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美人指揮官又冷又強

作者:秋涯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改觀

      一時間,許煌有些呆怔。

      岑初注意到他的目光,抬起眼來。
      他的眉眼間見不到什么情緒,整個人都淡得很。
      “怎么樣?”他問。

      許煌喉結滾動。
      是了,剛才他的所有領悟都是多虧了岑初的那兩句話……對方是在有意點撥自己!

      他不是邰詣修、譚栩陽那種天賦遠超常人的類型。
      做不到像邰詣修一樣可以輕輕松松壓倒所有同齡人,更做不到譚栩陽那樣兩道雙修還都格外優秀。

      他不是沒有天賦,只是這份天賦在優基計劃全覆蓋的十一艦內顯得不值一提。
      那些人輕而易舉獲得的領悟,他付出幾何倍的汗水都不一定能碰著邊。

      岑初的小小點撥,對他來說卻是費了很大精力都沒能摸到的境界松動,是突破瓶頸的希望!

      他抿嘴握緊了拳頭。
      “……謝謝!

      他抬起頭,目光閃爍。
      “謝謝,”他鼓起勇氣,再次說道,對上岑初的目光——這是他在輸了岑初的對戰之后第一次主動與他對視,“不管你是為了什么目的來指點我,這句感謝都是真心的!

      “前兩天……我因為沒找到你的資料,就擅自懷疑你……當時情緒也有些激動,對不起!
      他的聲音越來越小,忐忑不安地看著長發青年。

      卻沒想到這位冷淡指揮竟然難得向他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沒事,對戰請教而已,很正常!
      岑初目光深深,帶著笑意看著他:“而且,我也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

      許煌望著這雙平靜闊瀾的紫眸,心情隨之平靜下來。
      他不再回想起與岑初對戰時仿佛被“控制”的恐懼,不再困擾于那場對戰的陰影之中。
      一切都平靜下來。

      他的聲音無意識地柔和下來,他知道岑初沒理由無緣無故來幫助他,畢竟對戰的事從一開始就是他挑起的。
      “你說!彼f。

      岑初發現許煌態度轉變的過程中出現了什么不在預料之中的變量。他有些疑惑,但這個變量的影響暫時看來十分積極,可以暫且放置不去理會。

      “我的芯片權限出了些問題!
      岑初點點儀板,終于托出來意。他淺笑著問:“可以把你的權限借我用幾天嗎?”

      許煌一驚,瞪大眼睛看著岑初。
      借……借權限?!

      這可是艦規嚴打禁止的條令之一。
      一旦抓到,從嚴處罰!

      而且,在十一艦,只要是名合法公民,就會擁有身份芯片。
      需要借權限的一般都是什么情況?
      異種偽裝入侵、非法人員。

      許煌怔愣地看著岑初,對于自己現在的狀況有些不知所措。
      按照正確的做法,他應該在聽到這個要求的瞬間堅定拒絕,然后立馬將其上報。

      可是……可是!

      他閉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氣,又將其狠狠吐出,連帶著一些不知名的情緒一齊清空。

      “私借權限可是違反艦隊禁令條例的……但我好像拒絕不了!
      許煌苦笑一聲,翻過通訊儀板扣在桌上,拆開后蓋,把其中插入的身份芯片取了出來。

      岑初肯定……是真的權限出現問題而已吧!
      要是他真有什么身份問題,那在自己上報“異常信息”之后,艦隊肯定馬上就會將他帶走,自己哪還見得到他人?
      這么自我催眠著,許煌的決心徹底堅定下來。

      他把身份芯片鄭重地交給岑初。
      “給!
      還提醒道:“體外芯片和體內芯片是會互相感應的,如果遠離一段距離以上權限就會失效。需不需要我跟著你?”

      他點了點自己手腕背部,示意這是自己體內芯片的植入位置。

      “謝謝。不用,我復制一份就行!
      岑初搖了搖頭。

      他對許煌的選擇十分滿意。
      服從,依順,說一是一不需要廢話。
      這樣很好。

      他伸出兩只手指,夾過許煌的芯片,插入自己的通訊儀板內。

      “哦!痹S煌疑惑,但他忍著。
      或許是違背艦規帶來的刺激,許煌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有點莫名的激動。
      他小心翼翼地坐到岑初身邊,想要看看岑初究竟要拿他的芯片做什么事。

      岑初的通訊儀板讀取許煌的芯片。
      剛讀取完,就見一道信息自屏幕上方彈出來。一個陌生的名字說話七拐八彎地想要邀請許煌入隊。

      “需要回一下嗎?”岑初側頭問。
      許煌干咳一聲,看上去對這種信息的處理很熟悉:“不用,一會兒我自己來就好!

