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聲母親

作者:池間蜉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chapter 12

      這場沖突最后以平局告終,叫做東堂葵的大漢打了伏黑惠,而月神鏡打了禪院真依,干脆互相抵消了。

      野薔薇看出了月神鏡的情緒不太對,所以強行提高了音量,元氣滿滿地提議道:“鏡,我們去買手機吧,沒有手機很不方便呢!

      “鮭魚!惫肪碓谝慌渣c點頭,這讓月神鏡有些詫異地看了過去,不知道平時恨不得離她幾百米的狗卷為什么好像轉了性。

      狗卷這次沒有躲開月神鏡的視線,他看起來似乎是下定了什么決心,看著月神鏡的眼神里竟然隱隱有些擔憂和……愧疚?
      月神鏡有些不確定,她并不能確切地讀懂人類的情緒。

      “我就不去了!倍U院真希手里的武器挽了個槍花,然后用槍桿將手腕青紫的禪院真依給刨到自己身邊,“我帶這家伙去家入老師那里治療一下,惠,你也一起!

      伏黑惠點點頭,他現在滿頭都是血的樣子確實不適合去外面,就算他常常挨打,可以說是挨出抗性來了,但是這也不意味著他可以不需要治療。

      分到最后,答應一起去陪月神鏡買手機的人竟然只剩下了野薔薇和狗卷兩個人,發現了這一點之后,狗卷的身體有些僵硬了,但還是強忍住了轉身跑掉的沖動,堅強地停留在了原地。

      野薔薇的衣服在剛才的打斗中破掉了,她扯了扯衣服,嘁了一聲,讓月神鏡等等她,她要去換一身衣服,等她一離開,現場又只剩下月神鏡和狗卷了。

      狗卷看起來有些慌張,但是并沒有像之前一樣將頭都整個縮進衣領里,他也沒有像之前一樣跑開,雖然月神鏡動一下,他就忍不住抖一下,但還是堅強地撐住了,站在月神鏡身邊沒有動彈。

      月神鏡沒有去看狗卷,她現在滿腦子都是真人,倒是狗卷頻頻往她的方向看過來,似乎是在等待她說話。

      神識籠罩下,狗卷的一切動作都無所遁形,他偷偷看過來的頻率實在是太高了,比平時還要高好幾倍,月神鏡忍不住問道:“狗卷,你是有什么事想跟我說嗎?”

      偷看被抓包的狗卷馬上將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搖著搖著又遲疑了起來,稍稍點了點頭,月神鏡耐心地等了半天,也沒見狗卷有下文,這才突然想起來,狗卷不能說話。

      狗卷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似乎對自己不能與月神鏡交流感到有些沮喪,但很快就想到了解決辦法,他掏出手機,刷刷刷按了幾下鍵盤,然后將手機舉起來,遞到月神鏡面前。

      月神鏡與幾乎杵到了自己眼睛上的字對視了一會兒,茫然地轉頭看向了狗卷。

      狗卷:???

      月神鏡指了指手機上的字,解釋道:“我看不懂這種文字!

      當然了,這不是月神鏡沒文化,只是她沉睡之前,才剛剛興起將文字拆分造成新字的潮流,她根本看不懂新的文字。

      倒是狗卷震驚的瞪大了眼睛,似乎第一次在現實生活中遇見文盲,有些不知所措起來,他放柔了聲音,安慰道:“大芥!

      月神鏡撓了撓頭,小聲解釋道:“這個……我也聽不懂!

      狗卷的表情肉眼可見的沮喪了起來,在月神鏡看來,像一條可愛的大狗狗垂頭喪氣的樣子,她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狗卷的頭。

      狗卷瞪大了眼睛,第一次沒有躲開,在月神鏡的撫摸下,那雙紫色的狗狗眼漸漸瞇了起來。

      她的信徒真的好可愛!月神鏡也笑瞇了眼睛。

      本來等到野薔薇回來了,三人就可以一起出去了,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野薔薇去換個衣服,換了很久了還沒見有要回來的意思,就在月神鏡有些擔憂,想著要不要直接瞬移過去看看野薔薇有什么事時,狗卷的手機響了起來。

