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拋棄主角后[快穿]

作者:柒殤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即將被拋棄的未來影后(5)

      “余老師?”

      床前輕柔的呼喚聲將余映嵐從睡眠中驚醒,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發覺站在床邊的人正是陸助理。

      “您快遲到了,余老師!苯兴娜吮凰秊囦俚捻涌吹煤粑恢,再開口時語氣變得有些磕巴:“今、今天的早戲,應導說過四點……人員要到位!

      余映嵐再一眨眼,先前迷蒙散發的氣息倏然一收,她對陸助理彎了彎唇角,笑容格外干凈,如晨間芙蕖盛開,“辛苦了!

      看見她走近浴室,陸助理情不自禁撫了撫胸口,不知怎么回事,她總覺得睡醒時的余映嵐散發著格外誘人的氣質,像是,剛從一場香艷的夢里醒來。

      意識到自己在聯想什么,陸助理趕忙打住,狠狠拍了下自己的額頭。

      浴室里。

      余映嵐握著牙刷,與鏡中的自己對視,這是她回到劇組的第七天。距離她和蘇明繡同睡的奇怪夜晚已經過去了這么多天,可對方給她的影響并未消散。

      鏡子里的女生模樣格外清純,氣質干凈,如山野間的百合花,可那雙眼睛里,卻沉甸甸一片,如黑云壓城。

      她做了一個夢。

      夢里余映嵐被一根黑紅的馬術鞭緊縛雙手,渾身燥熱不已,而始作俑者只是手執那黑檀戒尺,挑起她的下頜,似笑非笑地問她:“還亂動嗎?”

      畫面因陸助理的催促戛然而止,但閉上眼,余映嵐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自己會毫不猶豫地、竭盡所能地招惹對方,就好像……她對那人的給予充滿期待,不論什么都欣然相迎。

      同樣的夢她連續做了七天,每次都是相似的畫面,就像告訴她那晚在蘇明繡懷里沒亂動是多么遺憾的選擇。

      握著牙刷的指尖緊緊陷進掌心中,余映嵐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一字一句問:

      “你瘋了嗎?”

      哪怕那人給你的只有傷害與疼痛,你也想要?

      -

      晨起的糟糕心情并沒讓余映嵐在片場的發揮受到影響,蓋因今天的戲份正好是反派角色一步一殺、于戰場上冷漠應敵的畫面,她冷若冰霜的模樣讓應導大夸狀態不錯,即便是戲后,她神情冷淡,片場上下也只當她是為了保持狀態。

      直到臨近正午,劇組來了位不速之客。

      應頌聽見制片提醒,將目光從屏幕上移開,眸子里劃過訝異,隨后玩笑般道:“喲,蘇總這是來視察項目,還是來看人?”

      蘇明繡有星娛樂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慶山河》又有星娛樂的投資,稱她一聲蘇總,倒也合適。但這稱呼是調侃居多,眾所周知,蘇明繡對管理星娛樂一向沒多大興趣,只由著蘇家人輪流在那位置上掌權,而她只關心自己的事。

      當下也只聽來人懶懶點頭,應道:“看人!

      說著,她徑直朝余映嵐的方向而去,駝色風衣于冷風中翻飛出浪花,在高跟長靴有節奏的敲擊聲里,停在角落長椅邊。

      余映嵐身上的戲服還沒換,深綠如墨,卻繪就的點點紅梅,似戰場上沾染的敵人之血,與蘇明繡對視的剎那,眼中堅冰出現裂縫。

      旋即,面前人俯身而來,長發拂過余映嵐鼻尖,輕輕一刮,伴著對方略帶笑意的詢問:

      “臉色這么差,是凍的,還是心情不好?”

      她是今天第一個提及余映嵐心情的人。

      冷淡的反派一秒破功,臉色無端發紅,結結巴巴地冒出個“我”字,又沒了下文,最終只保留了驚訝,反問道:“您……怎么來了?”

      蘇明繡在陸助理拉過來的另一張躺椅上坐下,在這隆冬時節的室外,也輕闔著眼皮、昏昏欲睡的模樣,她隨手將余映嵐的一件長羽絨服拿來蓋在身上,嘴唇翕動,吐出回答:

      “在家不好睡!

