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后我只想活命

作者:青青河邊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 章

      吳梅看著坐在沙發上,端著水杯小口啜飲的人,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小姐有些不一樣,但她卻又說不出具體的點來。

      吳梅抬頭掃了眼站在鋼琴旁的紀郁檸,巴掌大的臉沒有血色,眼底的黑青大概是被小姐罰站整晚造成的,寡淡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緒,像是對于小姐刁鉆的話已經習以為常。

      吳梅心疼了下紀郁檸,也只是心疼一下。
      她拿著方白的工資,管不了方白做什么,只能眼睜睜看著紀郁檸被暴力對待而不作為。

      吳梅訕訕收回視線,沖著方白說:“是小姐,那我先去洗碗了!
      說完,吳梅轉身走向了廚房。

      偌大的客廳里,只剩下了方白和紀郁檸。

      紀郁檸在吳梅話音落下的時候,重新坐回凳子。

      方白見狀,輕聲吐出兩個字:“彈吧!
      下一秒,鋼琴聲再次響起。

      同時,方白起身坐在距離鋼琴稍近的沙發上,身子陷入柔軟的坐墊,伴著鋼琴音,倒是有種在聽音樂會的錯覺。

      說實話,方白還沒從穿書這件事中緩過來。
      明明前幾分鐘還是為了論文而心煩的人,一眨眼就變成了身價上億、純純作死的炮灰,甚至……還要養一個十幾歲的孩子。

      雖然紀郁檸完全不需要她來養。

      如果方白沒有記錯,按照書中寫的故事線,紀郁檸已經在發展她隱藏的勢力了。
      很快的,紀郁檸不會再逆來順受。

      方白將手中的杯子放回到茶幾上,垂眸細想著。
      目前來說,她想活命的話,最主要的目標,就是讓紀郁檸對“自己”的恨意小一些。

      方白覺得很難。
      就算紀郁檸剛剛看她的眼神中沒有絲毫情緒,可方白還是從那淡漠的眼中,看到了隱藏深處的不可磨滅的恨意。

      紀郁檸手臂上的青痕、手背上的創可貼、蒼白的臉……
      全都是原主的“功勞”。
      甚至說,還有些傷藏在衣服下看不見的地方。

      “!”
      方白突然想到了剛才的體感畫面。
      只想著不讓對方洗碗了,卻忘記對方身上還有傷。

      這么一想,方白的視線瞬間落在了彈琴的人身上。

      紀郁檸雖然在彈琴,心里卻在想其他的事。
      被方白要求上臺表演的時候,紀郁檸就知道了方白的意圖,所以就算方白故意不給時間讓她練琴,紀郁檸只能默默將琴譜背熟,為的就是想在表演時不出錯,駁了方白的念想。
      可現在方白又讓她練琴——

      后背的疼痛打斷了紀郁檸的思緒。

      紀郁檸眼睫微顫,手下輕微用力,琴鍵發出道道悅耳聲。

      第一遍開始彈的時候,后背傷處沒有明顯的疼,但當紀郁檸彈第二遍后,每當紀郁檸按下一個琴鍵,后背的傷就會被扯動,螞蟻噬食般疼了起來。

      不過這點疼痛在紀郁檸眼中算不上什么,畢竟身上的每處傷口都比這還要重。
      可耐不住疼意星星點點的堆砌,不一會兒,紀郁檸眉宇間染上痛楚。

      方白轉頭就看見了紀郁檸這副樣子。

      方白先是盯著紀郁檸緊繃的臉看了幾秒,當耳邊傳來錯亂的音符后,方白叫道:“紀郁檸!

      鋼琴聲停下。

      方白纖細的雙腿交疊,整個人陷入沙發,用慵懶至極的語調說:“回你房間去!

      “…”
      原主時常說這種話。
      與方白不同的是,原主說的是“滾回房間,我不想看到你”這類話,有時說完還會嘲諷紀郁檸幾句。

      紀郁檸聽后,沒有猶豫,直接起身走向了樓梯。
      一個眼神都沒施舍給方白。

      方才還縈繞著美妙音調的大廳驟然陷入安靜。

     。

      紀郁檸住在閣樓。
      在她搬來前,閣樓是方白存放雜物的地方。

      打開房門,入眼是堆滿的箱子,一張單人床擠在墻邊,床上的被子被疊成了豆腐塊,床單連個褶都沒有。

      參差的箱子被紀郁檸堆得錯落有致,倒是成了房間里的裝飾。
      唯一不足的就是閣樓唯一的窗戶被紙箱遮蓋了大半,光線不足,就算是在正午,屋內昏暗不明。

      紀郁檸沒想過去移動箱子,反而她很享受這簡陋狹窄的沒有光照的感覺,母親去世前,她是暢游云端的天使,可以隨意觸碰陽光,那是帶給她力量的東西。
      現在…對于陽光紀郁檸避而不及,長時間的光照會灼傷她。
      所以她喜歡黑暗。
      她墜在深淵中,無需陽光。

