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熱戀

作者:張沐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3 章

      薛清一連打了三個電話都沒人接,想著他那邊應該是在忙,就給他發了個微信,然后就去收拾行李,沒一會手機就響了,她放下手里的衣服去拿手機,本以為是林逸打過來的,沒想到居然是個陌生電話。

      云陽的號碼,薛清以為是哪個朋友突然換了號碼,遂按了接聽:“喂,你好!

      “清清…”

      三分無奈三分懷念四分遺憾的聲音一起,薛清就快速掛了電話,媽的,晦氣!

      她這邊剛掛那邊又打了過來,她又掛斷那邊又打,她直接拉黑,沒想到對方又換了一個,她又拉黑就去收拾行李,結果一件衣服還沒放回衣帽間,手機又響了。

      這下她是真的火了,看也沒看就接通:“郁程你他媽是不是有?”

      林逸:“……是我,林逸!

      薛清愣了,拿開手機看了一眼,林逸兩個字差點扎了她的眼。

      “咳,是你啊!毖η宓穆曇羲查g平靜了下來。

      她前后變化太快,林逸那邊直接笑了出來:“前男友找你?”

      薛清:“嗯,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病,一遍遍打電話!

      “應該是有事要找你!

      薛清撇嘴:“他能有什么事找我,他叫我一聲我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

      林逸那邊頓了頓:“你…還在意他?”

      薛清頓時眼神都嚴肅了起來,雖然知道那邊看不見,她肅著臉,說道:“請你不要故意說這種話惡心我!

      “不在意提起他還這么激動?”

      薛清覺得他今天晚上有點過于較真兒了,明明之前不是這樣,估計是遇到了什么事心情不好,雖然她不是愛哄人的性子,但是事關自己的清白,還是解釋道:“也不是在意,是一想到他,我就會想起我糟心的大學生活,以及過去的愚蠢!

      這下林逸沉默了,他很想問她經歷了什么事,但又怕唐突了她。

      “對不起,是我想多了!

      他沒問大學時候的事,薛清松了口氣,雖然也不是什么不能講的事,但是她現在不想說。

      “你今天心情不好?”薛清問道。

      “聽出來了?”林逸笑笑,“是有一點!

      薛清薅了一把沙發上泰迪熊公仔的耳朵,說道:“猜出來的,聽說大多數豪門父母和子女的關系都比較僵硬!

      林逸失笑:“你聽說的還挺準,要不要出來吃點宵夜?”

      薛清看了眼時間:“今天不行了,我一會還有工作!

      林逸有點遺憾:“那我只能自己隨便吃點了!

      他的聲音太可憐,薛清就有點想憐愛他一番:“過幾天吧,這幾天不太合適!

      林逸愣了下,隨即就知道她說的是什么意思,他們剛從海城回來,那邊可能會有臺風,很多人面臨著可能受災,在明知這些的情況下出去玩樂,確實不太適合。

      “好,那就等幾天!

      薛清他們回來的第二天傍晚,臺風準時從海城登錄,南方多個城市遭遇臺風襲擊,城市內澇嚴重,很多農村地區更是直接發了洪水。

      受臺風影響,全國多個城市都開始下起了暴雨,云陽也在其中。

      當天晚上海城的臺風達到14級,多個地方受災,許多城市都相繼派出救援人員,由于物資緊缺,許多地方都在往災區運送物資。

      薛清和田佳妮他們在捐過款后也聯系了很多物資打算連夜裝車送往海城,在帶車裝救生衣的時候,薛清遇到了同樣來采購物資的林逸和陳齊幾人,兩人隔著雨幕對視,發現也就一天沒見而已,竟然像過了很久一般。

      既然碰到一起,大家就把各自準備的東西都匯集在一起,然后再看看什么東西需要補。

      在這樣的天災面前,個人的力量是及渺小的,薛清等人也不過是普通人而已,他們沒有拯救世人的能力,便只能出一點綿薄之力。

      整整六個大型貨車,不僅裝了救生衣,水,食物和帳篷,還有醫藥包和女性用品,他們不是專業的,只能想到什么買什么,這六車物資要分別送往三個不同城市,路途遙遠而且路況不明,幾人給幾位司機的運費也很可觀,他們這些人沒一個人能開這樣的大車,而且也沒有什么救援經驗,也就沒有跟車一起去,等一輛輛車送走了,幾人對視一眼,莫名就有種志同道合的感覺。

      臺風刮了兩天風力逐步減弱,其他城市也終于停止了暴雨,改為稀稀拉拉的小雨,薛清幾人又添了些物資,終于五天之后,臺風天徹底過去,海城也逐步進入了災后修整期。

      這些天無論是薛清幾人,還是林逸和他那幫朋友,大家都累的不行,如今一切終于恢復正常,林逸就打算去給薛清捧個場,上次她向他介紹自己的酒吧已經過去很久了,也是時候過去看看了。

      接到林逸的邀約,平時經常和他玩在一起的幾個富二代都震驚了,要知道,逸哥雖然偶爾會和他們出去玩,但自己幾乎不會主動攢局,一般也就陳齊能叫的動他,有時候他們都懷疑他整天到底在做什么,畢竟他也不需要上班。

      接到邀請的人像是生怕他反悔一樣,幾乎是用最快的速度不約而同的趕到他家,然后把人從家里拉出來,幾輛跑車一起向他說的地方開去。

      到了地方幾人才知道林逸帶他們來的事是近很火的【暮色】。

      這個名字雖然普通,但這家酒吧卻是時下最火的,雖然才開業兩個多月,但就看這停車場清一色的豪車就知道了,這里在富二代的圈子里已經小有名氣。

      與林逸一起來的鐘鈞算是這群人中最愛玩兒的,他之前就聽過暮色的名字,一直都想來體驗一下,但這家酒吧有一個硬性規定,無論是誰,只有提前預訂才能進入,即便如此,這里依然天天爆滿,他一直還沒來的得及預約,沒想到今天跟著逸哥來體驗了一把。

      “逸哥,你也知道這地兒?據說這家酒吧花了近2個億打造,全冰屏環繞,只燈光就花了半個億,我之前就想預訂來著,但是最近一直沒時間,而且這里排的也比較滿,要約估計也要幾天以后!

