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劍

作者:衣帶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十三章障月


      ……所以這到底是誰,邪月老召出的妖魔,花云郡的世子,還是山里剛成精的狍子?

      或者三者兼有,就是邪月老弄出來的縫合怪。

      李忘情心里一片茫然,察覺到他好像還很好奇地想捏捏自己的臉,反手捉住他的手腕按下去,口吻嚴厲道:“你捉我有何目的?”

      這人沒有回答。

      李忘情又問了一遍,他才仿佛回過神來似的,聲音也不再木訥。

      他慢悠悠地說道:“我,看你眼熟!

      李忘情:“……我見過你?”

      黑暗狹小的棺內相對無言了一瞬,他說道“你捅過我一劍!

      李忘情:?

      李忘情扒拉了一下自己的記憶,她的活動范圍主要是在罰圣山川,燃角風原只跟師門來過兩次,從未在花云郡停留過,遑論捅過這世子一劍。

      “我幾時捅過你?”

      “聽外面那個人類說,你誤打誤撞打了頭剛成精的鹿,被鄉民進貢給給這府中的世子!

      李忘情:“你莫非就是那個世子死不瞑目后的……”

      他說:“我是那頭鹿!

      李忘情:“……”

      哦,她明白了。

      原來小樹林里那頭鹿,其成精后剛睜開眼想看看這花花世界,就被她捅死了,未消散的元靈還被邪月老抓起來當做煉尸的靈材。

      邪月老將鹿一分為二,與世子的遺骸頭身互換,如是一來,兩具骸骨互相之間天然有所聯系,控制住一具就能操縱另一具。

      “難怪他人稱‘月老’,能將不相干的東西強行結下契約,這等術法修為是真的厲害……”

      李忘情這一刻也想通了,尤其在摸到了掉在棺材里的銹劍,刻意將銹劍貼在眼前這“世子”頸側時,才確認了是她誤會了。

      本命劍最初感應到隕獸時會劍鳴數十息之久,數十息后劍器為迎戰隕獸會自行冷靜下來形成備戰之勢。

      殺隕獸是洪爐界所有劍器的原初本能,靠的這么近,即便蠢鈍如她的銹劍也不可能毫無反應。

      這人……不是,這狍子精莫非不是隕獸?

      洪爐界中正經獸類成精不易,剛成精就學會說話的、有文化的狍子精以后前程遠大,是極有希望化形成為人的。

      算起來,若不是她當初那一劍,邪月老未必找得到這么合適的靈獸。

      李忘情略感歉疚:“抱歉,我以為你是隕獸!

      “隕獸是什么?”

      “這個說來話長……”

      李忘情只是在心里一想,沒打算解釋,就忽然感到他按住自己的額頭,隔著一層薄薄的紅蓋頭輕輕一抵。

      她腦海里空白了一瞬,電光火石間,她仿佛感到有一雙眼睛正俯視著她的意識。

      她猛然推開他。

      “你做什么?”

      “……隕獸,招引天災,只有修煉劍器的修真人能察覺!贬笞泳坏人兴磻,又躺了回去,“有點意思!

      李忘情微微失色:“你剛才是在讀我的心?!”

      “不是!贬笞泳查_李忘情抵在他喉間的銹劍,道,“我有一段這個‘人殼’十幾年的記憶,不是很能消化,需要一點印證!

      李忘情的目光有些警惕,拿捏不定他到底是正是邪。

      “還有一個疑問!贬笞泳盟朴謴膭偛诺男袨槔锔Q探出了不能理解的問題,“為什么我這段記憶里會有三個老婆?”

      “算了……權當你是繼承了這世子記憶的活死人吧,煉尸術需要血肉滋養、元靈蘊化,煉出的人骸才有靈性!崩钔榛叵肓艘幌律虼好呓踢^的那些術修中的邪道雜學,道,“打個通俗的比方,邪月老之所以給你找三個老婆,是因為你這具身體是餓死的,需要找三個老婆耗盡精力救你,然后讓你成為活死人為他打架!

      此時,他突然意味不明地輕笑了一下。

      “不是救贖,是獻祭!

      “哈?”

      “這不重要!狈路鹄掀艑λ莻挺新鮮的詞兒,十分關切道,“那我老婆在哪兒?”

      李忘情一噎,只得道:“呃……有兩個在外面,一個已經作土,一個生死未卜,眼下你都見不到!

      “哦,她們怎么稱呼?”

      “我哪曉得,就拜堂的時候掃過一眼,你就叫她們老婆甲、老婆乙吧!

      “老婆甲,老婆乙!彼麑η皟烧叻磻芷降,緊接著好奇道,“也就是說你——”

      李忘情察覺他的手又在黑暗里試圖摸清楚她的五官,忙解釋道:“這是個誤會!”

      然而狍子精已然頓悟,篤定道:

      “你是老婆丙!

      李忘情,“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

      他突然興致勃勃地扯了扯自己臉上蓋著的紅蓋頭,道:“老婆丙,我記得我們拜完了堂、磕完了頭,還有什么沒有干的?”

      完了,這狍子精被邪月老縫合了太多東西進去,開始記憶混亂了。

      眼下這情況還能干什么,拜天地喝交杯酒進洞房嗎?

      李忘情突然失去了解釋的欲望,應付道:“然后你就該抱著蘋果在洞房里蒙著蓋頭等我!

      “入洞房?”

      “早著呢,我還沒吃席!

