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劍

作者:衣帶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十八章交易


      石秋從黑暗中醒來。
      他做了個長長的夢,夢見他之前為虎作倀害過的那些人,都變成了冤魂來找他索命。
      他師父為了救他受了重傷,然后受到正道修士的圍剿,好不容易殺出來后,將一身本事傳授給他。

      而他由此踏上了修仙路,成了一位劍修,從此和師父一起踏遍山海去救了許多和他一樣有隕火瘡的人。

      然后……然后呢?好像是,他想家了。
      石秋想起了他那脾氣不好的娘親,想起了他家門口那把將他掃地出門的竹帚。

      ——等我在海桑國挖到了了寶礦,發了大財,一分錢也不給你這個老婆子花!
      臨走時的狠話,是母子間最后的告別……

      石秋多想讓他娘像師父起初時那樣,鼓勵他,認可他能做出一番事業來。
      對了……師父呢?

      “醒了?”

      石秋緩緩睜開眼,他看到了一雙幽幽的眼睛。
      那屬于一個身量和他差不多高的、渾身散發著一股危險氣息的少年人,他正坐在師父的“連理鼎”上,手上玩著石秋娘給石秋的黃銅九連環。

      “你是邪月老什么人?”荼十九一邊玩他的九連環一邊問道。

      石秋咽了一口口水,緩緩后退,出于謹慎,他沒敢回答:“我不認識!

      “不認識?”荼十九把九連環掛在手指上轉著圈,冷笑了一聲,“你渾身上下都是死壤的味兒,和那老鬼相處時日不短了吧?”

      石秋移開視線:“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算了!陛笔拍贸鲆粋水晶瓶,里面是一團紅色的血,他敲了敲瓶子,問道,“邪月老把這瓶里的隕獸血藏到哪兒去了,只有他和李忘情碰過,我查過乾坤囊,不可能憑空消失!

      李忘情……他們認識?
      石秋愣了一下,遲疑道:“邪月老,他怎么了?”

      “死了啊,他的本命法寶在這兒,多半就是在這里死的!陛笔怕冻鎏骄康纳袂,“怪了,即便李忘情出劍了,那老鬼也有足夠的時間奪舍你,他怎么這么好心放過你一馬?”

      石秋啞然。
      師父死了,就在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時候,聽眼前的少年說,是被李忘情殺的。
      石秋以為自己本該松一口氣,沒想到到頭來竟然還是難過。

      “我……”石秋也只能承認,“回稟仙師,我是他記名弟子!

      “我想也是,那你——”荼十九緊緊盯著他,“把邪月老怎么用這隕獸血的法子告訴我,那東西不可能只是一團普通的血,真正的隕獸血的去哪兒了!

      一股殺機籠罩了石秋,他慢慢后退:“我真的不知道……”

      “不殺凡人是罰圣山川和燃角風原的盟約,蘇息獄海從來沒有這一條!陛笔盘忠蛔,將石秋提離了地面,“如果不是邪月老用的,那就是李忘情騙了我……我這個人啊,喜歡騙人,不喜歡別人騙我,明白嗎?”

      石秋抓著他的手,臉憋得發紫:“我,我真的,不知道……”

      荼十九冷冷地看著他數息后,手一松,周圍驀然生出許多藤蔓將他吊在一棵樹上。
      “行,看你一副蠢樣,應該不至于說謊。正好那姓李的女人應該還沒走遠,在這十萬大山里宰了她,等她宗門找上來,我早就回死壤了!

      石秋瞪大了眼睛:“你……她可是行云宗的弟子,你怎么……”
      怎么敢的?

      荼十九不在乎地一笑:“行云宗?你提醒我了,我才剛挨了他們的打,該是找補回來的時候了!

      看著荼十九遠去,石秋腦內一陣暈眩。
      師父死了,眼前的這個人,要去殺李忘情。

      他呆滯了一陣,驀然抬起頭,露出了一個慘淡的笑:
      “你說的,是那一瓶……金色的血嗎?”

      荼十九停住了步子。

      “師父早就用了,師父還說……”石秋牙縫里幾乎要咬出血來,“等他修為恢復了,要在死壤放一把火,把你們那棵什么勞什子母藤,燒個精光!

      晚風吹過瑟瑟發抖的深林,荼十九被陰影籠罩的雙眼慢慢回望向石秋,此時他耳上是銀色耳飾散發出一抹幽光。
      他垂眸,似乎在和遙遠的地方、某個聲音對話。
      “對,已經死了……不是我殺的,是行云宗某個劍修,他們的少宗主!
      “不曉得,還剩下個凡人,可能是那老鬼收的記名弟子!
      “呵……凡人也滅口?”
      “介懷?怎么會,殺就殺了,隨手的事!

      石秋看到他娘給他的九連環被荼十九掛到腰上,一股逼命的恐懼徹底籠罩了下來。

      荼十九看向他,口吻輕柔道:
      “我對找死的人一向很優容,你想……怎么死?”

