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死敵同人文里的崽穿來后

作者:磕糧土嗨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6章

      江焰僵在原地。

      不知道江冬越是什么時候出現的,也不知道在那里看著他精分了多久。

      江焰尬得腳趾頭都繃緊了下:“呃,我還以為你在家呢?”

      .

      “你那兒,還好嗎?”江焰問。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苯秸f。

      江焰艱難張了張嘴,“我昨晚突然踢你,是因為......”

      江焰到底說不出口他知道江冬越以后會壓他的事,抓了抓頭發。

      “算了!要不,江冬越,我讓你也踢一下咱倆扯平,行嗎?”

      .

      江冬越目光冷了下來,沒說話。

      .

      江焰看著江冬越走過來。

      要換以前,他也不怎么怕這書呆子,但看過了江冬越那隱藏在斯文外表下的爆發力十足的八塊腹肌......

      江焰視死如歸。

      江冬越卻只是在走到他面前時,對他說:“讓開,我要回房了!

      “......”江焰挪開了些位置,看著江冬越回了房間。

      .

      次日一早,江焰和江冬越在學校碰上面。

      江焰想打個招呼,但看著江冬越冷冰冰的表情,沒自討沒趣。

      江冬越目不斜視從江焰旁邊走過去。

      江焰知道,他計劃的第一步就被打回原點,進度條清零了。

      .

      江焰回到座位。

      “焰哥,咋了?大清早愁眉苦臉的?”趙大奎問他。

      鄭龍也問:“是不是江冬越那貨又對你使什么手段煩你了?之前周末焰哥你想搬又沒搬我就覺得奇怪了!”

      “沒!苯鎿u了下頭,問:“大奎,阿龍,如果有人把你們的那兒弄傷了,你們怎么才能原諒他?”

      “哪兒?”趙大奎問。

      鄭龍嗤了聲,“管哪兒,大老爺們受點傷,算個屁?什么原諒不原諒的!

      “就是,蛋!

      鄭龍登時激動了:“操!敢動老子命根子,老子他媽和他誓不兩立!”

      江焰:“......”

      趙大奎還算理智:“看情況吧,要是能解釋清楚原因,且原因合理,我就不生氣!

      江焰想,關鍵他也解釋不清楚啊。

      .

      鄭龍不解:“大奎,什么原因還能合理?這他媽都傷著蛋了!是蛋!”

      趙大奎說:“你想,一般什么樣的情況下男生會被踢蛋?”

      鄭龍:“小癟犢子打不過人的時候!”

      “屁,癟犢子敢用這招?不怕被十倍反殺?”

      “那什么情況?”

      趙大奎聲音壓低,“我認識個比我大幾歲的哥,結婚那晚就被新娘踢了那兒。所以可能,我是說,可能啊,女孩子那種時候害羞了比較容易踢男生蛋吧?”

      鄭龍想象了下,鼻血差點噴出來,捂住鼻子,“那我,我原諒她!”

      趙大奎嘿笑:“哪個男的能不原諒?”

      江焰:“......”

      .

      趙大奎又問江焰:“哎?對了,焰哥,你問這個干什么?”

      “哦。我,我就隨口幫我朋友問問!苯娓尚。

      趙大奎看著他,顯然是不信。

      江焰正不知如何應對,就在這時,盧明月在窗外敲了下窗戶,“大奎,你女神找你!

      趙大奎往窗外看,果然看到田可熙正跟盧明月在外面走廊上。

      趙大奎立即什么都拋到腦后,哈巴狗似地躥出去了。

      眼前就剩下鄭龍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對江焰的話深信不疑的。

      江焰松了口氣。

      .

      江焰又盯著江冬越看了會兒,頭疼得不行。

      他總不能跟江冬越說他害羞吧?

      .

      趙大奎進門之后,給江冬越帶了杯飲料。

      江焰見狀,立即問:“大奎,干啥呢?田可熙不會看上江冬越了吧?”

      趙大奎笑著回到座位:“沒,我幫可熙班上新轉來的女生帶過去的!

      江焰“哦”了聲,替趙大奎松了口氣。

      鄭龍有點酸,“操,是新來的那個美女轉校生容雪?怎么才一來就也對江冬越感興趣了?江冬越那種成天裝逼的冰山面癱到底有什么好?”