      床上扔著一件衣服,是紀郁檸換下來的那件,沾滿面粉的那面在上,紀郁檸看著,俯身拿了起來。

      紀郁檸沒有衣柜,所有的衣服都放在床邊的紙箱中,好在她衣服少,除了校服外,也就兩三件替換的衣服,紙箱正正好放得下。

      紀郁檸抽出床下的洗臉盆,將衣服扔了進去。

      洗衣機紀郁檸是不能用的,所有的衣服都是她手洗的。
      有次洗衣服被方白撞見,方白一腳踢爛了洗衣盆后,紀郁檸每次要等方白睡午覺,她才會去洗衣服。

      距離方白午睡的時間還有一會兒,紀郁檸將洗臉盆放到了一旁。

      正對床的墻上掛著一面鏡子,不算大,但足以將紀郁檸胸口以上的位置照全。
      紀郁檸背對鏡子,側頭望向鏡子里的她。

      接著,紀郁檸雙手交叉拽住衣擺,將套在身上的短袖脫了下來。

      鏡子中出現了位穿著小背心的人。

      紀郁檸確實營養不良,胸脯肚子腰間這些容易藏匿肥肉的地方,非但沒有一絲的贅肉,反而瘦弱到腹部處的胯骨和鎖骨分外突出顯眼。

      紀郁檸脫衣服是為了看她后背的傷。
      當把衣服扔到床上,紀郁檸視線重新轉到鏡子中時,就看到了內衣下泛紫的淤青。

      “咚咚咚”
      隨著三下敲門聲,吳梅的聲音傳過門進了房間,“小紀,在嗎?開一下門!

      被突然打斷,紀郁檸沒再去看傷處,她走到床邊勾起衣服,等把衣服套在了身上后,她才拉動門栓,打開了房門。

      吳梅抱著一個四方塑料盒站在門前,看到門開,她向前一步,“小紀!
      紀郁檸:“吳姨!

      吳梅問:“你的傷好些了嗎?”
      紀郁檸點頭:“好了!

      吳梅聽后沉聲問:“前幾天的都好了?”
      紀郁檸:“嗯!

      “那,”吳梅停了下,擔憂地問,“那剛才小姐打的疼嗎?要不我給你點錢,你去醫院看看!
      “…沒事!

      “怎么會沒事!你掀開衣服讓吳姨看看!眳敲氛f著抱著箱子擠進了房間。
      本就窄小的地方,吳梅略微肥胖的身軀進來后,空氣都有些稀薄。

      紀郁檸下意識拉開了與吳梅的距離,她后背抵著門,低聲說:“不用!

      吳梅見狀,她不好強求紀郁檸,只是一邊將盒子放在一旁,一邊說道:“不用我看也行,那我給你找藥,你自己抹!

      四方盒子是藥箱。

      說著吳梅在藥箱里翻找著,但沒有找到治療淤傷的藥膏,只找到一支祛疤的。

      吳梅直起腰,把祛疤的藥膏遞給紀郁檸,“你先抹這個,另外一個可能是落在哪里了,我去找一找!

      “吳姨,”紀郁檸叫了聲吳梅,在吳梅轉頭看她時,她低聲道,“謝謝!

      吳梅一怔,紀郁檸的道謝在此刻,如棍子一樣攪著吳梅內心,那份淺露的愧疚被攪亂,吳梅無措地說:“不用謝我,是…”

      吳梅只要一看到紀郁檸和她身上的傷,就能從紀郁檸身上看到懦弱不堪的她。
      對紀郁檸的慚愧心使得吳梅不會主動上樓來找紀郁檸,更別談給紀郁檸送藥了。

      兩分鐘前,吳梅洗完碗從廚房出來,就被方白要求帶著藥盒上樓給紀郁檸送藥。

      吳梅頓了一下,說出實話:“是小姐讓我拿藥箱上來的!

      紀郁檸眼皮撩起,隨即垂下眸,“嗯!

      吳梅的話紀郁檸是不信的。
      方白不會有這么良心。
      紀郁檸只當是吳梅不想被她牽連,所以才多此一舉地解釋了遍。

      吳梅在原地站了兩秒,見紀郁檸沒有要說的后,轉身離開了。

      紀郁檸關上房門,她這次沒有脫衣服,而是將衣服撩到前肩,用肩頸勾著衣服防止掉落。

      將藥膏擠在指腹,紀郁檸反手抱著自己,手伸到后背后,她把膏體涂在了后腰的疤處。

      這個傷倒不是方白弄得,而是她之前逃跑時不小心被鐵絲刮傷的。
      可要不是方白派人追她,她也不會驚慌到沒注意到鐵絲。

      剛想到方白,方白的聲音就傳進了紀郁檸耳中。
      紀郁檸愣怔后才確定她不是幻聽,方白就在門外,聲音不輕不重地叫著她的名字:
      “紀郁檸!

      這是女人今天第三次叫她全名。
      與平時的“喂”“biao子”“狗東西”全然不同,喊全名這個叫法,讓紀郁檸覺得自己在她眼里是個人了。
      紀郁檸還不至于被方白叫全名而感恩戴德,她只當女人是在玩什么新的游戲。

      紀郁檸慢條斯理地擦掉指腹遺留的膏體,然后動作輕緩地放下肩處的衣服。
      衣服將傷口遮蓋,看不出紀郁檸的身體的脆弱。

      與鏡子里的人對視了眼,看著她眼中洶涌的情緒在瞬間歸于平靜,紀郁檸低頭把紙巾扔進了垃圾桶,隨后打開房門。

      看著三年來第一次出現在門前的人,紀郁檸眼中平淡如水,平聲叫道:“方小姐!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大家元宵節快樂喔~
    小彩蛋:多年后,某人情到深處時,總會在方白耳邊低喃,一遍遍求方白喊自己的全名…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小橘子 30瓶;貓貓樹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