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母不慈

作者:張佳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3 章

      秋獵出發當日,京中許多官家皆要攜家眷隨圣駕出京,謝家主官位高,謝欽又是近臣,馬車位置自然臨近圣駕。

      謝家馬車需要在圣駕出現前抵達,待到啟行時匯入到隊伍之中,是以需得曈昽之時便離府。

      謝夫人將一應事宜全都安排妥當,只要求尹明毓準時出現,尹明毓再是游手好閑,還是守時的,因此昨日交代好金兒銀兒早些叫她。

      是以她困倦地走出正屋時,天光初現,天際那一絲昏暗的日光尚未驅散全部的夜色。

      尹明毓打哈欠的嘴剛張開,初秋凌晨的涼意便撲面而來,頭腦瞬間清明許多。

      但平常這時正是好眠的時候,她踏出東院時便端起儀態,可站在園子里等候謝老夫人和謝夫人等人片刻,適應了涼氣,便因困意不由自主地泛起淚。

      沒多久,謝老夫人和謝夫人便帶著人過來,謝策身上包著薄被,躺在童奶娘懷里,還在睡。

      尹明毓端正地對兩位長輩問好,而后便跟著她們向正門走。

      謝夫人側頭輕聲問她:“我先前給你的冊子,你都記下了嗎?”

      前兩日,尹明毓跟在謝夫人身邊“學”理事,謝夫人給了她一本記錄謝家關系網的冊子,讓她記下來,免得到龍榆山后與人交際不知親疏。

      尹明毓記性不錯,看了一遍再稍一劃重點,便記得大差不差了。

      而此時謝夫人問起,她便道:“我還在看,到龍榆山會仔細些的!

      謝夫人點頭,馬車就在前方,便不再多言。

      謝家家底豐厚,老中青三代夫人,皆有單獨的馬車,不用跟人擠同一輛,只有童奶娘抱著謝策上了謝老夫人的馬車。

      尹明毓的馬車中只有她和金銀二婢,無需顧忌太多,舉著冊子看了沒一會兒,晃晃悠悠的馬車便將她哄睡,頭一點一點地靠到銀兒肩膀上。

      謝欽中途上馬車,看到的便是她歪倒在馬車上睡得沉的模樣,腦海里立時閃過她的睡姿,踏進去便合上馬車門,以防旁人瞧見。

      金兒躬身行禮,銀兒不便動彈,便只低低地叫了一聲“郎君”。

      尹明毓腿垂下,側躺在座上,占了不小的位置,謝欽自然不能與婢女坐在一處,便對銀兒道:“我來!

      銀兒怕他,不敢多說一句,低聲應是后便雙手輕輕托起尹明毓的頭。

      謝欽接過尹明毓,坐到銀兒方才的位置上,但他個子高,尹明毓靠在他肩頭許是不舒服,便在睡夢中動了動。

      謝欽一頓,抬手取下她頭上的簪釵頭飾,而后微微側身,讓尹明毓靠在他懷中。

      沒有頭飾戳頭,尹明毓的睡姿便更加隨意,頭動了動,停在他頸窩處,手也環上謝欽的腰。

      謝欽身體有一瞬的僵直,側頭看了一眼尹明毓的睡顏,停了片刻,稍稍放松身體,闔眼靠在馬車廂上,只一只手虛虛地圈住她,由著她趴在懷里。

      兩個婢女全都放輕呼吸,銀兒悄悄對金兒使眼色,隨后兩人眼里全都泛起笑意。

      沒有人打擾,尹明毓在馬車上也睡到自然醒,手按在謝欽的腿根,撐起身體,迷迷糊糊地睜眼,還有些分不清此時的狀況。

      謝欽扶著她的肩,沉默地挪走她的手,不著痕跡地動了動僵麻的半邊肩膀。

      尹明毓醒過神,下意識地伸手替他捏肩放松,捏了兩下腦子里冒出贊嘆:肌肉緊實,手感真好。

      面上則是一本正經地問:“郎君何時過來的?咱們行到哪兒了?”

      謝欽回答:“已行了一個時辰余兩刻鐘,許是再有半個時辰,便該到龍榆山了!