      狗卷看著自己的手機,上面顯示著野薔薇的名字,他歪了歪頭,接通了電話,然后將電話遞給了站在一邊的月神鏡。
      月神鏡接過了電話,話筒里野薔薇的聲音顯得非常的不情不愿,月神鏡仔細聽了聽,背景音里似乎還有禪院真希他們的聲音。

      野薔薇說她不能陪月神鏡去買手機了,讓狗卷一個人陪她一起去,她還有些事情。

      雖然覺得有些奇怪,但是月神鏡點點頭同意了,她也不能強迫野薔薇去做她不想做的事情,何況跟自己的信徒單獨相處,聽起來還不錯的樣子。

      “狗卷,野薔薇說不能陪我一起去買手機了!痹律耒R將手機還給了狗卷,狗卷聞言手一抖,沒接住手機,然后兩人一起看著手機自由落體,啪地一聲摔在了地上,屏幕瞬間裂開了密密麻麻的縫隙。

      “啊……抱歉!本退銢]有用過手機,看這情況也知道狗卷的手機是被她摔壞了,月神鏡趕緊道歉,“是我沒拿好,既然如此,正好我要去買手機,正好買一個賠給你吧!

      狗卷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好半天沒有抬起頭來,不知道在想什么,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抬起頭來,臉上像是被玫瑰花露浸透了一樣,從皮膚深處透露出了深深地粉色來。

      “鮭……鮭魚!惫肪砩斐鍪,將擋住了半張臉的領子又往上拉了拉,聲音被擋在領子里,顯得有些悶悶的。

      從高專去往東京市區有專門的車次,上次月神鏡和野薔薇就是坐著巴士去的,但是跟狗卷一起倒是不用坐巴士,他一直走在月神鏡前面半步的位置,似乎很害怕被月神鏡盯著臉看。
      兩人一起坐上了不知道狗卷從哪里叫來的車,直接開到了賣手機的地方。

      買手機的工作進行得非?,月神鏡隨意拿了一款手機,她也不知道手機應該怎么選,只是覺得藍色的后蓋跟真人的發色很相似,她將手機拿在手里,余光卻注意到了狗卷有些失落地將一款緋紅色外殼的手機給放了回去。

      “狗卷是想要這款手機嗎?”月神鏡走了過去,將狗卷放回去的手機又拿了出來,隨后一翻手,手掌里出現了一堆鈔票,她將鈔票遞給了走過來的導購,“這款也買下吧!

      隨后,她將這款除了顏色與自己的手機不同之外,其余都一樣的手機遞給了狗卷。

      狗卷先是愣住了,隨后臉頰又爆紅,他實在是太容易臉紅的,讓人擔心臉紅的次數太多,鮮血總是往腦子上跑,會不會把腦子給沖壞啊。

      狗卷又開始瘋狂搖頭,用兩條手臂比出了一個大大的叉,然后比劃了起來,可惜月神鏡與他的電波實在是對不上,半天也看不懂他到底在說什么。

      “是不喜歡這款手機?”她疑惑地問道。

      狗卷遲疑了一下,搖搖頭,又繼續比劃起來。

      月神鏡的表情沮喪了起來,她放低了聲音,有些失落:“那就是,不喜歡我給你買手機嗎?我不是把你的手機弄壞了嗎,你就當我是賠償你的新手機,收下吧!

      狗卷停頓了一下,看著月神鏡越來越低的頭,和明顯壓在頭頂的沮喪烏云,似乎給自己做了很久的心理斗爭,隨后接過了手機,輕聲說道:“生筋子!

      還是完全聽不懂呢,但是狗卷收下了她送的禮物,好耶!月神鏡開心了起來,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進步,接受了神明的賜予,看來這個信徒十拿九穩了。

      但是狗卷接過了那款緋紅色的手機,還是站在原地沒有動彈,月神鏡有些疑惑,就看到狗卷像是鼓足了勇氣,他伸出手,努力在不碰到月神鏡皮膚的情況下將她手里那款藍色的手機拿了出來,然后換上了一款紫色的手機又塞回了月神鏡的手里。

      “誒?”月神鏡愣住了,她看著狗卷,狗卷也與她對視著,那雙剔透的紫色眼睛里透露出月神鏡看不懂的情緒,但是實在是太可愛了,月神鏡忍不住笑彎了眼睛,伸出手摸了摸狗卷的頭,拿上了那支手機。

