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聲母親

作者:池間蜉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chapter 2

      月神鏡看著身邊突然出現的男人,從她剛剛走進這家店開始,這個黑發男人的余光就一直注意著她,這不禁讓她有些困惑。作為一個從來沒有離開過神社的,沉睡了一千年的神,外面的世界不應該有人認識她的。

      或許這個人只是單純的想要幫幫她而已?月神鏡歪了歪頭。

      雖然不解,但是月神鏡真的很想要那杯飲料,她不想作為異類破壞人類世界的規則。她記得,曾經在信徒所在的村子里,也有商人的存在,有些游商會背著貨物而來,然后讓村子里的人用別的東西來交換。

      這好像對于人類來說是很正常的行為,于是月神鏡點點頭,緋色的雙眸看向了黑發的男人,問道:“怎么做?”

      “很簡單!焙诎l男人這樣說著,稍稍俯下身,臉上掛著溫和的笑意,“你只要閉上眼睛就好!

      對于神明來說,身體只是幻化出來的一個表象,僅僅是因為信徒心目中的她是這樣的,于是她便真的使用這樣的皮囊行走世間。

      雖然這具身體完全仿造了人類的身體構造,也擁有人類的五感,但是人類用來探知世界的方式對于她來說是落后且凝滯的,她的神社可以籠罩周邊很大一塊范圍,范圍內的信息都在她的感知內。

      所以對于月神鏡而言,閉上眼睛這種行為是完全沒有意義的。她不明白這個黑發男人為什么讓她閉上眼睛,或許是她不了解的人類世界的法則吧,這樣想著,她乖乖地閉上了眼睛。

      然后她就“看”到,這個黑發的男人臉上的溫和微笑消失了,換成了一種她不懂的情緒,人類的情緒有大部分她都無法理解,這也只是其中一種而已。

      黑發的男人俯下身來,靠近了月神鏡,月神鏡可以感知到他的鼻息輕輕拂過臉頰,也能“看到”男人藏在頭發里的縫合線,原來這道線不止是腦門上有,連腦后也有啊。

      哎呀,她的孩子真人的身上也有很多縫合線呢,這是人類世界的一種潮流嗎?月神鏡的思緒跑到了真人的身上,她的注意力總是集中在孩子身上的,這也是她所理解的偏愛的一種。

      臉頰上拂過的熱風越來越近,她老老實實閉著眼睛,就在黑發男人的嘴唇快要碰到她時,店里的玻璃門突然碎了。

      像是被一輛飛馳的小轎車給撞中了一般,碎裂的玻璃呈爆裂狀往店內飛射而來,周圍的客人被這一變故給驚呆了,眼見就要被玻璃碎片給擊中。

      月神鏡的神力鼓蕩間將碎片給定在原地,而與此同時,真人拉開了那個黑發的男人,用身體隔在了她和黑發男人之間。

      玻璃碎片在空中定住了一瞬,然后嘩啦啦地掉在了地上,客人們如夢初醒,紛紛尖叫了起來。在這樣的尖叫聲里,真人與黑發男人對峙著,他皺起眉頭,警告道:“不要做你不該做的事情!

      黑發的男人被打斷了,他臉上又掛起了溫和的笑意,仿佛一點都不在意,他與真人對視了兩秒鐘,隨后將視線移到了被真人擋在身后的月神鏡臉上,笑著朝她揮了揮手:“失禮了,我還沒有做自我介紹吧!

      無視了真人怒目而視的表情,黑發男人的笑容不變,那樣溫和的弧度像是在刻意模仿誰一般:“我叫做夏油杰,是一名詛咒師!

      詛咒師?月神鏡愣了一下,這個詞她很熟悉,但是此時的她沒有多想,只是沉浸在真人終于愿意理會她了的喜悅中,這份喜悅雖然也是淡淡的,但卻如此真實,是她完全可以理解的簡單情緒。

      她沒有理會這個叫做夏油杰的詛咒師,只是欣喜地喚道:“真人!

      真人在母親的呼喚下,原本挺得筆直的背突然顫抖了一下,他沒有回頭,猶豫再三,選擇了不理會母親,他繼續警告夏油杰:“是你找上門要跟我們合作的,不要做些挑釁我的事情!

