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之下

作者:今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4 章


      添了幾片薄荷的中藥湯在陶瓷鍋沸騰,是熬好了。
      湯阮站在廚房臺面前,用木勺慢慢地舀動著鍋里,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才熄火,動作熟練盛了半碗,放在玻璃盤上端出去。

      陽光白灼的中午,外頭庭院墻壁上的薔薇花開得正艷。
      湯阮經過時,隨手摘了幾朵,放在碗沿點綴,邁著輕快地步伐走向了旗袍工作室。

      謝音樓的旗袍工作室是不讓人隨便進的,里面幾乎掛滿了各種款式的絲綢旗袍,用的精致面料極貴,每一件不出售的,都是孤品。
      推門而進,湯阮就看見了謝音樓安靜坐在桌案前,上面堆滿了絲綢布頭和針線軟尺,走近了看,發現她纖細的手指持針繡著快成樣的鳶尾花,半天了都沒完工。

      湯阮擱下玻璃盤,打了個啞語手勢:“快喝了它!

      謝音樓看了他一眼,聞見碗里的藥香味,啟唇問:“這是什么?”

      “治過敏的藥湯!
      湯阮指了指她的脖子,今天謝音樓一來店鋪就被他看見了,那兒的小片肌膚印著或深或淺的紅腫,瞧著像是過敏的癥狀,蚊子是叮咬不出來的。

      謝音樓下意識抬手,捂著后脖的位置,細腕戴的玉鐲鈴鐺貼在肌膚,冰涼觸感激得她腦子清醒了瞬,轉頭看向窗外的薔薇花:“看不懂你在比劃什么……”

      又是這樣,開始看不懂啞語了!
      湯阮氣憤地快速比劃:“快喝,不然我就要跟你爸爸說你過敏……還不好好喝藥!

      謝音樓眼角余光睹見,竟笑了,伸手端起藥說:“我發現你學聰明了啊,開始抬我爸爸出來狐假虎威,告狀精!

      湯阮見她喝了半口,微圓的鹿眼瞇起笑:“告訴你個好消息啦!

      小啞巴還學會賣關子。
      謝音樓唇間意思意思沾了點藥湯,就放下,問道:“嗯?”

      “得月臺那邊的戲服尾款付清了,這個月店鋪房租有著落啦!
      湯阮手舞足蹈比劃,以為謝音樓聽了會很開心,誰知她點點頭,就沒下文了。

      窗外有風吹進來,將她嫣紅色的綢裙吹得輕輕揚起,謝音樓低垂脖子,細長的指尖拂過柔滑的面料。
      這條從別墅穿回來的裙子是高定款,能抵得過她給得月臺手工縫制的一整套戲服價錢了。

      想到這個,謝音樓抬起頭,還未說什么。
      湯阮突然皺眉:“你身上,有股味……”

      謝音樓:“?”

      “……像雪松的味道!睖钍侵乐x音樓習慣聞薔薇味的香燭入睡,身上也會沾染到一些,于是比劃問:“你換催眠香啦?”

      謝音樓表情微僵,突然扶著桌案沿站起,在湯阮眼神分外天真的注視下,她蹙眉說:“我回公寓洗個澡!
      沖掉這一身神秘雪松的男人味道。

      ……
      回到天府公寓,樓下的祭奠花圈已經被保安搬走,地上也洗刷得干干凈凈。

      謝音樓乘坐電梯上樓,叮的一聲,很快抵達了二十六層。

      她踩著細高跟剛走出去,寂靜的走廊里突然響起打火機聲響。
      謝音樓轉過頭,看見一個高瘦的男人懶散地倚墻而立,穿著件高奢的淡藍襯衣和長褲,顯得腿修長,大概是等煩了,指腹用力地摩擦了下打火機的滑輪。

      是溫灼。

      三秒后,謝音樓終于想起了他長什么樣,卻不怎么感興趣的往家門走。

      “謝音樓——”
      溫灼見她看自己眼神,就像是看無關緊要的透明人,忍不住地攔住了她,桃花眼隱含某種情緒:“為什么不回短信?你聽我解釋行不行……身在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娛樂圈,我有太多身不由己,這次跟孟詩蕊的戀情都是公司營銷的炒作,我真愛的是你!

