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貴婦

作者:笑佳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 章

      景和二年,四月初夏。

      淅淅瀝瀝的小雨在天地之間織起一張霧蒙蒙的網,微風拂過,有雨絲飄過紗窗落到面上。

      殷蕙覺得自己就是這網里的魚,看似有雨氣滋潤好像活得還不錯,其實已經快要憋悶死了。

      這種憋悶,貴為王妃的殷蕙,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

      .

      殷蕙是燕地第一富商殷家的小姐,自小錦衣玉食,又生得花容月貌,親戚們見了她,都要夸她一身福相,長大了定會嫁入高門,安享榮華富貴。

      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殷蕙也的確在燕地無數女子的羨慕中,嫁給了燕王第三子,魏曕。

      商女出身竟能嫁給一位皇孫,誰敢說她命不好?

      可惜嫁給魏曕不久,殷蕙便嘗到了一次胸悶的滋味兒。

      從王府的小丫鬟們口中,殷蕙得知,魏曕曾經有個青梅竹馬的表妹,那表妹長得天仙一樣,如果不是公爹燕王需要銀子解決軍需,所以才挑了她這個富商之女做兒媳,魏曕的妻子該是那位表妹才對。小丫鬟們還說,魏曕對表妹癡心一片,被迫放棄表妹成了他的心病,自此再少見笑容。

      初次聽聞這種閑話,殷蕙很是難受了一陣,但很快她就否認了這種謠言。

      因為據她的觀察,雖然魏曕在誰面前都是冷冰冰的一張臉,活像人人都欠他幾萬兩銀子似的,魏曕也從未對她說過什么甜言蜜語,但夜里的魏曕很喜歡與她親近,只要一次水都算稀罕的。再有,魏曕不曾要求過收用通房,哪怕孕時她為了表示賢惠主動提出來,魏曕也不假思索地拒絕了。

      明明重欲,卻只要她一個女人,且長達十年。

      殷蕙將這一切都當成了魏曕心里有她的證據,他的冷臉也是天生而已,有人愛笑,有人寡言少語,沒什么稀奇。

      否認了那位表妹在魏曕心中的地位,殷蕙的婚后生活總體還算順利,尤其是公爹登基后,魏曕封了蜀王,她也成了蜀王妃,一家三口單獨住在寬敞氣派的蜀王府,不必伺候公婆,沒有小妾煩心,亦沒有妯娌紛爭,整個王府的內務幾乎都是殷蕙說了算,其他幾位王妃妯娌都要反過來羨慕她。

      然而就在今日,還在外面當差的魏曕,竟讓侍衛護送了一位年輕美婦回府。

      這位美婦,便是魏曕那已經嫁人多年經歷了喪夫守寡卻依然貌美如花的青梅表妹溫如月。

      殷蕙在廳堂里見到人,才從對方口中知道了她的身份。

      溫如月穿一襲白裙,跪在地上,眼淚無聲地往下落,宛如一朵雨中戰栗的梨花,聲音亦是楚楚可憐:“王妃莫怪表哥擅做主張,我實在是走投無路了,除了投奔表哥再無去處,求王妃收留我吧,我保證安安分分地做個姨娘,絕不與王妃爭寵!

      當時殷蕙的胸口便堵住了,喘不過氣來。

      姨娘,成親十年都未納妾的魏曕,都沒有與她商量,直接答應了要收這個表妹做姨娘?

      常年的端莊讓殷蕙保持了體面,吩咐丫鬟先帶溫如月去客房安置。

      溫如月走后,殷蕙坐在房間里,對著窗外淅淅瀝瀝的雨,生了一下午的悶氣。

      以前她沒見過溫如月的人,旁人說魏曕一直將溫如月掛在心上,殷蕙也從未真正相信,魏曕若一直惦記著表妹,與她在一起的時候會那么如狼似虎?

      直到今日親眼見到溫如月……

      殷蕙來到梳妝臺前坐下,看向鏡中的自己。她十五歲出嫁,至今也才二十五歲而已,鏡中的女子黛眉斜飛,桃花眼一如少女時的黑亮清澈,瑩白微豐的臉上也絲毫看不出任何歲月的痕跡。

      論美貌,殷蕙自負不輸給任何人,包括溫如月,可溫如月那份弱柳扶風的柔弱動人,或許比她更討男人喜歡?

      魏曕竟然喜歡那樣的美人嗎?

      他怎么好意思?就溫如月的小身板,能受得了他幾晚?

      殷蕙一會兒不信,一會兒又信,魏曕都應了讓溫如月做姨娘了,青梅竹馬念念不忘的情意,還能作假?

