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熱戀

作者:張沐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 章

      薛清很想說自己沒時間,但看著這個個子小小的主持人眼睛濕漉漉的,她不太好意思拒絕。

      “好!

      主持人嘴角笑容更大:“請問您最近有什么煩惱嗎?”

      煩惱…薛清眉頭輕皺,仔細想了想,說道:“房產證之多,一箱子裝不下!

      薛清怎么想,都覺得這應該是她最近最大的煩惱了,畢竟她不想單獨去買個箱子,嫌麻煩。

      攝影師的手抖了下,主持人看著她迷人的臉目瞪口呆,她很想說,不想接受采訪也不用如此,這也太敷衍了!

      主持人:“……謝謝您接受采訪!

      她沒什么問的了,這個美女壞的很!

      薛清覺得這主持人不行,反應能力太差,她敢肯定,但凡她再多問一句,這期節目都能有個小爆點,畢竟誰不想當包租婆,誰不羨慕包租婆呢?現在真的包租婆就在眼前她竟然放棄了!

      主持人帶著攝影師去找新目標了,薛清有點惆悵,或許不是主持人不行,是她太高調了,她應該低調一點,沒看剛剛路過的人看她的眼神像看神經病一樣嘛。

      薛清剛走了兩步,就再次聽到了主持人的聲音,她腳步頓了頓。

      “請問您最近有什么煩惱嗎?”

      “最近總是找不到共享單車!

      男人的聲音很好聽,薛清忍不住回頭,她想,她應該跟這位兄弟學習一下。

      主持人受傷的心得到寬慰,這才是正常人的煩惱!不過話又說回來,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嗎?竟然讓她碰見兩個人間尤物。

      薛清看清男人的長相也愣了下,嗯,有點好看。

      前面的男人雖然染了一頭灰白毛,但是,這發色配上他雌雄莫辨的臉,竟然出奇的好看,尤其嘴角帶笑的樣子還有那么點邪氣。

      薛清得承認,沒有女孩不喜歡這種長的帥,還有點壞壞的男生。

      “那您除了這個還有別的煩惱嗎?”

      這是什么問題?林逸看著主持人的目光有點微妙,這主持人不行啊,相同的問題問兩遍,浪費時間。

      “我只想吃喝玩樂,不想繼承億萬家產!

      主持人:“……”

      攝影師:“……”

      艸!這個世界瘋球了!

      薛清愣了下,仿佛看見主持人的肩膀向下塌了一下,她沒忍住笑了下。

      林逸一抬頭就看見她笑,想到剛剛聽到的話,嘴角微勾,沖她眨了下眼睛。

      薛清嘴角的笑容凍結,好好個美男,為什么要做這么油的動作?下頭!

      薛清無心再欣賞美色,轉身就走。

      林逸眼睜睜的見她收了笑容轉身就走,他皺了皺眉,她剛才是瞪他了?

      林逸覺得今晚的一切都挺莫名其妙,突然被攔下問了兩個無腦問題,然后又被不認識的人瞪了一眼,怎么那么讓人不爽呢?

      陳齊過來的時候就見他皺著眉站在商場前的廣場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嘛呢?扮演雕塑呢?”

      林逸看他一眼,問道:“我長的奇怪嗎?”

      陳齊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他長的奇怪?他要長的奇怪,那別人是不是就不用活了?

      林逸見他不回答,又問:“那她為什么瞪我?”

      “誰?”

      “不認識!

      陳齊:“……你看錯了吧?女的?沒準是拋媚眼呢?”

      林逸:“……過去吧!

      兩人在這邊新開了家餐廳,裝修馬上接近尾聲,林逸還沒來看過,今天被陳齊硬拉了過來,讓他有點參與感。

      陳齊和裝修師傅商量著事,林逸在店里隨處走了走,這家店是陳齊拉他合伙開的,陳齊家做餐飲,這方面他更有經驗,而他自己,完全就是個撒手掌柜,只管拿錢。

      陳齊和裝修師傅談完就見他跟個看熱鬧的老大爺似的來回蹓跶,頓時氣不打一出來。

      “大哥,你上點心行不行,這也是你的店!”

      林逸看向他,懶散的回了一句:“這不有你呢?”

      陳齊:“……我是你老媽子嗎?”

      林逸頓時看他的眼神變得意味深長。

      陳齊扶了下額頭,壓低聲音咬牙道:“你就算對店不上心,對自己的錢總得上點心吧?你就不怕都賠了?”

      “賠了就賠了!

      他這副毫不在意的樣子看的陳齊氣悶,他現在特別理解林叔叔為什么每次面對他都要暴跳如雷,這要是他兒子,他都得少活三十年!

      林逸像是知道他怎么想的,嘴角掀了掀:“咱倆半斤八兩,誰也別嫌棄誰!

      陳齊:“……”

      ***

      薛清進了超市目標明確來到洗護用品區,選了常用的洗發水和沐浴露后又直奔水果蔬菜區,按需求拿了幾樣東西就結賬離開了。

      拎著袋子走到外面,她有點后悔自己沒開車。

      路邊,薛清一手拎著袋子,一手拿著手機查看,時不時的還要看一下紅燈,黑色跑車停在她面前的時候她還向旁邊挪了挪,跑車也跟著挪了挪。

      薛清皺著眉看了過去,副駕的車窗降了下來,一頭奶奶灰短發的男人出現在她眼前。

      “你剛剛為什么瞪我?”

      薛清愣了下,反手指向自己:“你是跟我說話嗎?”

      林逸看著她,眼神不言而喻。

      駕駛座的陳齊一臉壞笑的看戲。

      薛清皺了下眉:“這兒不能長時間停車,請遵守交通規則!