      尹明毓撤回手,挪到側座,撩開簾子向外看去。

      官路兩側都是耕地,每行一段兒距離便有一兩個農民在田間侍弄莊稼,膽怯地望一眼這里便跪地不敢抬頭,幾乎淹沒在壟溝之中。

      這里近京,尹明毓稍一思考,便猜到這可能是京城哪家的田地,那些許是佃農或者是奴仆……

      她默默地放下簾子,瞧著小桌上璀璨的珠釵,復又扯起個曠達無陰霾的笑,對金兒催促道:“有些餓了,吃食呢?快擺出來!

      金兒和銀兒立即動作,一個整理桌面,一個從各個小抽屜里取出不同的油紙包,一一裝碟,擺放在小桌上。

      她們還為兩人沏了茶,溫熱的茶水奉到尹明毓手中。

      尹明毓飲一口茶,吃了幾塊兒點心便拿起肉脯磨牙打發路途無聊。

      半個多時辰后,謝欽下馬車改騎馬,隨圣駕上山,謝家的馬車則是轉到謝家莊子外。

      莊子的管事帶著奴仆們恭敬地候在門外,恭敬地行禮問安。

      尹明毓只在最初謝夫人讓下人認她時顯在前頭,之后都躲在謝老夫人和謝夫人身后,悄悄地打量著莊子。

      據謝夫人所說,即便不是秋獵之時,老夫人也常來此小住,后來謝策出生,年紀太小,謝老夫人惦念他,才沒再過來,這次她帶謝策來也不是為了秋獵,只為游玩。

      因此莊子修得極舒適,莊子周圍也都打理過,既不失野趣又帶著秀美。

      尹明毓只瞧上幾眼,便活了心,已經開始盤算稍后去周圍轉轉。

      與她一般的,還有第一次出遠門的謝策,趴在童奶娘肩頭,一雙大眼睛看不夠似的左右打量。

      然后一大一小兩人對上視線,眼里是相似的雀躍。

      尹明毓:“……”
      和一個小娃娃同頻,似乎……有那么一絲……只有一絲……窘。

      而謝策就沒大人那些羞恥心了,直接沖她伸手,想要去尹明毓那兒。

      尹明毓扭頭,當作沒看見,準備回院子休整。

      謝策失望的目光追著她,見她要走遠,稚嫩的嗓音急急地喊:“母親!抱~”

      前頭的謝老夫人、謝夫人紛紛驚訝地回頭,看謝策又看尹明毓。

      尹明毓邁出去的腳步不得不收回來,茫然地笑,似乎也不明白謝策叫她作甚。

      謝老夫人酸意上涌,硬邦邦地吩咐童奶娘:“他一個小娃兒,奔波一路,快帶他進去吧!

      童奶娘立時應了,便抱著謝策快走了兩步。

      謝策一見離尹明毓越來越遠,小手在空中快速地撓騰,急急地出聲,“不要!要抱!”

      謝老夫人又氣又郁悶,偏又舍不得說謝策是“小白眼兒狼”,而謝夫人本就樂見謝策親近尹明毓,便勸老夫人:“母親,正院忙亂,不如教策兒跟尹氏去吧!

      尹明毓心念一轉,大家都忙著整理行李,她也不好大喇喇地出去轉,照看謝策就正大光明了,是以她就沒有說出推拒的話,只等著長輩們決定。

      眼不見,心不煩,謝老夫人擺手隨便他們。

      于是謝夫人點點頭,童奶娘便抱著謝策走向尹明毓。

      尹明毓自然是不會受累抱謝策的,只讓童奶娘繼續抱著,便抬步回她的院子。

      一番簡單地整理之后,尹明毓留下金兒在院里繼續收拾,然后領著銀兒以及謝策和他的仆從們,一道出了莊子。

      他們剛出莊子就瞧見一群鴨子在不遠處的小溪里游,謝策定定地盯著,身子直往那兒傾,還伸手去指,見尹明毓不搭理他,張嘴軟軟地喊:“母親~”

      尹明毓腳下一轉,轉身往溪邊走。

      婢女畫屏抱謝策,童奶娘瞧著周圍有蚊蟲飛舞,擔心蚊蟲咬到謝策,叫婢女拿團扇趕蚊蟲,而后勸誡道:“少夫人,小郎君皮膚嬌嫩,萬一教毒蟲咬了,不好擔待!

      尹明毓停住腳步,淡淡地問她:“你在教我做事?”