      說來也怪。

      就在余映嵐離開的這一周內,蘇明繡倒是將家里條件完善不少,但不管是溫泉、還是其他人的按摩,都不及余映嵐本人給她的催眠效果強。

      蘇明繡從不是委屈自己的人,即便不知道主角能治自己失眠是什么原理,還是決定先睡個飽覺,果然,現在只是有對方的氣息,她竟然就有了困意。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余映嵐看著她閉上眼睛,眼窩下有淺淺的青色,想到那晚她抱著自己很快氣息綿長的模樣,心跳猛地亂了半拍。

      那棟別墅據說是蘇明繡最喜歡待的地方,在最熟悉的環境里,這人怎么可能還會睡不好呢?

      屋里也只是少了自己而已。

      少了自己而已。

      少了自己……

      余映嵐覺得她仿佛又有些魔怔了,直到應導的聲音傳來:“下一場人員準備!威壓先上!”

      她猛地從椅子上坐起,生硬地將自己的目光從小憩者的身上挪開,起身時神思不屬地拿起熱水杯,若不是水汽沖眼,差點要將這滾燙熱水送入口中。

      待她離去。

      蘇明繡很快被劇組現場的調度驚擾睡意,休息了幾分鐘,重新睜開眼睛,朝遠處鏡頭前的畫面看去。

      余映嵐又換了一套衣服,內襯是猩紅色,外面卻是月牙白、帶暗紋的銀色長袍,偏偏是那張臉,偏偏《慶山河》又是仙俠——蘇明繡有一剎那的晃神,瞇了瞇眼睛,好像看到那人長劍一揮,巧笑嫣然間,五岳崩塌的模樣。

      就在她晃神的剎那,不知哪里來的人陡然來到她跟前,彎下腰的同時、帶著幾分小心翼翼地看來:

      “蘇大經紀,您好,聽說只要讓您滿意,哪怕是再普通的人,都能成為巨星,是這樣嗎?”

      來人戴著口罩,但僅看那雙眸,便能讀出無邊的風情。

      蘇明繡自上而下將人打量一眼,腦子里就有了個打分,像是原主遺留的本能。

      她沒吭聲,對方卻輕輕勾下口罩,露出巴掌大的精致臉蛋,五官與妝容相得映彰?刺K明繡不為所動,她便將這沉吟當默許,進一步湊近蘇明繡,氣息都落在了蘇明繡的唇間。

      兩人的距離不斷縮短。

      “卡!”

      應導的聲音忽而傳來。

      早有群演和工作人員注意到蘇明繡這里的情況,但劇組魚龍混雜,沒有領導發話之前,他們也不敢隨便將進來的人趕出去。

      余映嵐眼中立刻出現笑意,快步朝蘇明繡的方向而去,然而才剛走出幾步,就因為看到的畫面而陡然停住。

      霎時間,四面八方都有人將目光看向她,其中不乏憐憫。

      誰都知道,這位星娛樂的王牌經紀人隨性得很,也不是沒有中途換人的前科,據說在她剛當經紀人那會兒,一年內手頭帶過的人足足換了五次,雖然那是她早年的事情,但沒人說得準,現在她還有沒有這個興致。

      不遠處。

      蘇明繡聽見面前的人輕聲暗示:“我可以將一切都交予您,只要您需要,而我有的,全都是您的!

      她仍然沒有動,女人眼中笑意越發明顯,仿佛已經得到答案,因為傾身,手掌忍不住覆蓋在蘇明繡的手背上,肌膚觸碰的一剎那,一直沒出聲的人總算啟唇。

      “看樣子你對我的喜好做了不少功課!

      蘇明繡膝蓋抵住對方試圖往前一步的動作,腦袋往后避開,眉尖蹙了蹙,正想再往下說,忽見對方重又湊上來,這次她沒客氣,順應本能,長靴鞋底踩在對方胯骨上,稍稍用力,將人蹬出去好幾步。

      “但沒人提醒過你嗎?我最討厭旁人隨便靠近我!

      “你失去資格了,別再出現在我眼前!

      因為對方說話時靠得太近,身上那股香水味仿佛也留在了這里,蘇明繡眉頭并未松開,將身上那件批的羽絨服丟給附近的陸助理,“小陸,把衣服洗干凈!

      隨后,她又抽出濕巾,不悅地擦著自己剛被碰過的手背。

      這時,蘇明繡才注意到劇組先前的戲份早就結束,余映嵐就在不遠不近的地方待著,等她目光掃去,對方慢慢眨了下眼睛,仿佛后知后覺,不知怎么將身上披著的外套取下來,朝蘇明繡快步而來。

      “您小心著涼!