      謝音樓見他身形逼近,封閉的走廊空氣流通不好,那股煙味讓她透不過氣,后退半步,輕蹙了下眉問:“我們很熟嗎?”

      不熟吧。
      這一副開口就渣男套路女朋友的調調,他該不會是在娛樂圈混得精神錯亂了?

      溫灼見她艷若桃李的臉蛋透著清冷表情,睫毛輕抬間,他目光在她右眼底的那顆淚痣上迷戀凝視著,耐心地誘哄著她這點脾氣:“音樓,只要你愿意委屈兩年,我一定會公開!

      公開?
      謝音樓花了整整兩分鐘才明白他的自作多情。
      溫灼不過是個靠營銷火的流量明星,是哪來的自信,還想讓她當見不得光的小情人?

      她自幼被家里嚴格教養禮儀緣故,很少動怒,就連跟人起爭執,都是帶著溫柔的笑:“你配嗎?”

      區區的三個字。
      像是激怒到了溫灼的自尊心,清俊的臉龐突地變得冰冷,想去拽她的手腕過來:“謝音樓你是打算守著那破旗袍店一輩子?跟了我不好么?何必裝清高……”

      謝音樓早就預判了他動作,先避開間,手腕輕晃時玉鐲的鈴鐺輕輕作響。

      那種對他都刻在了骨子里冷淡,是騙不了人的。

      溫灼現在好歹也是全網公認的神顏男神,遭到這樣嫌棄,桃花眼露出一絲竭力忍耐的憤怒,低聲逼問:“你是不是有厭男癥?”

      當初為了追求謝音樓。
      他是想方設法搬到隔壁公寓住,假裝鄰居與她搭訕,結果努力半年之久,謝音樓對她依舊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樣子。
      從頭到尾她除了對旗袍感興趣外,就沒有將任何事物入眼。

      厭男癥?
      謝音樓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新鮮的詞,手指轉動著腕間的玉鐲,腦海中忽然浮現出昨晚跟傅容與那段露水情……
      幾秒后,她破案了。
      心想著這所謂的厭男,不過是以前沒遇到對她胃口的罷了。

      懶得跟已經惱羞成怒的溫灼費時間糾結這個,謝音樓側眸看他,清透的音色聽上去格外的善解人意:“請你擺放好自己的位置……有妄想病的話,建議找個心理醫生治治,再敢來騷擾,我就報警!

      溫灼面色深郁,剛要說話,褲袋里的手機先一步刺耳響起。

      他見謝音樓開門進公寓,伸手掏出來看是經紀人來電,立刻馬上走:“煜哥!

      “溫灼,你又跑去招惹謝音樓?她沒背景沒身份,在這娛樂圈里能給你什么幫助?別為了一個女人毀掉前途!”

      溫灼摁向電梯負一樓,盯著光滑如鏡的玻璃內壁倒影的自己,他這個圈跌打滾爬了快十年,好不容易翻身火,很清楚如今風光背后要付出的代價。
      “煜哥,我知道!

      “知道還吃力不討好去找她干嘛?謝音樓已經答應參加新聞臺里的一個非遺文化訪談,目的就是為了澄清跟你的緋聞……你躥紅速度快,動了太多對家流量的資源,就怕有人要趁機買通稿黑你!

      溫灼垂眸,食指微屈在重復地摩擦著打火機的滑輪,想到謝音樓剛才對自己的絕情態度,冷冷地一扯動抿緊的嘴角:
      “那就讓她閉嘴!