      夏油杰無視了真人的威脅,鍥而不舍地朝月神鏡遞出橄欖枝:“你知道我的名字了,那么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真人居然不理會她,這讓月神鏡心里翻涌的喜悅平息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么事情,但是一定是有什么問題,所以孩子才不愿意理會她的。

      做一個母親,真的好難啊。

      三個人一通混亂對話,最后一點有效的信息也沒有交換到,店內的氣氛已經變得凝重了,遠遠地聽到了警笛的聲音,也許是店內的客人報了警。如果只是普通的玻璃炸裂,應該不會出現這種碎片全部往店內飛的情況,難道是有人安裝了炸彈嗎?

      在這樣的混亂的情況下,再談話似乎有些不合適了,夏油杰沒有得到月神鏡的回應,但他看起來毫不在意,繼續說著:“我們換個地方談吧!

      被忽視了很久另外三個咒靈終于有了些存在感,獨眼火山頭的咒靈厭惡地看著周圍驚慌的人群,冷哼了一聲,沉聲說道:“人類這種生物,滿嘴謊言,虛偽又惡心,只有憎恨,殺意是無可辯駁的真相,從這些情緒中誕生的我們,才是真正的人類,冒牌貨又弱又人數眾多,簡直像是蟑螂一般惹人厭煩!

      說著說著,他舉起了一根手指,指尖燃燒著點點火光,他的嘴角扯開了殘忍的笑意,充滿惡意的視線看向了周圍的人群,然后……他的手指被一只白得過分,像是玉石般的手給捏住了,那只手捏住他的手指后,還微微捻了捻,將指尖的火焰給直接捏熄了。

      火山頭咒靈吃驚地抬起頭,正好與月神鏡四目相對,那雙緋紅色的雙眼看著他,內里似乎什么情緒都沒有,就像一尊神像,漂亮卻沒有生機。

      “你……”火山頭咒靈喉頭有點堵,他引以為豪的火焰竟然被人單手掐滅了,好消息是對方似乎是自己人,所以他也并沒有特別慌。

      “你想放火?”月神鏡微微皺起了眉頭,這讓她的五官一下子生動了起來,她盯著面前的咒靈,神色不愉。

      千年之前,人們居住的地方木質材料占了絕大多數,一個村子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火災。一場大火或許可以將整個村子都給燒盡,所以縱火犯,可以說是最讓人厭惡的人之一了。

      作為曾經的村子守護神,月神鏡對于這樣的行為也很厭惡,她雖然可以庇護整個村子,讓村子內的人免受咒靈等恐怖生物的侵害,卻因為被困在神社內,神力無法覆蓋村莊,所以對火災這類災難沒有辦法。

      這個家伙似乎是真人的同伴?月神鏡面上的表情沒有變化,但是手指卻漸漸收緊:“你叫什么名字?”

      火山頭咒靈的手指在月神鏡的手掌中漸漸發生形變,他的眉眼間閃過了一絲痛楚,他想要反抗,卻發現從自己和月神鏡接觸的地方開始,他的身體漸漸失去知覺。

      “我叫做漏瑚!彼怨曰卮鸬。

      “漏瑚!痹律耒R輕輕重復了一遍這個名字,沒有松開手掌,她輕聲說著,像是在談論今天的天氣一樣輕描淡寫,“有你這樣的縱火犯在身邊,真人會被你帶壞的,為了他好,只能把你殺掉了!

      沒有殺意,月神鏡的聲音輕輕地,但是做出來的舉動完全不是如此,漏瑚感覺自己的半邊身體已經失去知覺了,或許不是失去知覺,而是半邊身體已經死了。

      這種詭異的死亡方式讓人心驚,漏瑚勉強動用起自己還有知覺的半邊身體,一掌朝月神鏡打了過去,但是本該剛勁威猛的一招卻軟綿綿的,像是棉花般沒有威脅。

      雖然沒有威脅,但是他的手還是被一只手給擋住了,漏瑚勉強抬起頭,攔住他的人是夏油杰。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一輕,蔓延的死亡停止了,他艱難地轉過頭去,他們的首領真人拉住了那個恐怖白發女人的手。

      雖然身體的死亡已經停止,但是漏瑚死掉的那半邊身體真的完完全全死掉了,他拖著還活著一半的身體,虛弱地往后倒下,然后被另一只高大的咒靈給接住了。

      高大的咒靈長得很怪異,她的眼睛沒有眼球,而是從眼眶內長出了兩根長長的樹枝,她接住了漏瑚,漏瑚顫抖著將手按在她的手背上,顫聲說著:“別沖動,那個女人有問題,我們不是對手……”

      真人看到同伴的慘狀,咬著嘴唇開始發怒:“為什么要傷害我的同伴!”

