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養龍崽app

作者:月見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1 章


      巫斯是積分榜榜一,還擁有一只成年龍作為契約獸,從未有過敗績。
      上場前,寧初預想過很多這場對戰可能會發生的情況。

      有游戲這個金手指在,他對結果還算比較自信,況且他花了三十紫金幣壓在自己身上,無論如何也得贏。
      可是……寧初怎么也想不到,巫斯會直接認輸。

      為什么呢?明明一直到對戰即將開始之前,他都沒有表現出這樣的念頭。
      寧初很不解,他熄滅掉手中的火焰,提著圓盾茫然地站著。

      場外已經炸了鍋,原以為能看見一場精彩對戰的眾人情緒非常激動。

      “不是吧?巫斯竟然會怕一個新人?”

      “帶點腦子行不行,”有人立刻反駁,“巫斯怕過誰?他肯定是臨時有事急著要走!才干脆直接認輸的!”
      “他們兩個不會認識吧……真不打了嗎?虧我期待了一晚上!

      巫斯渾然不在意自己剛才做了怎樣的決定,他望著寧初,看他呆呆站在原地環顧左右。

      本來巫斯是不確定的,僅憑一個“寧”字,還證明不了什么。
      可就在寧初釋放火系魔法時,他手中灼灼燃燒的火焰,巫斯再熟悉不過了。

      這是赤焰龍的火。

      在旁人眼里,火系魔法都一樣,沒有任何區別,巫斯卻能準確從中嗅到赤焰龍的氣息。
      要不是知道赤焰龍無法變成人形,巫斯幾乎要以為對面的就是它。

      那這個人是‘寧’嗎?

      巫斯不清楚寧初究竟用了何種方法,能使用出屬于赤焰龍的火系魔法,他尚有一絲顧慮。
      但除了他還會有誰?上一次赤焰龍口中奇怪的人類,一模一樣的“寧”字,再加上赤焰龍的火。

      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按在‘寧’身上似乎都能說得通,他永遠擁有奇特的力量。

      恍惚間,巫斯仿佛看見他頭上頂著一個藍色的“寧”,與記憶中總是笨拙地伸出手企圖抱自己的人漸漸重疊。

      寧初等了片刻按捺不住,問一旁同樣被這狀況搞懵的工作人員:“是我贏了吧?我可以退場了嗎?”
      工作人員遲疑著點頭:“可以……吧?”

      寧初轉身就走,他懶得去想巫斯為什么要直接認輸,重點是他贏下了這場對戰。
      他急著去看看賠率是多少,自己能賺回來多少錢。

      與此同時,巫斯遠遠看見對面戴著面具的人扭頭與工作人員說了句什么,隨后轉身離開。
      他不由自主地抬腳跟過去,并不理會周圍依舊吵鬧的人群。

      他來到內間,卻被唐納攔。骸氨,這里是私人場所!
      巫斯問道:“剛才進去的人呢?”

      “您是說今晚和您對戰的‘寧’?”唐納指著另一個方向,“他已經離開了!

      巫斯朝唐納身后看去,那邊的房門與窗戶緊閉,隔絕了所有視線。

      空氣中仍有殘留的火系魔法元素,穿過這里去了別處,巫斯沒有堅持,他繞過后臺,在競技場其他地方繼續尋找。
      他一路來到馴獸場,越來越微弱的氣息在這里中斷。

      這時候不遠處傳來聲響,巫斯循聲再往里走,看見一個少年蹲在高大的鐵籠前,正從一旁的鐵桶中取出生肉。
      他身上穿著一年級的校服,頭發烏黑細軟,側顏帶笑,和籠子里的魔獸說著話。

      這個人的面容有些眼熟……巫斯仔細在腦海中回想。
      上次就是這個人,試圖給他的矮腳龍喂核桃。

      鐵籠前的寧初難掩激動,壓低聲音對里面的云翅龍說:“等我挑個好時間,就來帶你走!
      云翅龍的傷還沒好全,最好得等一段時間再放它出來。

      他今晚壓的三十紫金幣,足足翻了四十倍!賠率比第一次上場的時候還要高。

      寧初恨不得這樣的好事再來幾次,他今天就能一次性還清委派所的錢,買下云翅龍,還能給龍島上的小龍崽們添置許多東西。
      五崽的龍晶石也有了著落,還有三崽……

      三崽跟著他的這段時間里,寧初從商城給它買過兩次兔子肉,其余時候只能偷偷拿一些食堂的飯菜和肉類喂它,三崽不怎么喜歡吃,就告訴寧初它不餓。
      稀有龍與普通龍不一樣,它們擁有更加強健的體魄,的確可以較長時間不進食。

