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熱戀

作者:張沐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8 章

      林逸詫異的看著她,眼神暗了暗:“你確定?”

      薛清給了他一個眼神,直接點了兩杯這家店自釀的酒。

      她點菜都氣鼓鼓的,林逸反思自己是不是有點兒過了,輕聲問道:“生氣了?”

      薛清露出一個假笑:“怎么會,林先生體貼入微,我高興還來不及!

      得,這是真生氣了。

      “對不起!绷忠菟煺J錯:“我不該跟你開那樣的玩笑!

      薛清冷笑:“你是說我開不起玩笑?”

      林逸:“……不是,我的錯!

      正好服務員把酒拿了過來,他立刻拿起酒杯:“我道歉,我的錯,我不該手賤!

      薛清看他一眼,拿起自己的酒杯跟他碰了一下,說道:“你不知道女孩子臉皮都很薄嗎?”

      林逸趕緊點頭:“以前沒經驗不知道,現在知道了!

      薛清看他一眼,鬼的沒經驗,誰信吶?但她自己都沒發現,酒杯碰到她嘴唇時,她上翹的嘴角。

      碰過杯,薛清就打算放過他,再加上這家私房菜的味道確實不錯,她吃的還算開心,與林逸聊的也挺開心,這時她才知道,他們不僅同歲,就連生日也只相差三天,薛清比林逸大三天。

      這件事讓薛清很滿意,眼角眉梢都帶著笑,林逸見她高興便笑著說道:“我是不是得叫你一聲姐姐?”

      薛清輕咳一聲,臉有點紅:“也不是不行!

      林逸非常上道,頓時軟了聲音,臉上也乖巧了兩分,就是一雙眼睛是全然相反的放肆:“那姐姐原諒我了嗎?”

      薛清覺得這酒的度數有點大,她有點上頭。

      “嗯!彼p輕應了一聲,偏林逸不放過她,又叫了一聲。

      “姐姐?”

      薛清就瞪他一眼:“吃飯!”

      林逸滿意了,看著她敷著薄粉的臉頰突然覺得有點渴,拿起手邊的酒杯就喝了一大口,結果感覺更渴了。

      一頓飯吃的兩人之間的氣氛變了又變,路過的人都忍不住看上一眼。

      “薛清?”

      薛清正扒飯呢,就聽有人叫她,抬頭看向說話的人,剛剛還有點醉的腦袋頓時清醒。

      “有事?”

      她神色突然冷了下來,林逸也看向來人,這一看才發現居然還是熟人。

      來人也看到了他,驚訝道:“林逸?你怎么會和薛清在一起?”

      林逸臉上沒什么情緒:“關你什么事?”

      薛清冷淡的表情頓了下,默默看向他,怎么比她還激動。

      這人正是薛清前男友郁程的現任,向露。

      林逸的話落,向露臉色一白,即便她早知道林逸的性格,依然覺得難堪,尤其是在郁程前女友的面前被下了面子,這更叫她難以忍受。

      知道自己在林逸這里討不到好,向露就轉向薛清:“薛清,之前給你發的請柬你收到了吧,下個月我和阿程的婚禮你一定要來啊,你對阿程來說一直都是特別的存在,你不來,他會傷心的!

      林逸皺了皺眉,剛要說話,薛清就搶先一步,聲音雖然清冷但卻隱隱帶著關切:“向小姐,我雖然不知道你和郁程的感情到底如何,但是我還是想勸你一句,你本來就已經是在扶貧了,如果男朋友還這么多事兒,我勸你還是換個對象幫扶,實在沒必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你們都要結婚了,我這個前女友對他來說居然還是特別的存在…”說到這里她的語氣有點微妙,看著向露的眼神也帶了點憐惜:“向小姐也太可憐了些,你們的婚禮我就不去了,免得給你們添堵!

      向露眼神冷了冷,這么多年,她還是這么伶牙俐齒。

      “薛清,你以前都叫我一聲學姐的,是因為我和郁程在一起了,所以你才對我生分了嗎?可是你如今都有林逸這樣條件好的男人了,當年那點事,應該早就放下了吧?婚禮你就當是參加同學聚會,好多以前你和郁程的朋友都會來,你…”

      “有完沒完?”林逸一臉不耐的打斷她:“你結婚關別人什么事?她不去你就結不成婚了?你是離開她不能獨立行走嗎?”

      “林逸”,向露咬咬牙:“我們好歹認識這么多年,你和我表姐到底有過婚約,你就不能留點情面?”

      薛清刷的看向他,眼里微微閃著光,她眼前的林逸仿佛變成了一個大西瓜。

      林逸臉色徹底冷下來:“情面?你來告訴我,我跟你們有什么情面?”

      向露臉色變了變,這時郁程停好車正好過來。

      “露露,怎么了?”男人溫文爾雅的聲音突然響起,一個清俊的男人走了過來,一手搭在未婚妻的肩膀上,看到薛清他愣了一下:“清清!

      這一聲好似包含了很多情緒,聽的林逸皺了皺眉,下意識就看向當事人,然后他就沉默了,如果他剛剛沒看錯,她應該是抖了一下吧?

      薛清被被叫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三分無奈三分懷念四分遺憾的聲音,簡直想讓她直接給他一錘,太特么惡心了!

      薛清忍著惡心,看向向露,眼神真摯的不得了:“向小姐,你們結婚我去真的不合適,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好的前任就要像死了一樣,這么多年,我覺得我做的挺好的,你們也別跟我黏黏糊糊的了,慎得慌!”

      林逸偏了偏頭才沒讓她看見他臉上的笑,饒是這樣,她也還是瞪了他一眼。

      這倆人跟門神一樣站在他們這不動,服務員都在旁邊等了好一會了,薛清在桌子底下踢了林逸一腳,他頓時板起臉,冷冷道:“滾!