      ……

      障月果然沒有留在原地。
      回到原地的李忘情現在相信他每一句話都是真的了,鬼知道他往哪個方向跑了,偏偏她還不能亂走。

      荼十九和剛才那撥劍修就在這一帶,萬一第二次弄出來個百里劍鳴,她肯定會被剛才那撥劍修圍剿。
      莫名其妙白死了,還捎帶著污了行云宗的名聲。

      不知道為何,李忘情心里越發躁狂,她四處搜尋,直到天黑時,她終于從某處高山上看到山腳下有一列燃著火把的凡人車隊。

      她心里微微一動,和障月之前立下的道侶契約多少起了些感應。
      “終于找到了,這死狍子精!

      李忘情隱匿身形落在地上,遠遠地便聽見趕車的人正在同車廂里的同伙一邊喝酒一邊聊天,語調中帶著狂喜。

      “這下發財咯!原本還想著這批沒采買到什么像樣子的‘肉貨’,那些達官貴人會降罪于我們,沒想到路上撿了個沒腦子的!

      “是那個被你騙上車的漂亮公子吧,他怕是不知道你牛牙子的大名,哎你說說他是怎么個沒腦子法?”

      說話的是個戴著頭巾的髭須大漢,他拿出一塊玉佩:“看到了沒,這夕霞玉的玉佩!

      車廂里的同伙探頭看了一眼,道:“喲,這可真是好東西,是那公子的?”

      “當時啊,他就站在路邊,身上沒錢,俺老牛原本也沒想圖他那賣身契,只是看中了他的玉佩,想出幾十兩銀錢低價買下來!迸Q雷拥,“你猜怎么著,他說他不要錢,說看我的蒲扇不錯,想用蒲扇換!

      “啊那蒲扇才幾文錢一把,這不是虧大了嗎?傻子才換吧!

      牛牙子道:“是啊,我又看他那玉帶鉤是個好東西,喜服也是拈金線的。就說公子穿得這般華貴,在這十萬大山里行走恐怕遭搶,倒不如一并賣了!

      “他不會真的賣了吧?”

      牛牙子大笑一聲,再喝一口酒,臉上滿是醉紅:“他問俺識不識字,俺說認識幾個,他就說拿俺識字的本事來換就行。你說這人有沒有意思,識字的本事哪能換呢?”

      車廂里的同伙安靜了片刻,有人壓著嗓子問:“你不試試怎么曉得?你看車頭上的燈,那字可還識得?”

      “那咋不識得嘛,俺牛家的隊,在這百朝遼疆以東是響當當的牌子,都十幾年了!迸Q雷犹ь^一看,只見車上燈籠搖晃,一個“!弊职准埡谧,落在眼里卻分外陌生。

      “哎?莫不是俺喝多了……咋不認得了?”

      車廂里的聲音冷了下來:“你只和他做了這兩樁生意?”

      “?”牛牙子的聲音有了少許茫然,“當然還有啊,畢竟他那么好騙,長得又標致,不騙他個賣身契賣給達官貴人,俺不是瓜批嗎!

      此時,馬蹄突然一頓,牛牙子被一把扯進車廂里。
      只見一個清麗的人影逆著光,纖細卻緊實的手臂把他一個七尺大漢按得死死不能動彈。

      “娘嘞,劫道的?!”牛牙子大驚,“你可曉得俺老牛家在這一帶可是響當當的……”

      “你和他第三樁生意,做了什么?”李忘情毫不客氣,直接劍架在他脖子上逼問,“說話,換了什么!”

      “俺說俺說!”牛牙子慌忙道,“他說要俺這一隊人的‘身份’,俺都聽不懂啥叫個身份……”

      李忘情一窒,此時車隊已經到了一處驛站,他們的家眷早早就提壺攜漿地等在驛站邊。

      牛牙子耳朵算是尖的,聽到家人的聲音,連忙道:“女俠,你看這天色晚了,要不改天換個別的車隊劫?”

      “確實晚了……”李忘情面無表情地扔下一句話,離開了馬車。

      外面似乎無人覺察李忘情來過,牛牙子聽到自己家老婆孩子的聲音,連忙爬下來。

      一個胖胖的婦人牽著孩子快步走來。

      牛牙子慌忙下來要迎接,突然,他老婆視若無睹地越過他,連帶著他的孩子也張口叫著“爹~”蹦蹦跳跳地奔向了車尾另一個人。

      他抬頭望去,燈籠下有個長身玉立的人影,一身文士素服,卻有一股姑射仙人般的風姿。

      牛牙子的老婆熱情地上前,對著他說:“夫君,哎呀這回走貨辛苦了,來喝口漿吧,才磨好的!

      他孩子還抱著對方的胳膊:“爹呀,這回走商有給我帶什么好東西玩兒嗎?”

