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緣誤

作者:月下云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初定心意


      這邊阿蠻開始動手了,聽著姓韓的那小子凄慘的叫聲,周蘭昊面上瞇著眼一副不忍心,他假惺惺地道:“哎呀,阿蠻那丫頭下手也太重了,瞧著那俊俏的小臉,嘖嘖,輕點……”

      聽著他那夸張的聲音,謝文柏斜了他一眼,提醒道:“將你那臉上那虛偽的表情收收!

      見他神情冷淡,周蘭昊暗自翻了個白眼,別以為自己不知道他也在心里幸災樂禍。

      韓遠的叫聲引得眾人圍觀,他抱著頭哀嚎“我錯了,小美人,不,姑奶奶,小的再也不敢了,啊喲,別打來……”

      程皓還了愿,又添了香油錢,正準備跟表妹她們在約定的地方會合,就見那地方被一大群人圍觀,隱隱有凄慘的嚎叫聲傳出來。程皓大驚,上前扒開人群,見表妹和未婚妻都安然無恙,松了口氣,這才將視線移向那凄慘聲的主人。聽著路人斷斷續續的議論,他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準備再補幾拳,但是看著那豬頭似的腦袋,沒下得去手。

      程雨安估摸著差不多了,抬手示意阿蠻停手。韓遠已經痛得沒有知覺了,不知她已經停手,仍抱著頭嚎叫,逗得為圍觀的人哈哈大笑。他身旁的小廝見女土匪住了手,這才上前繼續忠心護主,“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見他們既然還敢兇人,阿蠻朝他們露出一個兇狠的表情,剛才還色厲內茬的小廝立即露出一個討好的笑。

      看著被小廝扶起的韓遠,阿蠻高聲發話道:“要是本姑娘再見到你調戲女子,”說著她舉起拳頭威脅,嚇得韓遠身子抖了抖,直說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阿蠻耍夠了威風,開心地跑在自家主子面前討賞,圓圓的眼睛全是求夸獎,絲毫不見剛才那兇殘的樣子。程皓瞥了眼目瞪口呆的眾人,滿意地點點頭?窗,這才是正常的反應,他心里平衡了。想當初他這樣傻眼了還被表妹嘲笑沒出息,這下可不止他一個人沒出息。

      謝文柏察覺有一道視線朝他襲來,來者不善,他憑著直覺望去,只看到韓遠一瘸一拐的背影。

      周蘭昊拍著他的肩膀,“看什么呢?”他沒有說話,眼睛瞥了眼身上的手,周蘭昊訕笑地收回了手,暗罵了聲事多。

      人群慢慢散去,程皓看向未婚妻,不停地問她有沒有嚇到,累了么?……

      聽著他一長串的追問,程雨安再次覺得自己這個電燈泡大的出奇,她無所事事地左顧右盼。忽然,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她的眼簾,嘴角不自覺地上揚,她朝身旁的兩人道:“你們稍等一下,我跟朋友去打聲招呼!

      清風徐徐,她額前的劉海隨風搖曳,她提著裙擺快步走到謝文柏面前,靜靜地看著他。

      謝文柏抬眸凝視著她,她離他只有十幾步的距離,白皙的小臉因為太急而微微泛紅,那雙黑泠泠的眼睛異常的亮。

      兩人誰都沒有說話,氣氛漸漸曖昧。

      周蘭昊的視線在兩人身上打轉,察覺出兩人的不對勁,他咳了聲打破了平靜,忽略好友不滿的眼色,他笑嘻嘻地上前打招呼:“表妹啊,沒想到這么巧,咱們還真是有緣!

      “不巧!”程雨安笑盈盈地看向謝文柏。

      謝文柏的心不爭氣地跳快了幾拍,一抹紅暈慢慢爬上了耳尖,他克制住腦子里的旖旎,正想問她有什么事,就聽見她繼續道:“我是專門來謝謝姜公子的。多謝姜公子上次的幫忙!

      他知道她說得是縣尉府的那次,不過是件小事,謝文柏看著她那雙真誠的眼睛,心底的旖旎被打擊得七零八落,他板著臉回了句:“不用!”

      一個說得坦蕩,一個回得冷漠。周蘭昊心中的懷疑消散了,長卿對女色從不上心,怎么可能喜歡上程表妹!周蘭昊瞄了眼容貌秀絕的程表妹,又瞄了眼清朗俊逸的好友,鬼使神差地覺得他們在一起也不錯。

      并不知好友心里的想法,謝文柏此刻心里正懊惱著,看著雨安跟周蘭昊那廝言笑晏晏,謝文柏抿嘴,越發覺得周蘭昊那廝不順眼。他將虛握的拳頭抵在嘴邊咳了聲,提示自己的存在。

      程雨安以為他們還有事,便提出告辭?粗只ǚ髁刈吡,謝文柏涼涼地斜了眼那礙眼的家伙。

      周蘭昊將視線移在好友身上,一臉興味地問道:“你平日里不是都待在院子里么,什么時候跟表妹又見過面?”