      月神鏡手一翻,手上出現了一張卡,這張卡是五條悟給她的,說是里面裝的是他提前預支給月神鏡的工資,他好像知道月神鏡什么都沒有,直接連卡,還有身份信息什么的全給她辦好了。
      真是可靠啊,她的老板。

      老板這個詞也是五條悟教會她的。

      買手機用不了多長的時間,買完手機后,月神鏡和狗卷站在手機店門前,又面面相覷起來。

      “接下來,去哪里呢?”月神鏡遲疑著問道。
      狗卷搖搖頭,他沒辦法說話,打字的話月神鏡又看不懂,兩個人就這么尬住了,完全沒有辦法交流。

      而在這個時候,月神鏡突然又有了勇氣,她決定再問一次,只要狗卷同意當她的信徒,那么他們不是馬上就可以無障礙交流了嗎?

      “那個,狗卷……”月神鏡難得有些緊張了起來,她被狗卷拒絕了太多次了,也是,她擅自消失了一千年,信徒如果恨她的話,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狗卷疑惑地“嗯?”了一聲,那雙晶瑩剔透的紫眸看向了月神鏡,看到月神鏡這副有些緊張的樣子,他的眼睛微微睜大了,沒有被衣服遮住的皮膚像是被熱氣蒸過一樣染上了紅暈。

      “那個……我們可不可以……”這種感覺可真新奇,以前從未體會過這種名為緊張的情緒,月神鏡一邊感受著,一邊感覺自己說話的時候舌頭都有些打結。
      而狗卷雖然看起來也一副強撐著沒跑的樣子,但他到底還是撐住了,站在原地沒有動,只是用那雙紫色的眼睛看著月神鏡。

      這讓月神鏡產生了一種錯覺,似乎她無論說什么,狗卷都會答應她。

      多好的氣氛啊,很好,就這么一鼓作氣吧,月神鏡下定了決心,神識自然籠罩的范圍內卻突然闖進了一個人。

      真人,為什么會在這里?

      當與真人很遠的距離,神識籠罩范圍內看不見的時候,月神鏡還能忍住對孩子的思念,但是當他出現在神識籠罩的范圍內,可以清晰地讓她看清真人的每一絲發絲,每一個動作。

      那份想要靠近的心情一下子將別的情緒都給沖淡。

      “抱歉……我先離開一下!痹律耒R說完,沒來得及去注意狗卷的表情,直接從他面前消失了。

      真人潛入了某間電影院,這個點不是看電影的高峰時期,電影院內空空蕩蕩的,只有幾個很吵的穿著高中制服的不良學生坐在前排吵鬧,除此之外就只有后排坐著一個完全不起眼的學生。

      他本來是想來了解了解人類的藝術,但是坐在前排那幾個混混實在是太吵了,他舔了舔嘴唇,哼笑出聲。

      這種人類真是惡心,但是他可以為他們找到奉獻自身價值的機會,就作為自己的改造工具人好了。

      對于真人來說,人類雖然是他誕生的原因,卻也只配稱得上是他的工具而已。他與咒靈同伴們有著共同的遠大理想,想要顛覆這個人類的世界,讓咒靈站上這個舞臺。

      與同伴在一起的日子過得輕松又愉快,他雖然也會偶然想起與母親一起在神社度過的時光,但是兩個人的生活又怎么比得上在大城市里肆意妄為的日子,人類的靈魂,多有趣啊。

      真人緩緩現出了身形,他站在幾個不良的身后,緩緩朝他們伸出了罪惡之手,然后,他猛地被抱進了一個清冷的懷抱里。

      沒有什么溫度,但也說不上冰冷,像是被一塊玉石給抱入了懷中,這種觸感讓真人一下子PTSD犯了,他的身體猛然發起了抖來,僵硬在原地沒有動彈,那幾個高中生明明離他只有幾公分,但是他的手指顫抖著,卻無法再往前伸出一寸。

      “真人,媽媽好想你,你有想我嗎?”像玉石撞擊一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真人僵硬地咔嚓咔嚓轉過頭去,對上了那雙緋紅的眸子。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真人:不敢想不敢想……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