      “嗯,”岑初進行著一些許煌并看不懂的操作,一邊問,“你的水平在艦隊里還算可以吧,怎么沒入隊伍?”

      許煌撓了撓頭:“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們屆那名天才單兵你應該聽過吧?……抱歉,這話問得多余了,以他的名聲應該不會有人不知道他!

      天才單兵?
      岑初不由側頭,他沒想到會在許煌口中聽到譚栩陽的事情。

      許煌看他對于這個問題有些興趣,困擾地撓撓腦袋,猶豫片刻,嘆了口氣,實話對著岑初說:
      “我蠻想進他的隊伍的。以前跟他出過一次任務,被拒了,但現在怎么著我也成二級了,想要再去試一試,不行再說!

      岑初隨口應著:“他們隊有什么特別的?”

      “?”
      許煌張大眼睛,有些吃驚地望著岑初。但他突然想到什么,很快恢復正常,低聲喃喃:“也是,如果是那些地方出來的,還真有可能沒聽過!

      岑初:“?”

      “真要解釋起來有些難,但這里面的差別跟他們隊合作一次就能感覺出來。主要是他們隊隊長,譚栩陽,他雖然今年和我們一樣剛過適應期,實力卻在去年就進入了艦內前五。艦內公認實力最強的幾支老牌隊伍幾乎都向他投出過橄欖枝!
      “更重要的是,他除了在單兵一道上特別優秀以外,在指揮上同樣天賦過人,”許煌苦笑一聲,“多虧他掛名在單兵系下,不然這些年來我還碰不到第二名的位置!

      岑初一邊解析著芯片權限,一邊分出注意力在許煌的話語上,偶爾應一聲以作回應。
      這個問題本身不是什么秘密隱私,許煌也就沒有隱瞞,將自己的想法全盤托出。

      “譚栩陽本身從來不聽指揮,跟他同隊任務時,壓根指揮不動他。但是他的配合能力……說實話,我覺得那效果比我指揮強多了!

      說到這里,他忽然“嘿”地笑了一聲:“你可以隨便去找幾個指揮官問問,哪怕就是已經有了隊的,又或是最看不爽他的人,有多少真沒想過進他隊里?不說虛的,他們隊的任務完成率至今都是百分之百,死亡率也一直是零,這換誰不會心動?”

      儀板上的進度條馬上就要走到盡頭。
      岑初應聲:“這都沒能定下指揮?”

      許煌聳聳肩:“是啊,他都快把榜上排行靠前的指揮官輪過一遍了,還沒找著符合心意的,也不知道到底是想找個什么樣的指揮。不過真的,不怪人家挑指揮的眼光高,這底氣和實力真是沒話說!

      “嗯!
      岑初點了點頭,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什么情緒。

      許煌沉默會兒,又嘆了口氣。
      “不過很少見他會跟相同的指揮官組隊第二次,如果不行的話……”他歪了歪頭,說,“我有不少朋友隊伍都還沒定下指揮,到時再挑吧!

      “機會會有的,別急!
      岑初退出身份芯片,把它還給許煌。

      許煌當他只是安慰自己,笑了笑,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

      “他們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我還等著他們再對戰一把呢!
      “你看許煌剛剛進去時的那個臉色,怎么可能不打……哎,等等,該不會兩人在里邊打起架了吧?”
      “私下打斗這可是明令禁止的!”
      “不過有一說一,重審結果到底什么時候才出來啊,這都三四天過去了!以往可沒哪次拖了這么久,最長一次好像也就三天的記錄吧!”

      就在外邊一群人嘰嘰喳喳時,門開了。
      沒有劍拔弩張,沒有火氣硝煙,身后扎著一個小揪揪的青年跟在長發指揮官的身后走了出來,臉上帶著笑意,溫聲細語地說著些什么,完全不見進去時的抗拒和對立。

      眾人:???
      在他們不知道的這段時間里都發生了什么??
      他們相視一眼,都見到了對方眼中的迷茫。

      門外人來人往,人流量一直不少。兩人剛一出門,就有少年小跑著打算將這間模擬室給占了。

      少年匆匆從岑初面前跑過,聞到一絲清香,他下意識地歪著抬頭看了一眼。

      恰好此時,對方不經意地低頭與他對上雙眼,那雙紫水晶般清澈好看的眸子直直撞進他心里,少年一個愣神,本就著急的腳步一歪,左腳竟絆到自己的右腳上,來不及驚呼,整個身子當場一歪,直直地就要往美人哥哥身上倒去!