      可寧初依舊心疼又自責,都怪他太窮。

      現在就好多了,他數著游戲里的余額,決定往后一周天天都給三崽買肉吃。

      云翅龍低頭默默啃肉,它吃完兩塊生肉,縮到角落舔著爪子。
      鐵籠里的干草已經被換成了一整塊木板,云翅龍的確更喜歡現在的環境,它恢復得越來越快,雙翼末端開始長出嶄新的羽毛。

      寧初買下一顆保健藥品,他關掉游戲時,似有所感地抬頭朝馴獸場入口處望了一眼。
      那邊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寧初沒有在意,把藥扔給云翅龍,起身離開。

      待他走后,巫斯才從暗處現身。
      他沒有再跟著寧初,而是來到鐵籠前。

      剛才他就有所發現,現在過來一看,籠子里關著的果然是一只龍。

      這只龍受過重傷,不過已經在恢復當中,寧初喂的正是它。

      云翅龍見到巫斯,低垂著頭顱上前,壓低脊背做出絕對順從的姿勢。
      巫斯瞳色轉紅,右手穿過鐵籠放在云翅龍額前,讀取它腦海中的信息。

      它被人類重傷后來到這里,幾乎快要死了……后來碰見了赤焰龍。

      赤焰龍和一個人類在一起。

      就是剛才離開的人類。
      ……

      巫斯收回手,眼中閃過一絲懊惱。
      他原來早在之前已經見過一次寧初了,兩人還曾經離得那么近。

      然而他不僅沒認出來,還從直接寧初身邊路過離開。

      寧初也一定沒有認出他……他混進人類學院成了一名學生,不再是從前的小黑龍。
      巫斯心里莫名不是滋味,他讓云翅龍先暫時待在這里,轉身離開鴉市。

      —

      寧初回到宿舍時博文不在,他抱起三崽興奮道:“三三,我掙錢了!”
      三崽對掙錢這種事沒什么太大的概念,它只知道寧初很高興,于是它也高興。

      它攀上寧初的肩膀,用龍角蹭蹭他的側臉。

      寧初又拉出床底的箱子,把龍蛋抱在懷里:“小五快破殼,爸爸好想你!
      他話音剛落,龍蛋內部發出一點細微的聲響,像是里面的小龍崽在觸碰蛋殼。

      寧初沒有注意到這點動靜,博文隨時有可能回來,他不敢把龍蛋拿出來太久,很快放下龍蛋將箱子藏回原位。
      沒過多久,博文果然推門進來。

      他一臉難以置信和震驚,抓著寧初的肩膀:“休寧,你知道嗎,今天巫斯和新人對戰,他竟然……”
      博文捂著自己心口:“他竟然直接認輸了……”

      被子里的三崽豎起耳朵。
      巫斯回來了?

      “為什么……”博文沒戴眼鏡,視線飄忽沒有焦距,“我寧愿他打不過,也不想他認輸……”
      當事人之一的寧初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干巴巴地安慰博文:“我覺得他一定……有自己的原因吧……”

      博文沒被這話安慰,反而表情變得更加扭曲,他語氣憤然:“你知道那些人說什么嗎?他們竟然說,巫斯和寧有一腿!才故意認輸讓他贏!”

      寧初:“……”

      博文深呼吸幾下,閉上眼:“算了,我就當今天什么都沒發生過,我失憶了……”
      他神色恍惚地離開,自顧自洗漱上床睡覺。

      待宿舍內關了燈徹底安靜下來,三崽從被子里悄悄探出一截腦袋。

      原來寧初晚上說要和人打架,是和巫斯。
      他回來之后只說自己贏了,寧初要是認出了巫斯,一定會提起。

      寧初此時正在熟睡當中,三崽猶豫著要不要趁現在叫醒他,告訴他巫斯就是小黑龍。
      它張開輕輕咬住寧初的衣領,突然聽見遠處傳來一聲龍吟。

      矮腳龍的龍吟聲微弱悠長,帶著呼喚的含義。
      是巫斯。

      三崽松開口中的衣領,它來到窗邊張望,張開龍翼悄無聲息地飛走。

      它來到學院邊緣的某處角落,果然看見了巫斯和他身邊的矮腳龍。

      巫斯坐在一截臺階上,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見到幼年形態的三崽出現,臉上并沒有驚訝的神色。

      三崽在他身前落下,猜測道:[你認出寧了?]
      巫斯“嗯”一聲:“他身上有你的火!