      江焰也在心里暗暗贊同。

      就是,那面癱有什么好?自己到底發生了什么以后能跟那種人結婚?

      .

      “話說,江冬越這次居然沒拒收女生東西?”趙大奎感嘆。

      “畢竟那個轉校生確實很漂亮啊!编嶟埶崃锪。

      趙大奎說:“這種飲料應該也符合他的口味。我聽可熙說,別看江冬越很高冷,其實喜歡吃甜的,有次她的花癡小姐妹還看到江冬越隨身帶了一顆草莓味水果糖呢!

      江焰看了眼江冬越收下的那杯飲料,想著也給他買一杯得了,卻愣住了,“那飲料是,冬日火焰?”

      趙大奎似乎意識到了什么,干笑:“呃,這個就......畢竟是附近人氣最高的招牌飲料!

      .

      江焰也沒心思計較別的了,心里有些發怵。

      從昨天江冬越的反應能看出,江冬越應該是直的吧。

      萬一他還沒來得及掰彎江冬越,江冬越就邊討厭著他邊看上別的女生了,跟別人在一起了,江糖糖怎么辦呢?

      .

      課間,江焰正暗暗發愁時,又注意到有人問江冬越題目,江冬越給解答了。

      雖然江冬越態度冷淡,也只是說了寥寥數句話,但好歹江冬越搭理了人家。

      .

      放學后,江焰在電梯門口蹲到了江冬越。

      一進電梯,他就主動對江冬越打招呼:“巧啊,江哥!

      江冬越態度冷淡,顯然還在介懷被他莫名其妙踢了蛋的事。

      江焰咳了下, “一會兒也教我道題唄。就這次周考最后一題?”

      江冬越:“你不需要!

      .

      江焰不爽了。

      教別的人能教,教他就不行!

      .

      江焰寬慰自己,也許是江冬越知道他會,才不想教呢?

      他低頭,看著手里拎著的冬日火焰,猶豫了下,還是給江冬越遞過去了:“那,這飲料給你喝?”

      “不喝!

      .

      “……”江焰看著江冬越,氣得攥緊了拳頭,想把飲料砸他身上,顧及會破壞公共環境,才沒有。

      這可是冬日火焰!他決定去買來給江冬越的時候要克服多大的心理障礙!

      他都這么忍辱負重低聲下氣示好了?江冬越憑什么還這么冷淡?

      .

      江焰從小到大眾星捧月,從來就沒這么憋屈過。

      .

      “呵,怎么?能收美女轉校生的,不能收我的?”江焰冷嘲熱諷。

      江冬越喉結微動,想說什么,但看著他刺刺的樣子,沒開口,兀自往自己的房間去了。

      “不要拉倒!”江焰忍無可忍,徹底炸毛了,對著江冬越吼,“面癱!活該沒朋友!就你這樣,鬼他媽才想跟你好好相處呢!”

      江冬越看著他,神色徹底冷了下來了。

      .

      江焰罵完,心里爽了不少,和江冬越橫眉橫對,各回各家。

      江糖糖從玄關迎上來時,江焰又僵住了。

      江糖糖看到他手里的飲料,興奮了:“哇!是冬日火焰!爸爸,你是買給我喝的嗎?”

      “呃,是!苯嬖G訥應了一聲。

      “謝謝爸爸,糖糖最喜歡冬日火焰啦!”江糖糖興高采烈把飲料接到手里。

      江焰看著江糖糖小手捧過冬日火焰一臉滿足的喝著,心里突然慌了。

      .

      操!江焰,你個傻逼!

      就為了圖一時痛快,你想過你兒子以后怎么辦嘛?

      而且,本來你自己也有不對?

      江焰在心里罵了自己一聲,出了門。

      .

      江焰火急火燎摁響了江冬越的門鈴。

      江冬越打開門,看到江焰,冷著臉想關門。

      “別!”江焰趕緊把手放在門上想攔,直接被夾了一下,痛呼了一聲。

      江冬越停下了,看著他。

      少年修長好看的手指被夾紅了大片,因為皮膚白凈,那些紅格外的顯眼,看著就挺嚴重。

      .

      “江哥,嘶,我錯了,你別生我氣,行嗎?”江焰忍著痛說。

      江冬越看著江焰,微皺了下眉,往回走。

      .

