雨幕,像是一場海嘯。

      夜晚六七點,下班高峰期。
      街道上的行人舉著傘,狂風肆虐,傘面掀翻,只剩傘骨。不到十分鐘,積水上漲,車輛不得不減速慢行。

      車載電臺實時播報:“臺風以極高的強度登陸我市,臺風帶來的暴雨現已造成多個縣市大面積受災……”

      孟寧冷不丁想起今天出門前的天氣推送。
      下意識道:“……真來臺風了啊!

      她當時還覺得天氣預報預報錯了。

      江澤洲突然問:“出門前沒看天氣預報嗎?”
      “看了!彼巴獾挠暌,說,“我以為預報錯了!
      “你可以下載一個氣象播報app——‘天云’!
      “我用的就是這個!

      記憶中,江澤洲并不是個健談的人。而且,推薦app也不像是江澤洲會做的事。
      遲疑幾秒,孟寧問他:“你……”

      話剛出口,就被短促的手機鈴聲打斷。
      連了車載的手機,鈴聲透過汽車音響,在逼仄車廂內盤旋回蕩。

      江澤洲按下接聽。

      “什么事?”
      “江總,天云公司研發部臨時召開會議,他們想和你進行視頻通話,不知道你是否方便?”
      “我在開車!
      “語音通話呢?”

      江澤洲敲了下方向盤,“車上有人!
      助理秒懂,“那我聯系副總?”

      江澤洲“嗯”了聲,隨即掛斷電話。

      城市街頭的路燈盡職盡責地亮著,風將光影搖碎,落進孟寧的眼底,澄澈又明晰。

      一切都解釋的通了。
      江澤洲開了家風投公司,估計“天云”APP是他投資的。

      往常不到半小時的路程,因為下雨,多開了十多分鐘。
      遠遠地能看到小區高樓輪廓,就在孟寧以為會一直這么安靜下去的時候,江澤洲突然說:“我弟弟不懂事,經常會弄些惡作劇,開些玩笑,孟老師別往心里去!

      孟寧只用了三秒的時間就解讀出他的言外之意,
      ——江渝汀說的讓她當他的嫂子,是惡作劇,是玩笑話,讓她別當真。

      好在車子經過的這條窄巷沒有路燈,昏蒙環境,將一切情緒藏匿。
      孟寧維持著聲線,道:“我沒往心里去!

      車駛入地下停車場。
      仿佛進入另一個世界,淅瀝的雨聲隔絕,只剩車轱轆碾壓地面的聲音。

      江澤洲問:“你住在哪一棟?”
      孟寧:“七棟!
      七棟對應的停車區域是G區,江澤洲紳士地將車停在G區,“到了!
      孟寧解開安全帶:“謝謝!

      直到車門關閉,她都沒等到一句“不客氣”。

      ——江澤洲還是江澤洲,紳士中帶著疏離,體貼里盡顯冷漠。

      車子駛離的速度飛快,像是迫不及待想從她視野里逃開。
      等到車子徹底消失在視線里,孟寧緊繃著的身線,徹底松散。她整個人跟失了魂似的,上電梯,開門進屋,關門,癱在沙發上。

      沒有開燈的室內,一片黢黑。
      驀地,她想起那天。

      也是這樣的黢黑環境,門禁鎖的狹窄房間里,只有她和江澤洲二人。

      那是高一時的元旦放假前夕。
      比起元旦三天假期,學生們更期待學校的元旦晚會。附中的社團文化盛行,單單是舞蹈社團就有不下十個,但學生們最期待的并不是舞蹈,而是學校的交響樂團。

      與其說期待交響樂團的演奏,不如說期待的,是交響樂團的大提琴首席——孟寧。

      孟寧不是學校里最漂亮的女生,但絕對是漂亮的女生里最低調的那一個。

      十幾歲的少年的眼里,妖冶張揚的女生,美則美矣,看久了便覺得聒噪無味。
      而孟寧,清冷,安靜,像是霧蒙蒙的江南煙雨,一笑起來,眼底淚痣盈盈——再沒有任何一張臉,能比她這張臉更配得上“初戀臉”這三個字了。

      不少人追她,低調的,張揚的,各種方式層出不窮。

      就連她在后臺化妝,都時不時有男生過來和她搭訕。
      好不容易拒絕完一個,又來一個。
      休息室里,其他人調侃她:“孟寧,該不會待會演奏的時候,臺下的都是你的愛慕者吧?”
      “我敢打賭,今晚過后,學校貼吧都是她的照片!”