      牛牙子呆滯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拉過一個同樣一臉癡傻的同伙:“俺不是看錯了吧,俺老婆怎么……”

      “大哥,不止你,我娘也——”

      他們的家眷紛紛朝著同一個人圍上來,場面當時就亂了起來。

      “這是我夫君啊,你為什么貼上來?”
      “胡說八道,這是我兒子,都幾十年了,怎么可能認錯!
      “你們都發癔癥了吧,這明明是我大哥!”

      一群人混亂里,忽然一道大風卷著枯葉刮過,等人們睜眼時,被他們認作的夫君、兒子、大哥的那個人已經原地消失了。

      ……

      “你可真厲害!

      李忘情重重地把人摔在一棵樹上,單手“咚”一聲在他肩膀邊的樹干拍出一道掌印。

      “欺負凡人算什么本事,強占別人家室算什么邪神?”

      障月垂眸看著李忘情,緩緩舉起雙手。

      “我沒有強占別人家室,這是你情我愿的交換。再者……我不是什么邪神!

      “那他們的身份是怎么到你身上的,幻術?媚術?”李忘情其實也是虛張聲勢,“……你真的不是什么邪神?”

      障月托著下巴想了想,道:“你所謂的‘邪神’如果是指那種喜歡炫耀武力來展現威嚴、沒了信徒就衰亡的低維意志,那我確實不是,我比那些東西強!

      “……”李忘情,“說點我能聽懂的?”

      障月禮貌地說道:“反正,我沒錯!

      李忘情忍了又忍,道:“行吧,那伙人也不算什么善民。話說回來,你是不是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腳,為什么離開你百里之后,我身上就有變成隕獸的跡象?”

      障月低垂的眼簾微微抬起,露出了一絲狡黠的笑意:“沒有吧,難道不是你太想我了的緣故?”

      李忘情手上青筋都繃出來了:“我現在可以冒著性命之危掐死你嗎?”

      障月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明示她還有一條命寄在他那里。
      “然后這個世間就再也沒有人管我了,挺好!

      好氣啊怎么這么氣!

      李忘情肚子里像是吃了串辣椒,壓著怒氣道:“所以你這‘交易’到底是怎么個規矩,那交易只是頭領一個人跟你做的,其他人可沒答應。難道區區一個我空口白話要把宗門賣給你,你就能憑空占山為王不成?”

      “那倒也不是!闭显禄匚读艘幌,“可能我‘生意’做得不夠多,等做多了,你說的這種事……也未嘗不可!

      李忘情瞳孔微微震顫了起來。
      至少在她認知里,從未見過這等詭譎的手段。

      他現在只是換人身份,將來呢?換那些大能修士的修為,換天災地害,換整個洪爐界?
      所幸他看起來的確記憶不全,否則便會像無底洞一樣,“生意”越做越大,膨脹到誰也無法制約的地步。

      “啊對了!闭显绿ы聪蛩,“我覺得姓牛不是很好聽,要不然,我跟你姓李吧?”

      “我們老李家的祖墳不埋騙子!崩钔閺娒阒偠ㄏ聛,“你這不是強買強賣嗎?”

      “好像有的位面確實罵過我是強買強賣之神!闭显侣冻龌貞浀纳裆,片刻后,他稍有得意,“但是祂們并不能把我怎么樣!

      ……雖然聽不懂但好想打他。

      李忘情只好先撿緊要的說:“那你再說說,我離開你超過百里便會化身隕獸,這又是什么緣故?”

      障月:“我也不清楚,醒來之后只有一點模糊的記憶,怎么來到這個世上的、怎么會落到如今這個地步的,我一點也記不得了,當下只想先學學怎么做人!

      李忘情質疑道:“真話?”

      “要不然,”障月靠近過來,他的眼眸帶著一抹真誠,“我們換換記憶?老婆丙!

      李忘情聽到“換”這個詞,立馬警心大起,抽身后退。

      “我不會再和你做任何交易了,總之……”

      她咬了咬牙,衡量再三,道:
      “你既然要了識字的本事,我姑且相信你真心想學做人,跟著我,有的是不用交易也能學到做人的法子,你……愿意嗎?”

      一陣柔煦的松風拂過,除了自己的“權柄”,障月對于從前的記憶大部分都很模糊,只記得冥冥之中似乎有個如天幕般浩大的聲音與他對過話。

      【你是否篤定,你能用你這份權柄得到一切?】
      【光明與黑暗,星辰與虛無,連同其他意志的權柄,世上無我所不得之物!
      【那就做個賭約吧,就賭……終有一日,你總會有權柄無法換取之物。到那時,你才能成為真正的“天平”,而非“不法”!

      算了吧。
      不知道是誰立下的無聊賭約,祂輸定了。

      “我問你吶!崩钔榈,“走不走?”

      障月很快將這浮現在耳邊的無聊對話扔在腦后,走近了他的新玩具。
      “你可別再把我弄丟了,我真的會亂跑!

      “謝謝,已經體會過了,我會記得打斷你的腿!

      “好啊,那你要背我!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