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后我只想活命

作者:青青河邊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0 章

      方白看似臨時起意地問了出來,心里的小算盤卻快速地打著。

      沒有和紀郁檸聯系的這幾日,方白才意識到如果紀郁檸住校,那么兩年里除了寒暑假外,她只有周末才能和紀郁檸見面。
      這樣一來,她根本沒有太多的時間與紀郁檸相處。
      那她還怎么在紀郁檸面前刷好感?

      方白沒有信心能在短時間里消除紀郁檸對原主的恨,當下,她要富裕的相處時間。
      如果紀郁檸不住!

      方白想著,但被何薇說的話阻擋了念頭。

      何薇說:“方小姐,雖然郁檸才高二,學習壓力還不是很大,但為了高三,我們還是希望郁檸繼續住校的,住校不但能夠給郁檸更多的學習時間,學習氛圍也是好的條件!

      方白聽后,反應了過來。是了,她只顧著自己,卻忘記紀郁檸還得學習。

      方白露了抹笑,裝作一時興起地模樣說:“這點我也知道,我就是擔心小檸在宿舍住著尷尬,提了一句。至于小檸要不要住校,也不是我說了算,一切都聽她的!

      紀郁檸肯定不會同意。
      當初原主煩她送她住校,成了紀郁檸眼中原主做過唯一的一件人事。
      現在她讓紀郁檸跑讀,不就是把唯一的好印象都弄走了?
      方白:“…”

      “我可以給于米米換個宿舍!焙无钡。
      方白斂下心神,自然地接話:“麻煩何老師了!

      三人走到了教學樓下,走在旁邊的紀郁檸停下了腳步,在方白轉頭看向她的時候,說道:“我要回教室取東西!

      方白點了下頭,“那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紀郁檸嗯了一聲,進了教學樓。
      教室在二樓,紀郁檸拿了作業后又收拾了下課桌,五分鐘左右就下樓了。

      出了教學樓,門口已沒了何薇的身影。
      只有方白一人站在樹蔭下,許是嫌熱,方白的手在臉邊輕輕扇動著,很有規律,不急不躁。
      忽然吹過的風撩動了裙角,方白順著風的方向轉頭,恰巧與紀郁檸對視。

      臉旁扇動的手放下,方白向前走了兩步問:“拿好了?”
      很溫柔的語調。

      紀郁檸頓了下后邁著平穩的步子走下了臺階。

      等到紀郁檸還有一步走到身邊,方白朝校門的方向邁步,側頭問走到她身邊的人,“去取什么了?”

      紀郁檸答:“作業!

      方白哦了一聲:“宿舍還有要拿的東西嗎?”

      紀郁檸語氣平緩道:“已經在書包里了!

      方白瞇眼笑:“你是說手機?”

      紀郁檸:“嗯!

      方白回過頭,手提著包,貓步走著,問:“怎么沒打開看看?”
      紀郁檸:“?”

      沒聽到旁邊人說話,方白猜到了紀郁檸估計是在疑惑自己怎么知道她沒開機,方白低頭走著,躲著太陽光線,解釋道:“我給你發了消息,一直沒等到你回復!

      等她回復?
      紀郁檸感受著書包的重量,回道:“會分心!

      “…”很完美的理由。

      兩人即將走到校門口,方白瞧見校外,馬路對面的小區樓下超市,忽然想起了她給紀郁檸的生活費,“給你的生活費花完了嗎?”

      “沒有!

      方白轉頭:“還剩下多少?”

      “490!
      “?”方白道,“怎么才花了十塊錢?你又吃饅頭了?”

      方白這才看到,紀郁檸不管是臉還是身子,都沒有任何圓潤的趨勢,還是那么瘦弱。
      唯一好點的是,紀郁檸的臉色健康了許多,唇色也沒那么蒼白,紅潤了點。

      “…”紀郁檸不知道為什么會給方白留下吃饅頭的印象,她冷聲道,“沒有!

      方白顯然不信,但她沒繼續追問,畢竟當初她說過不會管紀郁檸怎么花錢。
      方白只是說了句:“不用省錢,你媽媽給你留了很多錢!

      “…嗯!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出了校門,車停在幾米外的馬路邊,司機見方白出來,立刻下車給她打開了車門。

      坐上車,車內開著的冷氣讓方白不用再受高溫的灼熱,方白沒忍住閉眼享受了會兒。

      等到身上的燥熱褪下,方白悄然睜開了眼,她看向身邊,只見紀郁檸把書包壓在腿上,雙手交叉搭在了書包上,后背挺直,坐姿與在臺上彈琴時一模一樣。

      這是紀郁檸第一次坐方白的車,以往放學都是趕公交。
      相比擁擠吵鬧的公交車,私車確實讓人心神安寧,安靜,舒適。

      紀郁檸目視前方,以為安靜會持續到家。但在走過一個紅路燈后,耳邊忽然響起一抹笑,接著就是方白尾音拉長的,“你在緊張?”

      紀郁檸:“沒有!
      “那坐得這么板正干嘛?放松點!狈桨渍f道。

      紀郁檸沒有回話,肩依舊挺著。

      方白手肘拄在車門,兩根手指撐著腦袋,盯著紀郁檸的側顏說:“我看你表演了!