      眼見就要撞上對方肩膀,這時,跟在岑初身邊許煌突然伸手擋在兩人之間,手一撈,順便就將少年身子扶正。

      “對、對不起!我、我沒有、我不是故意的!”
      少年心里慌亂成一團,語序混亂地道了歉,立馬紅著臉低著頭快步跑走。

      岑初沒去注意那小孩,倒是將許煌一擋一撈的動作看在眼里。他問:“你們平時也會進行專門的身體素質訓練?”

      許煌一怔,將手收到身后,“是啊,有些外骨骼裝甲對身體要求還挺高的,不訓練穿不上……你要走了嗎?”

      “嗯!
      “我送你出去?”
      “不用,我自己走!
      “哦,那好吧……嗯,岑指揮,之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事情,都可以來找我!
      “嗯,行,謝謝!
      岑初很快道別,離開了模擬區。

      許煌目送他離開,旁邊突然一人很詫異地捅了捅他的腰間,直接將他喚回了神。
      “老許,咋回事兒啊,我們還以為你會跟他再打一把呢!”

      許煌現在對于岑初的態度已經完全不同,聽到朋友這么說,當場就坐不住了,直接把幾名熟人拉到一起。
      “不是,你們聽我說,上次那對戰……”

      “……所以重審結果出來前大家伙兒都閉個麥,等到時候重審結果下來,哎,萬一人家考核成績真沒出錯,也不至于都尷尬啊!
      許煌苦口婆心地勸著,幾位朋友大眼瞪小眼,一個瘦高個走上前,在許煌面前舉起三根手指,小心翼翼地問:“老許,這是幾?”

      許煌臉色漲紅,佯怒地一胳膊肘捅出去。
      “我說真的!我可是親自和他模擬對戰過的人!”

      “按你這說法,那他比邰詣修還強咯?”朋友忍不住笑出了聲,“吹人你也得往靠譜的吹!”
      許煌哼哼說:“邰詣修?哼,反正他倆要是對上了,那我肯定押岑初!”

      他一舔嘴唇,突然精神起來,拉著仨朋友小聲說:“哎,真不是吹,剛才我從他那學了一手,我覺得我悟了!不說別的,我們這屆的畢業考核成績還有兩個月才會確定下來,在這之前我會再去挑戰一次邰詣修,這次真有可能打敗他!”

      朋友們一聽笑了。
      “老許啊,不是兄弟們不信你,”一個寸頭壯漢搭上許煌的肩,語重心長地說,“實在是你十幾年來這第二名坐得太穩了!”
      另一人調笑說:“你這是想在正式畢業之前洗清名頭?”

      許煌一急,他一拍大腿,從朋友手下掙脫出來,指著對方,語氣高挑:“一套418型紅蛇裝甲,賭不賭?”

      三名朋友一驚,紛紛瞪大眼睛看著許煌:“418型?!你認真的?!”
      “當然!”許煌一挑眉毛。

      三名單兵聚在一起小聲商量,過了一會兒轉過身來,個子最小的朋友上前攬住許煌的肩。
      “不是啊兄弟,你平時可不是這樣的人啊。來,跟兄弟們都說說,咋回事,那位一級難道真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就是啊,說說說說,老許你好歹也是個正兒八經的二級指揮官,難道真被人家打敗了?”
      “他都跟你說什么了?打敗邰詣修,嚯,這目標真的不錯!”

      許煌咬了咬牙,又將他們往角落攬了一點。
      “你們不信是吧?來!”

      他賊心虛般掏出通訊儀板,三名單兵對視一眼,同時湊到儀板跟前。
      許煌壓低聲音,說:“這是我之前偷偷錄的對戰視頻,有些東西不方便說,你們看了可千萬別外傳!”
      許煌想,反正剛違了一個大規,現在只不過分享一個貌似禁傳的對戰視頻,那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根本算不上什么事兒。

      寸頭壯漢疑惑:“只是看個對戰視頻而已,搞得這么鬼鬼祟祟干什么?”
      瘦高個反應很快,一把捂住朋友的嘴,小聲埋汰道:“老許都說不能外傳了你還說那么大聲干什么?”
      胳膊肘捅捅許煌,“來來來,讓我們看看,保證看完不外傳!”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在2022-02-14 00:00:00~2022-02-15 00:00:0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貼貼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Hesperus、風一般的二妮 10瓶;魔術師.宗九 5瓶;夢繁華 4瓶;綏芐 2瓶;茶杯、裯辭 1瓶;=3=啾咪!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