      江焰見江冬越凝眉往回走,手上的傷都忘了,沮喪地蜷緊手指,低下頭。

      江冬越現在肯定煩透他了吧?

      想到江冬越不原諒他,江糖糖就會消失,江焰低下頭,又委屈又懊悔,眼角禁不住泛了點紅。

      他怎么就一時暴脾氣上來,沒壓住火呢?

      .

      “你,很嚴重嗎?要看醫生嗎?”

      江焰抬頭,就看到了回到門口用微有些詫異的目光打量著他的江冬越。

      江焰趕緊調整了下,“沒,不嚴重,我就是難受把你惹生氣了。江冬越,你原諒我行嗎?”

      江冬越沉默了下,把一盒藥遞給他,“這個,昨晚順手買的!

      江焰看著江冬越遞過來的創傷藥,頓了頓,原來江冬越剛其實是給他拿藥去了。

      他笑了,“那江冬越,你是不是原諒我了?”

      .

      也許是因為關門時夾傷了江焰,江冬越心里過意不去,態度緩和了些。

      他說:“江焰,如果你是因為你媽想跟我好好相處,沒必要。你既然討厭我,就和我劃清界限!

      “不不,怎么會!我怎么會討厭你!”江焰趕緊說。

      江冬越沒說話,盯著他看,顯然不信。

      江焰想起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對人家做的事,心虛低下頭。

      “好吧,我承認我以前是跟你不對付,但這兩天我真的覺得你這人其實也有很多優點。你會幫我跟我媽解釋,看我受傷還給我拿藥。那個飲料你收妹子的不收我的,我也能理解的,我不該沖你發火!

      “那杯冬日火焰是我表妹讓人帶給我的!苯秸f。

      “你是說,那個轉校生容雪是你表妹?那,我怎么去你爺爺的壽宴沒看到她?”

      “她生理期受涼,不舒服,在家休息了!

      江冬越說完,看著江焰逐漸變亮的眼睛,微怔了下,不懂江焰怎么知道容雪其實是他表妹會這么高興,好像有什么希望死灰復燃了一樣。

      .

      江焰說:“那咱倆和好行嗎?我昨晚真不是故意踢你那兒的!

      “那是因為什么?”江冬越問。

      “因為,因為......”江焰知道這是他跟人家關系拉近最后的機會了。

      他語塞之時,想起白天和趙大奎鄭龍談起的那些話,只能硬著頭皮把那個借口拉出來解釋了,“我害羞!”

      江冬越:“……”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小天使們看文,求戳專欄康康預收吖,超甜超治愈哦
    預收戳專欄可見哦~《沙雕竹馬開竅了[重生]》
    沈筱和顧烆青梅竹馬長大,卻是截然不同的兩類人。
      沈筱是清貴沉穩品學兼優的校草學霸,顧烆是張揚臭P小弟一堆的混混學渣。
    沈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看上顧烆那沙雕的,總之就是邊嫌棄著邊比誰陷得都深了。
      
    沈筱想離那個明明鋼鐵直卻總愛狗皮膏藥一樣黏著他的人遠一些,再遠一些……也許這樣他就會慢慢忘記對那個人的感覺了。也不會再被傷到。
      但顧烆那沙雕卻突然開竅了。
      不僅比以前還粘著他,還仿佛會讀心術似的開始做各種哄他高興的事,變得又暖又甜。
      不翹課不打架也不拉他看美女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每天都跟在他身后聲稱要一起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
      沈筱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有次聚會,顧烆喝醉了酒,大庭廣眾抱住了他:“老公最近表現不錯吧?快親一口!
      大家愣了下,都以為顧烆認錯了人,當做笑話起哄沈筱去親他。
      沈筱自然不會去吻,強作鎮定冷著臉推他。
      顧烆直接親了他白里透紅的耳廓一下,在他耳邊低笑:“筱筱,還害羞呢?咱倆床都滾多少回了?第一次還是你喝醉了哭著主動的……”
      沈筱:“。。???”
      .
      表面冷淡沉穩內里隱忍深情的哭包學霸受X前沙雕中二鋼鐵直后被受掰彎成蚊香,穿回十年前重修攻德把媳婦放掌心呵護的三好攻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