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聲母親

作者:池間蜉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chapter 8

      回到高專時,天色已經蒙蒙亮了。高專的結界還挺人性化的,因為被領著進過一次高專,所以月神鏡再次進入時并沒有受到結界的阻礙。

      她出現在野薔薇的床邊,然后鉆回了被子里。她的時間掐得很準,剛剛躺好,一轉頭就對上了野薔薇還帶著些睡意的雙眼。

      “早安,鏡!币八N薇說道。

      “早安,野薔薇!痹律耒R學著她說道。

      既然兩人都醒來了,也不會繼續躺在床上消磨時間,兩人洗漱完畢,野薔薇突然神秘兮兮地抱著一個袋子遞給了月神鏡:“當當~送你的禮物!”

      禮物?月神鏡愣愣地接過袋子,里面是一件白色的連衣裙,跟野薔薇昨天送給她的白色綁帶鞋子很搭。

      “送給我的?”月神鏡有些迷茫,她沒有經歷過這種人情往來,不知道自己該用什么樣的表情來迎接禮物。

      “對呀,總不能讓你就穿成那樣去見狗卷學長嘛!币八N薇抓了抓臉頰,笑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在高專的工資不高,只買得起這樣的連衣裙,希望你會喜歡!

      月神鏡低頭看著手里的袋子,她沒有見過信徒們互相送禮物時的樣子,所以不知道自己現在該擺出什么樣的表情,做出什么樣的姿態來,她只能順應自己內心真實的情緒。

      月神鏡抬起頭來,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雖然很淺,卻比從前的表情都顯得真實而動人,她看著野薔薇,回答道:“謝謝你,我很喜歡!

      換上了白色的連衣裙,穿上了白色的綁帶涼鞋,白色的長發柔順地披在背上,月神鏡感覺自己簡直成了一塊會行走的白色幕布。

      但是野薔薇振振有詞:“你皮膚很白,穿上白色會顯得非常的楚楚動人,狗卷學長肯定會喜歡的!”

      狗卷會喜歡這樣?月神鏡回憶了一下,想起了他們給自己雕刻的神體上確實也是穿著白色的衣服,或許狗卷家的人確實喜歡白衣服的神明。

      于是兩人出了宿舍,準備一起去尋找狗卷。

      野薔薇告訴月神鏡,她和她的同班同學伏黑惠現在正在接受二年級的特訓,因為他們接下來會有一場與京都姊妹校的比試。

      “所以這段時間,我和伏黑,都會在操場接受二年級的狗卷學長、禪院學姐還有熊貓的特訓,我的體術不算強,會跟熊貓一起做體術的訓練!

      月神鏡點點頭。

      兩人說話間已經來到了操場,操場上的人并不多,月神鏡一眼就看到了穿著白色T恤的狗卷,雖然T恤短袖,但是領口卻是深藍色的高領,將他的下半張臉都給擋住。

      這樣的打扮真是讓人懷念,狗卷家的人就是喜歡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將嘴巴遮住,據說是為了減小說話的音量,月神鏡不由得柔和了視線。

      “狗卷學長,有人找哦~”野薔薇隔著老遠就開始笑嘻嘻地揮手,隨后加速朝操場跑了過去,一邊跑一邊促狹地沖月神鏡擠了擠眼睛。

      月神鏡:……不是很明白這些表情的意思。

      被喚作狗卷的少年聽到了野薔薇的話,有些疑惑地看著月神鏡,然后緩步朝月神鏡的方向走了過去。

      “海帶!惫肪碓谠律耒R面前站定,輕輕地吐出了兩個音節。

      月神鏡:……?

      差點忘記了,狗卷家的人不能隨便說話,因為咒言術會影響現實,為了安全起見,擁有咒言術的人一般都有屬于自己的安全詞。

      看起來面前這個狗卷,他的安全詞好像是吃的?

      “你好!痹律耒R撩了一下耳邊的頭發,有些躊躇,她其實也是看到狗卷家的人,突然頭腦一熱就跟上來了,等到真的面對面了,她卻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了。

      她已經是個沒有信徒的神明了,這證明在她沉睡的一千年里,狗卷們已經不再信仰她,現在的狗卷甚至連知不知道她的存在都是個未知數。

      兩人相對無言,沉默了好半天,月神鏡這才憋出了一個問題:“你有信仰的神明嗎?”

      雖然覺得很莫名其妙,但是狗卷還是回答了月神鏡的問題:“木魚花!