      這一點三崽知道,它猜測是因為前幾天和寧初結下的契約。
      它將結契的事說了,巫斯面無表情:“什么結契,主寵契約?”

      三崽蹲坐在地上:[或許是吧……我不太清楚。]
      它以前也沒當過別人的契約獸,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

      巫斯沒有多言,暫時將這事按下,問起謎都森林。
      提著這個,三崽目光微冷。

      它把那天在謎都森林所發生的原原本本告訴巫斯,并說:[我懷疑小五的死,也與他們有關。]
      從小五出意外開始,不斷有人在四處搜尋魔龍的蹤跡,他們對其他龍群不屑一顧,只針對魔龍,試圖用各種手段引它們出現。

      巫斯低著頭,擰斷手中一根樹枝:“好,我知道了!
      森林被毀,無處可去的龍群必然會騷擾周邊居民,到時候混亂起來,他絕不會插手,這都是人類自找的。

      他抬眸,突然道:“所以,你這段時間都在學校里,和他在一起?”
      巫斯口中的“他”指的是寧初,三崽點頭:[放心,我沒有被人發現……你那天臨走前,我跟你提過,但你不信。]

      它晃著尾巴:[‘寧’還是和以前一樣,一點都沒變。]

      巫斯沉默不語,三崽試探著問:[你沒有與他相認嗎?]
      “沒有,”巫斯頓了頓,“你告訴他了?”

      見三崽搖頭,巫斯僵直的脊背放松下來:“先不要告訴他,你就當不知道我在哪!
      他還沒有做好準備,尤其是他們在之前曾見過一面的情況下。

      而他也不確定……寧初會不會排斥擁有人形的他。

      三崽有些不解,但它識趣地沒有多問:[好。]
      [對了,]它想起另一件更加重要的事,略帶激動,[小五復活了!]

      巫斯猛然起身:“真的?它在哪?”

      [在‘寧’身邊,]三崽仰著頭,這個姿勢很不方便,它飛到一旁矮腳龍的頭頂,[它還是龍蛋的狀態,但我能確定,那就是它,是‘寧’復活了它。]

      巫斯在原地踱步,低沉的聲音輕柔:“它怎么樣?”
      [再過一周左右就要破殼了,]三崽晃著龍尾,[寧有龍晶石,他把小五照顧地很好。]

      巫斯稍稍安心,不忘叮囑:“保護好它,不要被人類發現!
      三崽應下,同時問道:[你想看看它嗎?]

      [寧在睡覺,他和一個人類同住,但那個人類不太聰明,]三崽提議,[我帶你去看,不會被發現的。]

      巫斯遲疑片刻,最終應下:“好!
      他只是去看一眼,隨后就離開。

      巫斯讓矮腳龍自行回去,他化身和三崽差不多大的幼年形態,跟著它在夜色中飛行。

      兩只小龍崽飛過一段路,來到宿舍樓第三個窗戶口。
      三崽先一步進去,巫斯停在窗口打量四周,目光帶著審視。

      這就是寧初住的地方。
      房間里倒是干凈整潔,就是看著比較簡陋,浴室連個門都沒有。

      小黑龍正準備飛進去找龍蛋,一個熟悉的人影下了床,朝窗邊望過來。

      寧初半夜突然在夢中驚醒,他翻了個身,習慣性伸手去摸枕頭邊,卻什么都沒摸到。
      他瞌睡頓時沒了一半,掀開被子坐起來,小聲喊道:“三三?”

      沒有龍回應他,寧初又趴在床邊,往放龍蛋的地方看,也不見三崽的身影。
      自從三崽跟著他來到學校,就再沒有獨自離開過,寧初心里奇怪,又難免擔心,準備再找找別的地方。

      他剛剛起身下床,就看見三崽從陽臺飛了進來。
      還有另一只黑色的小龍崽安靜蹲在窗口,月光下熟悉的模樣與記憶中如出一轍。

      寧初呆滯片刻,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好,奔過去將小黑龍緊緊抱。骸搬提!”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一定更粗長!
    感謝在2021-07-27 03:22:38~2021-07-28 03:57:4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棠白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暹羅 9瓶;泗陽、47350136 5瓶;小書蟲 4瓶;墨唧 3瓶;佚名 2瓶;挽歌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