      余映嵐將外套遞過來,卻被蘇明繡按住手背,“不用!

      她收回手,打了個哈欠,眼眸里泛出丁點水光,在余映嵐看來,蘇明繡這副模樣比那邊來勾她的人好看多了。

      緊跟著,她又聽蘇明繡道:“收工了,回酒店?”

      余映嵐被她緊盯著,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便見蘇明繡眼眸更亮了幾分。

      好像……帶著什么期待。

      余映嵐努力告訴自己不要多想,她跟著蘇明繡往外走,誰知原本那個被推開的人忽然揚聲道:“她能給您的,我也可以,蘇經紀,您再考慮一下我好嗎?”

      蘇明繡太想回去睡覺了,對于這等連系統都懶得跳出來提示的路人甲實在沒耐心,頭也不回道:

      “滾!

      “她比你好一萬倍,少質疑我的眼光!

      余映嵐:“!”

      -

      回到酒店。

      陸助理叫了兩人份的餐,但其實蘇明繡并不餓,她的注意力都在屋里大床上,為了獲得舒適的睡眠體驗,她干脆在余映嵐吃飯的時候,先換上睡衣。

      “噗咳咳咳……”

      不多時。

      余映嵐被湯嗆得猛咳,見到穿著自己睡衣的蘇明繡走出來,雪白的絨毛堆得她格外玲瓏可愛,叫人都快忘記她原本的冷淡模樣。

      蘇明繡拿著平板,順手播放W品牌方發來的廣告成片,聞聲朝她那兒看去,而后順著余映嵐的目光看自己:

      “怎么?”

      “這套睡衣你要穿?”

      餐桌前的人趕忙擺手:“不不不……”

      這是合作品牌送的,她帶過來只是為了以防萬一,因為衣服太多、其實她根本穿不過來?衫黼m如此,這衣服名義上還是她的!

      蘇明繡怎么這樣毫不在意?

      穿著睡衣的人不知她所想,靠在床邊看完了成片,將平板往旁邊一遞,余光瞥見余映嵐已經用完午餐,松了一口氣:

      “吃完了?”

      “那來睡覺!

      余映嵐:“。!”

      她看上去有很多的問題要問,可是人剛走到床邊,就被蘇明繡撈上去了,她本能地想調整睡姿,卻被蘇明繡誤以為是不困,隨手將床邊的平板拿來塞到她懷中,仿佛哄小孩兒似的,低聲道:

      “乖!

      “自己玩,但別吵我!

      而今余映嵐已經知道她入睡時的習慣,抱著平板不敢亂動,一直到蘇明繡的呼吸變得平緩,才下意識把屏幕按亮。

      對方并未設置平板的密碼,所以打開時,里面正是那段已經播放完的視頻。

      余映嵐先調了靜音,才重新點開視頻,等看清楚內容,整個人便是一怔。

      -

      幾分鐘后。

      某知名論壇出現一篇新帖子。

      [樹洞]樓主:我身邊有一個人,不喜歡被別人觸碰,卻會穿我的睡衣、親吻我的唇角,睡前喜歡看關于我的視頻,沒了我就睡不好,還說我比別人好一萬倍,請問一下,她這是什么情況?

      1L:你是不是想聽那幾個字?

      樓主:?

      2L:我偏不說。

      樓主:???

      3L:老實人來了,我來告訴你,她喜歡你。

      4L:她愛你。

      5L:她離不開你。

      6L:樓上說得都對,那我就來祝你們百年好合吧。

      ……

      余映嵐一把將軟件卸載,再將平板關閉,丟到旁邊。

      她使勁搓了搓臉,聽見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聲。

      噗通、噗通。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路人:她喜歡你。
    小余(搖頭):她不會愛別人,不可能的!
    路人x2:她喜歡你。
    小余(被說服):她喜歡我!
    *
    今天嗐挺甜。
    這么甜會有留言嗎?都康康我!
    *
    感謝在2021-10-15 19:57:40~2021-10-16 21:49:5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今天作者更了嗎?、一顆糖就好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天河。 40瓶;55093562 29瓶;菜包不好吃 20瓶;離北&謹燚 19瓶;你是我萌神 5瓶;Moonster、言午木 2瓶;EV、天狼星、文島木一了、哎呦喂嚯嚯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