      此時外面似乎爆發了什么極大的變故,整個棺材震動了一下,滾落在地上倒轉了過來。

      “嘶……”一陣天旋地轉,李忘情的腦袋重重磕在了棺材壁上。

      自然,剛才身子下面的狍子精此刻也壓在了她身上。

      從上面垂蕩下來的紅蓋頭輕輕刮著臉頰,李忘情感到一股冰涼的吐息落在臉上。

      半人半靈,四不像的怪東西離她很近的地方說道:“外面有些吵,這就是‘鬧洞房’嗎?”

      李忘情一滯,挪開臉拉遠了一些距離:“啊對對對,外面在吵著吃席!

      她是這么說,但心里并沒有對這狍子精做任何指望,畢竟這棺材是邪月老的法器,不是那么輕易打開的。

      即便是自爆本命劍,也不一定能出去。

      自爆本命劍是劍修的最后手段,一個劍修自爆本命劍時往往是在九死無生之地,帶著與敵人同歸于盡的覺悟去做的,一旦折劍自爆,能發揮出越級全力一擊的力量。

      一般開刃境對外面的邪月老沒有什么用,但李忘情有所不同,她的銹劍是燬鐵所鑄的廢劍,一旦自爆,在燬鐵渣迸發之下,便是切金境、也即對應術修的結丹期敵人不死也會重傷。

      這是最后的手段,可前提是她得出得去。

      思量了片刻,她的銹劍在手上轉了轉,當成個錐子開始在棺材壁上嘗試刻下一些符文。

      這時候,狍子精仿佛在這一片黑暗里如看穿了她神情的變化一般,輕聲問道:“老婆丙,你在做什么?”

      “我在刻符箓,一會兒試試點爆了炸開這棺材。還有別叫我老婆丙,我不是你老婆!

      “那你叫什么?”

      “我叫李……”話到嘴邊,李忘情出于謹慎又咽了回去,她還未確定這狍子精的來頭,不敢把自己的真名交托出去,誰知道他知曉后會不會下個什么邪魔歪咒。

      “我是路過的普通仙女,你就叫我李仙子吧!

      “太長,不想記!

      “不都是三個字嗎?!有什么不好記的!”

      “老婆丙!贬笞泳静焕硭,敲了敲棺材壁,聽著外面隱約傳入的雜音道,“外面還在鬧洞房嗎?”

      李忘情還在摳腦殼想辦法,敷衍道:“不知道,可能在吃席!

      說完,她肚子咕嚕了一聲。

      嘖,她就是這點有別于其他修士,雖然已經是辟谷之身,不吃不喝也無所謂,但每天不吃點什么,肉身就一定會犯餓,是以嘴總是不能閑著。

      狍子精關切道:“你是不是想吃席?”

      李忘情苦澀道:“我想吃,但出不去!

      “我可以幫你!

      “你要是能幫我,就不會跟我一起關在這兒等死了!

      李忘情說完,下一刻就感到他的手又搭在她腰上。

      雖然是個沒有心跳的活死人,她還是感覺到了冒犯:“你再瞎摸,我等下自爆本命劍的時候就不會再考慮你的死活了!

      狍子精點了點她腰上的乾坤囊:“你這里面有個東西,給我,換實現你一個愿望!

      “是何物,靈石?還是丹藥?”

      他說:“我的血!

      李忘情愣了愣,在這月老廟的詭異事件里,她拿到的奇怪東西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邪月老交給石秋讓他拿去戕害自己的金色的不明水滴。

      如果她記得不錯,這東西是邪月老拿來和凡人們定下契約抽取生機的。

      按現在的目的來看,李忘情瞬間想明白了這東西的來由——極有可能是隕獸血。

      回過神來時,李忘情已經本能地將銹劍從棺材壁上拿回來,重新壓在他脖頸上。

      “我最后再問一次,你到底是什么人?”

      銹劍粗糙的劍鋒壓在他蒼白的皮膚上,對方卻笑了起來。

      “老婆丙,你這樣解決不了問題!

      “對劍修而言,翦滅隕獸永遠是第一位的,我不能拿著方圓百里的人命冒險!

      眾所周知,隕獸一旦被殺,其骸骨很快便會自行燒成灰燼,其隕火灰燼中可能會產生燬鐵,但絕不會有尸骸殘留,更不可能有“血”。

      鬼知道邪月老哪里拿來的“血”,倘若隕獸的“血”能召喚隕獸,那這背后的訊息就極為可怕了——任何人只要持隕獸血潛入各大勢力腹地制造火隕天災。

      當然,前提是,他得是隕獸。

      “所以,你最好說真話,如果你不是隕獸,那你為什么認為邪月老用來召喚隕獸的‘血’是你的?”

      狍子精道:“真的是我的!

      李忘情不信:“你叫它一聲它答應嗎?”

      “萬一它答應了呢?”

      李忘情不屑:“那你求我啊,你叫破喉嚨它也不會——”

      “過來!彼f道。

      這聲“過來”并不是對她叫的。

      下一刻,李忘情就感到自己乾坤囊里那從石秋身上拿來的水晶瓶“砰”一聲自行碎裂了,一滴金色的水滴沖破乾坤囊,如同一簇小小的燭光一樣,漂浮到了李忘情眼前。

      狹小的棺材里,黑暗被幽微的光驅散,李忘情看到面前的紅蓋頭緩緩被扯落下來,露出半面清逸如天輝出云似的面容。

      李忘情不期然地想到了羽挽情教過她的一段詩。
      天上一低眉,人間滿霜降。

      而這輪天上的月光看到她時,驀然流蕩出了些溫煦的笑意。

      “那,我求你了,和我換換吧!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兇神惡煞(x)
    平易騙人(√)
    ……………………
    本文不存在“天庭家庭故事的神話結構”
    此處的神是某種規則意志的化身,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強就是強,弱就是弱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