      越想越氣,傍晚魏曕回府時,殷蕙再也無法維持平日的端莊賢惠,再也無法對他笑臉相迎。

      “王妃,您真不去迎王爺嗎?溫姑娘日頭一偏西就去門口守著了,您這一下午都沒有招待她,她會不會惡人先告狀?”

      丫鬟金盞憂心地問。

      殷蕙根本聽不得溫姑娘三字,聽見了,就好像看見魏曕與溫如月花前月下的畫面。

      “世子還沒回來嗎?”

      皇帝公爹要求所有到年齡的皇孫都去宮里讀書,因此兒子魏衡每日也與父親一樣,早出晚歸。

      金盞有些詫異地看向主子,提醒道:“今日是楚王府世子爺的生辰,提前約了世子今晚過去吃席,王妃您忘了?”

      殷蕙抿唇。

      她就是忘了,氣忘了。

      “王妃,您還是過去看看吧,興許王爺根本沒有納妾的意思,是溫姑娘會錯意了呢?”

      或許這種猜想更讓人舒服,殷蕙動搖了,重新換了對兒紅寶石的墜子,更加襯托自己的明艷,殷蕙對著鏡子扯扯嘴角,露出一個端莊美麗的笑容,這才往前面去了。

      沿著走廊往堂屋那邊走,就見魏曕的心腹太監安公公微微彎著腰站在堂屋外,瞧見她,遠遠點個頭,馬上對堂屋里面道:“稟王爺,王妃來了!

      殷蕙并不高興他的通傳,若悄無聲息地走過去,興許還能偷聽到里面的表兄妹倆說話。

      如今偷聽無望,殷蕙將腰桿挺得更直。

      來到堂屋門口,就見魏曕坐在左邊的主位上,仍是一身白裙的溫如月身如蒲柳般纖細婀娜地站在他一側。

      “民女拜見王妃!

      殷蕙還在打量魏曕的神色,溫如月走上前,怯怯弱弱地行禮道。

      “表妹不必客氣!币筠バ牟辉谘傻氐,徑直走到魏曕旁邊的主位前,坐好了,她微微偏頭,看向魏曕。

      魏曕一身墨色蟒袍,還是那副冷漠的表情,與她對視一眼,再看眼溫如月,開口道:“表妹遠道而來,王妃叫丫鬟替表妹收拾一座院子吧,再挑選幾個丫鬟好生伺候!

      殷蕙強顏歡笑:“王爺覺得哪個院子給表妹住更合適?”

      魏曕沉默片刻,道:“竹風堂吧!

      殷蕙再也笑不出來了。

      蜀王府有大大小小的上百間院子,如果魏曕只把溫如月當表妹看,更適合將溫如月安排在離主宅遠一些的院子,可竹風堂就在主宅的西側,走一盞茶的功夫就到了,魏曕到底安得什么心?

      “我還有事,晚飯你們先吃,不必等我!

      無視殷蕙與溫如月的表情,魏曕大步走了。

      溫如月目送他的背影,回頭朝殷蕙盈盈一笑:“給表嫂添麻煩了!

