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熱戀

作者:張沐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 章

      八月,炎炎烈日炙烤著大地,地表溫度遠超體感溫度,除了遠處幾個電視臺的記者正在做著馬路煎雞蛋的實驗,街上幾乎沒什么行人,臨街的商鋪家家大門緊閉,門上貼著冷氣開放的提示,即便如此,生意也冷清的厲害。

      薛清雙目無神的坐在柜臺里面,耳邊是徐阿姨疊疊不休的聲音。

      “清清,不是阿姨說你,你整天這么沒精神可不行,年輕人沒點朝氣那還叫年輕人嗎?你看看你壯壯哥,你壯壯哥每天五點多就起來鍛煉,天天雷打不動的跑五公里,這才是健□□活!

      “你也老大不小了,該交男朋友了,你爸媽都不在,你身邊也沒個人疼你照顧你,你說你以后怎么辦?”

      “你看你妮妮姐,萍萍姐,誰像你這么大還不交男朋友啊,你也別倔了,阿姨給你介紹個好的,絕對配的上你,你別那么眼光高,也跟男孩子出去玩玩!

      眼光高三個字觸動了薛清腦子里的雷達,她面無表情的看向徐阿姨,說道:“徐姨,月老不給您發個最佳員工獎都對不起您這天天拉紅線的勁頭,我爸媽是去環游世界了,不是不在了!

      徐阿姨哽住,薛清繼續說:“壯壯哥每天雷打不動跑五公里,但是依然200斤!

      壯壯哥是徐阿姨的兒子,她這么說自己的兒子,徐阿姨臉色一點點變黑。

      薛清又來了一擊。

      “我這么有錢,普通的男人怎么可能配的上我?我得找個長的最好看的!”

      徐阿姨黑著臉,艱難說道:“你那點錢誰看得上,你眼光不能…”

      “我要別人看得上干嘛?我的錢又不是別人的,徐姨,你也別惦記我了,我和壯壯哥,或者你那些侄子外甥的,都沒戲,我這人顏控,看臉!

      徐阿姨黑著臉走了,薛清嘆了口氣,想清凈一會都不能。

      薛清家超市所在的位置在云陽市慶豐區,自入選國家級高新技術產業園區開始,這里就大變樣,在這里的本地人,大多都是拆遷戶,從原來的普通工人,搖身一變成了百萬富翁千萬富翁。

      在這一帶,薛家并不是安置房和拆遷款最多的一家,但架不住他家別的區,別的城市,還有房和地。

      都是多年街坊鄰居,即便是薛家人從不宣揚,大家也大致能猜到他家的情況,這一片兒,誰不知道薛家其實最有錢。

      薛家家庭環境簡單,薛剛和張慶輝夫妻只有薛清一個女兒,可想而知這姑娘以后得帶多少嫁妝。

      就這個原因,薛清成了這一片兒最受長輩喜歡的姑娘,就連曾經看不上薛家太寵孩子的人家,也想博一博,畢竟這姑娘是真有錢。

      至于徐阿姨說的“那點錢”,純粹是故作不在意罷了,但其實,最關注薛家哪又拆遷了的,就是她。

      薛清賊煩她,她小時候,這人常常陰陽怪氣的損她媽,等她長大了,又成天琢磨著把她拉拔自己家去,吃相難看而不自知,可惜了壯壯哥那么好的性子,攤上這么媽。

      看著空無一人的小店,薛清嘆了口氣。

      空虛!

      正當她發呆,不知道該找點什么樂子時,一個體型偏胖的青年進來,她懨懨的抬眼:“壯壯哥!

      周末,也就是薛清口中的壯壯哥過來,臉上不好意思:“清清,我媽又來了?”

      “嗯,來了!

      周末撓了下眉毛:“對不起啊清清,她說的話你別當真,她再來你就像我跟你說的那樣對付她就行,保準她立刻就走!

      薛清無語的看著他,真是頭一次見有人主動讓別人損他的。

      “我照你說的跟徐姨說了,她挺生氣的!