      童奶娘謙卑地躬身,解釋道:“婢子并非此意,只是……”

      尹明毓隨手摘下頭上的帷帽,遞給銀兒,又沖謝策一抬下巴。

      銀兒有經驗,帷帽罩在謝策頭上。薄紗垂下來幾乎到謝策小腿,她將薄紗挽到謝策腰間,交叉打了個結,謝策整個上半身便全都攏在帷帽里,密不透風。

      謝策新奇,小手在帷帽里四處摸。

      童奶娘啞然。

      “你可以行勸誡之責,但你們的本分,是如何護好他,不是處處拘著小郎君!

      謝老夫人著緊謝策,她們便拘著孩子,什么都不讓孩子接觸,倒是省時省力,也無需擔責任,可比她還懂審時度勢。

      尹明毓尋常是懶得理會這些的,但分內的事都顧及不周全,倒來對她指手畫腳,憑白惹人厭煩,影響心情。

      童奶娘等謝策的婢女霎時有些難堪,全都不敢再多言。

      謝策最是無憂無慮,新奇夠了帷帽,便又將心神轉向小溪里的鴨子,時不時瞧見鴨子鉆入水再從老遠鉆出來,都有高興地拍手。

      他還想往小溪那兒跑,婢女們小心翼翼地勸說阻攔,尹明毓不耐煩,就直接揪著他后襟拽回來。

      幾次之后,謝策便老實下來,只站在原地興奮,頂多就是沿著溪上的小路走。

      再晚些,謝欽回來,瞧見他們,便沒有進莊子,而是打馬來到近前。

      水里的鴨子們教馬一驚,撲通撲通地竄到對岸去,謝策哈哈笑,連怕父親都忘了。

      他不想回去,就要看鴨子,尹明毓在外面站累了,可不想再陪,便把謝策甩給謝欽,抬腳就要往回走。

      謝策不想她走,伸手去拉,偏偏小手在帷帽里,只在薄紗上戳出個小手掌印。

      謝欽問童奶娘:“出來幾時了?”

      童奶娘恭謹地答了。

      時間不短了,謝欽便叫謝策回去。

      謝策才想起害怕來,小心翼翼地看著父親,不想回也不敢吱聲,模樣委屈。

      尹明毓走在前頭,懶洋洋道:“回莊子上也有鴨子!

      謝策眼睛一亮,這才抬腳去追她。

      回到莊子,謝策一直問“鴨?”、“鴨鴨?”……

      晚膳時,一只烤全鴨躺在餐桌上。

      尹明毓在謝家長輩們面前還是柔順溫婉的,指著烤鴨對謝策溫柔地笑,“小郎君,這不是鴨子嗎?”

      謝策驚呆,癟嘴。

      尹明毓親手給他夾了一塊兒鴨肉,喂到他嘴里,“好吃嗎?”

      謝策咬了咬,嘗到味道,呆呆地點頭。

      “乖!币髫古呐乃男∧X袋,“吃吧!

      謝家主和謝夫人甚是滿意他們繼母子的親近,謝老夫人臉色不爽快,也沒有說什么。

      唯獨知道真相的謝欽和童奶娘等人:“……”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愛護辣雞手速,請多支持正版,謝謝~
    ——預收——
    《鋼鐵直女亂世茍命》
    文案:鋼鐵直女厲紅纓穿越成古代獵戶女,練就一身打獵的本事,剽悍之名傳遍鄉野。
    但始終無人敢上門提親,教厲家人愁的撓頭。
    厲紅纓無所謂,她靠自己的本事衣食無憂,最大的目標是攢足夠的錢,建一座大宅子,再養幾個好看的小廝婢女,安逸養老。
    至于成親?只會影響她賺錢的速度。
    然而,亂世忽至,大戰將起,厲家人不得不收拾起行囊,背井離鄉,開始逃難。
    厲紅纓安貧樂道,新的目標是尋一處山清水秀、沒有戰亂的地方,繼續攢錢,重建家宅,養幾個好看的小廝婢女,安逸養老。
    不過小廝婢女還沒見著,逃難的路上,先撿到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俊秀書生。
    就……也算是完成了目標之一?
    可惜書生人好看,腦子不好。
    悍匪劫道,書生挺胸而出。
    悍匪舉刀,書生迅速躲回厲紅纓身后,“紅纓!救我!”
    厲紅纓:“……”MD,拳頭硬了。
    諸如此類,屁事兒賊多。
    安然落腳后,厲家父母暗示厲紅纓家里該有個男人了,書生也面紅耳赤地瞄她。
    厲紅纓不解風情:“……結拜吧!
    眾人笑容凝固。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