      對于他揶揄的眼神,謝文柏直接無視,眼睛不自覺地看著手掌,似乎上面還遺留在細膩的觸感,他不好意思的閉了閉眼,鼻尖似乎還縈繞著吐氣如蘭的氣息,他睜開眼,深邃的眼睛愈發的幽暗。

      另一邊,程雨安回來后就一副心情愉快的樣子,沈小姐有些好奇地問道:“是個什么樣的朋友,讓你高興成這樣?”

      想到那清透的聲音和那深邃的眼睛,雨安眉眼彎彎,語氣里滿是真誠,“是個很好的朋友!”他是真的很好,雖然話不多,但沒次都會說在關鍵上,而且,雨安想起他將菜單遞給自己,他帶著東西祭拜外祖,他稱贊長卿公子寫話本……

      想起姜公子,程雨安嘴角不自覺地上翹,腦子里將他們的每一次相遇都回憶了一遍。

      “姑娘!”耳邊傳來大聲地喊叫打斷了她的回憶,程雨安回神,沒好氣地橫了眼罪魁禍首,“你干嘛!你主子我耳朵沒聾!

      阿蠻瞪著她那雙圓圓的眼睛,“姑娘,自從寒山寺回來,你就一直傻笑,都好幾個時辰了!”

      程雨安大驚,走到銅鏡前看著自己的臉,鏡子里的自己眉眼間還殘留著春意。她捧著自己的臉,心中一咯噔。她好像,大概,似乎喜歡上一個人了。

      程雨安雖然寫了很多情情愛愛,但那都是紙上談兵,這是她第一次遇見愛情,喜歡一個人原來是這種感覺。程雨安想起姜公子,心里浸入了絲絲蜜意,她正細細品味,六葉走了進來,告訴她舅老爺來了。

      莫名有種自己早戀被舅舅抓到的感覺,程雨安心里有一瞬間的發虛,她收起腦子里的亂七八糟,神色如常地去見舅舅。

      四月的太陽暖洋洋的,陽光透過窗戶,落在地上,將屋子里照得明晃晃的。

      程望坐在正堂,眉宇間帶著一絲愁容,他的肌膚因為常年在外而較常人黑,但是此時眼底的青紫還是異常顯眼。

      瞧他一臉疲憊,雨安關心道:“舅舅平日里還是注意點身體,錢是掙不完的,但是身體熬壞了就不劃算了。咱們做商人的,這筆買賣還是要算得清!

      被她這么一逗趣,程望心情不由得一松,笑罵道:“就你歪理多!”

      “怎么就是歪理了?”雨安不服地瞪著眼,開始向周圍人求證,“你們覺得我說錯了嗎?”

      阿海捧著一木匣子立在程望身側,聞言笑著附和道:“雨安小姐說的自然有理!

      雨安得意地抬抬下巴,又跟舅舅聊了會兒家常。聽著雨安言語里的關切和親昵,程望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他欲言又止地看著侄女。如此幾次,雨安終于忍不住,出聲道:“舅舅,有什么話就直說,我們是一家人!

      一家人,程望將這個詞在嘴里念了幾遍,他猛地起身向雨安跪下,雨安眼疾手快地扶住他,急聲問道:“舅舅,你這是干什么?”

      程望一臉愧色,聲音沉重:“是舅舅管教無方,險些害了你!”

      他的話一落,雨安就知道那件事他查出來了,眸子微閃,“幕后之人是誰?”

      “是……”程望閉閉眼,終究還是將它說了出來,“是月丫頭,她主動跪在我面前承認,都是受了朱青那廝的蠱惑,看來將他關進打牢還是太便宜他了!

      程雨安有些詫異,沒想到程錦月居然會來這招,想到正院的朱氏,她眼里露出笑意。雖然她不太喜歡這個舅母,但是她還是很欣賞她懂分寸、有手段。要不是程錦月給她母親拖后腿,她也不會發現朱氏在她玉丹院安插眼線,由此可見她的手段還是厲害。

      程望看了眼垂眸的雨安,繼續道:“月丫頭終究是我女兒,看她一臉悔意地跪在我面前,心里還是不忍,做不到大義滅親,所以,舅舅想為她求求情!

      程雨安盯著茶盞里清綠的茶水,半響,她淡淡地嘆了聲,“在舅舅心里雨安就是那么心狠手辣睚眥必報的人么?我將這件事交給舅舅,就是想給表姐一個教訓。要是我真的想出手,舅舅覺得表姐現在能還好好地帶著院子里么?”

      程望知道自己這個侄女看似溫柔好說話,實則雷厲風行,不然那些掌柜怎么被她管得服服帖帖的。

      聽她這么說,程望對她的愧疚更深了,“這件事她已經知道錯了,愿意主動受罰。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好好管教她!

      程雨安垂眸盯著淺綠色的茶水,片刻后,她抬眼看向舅舅,“表姐主動受罰?”

      “對,自愿抄佛經!”程望道。

      程錦月好像最討厭的便是抄佛經,也真是難為她了,程雨安嘆了聲,幽幽道:“舅舅,給表姐一個教訓就好了,不用懲罰得這么重!

      她越這么說,程望的心里越不是滋味。原本還認為程錦月懲罰重了,可是想到雨安還為她求情,她卻一點都不顧念姐妹之情,下定決心要多罰她抄幾百遍經書練練心。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44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