      能不生氣嗎?徐阿姨最在意的就是這個兒子,換了別人,別說說一句,半句她都要翻臉的。

      “沒事,我回去哄哄她!

      周末說完站著不動,薛清一看他這樣,就知道他有事:“說吧!

      周末更不好意思了,說道: “你妮妮姐快過生日了,我想送她一個包,你說送什么好?”

      一說到包,薛清可就來精神了,在他們這群認識的人當中,沒人比她更懂包!

      兩人拿著手機嘀嘀咕咕將近半個小時,終于選出一款適合田佳妮的包,周末一臉滿意的收起手機。

      薛清看著他無論怎么運動都不瘦反而越來越結實的體型,嘆口氣:“哥,減肥只運動不行啊,你還得配合飲食!

      周末臉一垮:“妹妹,你哥我不抽煙不喝酒,不打游戲不泡吧,唯一的愛好就是吃!

      薛清:“……那也行吧,反正妮妮姐也不在乎,不過你打算什么時候告訴徐姨,你和妮妮姐的事?”

      周末皺了下眉:“下個月吧,先讓你妮妮姐過個愉快的生日!

      薛清無言了,妮妮姐可是十歲就敢跟徐姨吵架的主,一想到以后他們結婚,周家熱鬧的日子,她看向周末的眼神都帶著欽佩。

      周末走的時候腳步明顯沉重了不少,顯然他也想到了以后的日子怕是會非!盁狒[”。

      周末走了,薛清繼續發呆,壯壯哥別的不說,人品習性是真的好,也不怪徐姨天天把兒子掛嘴邊。

      最近全國升溫,云陽氣溫更是直接飆升到三十五度,這樣的天氣,熱的人干什么都提不起勁兒,薛清趴在柜臺上昏昏欲睡,腦子里思索著過幾天要不要出國給她爸媽一個驚喜。

      薛清的爺爺開服裝廠起家,生意好的時候,分廠都開了三家,后來效益不好,薛家的廠子也逐漸沒落,薛清出生沒多久,廠子就都關閉了,薛清爺爺年輕時候熬壞了身體,再加上破產的打擊,沒堅持多久人就沒了,留給她父親薛剛的,就是四個占地面積大但空無一人的廠房,以及兩塊地皮,沒趕上拆遷的時候,薛家因為要還債,也過了幾年清貧日子,直到第一筆拆遷款打到賬上才有了改善。

      這些年薛家因為早年的經歷,一家三口都過得非常低調,實在是當年破產給他們弄怕了,再來一回,怕是一家三口都得沒。

      薛清21歲時,薛剛突發腦出血住院,一家人都嚇的不輕,這才突然醒悟,錢這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人一輩子最遺憾的就是人死了,錢沒花了。

      想想這些年錯過的快樂時光,一家三口抱頭惋惜,明明家里還挺有錢,偏偏就是沒好好享受過,想想都虧,這些年,也就是在對薛清的教育上才隱隱約約看出他家算個有錢人家。

      比起薛清的惋惜,薛剛夫妻更甚,眼看土都埋半截了,再不享受都沒命享受了,一想到這兒,夫妻倆就睡不著覺,然后,這對無良父母就丟下他們當時僅有250多個月的寶寶,獨自去環游世界了。

      薛清很受傷,但是她還來不及傷心,她爸媽看新聞知道國外不像國內這么安全,怕他們在外面萬一悄無聲息的沒了,她沒辦法順利繼承遺產,就回來把百分之八十的財產都過戶到了她的名下,事情辦完就繼續頭也不回的奔向二人世界。

      送這夫妻倆離開的時候,看著他們迫不及待去安檢的背影,薛清覺得,世上再也沒有比她更幸福也更慘的孩子,要不是還要上學,她非要跟上去,有她在,他們休想丟開她!

