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養龍崽app

作者:月見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0 章


      這三天里,寧初掙了不少錢。

      他一戰成名,還沒來得及挑選下一個對戰目標,數十封挑戰書陸陸續續送到他手上。
      寧初坐在唐納對面,一一翻看這些挑戰書。

      上面的人他一個不認識,挑戰書上印有對方的積分榜排名,大部分與寧初目前排名相近,也有一些名次低一些的。
      “挑一個吧?”唐納吸著葉子卷煙,“你要是吃得消,挑三個也行!

      競技場每晚最多安排三場對戰,只要寧初愿意,他們可以暫時取消隨機抽取的那一場。
      寧初一方面不想太出風頭,另一方面他又實在缺錢。

      糾結片刻,他選了兩個排在四十多名的,交給唐納:“就這兩個吧!

      被挑戰者贏下比賽獲得的獎勵要少一些,只有二百金幣,但一天能穩賺四百的話,也是一筆可觀的數字。

      昨天的對戰寧初買了自己贏,因為是新人,賠率高達一比三十。
      晚上博文神色恍惚地捧著一把紫金幣回來:“休寧,我們發了!

      博文也買了新人贏,他原本想壓戈蘭,正要投錢的時候會想起臨走前寧初的那抹笑容,伸出去的手鬼使神差地換了個方向。
      他只壓了兩個金幣,雖然沒有寧初那么多,也夠他開心好一陣子了。

      第二天的對戰第一場在晚上七點,第二場在八點,博文有事去不了,寧初便拜托唐納幫他下注。
      今天的賠率沒有那么高,但依舊可觀,因為挑戰寧初的人中有一名水系天賦的學生。

      寧初昨天用的是火系魔法,而火克木,水克火。
      在眾人眼中,他昨天能贏下戈蘭有這方面的原因,今天卻不一定了。

      寧初絲毫不慌,臨上場前唐納問他:“需不需要兵器?我借給你!
      唐納沒見過寧初這樣的學生,對他十分感興趣,昨天更是直接拿出一百紫金幣買他贏,最后寧初的表現果然沒讓他失望。

      寧初猶豫著:“有……盾牌之類的東西嗎?”
      片刻后,一面鐵制圓盾交到寧初手上。

      刀劍什么的他不會用,拿著反而礙事,帶個防身的就好。

      寧初提著圓盾走進場內,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手上的圓盾十分顯眼,有人幸災樂禍:“慫了吧這是?我就說他昨天肯定是靠運氣才……”
      “運氣?”旁邊人打斷他的話,“你能靠運氣一招打趴一只花斑虎嗎?”

      走完短暫的握手等過場,寧初握緊圓盾,準備應戰。

      對面的學生放出契約獸,是一只長頸白烏,渾身雪白無一絲雜色,長長的尾羽飄在空中。
      寧初一邊在心中默嘆這只契約獸真漂亮,一邊揮著圓盾將它拍飛。

      場外的觀眾還在激烈地討論誰會贏,見此情景漸漸安靜下來。
      水系魔法對寧初毫無威脅,他力氣大得驚人,手里的圓盾活生生被他用成了武器。

      這場戰斗依舊是速戰速決,寧初獲勝。

      回到內間,寧初摘下面具,從唐納手中領走二百金幣。
      同時他贏下二十積分,排名上升一位。

      離第二場開始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唐納貼心地遞上一杯溫水:“去訓練室?還是回去休息!
      寧初接下杯子,想了想:“我去一趟馴獸場!

      他換了衣服,穿上自己的一年級校服,來到競技場后方。
      云翅龍被放在馴獸場內的隔間,寧初往里走了一段路才找到它。

      它依舊在鐵籠中,寧初從游戲買了一顆創傷恢復期專用的藥,悄悄喂給他。
      三崽雖然不在,云翅龍能嗅到寧初身上熟悉的氣息,它圍著藥丸轉圈,觀察了許久才小心翼翼吃下。

      它情況明顯好轉,馴獸場的人有意照顧好它,籠子里的鐵桶中放了好幾塊生肉,然而云翅龍一點都沒碰過。
      寧初拿起鑷子穿過鐵籠,夾起一塊放在它面前:“你怎么不吃東西,不餓嗎?”

      云翅龍才吃了他給的藥,戒心消下去大半,這才叼著肉縮到鐵籠角落里啃食。

      “它竟然會吃你喂的食物?”唐納的聲音從背后響起,他走近,臉上滿是不可思議,“這只龍帶回來的時候都快死了,這不知怎么的又好了起來!

      然而警惕心太重,它不肯進食,拒絕任何人的觸碰,更別說馴化了。
      “我還以為它會是我這里唯一一只餓死的魔獸,”唐納驚嘆,“你與它投緣,不如試試能不能收它做契約獸?”

      寧初搖頭:“我收不了!
      他又夾起一塊肉扔過去,看向唐納:“如果我想直接買下它,需要花多少錢?”