      *
      謝音樓并沒有把溫灼這個小插曲放心上,她如約跟余鶯將采訪錄制工作完成,之后的半周都待在旗袍店研究新的繡法。

      上午時分。
      謝音樓店里翻出了個行李箱,穿著連身裙半蹲在地上,將熨好的一件件旗袍都整齊疊好放里面。

      湯阮在旁邊手舞足蹈:“把白色玉珠那件帶上吧,你生日那天穿肯定驚艷死人!

      “死不了人……不然我就成害人兇手了!
      謝音樓開了個無傷大雅的玩笑,卻接過了湯阮遞來的旗袍。

      她生日快到了。
      每年這時候都得特地回父母居住的泗城一趟,做個美麗的花瓶,配合著大家慶祝完才會回來。

      扶著白皙膝蓋起身,謝音樓拍了拍湯阮的肩膀:“好好看店!

      湯阮像個管家婆似的,又指了指那邊角落被遺忘似的嫣紅色綢裙,跟店里的旗袍不是一個品種,比劃著:“這件很貴很貴的裙子不要了嗎?”

      謝音樓循著視線看過去,喉嚨的音節略卡了下。

      從那晚后,她走時沒有留下聯系方式。
      而傅容與也跟消失在了她世界一樣,毫無音訊,所以她也找不到合適時機,將這件高奢裙子還回去。

      謝音樓若有所思地垂下眼睫,半響,沒吭聲……

      此刻同一時間。
      在市中心最繁華的酒店頂樓套房內,坐著一群衣冠楚楚的精英團,傅容與剛談完醫療的投資項目,正在書房跟高層會議視頻,旁邊有秘書進去提醒時間:
      “傅總,回泗城的登機信息我發您微信了……飛機上,旋林集團的副總預約了四十分鐘跟您談融資的事!

      外面。
      邢荔癱坐在真皮沙發上,舉著小鏡子對自己的臉照個不停,隨即罵罵咧咧道:“終于能結束出差生涯回泗城老窩了……我眼尾是不是有皺紋了?靠,我有權懷疑這是全年無休陪傅總出差跨著個b臉,給垮出來的!”

      “狐貍,別碰瓷啊!
      帶著眼鏡的秘書調侃道:“明明是上年紀了……”

      “滾!”
      邢荔將小鏡子扔過去,趁著還沒去飛機場,趕緊去敷一張面膜補救。
      她最近格外注重美貌,引得在場的精英男士拿來八卦:“狐貍吃錯藥了?”

      某位知情人士:“受刺激了唄,上回她在湖島別墅撞見那位古典美人,瞬間被秒成渣渣,天天用放大鏡挑剔自己的臉!

      說到這個,便有人順勢八卦到了老板私生活上:“我還以為傅總是性冷淡呢,平時也沒見他對哪個女人上心,更別提留過夜了!

      “上心有什么用,還不是被當夜店頭牌給白嫖了,而且是免費送上門的!
      角落頭里,默默地冒出個一句真相。
      很快,在場的所有人都集體的禁聲,又默契地笑出聲。

      ……
      晚間八點半,泗城的飛機場中心。
      謝音樓乘坐的航班準點抵達,她取完行李,安靜地排著隊出站臺,一身惹眼的薄綢旗袍站在人流量多的地方,讓路過的都不由地想多看一眼。

      偏她習慣了被盯著打量的場面,對目光一點也不敏感。
      卷翹的眼睫微低,剛打開手機,就接到了余鶯來電。

      “有兩個壞消息,先聽哪個?”

      謝音樓:“嗯?”
      兩個都是壞消息的話,這有區別嗎?

      電話里,余鶯也不繼續賣關子:
      “第一個壞消息是你錄制好的采訪被臺里斃掉了!

      “第二個,你剛才喜提熱搜榜首,標題內容是——古典第一美人與頂流溫灼神秘回公寓共度纏綿一天一夜!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某位夜店最貴的傅頭牌:“多多少少有被這群秘書內涵到……”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