      林逸:“……”

      “噗…”

      陳齊噴笑出聲,跑車向前移了移,在可停車的位置停了下來。

      “怎么回事啊兄弟?”

      林逸沒理他,而是下車走向薛清。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抽什么瘋,平時根本不會在意的小事,今天就是想弄明白這人為什么要瞪他。

      “現在能告訴我了嗎?”

      薛清的眼神微妙,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這位兄弟,有點怪。

      “我沒瞪你!

      “我看見了!

      薛清沉默,之前錯開視線時,她是有點嫌棄的。

      “你應該是看錯了,我沒瞪你,我是嫌棄!

      林逸:“……”

      跟過來的陳齊屏住呼吸仔細看了看薛清,漂亮,有氣質,看穿搭家庭條件應該也不錯,但是不是太直接了?

      陳齊偷偷瞄了林逸一眼,他長這么大,還沒被哪個女的嫌棄過,不知道他現在的心情怎么樣?

      林逸此時的心情有點復雜。

      “為什么?”

      薛清默默把手里的袋子換了個手:“你干嘛沖我眨眼睛?”

      陳齊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兩人同時看向他。

      陳齊咧著嘴問林逸:“是啊,你干嘛沖她眨眼!

      林逸嘴角抽了抽,看向薛清,頗有些無奈道:“我那是迷眼睛了!

      薛清:“……”

      死寂般的沉默環繞在兩人之間,薛清腦袋空了一下,她想她或許應該配個眼鏡了。

      但她到底是個淡定的人,即便此時尷尬的頭皮發麻,依然鎮定的道歉。

      “抱歉,我還以為你在對我眨眼,還想著哪來的油膩男!

      林逸:“……”

      林逸忍不住笑了出來,眉頭微挑的看著薛清:“小姑娘想的還挺多!

      薛清扯了扯唇沒說話。

      林逸見她手里提著東西,便問道:“要不要搭便車?”

      薛清看看他身后的陳齊,又看看路邊的跑車。

      “不了吧,夏天引擎蓋應該挺熱的!

      那一瞬間,連風都安靜了下來,只有一只路過的金毛叫了兩聲。

      “汪汪”

      短暫的沉默后,兩人身后的陳齊爆發出驚天笑聲。

      最后薛清還是拒絕了林逸的邀請,自己一個人走了回去。

      林逸站在路邊看了一會,陳齊挨了過來:“什么情況,你不是最討厭女人?”

      林逸挑眉:“我有說過?”

      陳齊圍著他轉了兩圈,最后不可思議的問道:“你不會是一見鐘情了吧?”

      林逸沒回答他的問題,坐在車上時回想今天看到的那一幕。

      眉目清冷的姑娘嫣然一笑,周邊一切仿佛都失了顏色。

      其實他說謊了,今天又沒有風,怎么會迷了眼?是他自己突然腦子抽風罷了。

      兩人回到車上,陳齊見他不說話,也沒再追著問,而是說道:“我前兩天碰到姜媛了!

      “嗯!

      陳齊見他神色冷淡,也知道他不在意這人,但是他不能不說。

      “她問我你最近在忙什么,說去了幾次林家老宅你都不在,你說她不會是后悔了吧?”

      林逸這才有了點反應,厭惡道:“不用理她!

      陳齊也不想理她,但是她提到林逸時那哀怨的樣子讓他頭皮發麻:“我覺得吧,她可能會找上你,這姑娘怎么說呢,我是挺怕她!

      林逸皺了皺眉,挺久沒聽過這個名字他都要忘了這人是誰了,如今只要一想到她做的那些事,他就得惡心。

      林逸的母親與姜媛的母親交好,兩家又是合作關系,兩人還未出生的時候兩家就訂下了口頭婚約,直到兩人18歲成年,兩家對外公布了消息,隨后林逸出國留學。

      那時候林逸對姜媛不討厭也不喜歡,對這則婚約也沒什么感覺,豪門大多都是這樣,找個門當戶對的人結婚生子,相敬如賓的度過此生,他以為他也是這樣。

      直到他在國外偶然得知姜媛喜歡的是他大哥林樾,他覺得荒唐極了,她既然喜歡林樾干嘛還跟他訂婚?林逸那時候遠不如現在穩重,直接打電話找姜媛問情況,她自然是不承認,但是林逸慢慢自己品出了一個讓他頭皮發麻,隔夜飯都要吐出來的結論,兩人婚約對外公布的前一個月,林樾剛剛訂完婚,她這是要嫁不成林樾就做他弟妹。

      這個結論讓林逸惡心的一晚上沒睡好,第二天就買機票回國退婚,婚當然不是那么容易退的,兩家還有合作,退了婚,合作關系自然破裂,無奈他不得不搜集退婚的證據。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他在國外這幾年,姜媛在國內可沒少給林樾的未婚妻下絆子,外人只以為是林家兩任太太生的兒子在斗法,絲毫不知道這只是姜媛個人行為。

      搜集到證據拍到他爸書桌上,又磨了幾天婚自然是退了,那期間姜媛通過別人找到他哭了幾回,甚至連下藥這樣的招數都用了出來,要不是他報了警,姜家又怕丟人約束了她,她還說不上會做出什么事來。

      退婚至今有三年了,前兩年他在國外,沒聽到什么她的消息,回國后更是忘了這個人,沒想到她又卷土重來了,而且看樣子是沖著他來的。

      陳齊看他皺眉就知道他是煩了,但想到剛剛那姑娘,便提醒道:“當年姜媛可沒少找蕓姐麻煩,你可得小心點!

      林逸沒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薛清:“我也不想走回去啊,可是會燙腚哎!”
    林逸:“我似乎,可能,大概,是對她一見鐘情了!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