      過去這四年,薛清著實體驗了一把富婆的快樂,就連車都一口氣買了兩輛,單雙號換著開。

      對此薛剛夫妻因為拋下女兒跑路,心虛的不敢說什么,只是時常給她發一些心靈雞湯,提醒她不要走上歪路。

      走歪路是不可能的,薛清自認自己自制力還算不錯,她雖然享受這種花錢如流水的生活,但不代表她沒有底線,更何況她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干嘛要去做些會打破這種生活的事?

      ***

      下午除了一些買東西的顧客,又來了兩個面試店員的,薛清分別跟兩人聊了聊,最后留了一個年齡偏大的下周上班。

      六點多一點,薛清早早關了門,打算去最近的商場逛一逛,再去超市買些東西,雖然她家自己也開了個超市,但和一些連鎖的大型超市比起來,她覺得她家這只能稱為倉買。

      商場離的不遠,她也就沒開車,不慌不忙的走在街頭,還沒到地方就被拿著話筒的人攔住了。

      薛清皺了下眉,這是這個月第幾次了?

      進入21世紀,科技飛速發展,到了2021年,隨著網絡愈加發達,更多的人加入了自媒體的行列,大街上,餐廳里,隨處可見拿著手機或者攝像機拍視頻的博主,在眾多自媒體賬號中,有一類看起來更加接近專業媒體,那就是街頭采訪。

      薛清數不清自己第幾次被攔下了,看著面前拿著話筒和攝像機,笑的親切的兩人,她有一瞬間的自我懷疑,難道她有什么特殊的體質?

      街頭采訪的女主持人看著面前高挑的姑娘也是愣了愣,剛剛在旁邊就覺得這姑娘個子高氣質好,沒準兒是個大美女,如今看到臉,直接就愣住了。

      夏天天黑的晚,此時火紅的太陽染紅了整片天空,穿著法式V領碎花裙的薛清就站在這片天空下,夕陽灑在她白皙的臉上,清麗冷艷的五官被撒上了些金粉,栗色波浪卷發用鯊魚夾隨意束了起來,額邊兩縷頭發自然垂落,頓時把她的清冷削弱了幾分。

      攝影師悄悄的推了主持人一下,她才反應過來,連忙說道:“美女打擾一下,我們想采訪一下你,你有時間嗎?”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薛清:“不是我不想多買幾輛車,實在是搖不到號,哎~”
    開新文啦開新文啦!求收藏求評論,比心~
    下本開《同行》
    心外科的秦楚文醫生是院里出名的高嶺之花,小護士口中前途無量的高冷男神。是許多人攀登不上的高山。

    突然有一天,眾人發現秦醫生好像變了,變得不再冰冷,更有人情味兒了。

    有人摩拳擦掌想要趁此機會攻下這座高山,然而剛一接近就發現,冰塊兒還是那個冰塊兒,只有在麻醉科的蘇醫生出現時,他才甘愿融化。
    原來男神不是冷,只是他暖的不是你。
    麻醉科一直被稱為醫院里的“120”,哪里需要哪里搬。

    蘇木作為麻醉科新一任住院總,每天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去工作的路上,忙的像在打仗一樣,就連洗澡也要把手機帶進浴室,人送外號蘇常在。

    她早聽過心外秦醫生的傳言,奈何除了在手術室,其他地方從沒見過他,所以一直對傳言抱有三分懷疑,直到她好不容易熬到休息日被家里要求相親,碰到同樣相親的秦醫生,他端著一張清冷俊逸的臉也不知說了什么,對面女孩竟然直接氣哭了,甚至澆了他一頭一臉的咖啡!
    蘇木:“……”一時竟分不清誰更慘一些。
    女孩走后,兩人四目相對,一身狼狽的人平靜無波,聲音清冷如玉:“蘇醫生!

    蘇木:“……秦醫生!彼F在相信了那些傳言,他是真的冷,感覺不到燙的那種冷。


    你治病,我保命,醫路漫漫,與你同行。

    雙醫生。
    麻醉X心外
    麻醉醫生X外科醫生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