      一只龍至少在六百紫金幣以上,這只云翅龍買回來時收了重傷,所以價格大打折扣,唐納回道:“友情價二百紫金幣!
      他補充道:“你能收它為契約獸的話,還可以再便宜一點!

      契約獸的交易速來如此,契約獸與主人是互相選擇的結果,是緣分。比起直接售賣,價格會有所不同。

      二百紫金幣……委派所的錢他還沒還完呢。
      寧初默默嘆息,站起身來:“我暫時沒有那么多錢……可以暫時幫我留著嗎?我一定會買下它的!

      龍族野性難馴,與普通的魔獸不同,寧初覺得它們不適合做契約獸。
      這只云翅龍,寧初想將它放生,或者想辦法帶回龍島也行。

      他現在能力有限,做不了更多,但既然遇見了,就不能坐視不理。

      “當然可以,”唐納很爽快,他見云翅龍吃下了寧初扔的第二塊肉,忍不住道:“難不成你有特殊的馴龍技巧?”

      這只云翅龍剛回來的那兩天,不少學生都來嘗試過,看看能否收它為契約獸,可惜全都無功而返。
      在生命垂危的情況下,魔獸為了能讓自己活下去,會變得更易馴化,云翅龍卻似乎恰恰相反。

      它不肯被馴化,也不肯進食,寧可放棄生命也不愿成為人類的契約獸,唐納對它的歸宿早已不抱希望了。

      馴龍技巧?寧初搖頭,多半是因為上次三崽兇過它,它才這么聽話。
      不過……寧初若有所思:“我的確知道它喜歡什么!

      比如籠子底部鋪的干草,雖然看起來柔軟舒適,云翅龍卻不喜歡,它們更喜歡干燥堅硬的木頭,能用來磨爪子更好。
      在寧初的提議下,唐納吩咐人去找木頭,對寧初再次有了新的認知:“可以問問,你是怎么知道這一點的嗎?”

      寧初胡扯一通,說干草都被云翅龍刨開,證明它不喜歡,鐵籠底部到處都是劃痕,所以這樣猜測。
      唐納聽得一愣一愣的,覺得寧初說的有道理,但又感覺哪里不太對勁。

      第二場對戰即將開始,下屬來這邊尋找唐納,話題被迫中斷。

      離開馴獸場前,寧初望著籠子里的云翅龍:“我明天再來看你!

      —

      第二場對戰依舊是寧初勝利,連帶著后面的兩天,他參與競技場以來一共打過七場,無一場敗績。

      因為挑戰他的人排名都在二十以下,寧初積分加的并不多,目前只排在第三十九名。
      但學生之間早已在討論,這個神秘的新人要是和巫斯對上,究竟誰會贏。

      巫斯一直是競技場的不敗之神,而寧初雖然戰績還不滿十場,但他每次擊敗對手的速度過快,輕松且仿佛沒有發揮出真正實力的模樣,簡直是第二個巫斯。
      所以大家都在期待,寧初會不會主動挑戰排在積分榜第一的巫斯。

      而恰巧這時候,巫斯回來了。

      校長辦公室,導師匯報完這次外出參加交流會的戰績,帶著巫斯離開。
      走廊上,巫斯出聲詢問:“謎都森林怎么回事?”

      導師翻著手中的學校近期日志,一邊道:“聽說是有幾個人類闖進去,惹怒了在那里的火龍……”
      巫斯心道,不可能。

      謎都森林中有不少龍族,赤焰龍再怎么沒分寸,也不會放火把林子燒了,這事絕對有蹊蹺。

      他想去謎都森林看一眼,順便找找赤焰龍的蹤跡。
      巫斯加快腳步,導師在身后握著魔法杖往地上一杵:“你給我站住!

      “森林被教會的人封鎖了,你去不了,”導師猜到他想干什么,絮絮叨叨地數落,“老喜歡去湊這些熱鬧,有什么好看的?給我回去復習功課!
      巫斯聞言眉頭緊皺,調頭朝著另一個方向:“我去鴉市!

      他得找到赤焰龍問清楚情況,鴉市來往的人最多,或許能打聽到些消息。

      來到鴉市,巫斯首先聽見的是關于競技場新人的消息。
      看見巫斯出現,有膽子大些的學生鼓起勇氣問他:“巫斯,新人有向你發挑戰書嗎?”

      巫斯對此不感興趣,目不斜視:“沒有!

      周圍的人群議論紛紛,有人說:“那個新人到底是誰?有人知道嗎?”
      “臉都不露……”另一人搖頭,“我問了好幾個高年級的同學,他們都說不認識這個叫寧的人……”

      巫斯腳步一頓,轉過身來:“他叫什么?”