      真人滿打滿算,出生還不到半年。他剛剛出生三天,就懵懂地闖入神社,被剛剛蘇醒過來的神明收養。在被收養的一個多月里,他受盡了偏愛,雖然母親似乎有點精神上的問題,表達偏愛的方式讓他直呼救命,但是母親是愛他的,這點毋庸置疑。

      咒靈說到底也不過是人類的衍生物而已,自然帶有人類的習性,比如說:恃寵而驕。

      面對孩子的質問,神明沒有發怒,只是輕聲細語地解釋著:“他會帶壞你!

      “可是他是我的同伴,既然你是我的母親,難道不應該對我的同伴好一點嗎?”真人作為從人類對人類的憎恨厭惡中誕生的咒靈,天生精通人性,且對如何利用人性很有心得。

      他熟練地對母親進行道德綁架:“你是我的母親!我本以為,你會關心我,愛護我,卻沒想到你居然一點都不在意我的感受!

      “我當然關心你……我”月神鏡哪里見過這種陣仗啊,她試圖解釋自己是真的偏愛著自己的孩子,但是她并不善于表達,卡殼了半天后,怒氣值一下子就起來了。

      怒意上涌的神明轉過頭,將怒火發泄在了那只咒靈的身上,她的一只手被真人握住,另一只手微微上舉,神力鼓蕩間蔓延向漏瑚,似乎鐵了心要把這個影響了自己的孩子咒靈給殺掉。

      本來是想通過道德綁架讓母親反省自己,從而救下自己的小伙伴們,沒想到母親根本沒有道德,真人不由得慌了起來,他想動手救下咒靈同伴,但是他根本不敢對母親動手。

      眼見著漏瑚就要被干掉了,關鍵時刻有人挺身而出,那只被神力包裹著的手被另一只手給握住了。

      是夏油杰,他握著月神鏡的手,臉上的溫柔笑意充滿了安撫的意味,趁著月神鏡暫時停止了攻擊,他趕緊勸說起來:“你這樣做,會讓孩子傷心的,如果孩子傷心了,可能會死掉的!

      這么離譜的謊言讓咒靈們心里一梗,以為馬上就會被真人的恐怖母親識破謊言,然后死于非命,卻沒想到月神鏡猛地瞪大了緋紅的雙眼,震驚地問道:“真……真的嗎?”

      這個離奇的展開讓大家松了口氣,夏油杰偷偷朝真人擺了擺手,示意他松開月神鏡的手,真人乖乖照辦了。然后夏油杰將月神鏡那只手也握在了手心了,這下,神明的兩只手都被他握住了。

      “是的,所以對待孩子,不能一味的強硬,也要適當的服軟才行!毕挠徒苁炀毜叵蛟律耒R傳授起了育兒寶典,他的語速慢條斯理的,卻有理有據,令神信服。

      月神鏡認真地聽著他的育兒經驗,高大的咒靈抱起漏瑚,和另一個咒靈一起,躡手躡腳地悄悄離開了這家一片混亂的店鋪,月神鏡沒有理會他們,這讓他們如蒙大赦,一出店門就刷刷不見了蹤影。

      真人站在母親身邊,看著這個叫做夏油杰的詛咒師拉著他媽的手,熟練地向她傳授著怎么養育他的經驗,雖然有些是在胡說八道,但是偏偏聽起來挺有道理的,話里話外都是要給孩子足夠的自由,這樣才可以跟自己的孩子建立起長久的,健康的美好關系。

      真人恨不得給夏油杰點個贊,雖然他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為什么傳授育兒經驗要牽著手啊……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真人:你為什么對養孩子這么熟練????
    感謝在2022-04-09 12:18:04~2022-04-11 11:48:5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默默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南至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默默 48瓶;小軒子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