      戲謔聲不斷,孟寧只覺頭疼。
      離她演奏還有好一會兒,怕又有人來找她,孟寧隨便找了個借口離開休息室。

      她記得,還有個休息室沒人用。

      閑置的休息室在走廊盡頭,她推開,狹窄的密閉空間,光影無所遁。
      她快速鉆進去,欲關門,莫名感受到一股阻力,她以為是這門壞了,隨即轉身,背壓著門板。就在這時,一道身影覆蓋在她身前,人影高大,借著晦暗光影,她只能看到他白皙的脖頸,以及凸出的喉結。

      是個男生。

      孟寧嚇得尖叫:“啊——”
      男生拉門的手,改為捂著她嘴。

      正因此,門失去拉力,被她脊背一壓,緊密嚴實地合上。
      外界的光和喧囂,徹底隔絕。

      孟寧隱約聽見男生煩躁的一句臟話。
      近在耳側,男聲如她鼻尖嗅到的冷硬塵埃般清晰。

      她眼睫輕顫,抬眸想看眼前的男生,但休息室內一絲光都沒有,她什么都看不到。只能通過他的聲音,以及他壓在自己身側的雙手,和近在咫尺的距離,感受他的存在。

      “那個……”她出聲提醒,“你的手?”
      他們現在的姿勢,屬實曖昧,她仰頭,他低頭,一片黑黢黢,可是兩雙明亮的眸,就這樣撞上。

      這距離太近了。
      再近一點,就能親到了。
      孟寧不受控地想。

      江澤洲似乎也覺察到,“抱歉!
      收回手,他轉了個彎,和她并排,靠在門邊的墻上。

      “沒事!
      “真沒事嗎?”他反問。
      孟寧不解,扭頭,在暗夜里找他的臉。

      “門被你鎖上了!苯瓭芍拚f。
      “可以——”
      想到什么,孟寧快要出口的“打開”瞬間湮沒在唇齒中。

      她忘了,這間休息室之所以廢棄,有兩個原因。原因一是燈沒用,原因二是這門壞了,只能從外面打開,里面的人要出去,也得求助外面的人。學校后臺休息室太多,一時半會兒也用不上這間休息室,管理的老師就把這事兒拋之腦后了。

      孟寧愣了好久,她反應過來,為什么剛才江澤洲用那個姿勢壓著她,為什么她開門時會有阻礙。
      “……對不起!钡狼傅娜,成了她。

      “沒什么好道歉的!
      “可是,你出不去了!

      江澤洲勾唇淡嘲,“在你來之前,我也出不去!

      孟寧覺得這是冷笑話。她嘴角不可遏止地往上揚了揚,又問,“你怎么在這里?”

      “吵!

      這話不知是在說她吵,還是在回她外面吵。

      孟寧抬頭,望著聲音出來的方向,靜默不語。
      分外漆黑的幽閉環境里,只二人清淺呼吸交錯。

      ……

      回憶就著室外的淅瀝雨聲,令她的大腦都變得困倦無比,漸漸地,將她拉扯至睡夢中去。

      當晚,她做了個夢。
      是回憶的后半段。

      孟寧和江澤洲,不知待了多久。

      直到來后臺找她的沈明枝,在各個休息室找她都找不到,最后,停在那間廢棄休息室外,敲了敲門,“寧寧?”

      有那么一瞬間,孟寧是卑劣的。
      她不想答應。
      她想和江澤洲多待一會兒,哪怕她看不到他的臉,也聽不到他的聲音,但他們在同一個空間里,這就足夠令她開心了。

      可下一秒,她就為這樣的自己感到羞恥。

      “——我在這兒!

      門拉開,廊燈濺入眼底,懾人的光令她眼睫顫動。

      光似乎是有溫度的,灼燒著她的眼皮。
      孟寧猛地睜開眼,眼前,是客廳的天花板。

      一夢睡醒,一夜過去。
      她回到了現實世界。

      昨晚也不知怎么,她竟然在客廳沙發上睡了過去。沙發再舒服都不如床,她睡的腰酸背疼的。
      孟寧揉著腰坐起身,看了眼窗外。
      暴雨不知什么時候停了,日光正盛,蟬鳴叫囂。昨夜的那場雨,似乎并未將夏日灼熱減退半分。

      早上八點。
      沒開冷氣的室內,熱而燥。

      孟寧去廚房倒了一杯水,一只手拿水杯,另一只手拿著手機。
      溫水過喉,干啞的嗓緩和不少。一杯水過半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一下。

      是沈明枝的消息。
      【我昨晚做夢了!

      閨蜜心有靈犀到這種程度也是難得,孟寧回:【我昨晚也做夢了!
      沈明枝:【我的夢有點可怕,說說你的吧!
      孟寧很坦誠:【我夢到江澤洲了!

      沈明枝:【不得了!
      孟寧:【?】
      沈明枝:【不過也正常!

      孟寧被她這兩句沒頭沒尾的話搞得一頭霧水。

      緊接著,手機屏幕里彈出一句話來。
      ——【你都二十三歲了,做個春夢什么的,也正常,男主角是你以前的暗戀對象什么的,挺好的!

      孟寧:“?”
      孟寧:“……”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嗯嗯嗯做夢了還是春夢還是密室play(?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