      殷蕙心里很亂,越亂越不想見她,叫她先回客房休息,明日竹風堂收拾好便讓她住進去。

      至于晚飯,殷蕙一粒米都吃不下。

      她提前回房歇下了。

      睡是睡不著的,殷蕙亮著燈,在等魏曕,她不信他帶個女人回來,真的就沒有其他話了。

      等待的時候,殷蕙想到了這十年來與魏曕的相處,除了夜里的溫存,白日夫妻之間仿佛一灘死水,沒有任何波瀾。

      魏曕惜字如金,她有事與他商量,他同意便點點頭,或是嗯一聲,不同意,便直接說出他要她怎么做,少給解釋。

      妯娌們打聽她與魏曕的相處細節,殷蕙自然不會說真相,反正魏曕不納妾,她故意誘導妯娌們以為她與魏曕私底下十分恩愛,妯娌們也沒有證據反駁。

      五個王爺,四個都納妾,就她的夫君例外。

      殷蕙一直為此沾沾自喜,沒想到,魏曕這就領了一個妾回來,殷蕙都能想到妯娌們會如何幸災樂禍挖苦諷刺。

      殷蕙又翻了一個身。

      外面有了動靜。

      殷蕙突然心跳加快,仿佛新婚那晚,只是這次,她緊張的不是夫妻之禮,而是他的答案。

      魏曕進來了,殷蕙背對他躺著。

      直到魏曕繞過屏風,仿佛能看到他的注視一般,又或是出于習慣,殷蕙終究還是坐了起來,下床,垂著眼替他寬衣解帶,像每一個賢惠的妻子。

      出嫁前,祖父教導她,她是商女身份比不過其他妯娌,禮數上就要更周到,讓誰也挑不出錯。

      這些年,她或許沒有得到過妯娌們真正的認可與接納,但她的一舉一動都符合她燕王兒媳的身份。

      金盞端了銅盆過來。

      殷蕙站在一旁,看金盞蹲下去替魏曕洗腳。

      蕩漾的水面晃動著燈光,魏曕閉著眼睛,好像在思索什么。

      金盞端著銅盆退下,銀盞滅了所有的燈。

      床上擺了兩床被子,夫妻倆一人一個被窩,這還是新婚期間魏曕要求的,他沒說為什么,不過殷蕙也喜歡這樣,一個人睡更自在。

      魏曕有興致的時候,會鉆到她這邊來,完事了再回去,他沒興致,殷蕙就可以踏實地睡了。

      當丫鬟們的腳步聲也消失,魏曕忽然道:“等表妹安頓好了,過段時日,我會納她做妾,無須大辦,府里整治一桌酒席便可!

      殷蕙的胸口就更堵了。

      她這么難受,他竟然還能如此冷漠地吩咐她做事。

      “我不同意!

      緩過氣來,殷蕙對著黑漆漆的帳子道。

      婚后這么多年,這是她第一次反對他的決定。

      “為何?”魏曕問,“自從你嫁我,端莊守禮,也曾勸我納妾,為何現在不可?”

      殷蕙緊緊咬著嘴唇。

      她端莊守禮,是為了贏得他的心,是為了不給娘家丟人。

      可她的本性并非如此,她喜歡出門逛街,喜歡恣意而為,最討厭的便是規規矩矩。

      更何況,人心都是肉做的,上次她勸他納妾還是十年前剛懷孕之際,她對他的感情也不深,魏曕真納了,她會比較容易接受。換成如今,在她以為夫妻之間再也不會有旁人的時候,他突然往她心口扎了一刀,她能不疼嗎?

      “總之我不同意!彼粋字一個字地說,幾乎是咬牙切齒。

      漫長的沉默后,魏曕卻只是道:“睡吧,明早再說!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更新啦,下午佳人口腔檢查正常,還中了彩票,哈哈,這章發100個小紅包給大家蹭喜氣,等會兒8點的二更也會繼續發紅包哦!
    新的一年,新的故事,希望你們會喜歡~


    道長與貓
    清修不如談戀愛



    重生之貴婦
    郎情妻意共創和諧家庭



    韶光艷
    人人都愛小表妹



    異世燉咸魚
    戰場S級少帥·咸魚修仙姑奶奶



    完美婚配
    賢夫的誘惑



    嫁金釵
    若你是芍藥,從此我只愛芍藥



    嬌娘春閨
    夫妻恩愛,升官發財



    爭霸文里的嬌軟美人
    被男霸們夾擊的小白花



    我為表叔畫新妝
    五表叔的小棉襖



    快穿之艷光四射
    好一朵迷人的梨花妖



    云鬢衣香
    霸道小叔愛上我



    我的物理系男友
    陸教授終于脫單啦,都市小甜餅



    快穿之嬌妻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得燉!



    皇恩
    皇家的大兇獸與小仙鸞



    錦衣香閨
    他娶了好兄弟的小寡婦



    南城
    顧三爺與他的小侄媳婦



    你比月色動人
    糙漢刑警&秀美老師:他的小月亮



    國色生香
    吃貨女主被真結巴·假高冷王爺花樣寵愛的甜蜜故事



    影帝的公主
    穆先生&明小姐



    嫁給有錢人
    霸道總裁愛上我



    金枝御葉
    靈魂互換,公主駙馬歡樂日常



    春暖香濃
    古言寵文:我與表舅舅不得不說的故事



    高調寵愛
    娛樂圈,名模影后&高富帥總裁



    霸寵
    攝政王的強取豪奪



    黛色正濃
    暖寵現言,陸遲&呆寶



    陸家小媳婦
    恩恩愛愛沒羞沒臊的夫妻種田文



    美人嬌
    美人多嬌,王爺折腰



    王府小媳婦
    小媳婦香噴噴,忠犬王爺饞哈哈



    寵后之路
    霸道王爺強娶嬌花,非寵不可



    掌柜攻略
    大齡掌柜愛上我



    寵妻之路
    侯爺強娶村花,霸寵一世,白頭偕老



    施主,你饅頭掉了
    一對兒白饅頭引發的歡喜愛情



    喜相鄰
    她養大白狗,他養小姑娘



    歡喜債
    完結:明騷女主與悶騷男主的九場春夢



    惡漢的懶婆娘
    完結:小狼和懶丫的甜寵青梅竹馬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