      薛清:“……”這家伙把你裝的。

      向露臉色變了又變,跟個調色盤一樣,最后隱忍的看了薛清一眼才轉身走了,倒是郁程看著薛清欲言又止,最后只能復雜的嘆息一聲才離開。

      薛清又是一抖,忍不住道:“他有病吧?”

      林逸忍著笑看她:“你以前眼光真不咋地!

      薛清肩膀一塌:“誰年輕時候還沒眼瞎過?”

      “向露這個人我多少知道一點,她應該不會善罷甘休!

      薛清多少也了解一點,如今聽他再一說,她也覺得可能性很大。

      她微微嘆了口氣:“你說她到底圖什么,我對她未婚夫又沒那個意思,要不是他們突然冒出來,我都忘了這個人了!

      她眉頭皺著,一副非?鄲赖臉幼,林逸沒忍住就伸出食在她眉心點了一下,皺著的眉頭頓時松開,他神態自若的收回手:“萬一她就是覺得你對那個男的余情未了呢?”

      薛清默默看著他收回去的手,沒糾正他叫郁程那個男的,一個稱呼而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病吧?”

      林逸心說,她可能還就真有病,一種自視甚高的病。

      “她表姐就是你前未婚妻?”薛清突然問道。

      林逸表情瞬間有些怪,像是有什么難以啟齒的東西。

      “是,但我對她沒感情,就是小時候家里長輩定下的!

      “哦”

      薛清反應平淡,林逸就有一點摸不準:“你說我要是以后有女朋友了,她會介意嗎?”

      薛清好笑:“那我哪知道,你去問你以后的女朋友唄!

      林逸:“……”

      直到兩人出了私房菜館,薛清也沒回答他這個問題。

      林逸跟在她身后,到底沒忍。骸叭绻悄,你會介意嗎?”

      “什么?”薛清回頭,見他表情嚴肅,突然笑了笑,說道:“都是過去時了不是嗎?過去事有什么好介意的?”

      林逸目光深深地看著她,緩緩笑開:“我記住你這句話了!

      薛清管他記不記得住呢,她現在有個更重要的問題。

      “林弟弟,我們沒叫代駕,而且,代駕來了也只能有一個人坐車,所以…”薛清笑的燦爛:“我送不了你了!

      林逸也笑,伸手指了指道邊的一輛勞斯萊斯庫里南,車上陳齊正向他們揮手。

      “巧了,我叫了朋友來接,我先送姐姐回家?”

      薛清:“……”

      薛清看著一臉熱情的陳齊,莫名覺得他這副樣子有點眼熟,她好像在哪個電視劇里看過。

      薛清走到林逸身邊,手里拿著車鑰匙晃了晃:“那就麻煩林弟弟明天幫我把車送回去?”

      林逸笑著接過車鑰匙,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的,拿到車鑰匙的瞬間,他的指尖輕輕碰到了她的指尖。

      薛清睨了他一眼,輕飄飄留下一句話就走向那輛車。

      “姐姐的手好摸嗎?”

      林逸舌尖頂了下腮幫,眼睛鎖定在前面那人身上,她走過的地方,周圍一切仿佛都成了黑白默劇,只她一人鮮活艷麗的讓他移不開眼。

      林逸攥緊手里的車鑰匙追了上去替她開了車門,在她上車時,俯身在她耳邊輕聲說:“有點香!

      耳邊男人溫熱的氣息讓她上車的動作慢了一拍,她看向身邊的人,那人依然是一副笑模樣,眼里卻是多了些薛清看不懂的情緒。

      前面開車的陳齊背對著他倆被酸的呲牙咧嘴,他后悔了,他不該來,那倆人不管是一個坐車一個在地上跑,還是一個坐車一個坐引擎蓋上,那都是他們自己樂意,跟他有什么關系?

      陳齊深深唾棄自己這種隨叫隨到不值錢的樣兒,在外面他好歹也被稱一聲陳少,怎么就淪落到這種給林逸當老媽子的地步了?

      “陳先生,辛苦你跑一趟!

      薛清的話把陳齊拉回當前,他連忙笑道:“沒事,不辛苦!

      說完陳齊就恨不得自打嘴巴,反應這么快干嘛?絕交,必須跟林逸絕交!離開林逸,他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陳少!

      林逸一看他咧著個嘴,眼神飄忽就知道他又在想些不靠譜的,他伸腿踢了下車座,說道:“開車!

      陳齊:“……”忍不住了,徹底忍不住了。

      “林逸,老子要跟你絕交!”

      陳齊暴躁喊著要絕交的話,手下動作卻是不慢,幾乎是林逸剛放下腳,車就動了。

      薛清看的好笑又不好笑出聲,憋的實在辛苦。

      林逸冷笑一聲:“行,把我送到家,你從車上滾下去就絕交!

      陳齊:“……你行,你有種,你高傲!

      薛清不解的看向林逸。

      林逸勾了勾唇解釋道:“他前些日子跑去賽車,被他家老爺子知道后把所有車都扣下了,連自行車都沒給他留,現在出行全靠我救濟!

      林逸剛說完前面就飛過來一個東西,他伸手接住,是個棒棒糖。

      他把手向前一伸,問道:“吃嗎?他為了戒煙買的!

      薛清看看駕駛座的人,又看看林逸手里的糖,感嘆道:“陳先生有點慘啊!

      陳齊:“……我能聽見!

      薛清毫不客氣的拿走了那只棒棒糖,又從包里拿出一只護手霜放到林逸手里,眼里閃過狡黠的光:“你不是說香嗎?就是這個味兒,拿回去擦吧!

      林逸:“……”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啥都求啊姐妹們。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