      看到方白出現在后臺時紀郁檸就知道了,她沒有太多驚訝,畢竟方白想看她演砸這次表演。

      她沒出任何錯的彈完了整個曲子,并沒有像方白想的那樣發展,方白會怎么樣?

      紀郁檸想著,視線轉向方白,她想聽方白接下來要說什么。

      方白一直看著紀郁檸,當紀郁檸看向她時,四目相對后,方白毫不吝嗇地夸贊:“彈的非常好!

      方白含著贊賞的雙眸就這樣,在紀郁檸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闖入了全是被虐打的設想的腦海。

      紀郁檸詫然的呆怔了幾秒,在掃到方白嘴角的笑后,表情很快恢復如常。

      方白將紀郁檸的反應收入眼中,這正是她想要的。

      方白覺得,她到學校找紀郁檸的那一天,她完美的在紀郁檸認知里過渡了她和原主,她現在已經不需要再模仿原主的語氣對紀郁檸說話了,她要做的,是要讓紀郁檸慢慢習慣不一樣的“原主”,慢慢接受她。

      夸贊只是拉近關系的第一步。

      方白收起胳膊,身子斜傾向紀郁檸,詢問:“想要什么獎勵?”

      紀郁檸皺眉不解:“獎勵?”

      “對啊,你彈琴彈得好,當然要給你獎勵!狈桨讍,“你有什么想要的嗎?”

      紀郁檸:“…沒有!

      要是紀郁檸要出她想要的,方白才會奇怪。
      方白很溫柔地說:“那等你以后有想要的和我說!

      車內陷入沉默。

      幾分鐘后,方白再一次打破了安靜:“午飯想吃什么?”

      紀郁檸這次回答了,“都可以!

      窗外風景后退。
      方白轉頭:“現在時間還早,我帶你去逛逛商場買點東西,然后午飯在外面吃怎么樣?”

      紀郁檸稍稍收緊書包,“方小姐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不是答應也不是拒絕,而是妥協。
      是紀郁檸在原主面前常用的“虛與委蛇”,假意的討好去順從原主。

      方白眸光忽閃,眼底劃過絲慧黠,紀郁檸的委曲求全讓方白產生了小心思。

      “你的意思是,都聽我的?”

      紀郁檸察覺到方白話外得意圖,但她的話已經說了出去,只能回道:“嗯!

      方白肩倚在車座上,交疊著腿,笑吟吟道:“那叫聲小媽聽聽!

      車內的氛圍瞬間歸于死寂。

      連司機李叔都屏氣凝神著,生怕他不小心出聲,會打擾到后座的兩人。
      李叔心里偷偷消化著小姐的話,小姐居然讓紀小姐喚她小媽?!

      這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李叔感覺他錯過了好多,小姐從來不會來紀小姐的學校,可是周一小姐來了,周五小姐又來了,每次來小姐的心情都很好,都是笑著的。
      甚至這一次,小姐居然還讓紀小姐上了車,兩人一同回家。

      錯過的事情太多,李叔決定回家問一問吳梅。
      當下他還是好好開車吧。

      后座,紀郁檸藏在眼底的戾氣浮出又降下,可驟然攥緊的手已然暴露了她。
      叫方白小媽?
      媽這個字,她配嗎?

      “不是都聽我的嗎?我不想聽你叫我方小姐了!狈桨紫袷菦]有看到紀郁檸的異樣,她眉尾揚起,語調輕快地說,“以咱倆的關系,你要不叫我小媽,要不就像小時后那樣叫我方阿姨!

      說完,方白湊近紀郁檸,低語:“二選一,你挑一個喊!

      隨著方白的靠近,紀郁檸嗅到了一股甘甜的清香。

      很熟悉。
      但想不起來在哪里聞到過。

      意外的,這股味道撫平了紀郁檸的情緒,她側頭看向方白。
      女人眼中顯露出幾分期許,平日的嬌縱全然消失。

      紀郁檸雙唇翕動:“…”
      她想說方白做夢。

      方白單手托腮,啞聲叫道:“小檸!
      紀郁檸睫毛顫了顫。

      方白徐徐說道:“是你說我想怎樣就怎樣的,你不會是騙我的吧?”

      紀郁檸扯了抹冷笑:“…方小姐曾經打了我幾巴掌,警告我說,以你的年齡,我只能叫你小姐!

      方白不為所動,反問:“那現在我親親你,再哄著你叫我一聲小媽或者阿姨,你愿意嗎?”

      紀郁檸垂眸,彎眉緊皺著,方白的話讓她反感,厭惡。
      奇怪的是,惡心感卻只有一點。

      似乎已經聯想到了那個畫面,紀郁檸緊閉起了眼,想要揮去,卻毫無作用。

      幾分鐘后,車廂內響起紀郁檸毫無情緒可言,如潭死水的一聲:“…方阿姨!
      閉眼后想象出的畫面讓紀郁檸妥協了。

      不管紀郁檸喊得有多么不心甘情愿,方白的目的達成。
      她輕笑了聲,手在紀郁檸頭頂拍了拍,尾音如貓尾巴般翹起,“乖!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方白:惡心?
    紀郁檸(求生欲極強):是我惡心!親親抱抱舉高高!老婆天下第一美!老婆親我我求之不得!是我沒有發現老婆的好!
    感謝在2022-02-20 21:13:29~2022-02-22 22:47:14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末、柑橘海鹽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沐 39瓶;揚帆起航 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