      林逸愣了下:“需要預約?”

      鐘鈞也愣了:“你不知道?”

      其他人也看向林逸,他搖了搖頭:“不知道!

      陳齊過來拍拍他的肩:“沒想到吧,還有你進不去的地方,不過你是怎么知道這里的,你不是從不關心這些?”

      林逸勾了勾唇:“我打個電話!

      陳齊看著他,神神秘秘的搞什么?

      林逸卻沒管他,直接給薛清打了電話,電話一接通,就聽他說:“不是說給我打八折?”

      那邊薛清愣了一下:“你去暮色了?”

      “嗯”,林逸笑了下,“但是好像要預約,薛老板通融一下?”

      “好,我打個電話讓人來接你,我一會過去!

      薛清說完就掛了電話,陳齊在旁邊看出點門道:“薛清?”

      “嗯!

      “嚯”,陳齊嘆了一聲,“看不出來啊,看起來那么清冷一女孩居然開這么大個酒吧!

      林逸挑了下眉:“這有什么奇怪的?”

      陳齊聞言想了下:“好像是沒什么奇怪的!

      之前籌集物資的時候鐘鈞也是見過薛清的,此時也很詫異:“我聽說這兒的兩個女老板都是拆二代,尤其從未露過面的那位,好像是名下有十棟樓?而且地腳都很不錯!

      林逸呆了一下,陳齊和其他人也呆了一下,棟?

      陳齊默默看向鐘鈞:“棟?”

      鐘鈞點點頭:“對,就是棟!

      陳齊咂咂舌,好家伙,十棟樓,他們自認有錢也沒有十棟樓的不動產,這得好幾百套吧?要知道現在買房限購,有錢也買不了那么多套。

      鐘鈞又說:“家里資本厚的拆二代其實還挺招眼的,我聽說有些家里不受寵的,還有幾家的私生子都盯著這倆老板呢,有這么多不動產,到手也是一筆不小的資金!

      林逸眼神冷了冷:“還挺會做夢!

      此時從酒吧里出來一位穿著西裝的男人,那人來回掃了下,看到林逸的時候頓住,對比了一下附近這些人,確定他就是那個長的最好看的,就過去問道:“是林先生嗎?”

      “嗯!

      酒吧經理立刻掛起職業微笑:“薛小姐一會就到,幾位請跟我來!

      第一次走后門,林逸的心情有點微妙,但感覺不賴。

      “薛清是你們老板?”陳齊問道。

      經理:“是,不過薛小姐基本不會來這邊,這邊一般只有田小姐在!

      那豈不是就是說名下十棟樓且不露面的那位就是薛清?

      陳齊撞了下林逸,后者看他。

      陳齊咧嘴笑:“行啊逸哥,碰到個金姑娘!

      經理帶路的同時也在觀察幾人,這幾位一看就是不差錢的主,經理心思轉了幾回就有了章程,今天少賺一點沒什么,反正以后得能補回來,不虧!

      進到里面,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頓時沖擊著每個人的耳膜,經理把幾人帶到舞臺中心的最佳卡座,又對著對講說了一句,沒一會就有服務員送東西過來。

      經理親自拿了一瓶酒,說道:“林先生,這是薛小姐吩咐的,她存在這里的酒!

      林逸看了一眼,一瓶山崎55,他沉默了一瞬,懷疑她是想包他。

      林逸點點頭道謝,又抽了幾張紅票給了服務員當做小費,等經理離開,他突然有種自己在白吃白喝的感覺。

      經理一走,陳齊又湊了過來:“薛小姐豪氣,這酒可不好得,真舍得!

      林逸哼笑,可不是挺豪,五百多萬就這么拿出來了,這是非把他扣在這里了。

      林逸這些人什么好酒沒見過?但是薛清拿出自己私藏的酒招待,事情做的敞亮,這些人對她的印象就更好了幾分。

      林逸幾個人太招眼,剛坐下沒一會就有人來搭訕,尤其是林逸,他本就長的出色,如今燈光下更顯神秘,尤其手里拿著酒杯悠閑品酒時,簡直看的人心肝直顫。

      薛清剛一過來就見一個性感美女彎著腰要跟他碰杯,那蓬勃的事業線呼之欲出,看的人忍不住嫉妒。

      薛清就站在不遠處看他怎么做,哪知站了好一會那女人還在。

      這時一個男人過來,目光在薛清身上掃了掃,尤其是那不盈一握的腰。

      “美女一個人?”

      薛清看都沒看他一眼,就冷冷說道:“滾!”

      那男人頓時有點惱怒,薛清冷笑一聲,直接越過他走向林逸的位置,那人看她去的地方是A區只能不甘心的走了。

      這女人沒眼色的很,林逸正不耐煩,剛要再次拒絕,手里的酒杯就被一只漂亮白皙的手從后面拿走,她的發絲拂過他的脖頸,還不等他回頭,就聽一道清冷的女聲響起:“他是個gay!

      林逸:“……”

      陳齊和朋友們:“……”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朋友啊朋友,你可曾想起了我。
    朋友們,點點收藏吧,救救孩子。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