      —

      巫斯回來的消息,寧初也從博文口中聽說了。
      博文是巫斯的忠實粉絲,上理論課的時候不停向寧初提起他,猜測他會不會在競技場和“寧”對上,兩個人誰會贏。

      寧初一邊聽一邊點頭,順著博文說:“那肯定還是巫斯贏面大一些!
      他心里想的卻是,他才不會去挑戰巫斯,巫斯大概也不會來主動挑戰他。

      一方面他不清楚巫斯的真正實力,另一方面是因為巫斯的龍。
      即使別人不知道,但那的的確確是一只真正的龍,寧初不想在競技場和矮腳龍對上。

      然而事與愿違,當天下午,寧初就收到了競技場發來的對戰書。
      今天晚上隨機抽取參與對戰的兩個人,就是他和巫斯。

      寧初第一時間找到唐納,表情一言難盡:“你是不是故意的?”
      唐納一臉無辜:“你怎么會這么想?抽取的人選完全隨機,這是神明的旨意,任何人都無法操控……莫非你想棄權?”

      寧初還真有這個打算,他無奈道:“我考慮考慮!

      他回到宿舍,博文不在。
      三崽趴在床底放龍蛋的箱子上,寧初把它抱出來,揉著它的頭:“三三,我好緊張!

      三崽“嗚”一聲,用爪子按按他的下巴。
      “我要和一個很厲害的人打架,”寧初苦惱道:“我怕我會輸!

      他有種奇怪的直覺,巫斯和其他學生都不一樣。

      “嗷嗚——”
      不可能輸!

      寧初糾結地捏著手上的龍角,懷里的三崽突然抬起頭,掙脫他的手竄進床底。

      床下只有一個東西會讓它這樣在意,那就是龍蛋。

      “怎么了?”寧初把箱子拉出來打開,里面的龍蛋安安穩穩地躺著,蛋殼上的花紋比之前鮮艷了不少。
      三崽趴在箱子邊上緊緊盯著龍蛋,它這幅樣子讓寧初也忍不住緊張起來。

      寧初輕輕抱起龍蛋仔細查看,此時手上的龍蛋似乎動了一下。

      寧初:“。!”
      他不確定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重新將龍蛋放在干草上,雙眼一眨不眨地注視著。

      一人一龍對著龍蛋屏息看了許久,龍蛋卻安安靜靜的,沒有絲毫異樣。

      寧初打開游戲資料卡,五崽的狀態還是“孵化中”。
      他略感失望,抱起三崽:“還得再等等!

      不過如果龍蛋剛才真的動了,也證明五崽快要破殼了。
      破殼之后,他要準備充足的食物、維生素等等……不止養龍崽的錢,馴獸場的云翅龍還等著他買下。

      今晚他和巫斯的對戰,賠率一定非常高,他要是能贏……

      寧初下定決心,抬頭看墻上的魔法時鐘,再次揉了揉三崽的小腦袋:“我要出門了,等我的好消息!

      新人要和巫斯對戰的消息傳開,今天的鴉市被擠的水泄不通。

      寧初廢了好大的勁才擠到押注的圓桌旁,花三十紫金幣買自己贏。
      隨后,他從后臺來到競技場內間。

      唐納早已在等著他,見他出現,面上毫不意外。
      他將寧初的衣服和面具遞給他,拍拍他的肩膀:“祝你好運!

      寧初換好衣服,閉上眼深吸一口氣。
      他把游戲里的所有數值全都調高了一個度,衣兜里還裝著幾顆核桃,做足了準備。

      面對矮腳龍,寧初心里并沒有完全的把握,或許能用這些核桃分散一下它的注意力。

      準備好一切,寧初帶上圓盾入場。

      場外依舊熱鬧非凡,觀看臺的外面都黑壓壓擠滿了人,嘈雜的歡呼聲一陣響過一陣。
      讓寧初意外的是,巫斯比他先一步進了場,此時正在站在對面看著他。

      巫斯從不穿校服,總是一身黑衣,表情冷漠,他身邊沒有矮腳龍的身影,大概是還沒被放出來。

      寧初在打量巫斯的時候,巫斯也在打量他。

      遠處的人裹得嚴嚴實實,身型偏瘦,戴著的面具看上去有些笨重。

      會是他嗎?

      工作人員讓兩人握手鞠躬,寧初剛走出一步,巫斯啟唇道:“直接開始吧!
      寧初一愣,點點頭表示同意。

      待工作人員退場,寧初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準備應戰。
      他左手抬起圓盾擋在身前,右手掌心騰起一團火焰。

      巫斯卻死死盯著寧初手中的火焰,他一動不動,也沒有放出契約獸。

      正當寧初疑惑的時候,突然聽見巫斯說:“我認輸!

      全場驟然喧鬧起來,寧初更是一頭霧水。
      他剛才說什么?認輸?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打老婆是不可能打老婆的
    不會還有人不知道這是攻吧!
    感謝在2021-07-26 03:38:11~2021-07-27 03:22:3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狗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北姝 20瓶;阿默奇 17瓶;你們快去結婚啦、青山不改 3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