      啊……什么意思?作為一個沒啥見識的神明,月神鏡感覺自己越來越茫然,她與狗卷對視著,發現對方那雙紫色的眼睛里也滿是茫然。

      她以前跟信徒交流可沒這么費勁,因為她是神明,所以可以聽到信徒的祈愿聲。狗卷家的咒言師們發現了這一點后,不師自通將他們的神明大人當成了免費樹洞,全天候在她的腦子里嘀嘀咕咕羅里吧嗦談天說地。

      雖然時常覺得很煩,但是千年后她在神社內醒來,意識里空空如也,那種沒有一絲聲音的寂靜讓她感到了寂寞,寂寞真的是種很難受的感覺,所以在再一次遇到狗卷時,月神鏡才毫不猶豫地跟了上來。

      或許只有她才知道吧,狗卷家的人其實個個都是話癆,莫非這就是偉大的遺傳?既然如此,面前這個狗卷說不定也是話癆,只是被咒言術給限制住了?

      “你想體會自由說話的感覺嗎?”反正兩個人也沒辦法正常交流,月神鏡干脆直接問道,如果可以的話,她其實還蠻想跟狗卷恢復關系的。

      她想要重新擁有自己的信徒,意識里沒有一個狗卷在吵吵嚷嚷的,總覺得干什么都不得勁。

      狗卷微微歪了歪頭,亞麻色的頭發滑過臉頰,他似乎想了一會兒,然后堅定地回答道:“鮭魚!

      鮭魚又是什么意思呢?月神鏡忍不住撓了撓頭,她也懶得再一句一句的說了,干脆攤牌了,直接將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如果你想的話,其實很簡單,你只需要跟我締結一個小小的契約關系就可……”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野薔薇和另外幾個學生不知道什么時候湊了過來,正好聽到了月神鏡的這句話。

      戴著眼鏡的颯爽學姐禪院真希脫口而出:“你是在向狗卷求婚嗎?”

      求婚?月神鏡更加茫然了,什么求婚?求什么婚?求婚是什么意思?

      倒是狗卷,雖然半張臉藏在了衣領里,但是聽到禪院真希的話后,露在外面的半張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通紅,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震驚地看著月神鏡,仿佛在說【我以為你在跟我說正事,沒想到你居然饞我的身子?你下賤!】

      “我不是……”雖然不知道求婚是什么意思,但是看他們的樣子也知道情況好像有些奇怪,她解釋道,“我是想跟狗卷締結一個契約,這樣我們就可以心意相通……”

      “你還說你不是在求婚?”這下連野薔薇都震驚了,她一把攬過月神鏡的肩膀,壓低了聲音夸道,“真有你的啊鏡,下手的動作真快啊!

      這下月神鏡也有些不確定了,她壓低了聲音,悄聲詢問道:“你們說的求婚,是指締結契約之后,雙方的關系就變得很親密,我會庇護他,而他也會全身心的信任我,遇到搞不定的事情就會來找我,我會給他處理好所有的事情,這種關系嗎?”

      這下野薔薇更加震驚了,她滿臉震撼地看著月神鏡,脫口而出:“真是吾輩楷模啊鏡,你居然是想包養狗卷學長!”

      啊,原來神明與信徒的關系,在這個時代叫做包養嗎?月神鏡暗暗點頭,轉頭看向了旁邊腦袋上幾乎都冒出了白煙的狗卷。

      在清晨還帶著露氣的微涼空氣里,白發少女的身軀包裹在連衣裙里,皮膚甚至帶著些許透明的色澤,看起來既清透又脆弱,讓人不自禁產生保護欲。那雙緋紅的雙瞳看人的時候滿是認真,讓人無法懷疑她即將說出口的話是否真誠。

      她看著身邊的少年,認認真真地開口問道:“我可以包養你嗎?狗卷!

      狗卷幾乎要熟透了,他看著面前的白發少女,被熱意灼得眼角緋紅,“明太子!”他這樣說著,同時往后退了一步,然后頭也不回地跑掉了。

      “?跑掉了……”月神鏡滿臉的懵逼,她撓了撓頭,“明太子是什么意思?”

      “是‘危險’的意思!币恢痹谂赃叧洚斂礋狒[群眾的黑色刺猬頭男人解釋道,見月神鏡的目光轉向了他,他微微頷首,禮貌地介紹了自己。

      “你好,我叫做伏黑惠,是東京高專一年級的學生!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狗卷:時刻警惕感情騙子!
    狗卷語教學時間:
    海帶:意思是你好
    鮭魚:表示肯定
    木魚花:表示否定
    明太子:危險。!時刻警惕騙子打包養牌!
    感謝在2022-04-24 02:20:23~2022-04-25 01:46:0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香菜仁餅(咕卡復健版 12瓶;飛舞著的羽翼 10瓶;南至 2瓶;外源性化學物質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