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之下

作者:今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3 章

      晚間九點十分。
      湖島別墅位于在瀝城的富人區最奢華地段,園林環境一絕,很多身份非富即貴的大佬都當“藏品”高價拍下。
      從主屋進門,謝音樓略微環視了一下客廳,發現寬敞奢華的四周空無人氣,不像是長久居住的。

      “在想什么?“
      身側,傅容與隨手將車鑰匙扔在鞋柜上,低眸鎖著她的表情。

      “想傅總是不是經常做這種助人為樂的善事?”
      把有過三次之緣的女人就這樣帶回家,這讓謝音樓意圖想從他琥珀色眼瞳里看出什么,可惜傅容與對外從不輕易流露真實情緒,光影微動,薄唇倒是勾起了似笑非笑的弧度:“被你看出來了?”

      謝音樓心想,還真沒怎么看出來。
      微側了臉,正巧視線垂落在他慢條斯理地解著袖扣的手上,骨節清晰有力,碰到雪白的面料時被襯得格外干凈精致。
      想到前不久,這只手還輕輕搭在她的眼皮上,指腹沁涼,溫度透過她的睫毛帶著莫名的熟悉氣息,讓謝音樓一時之間有些恍神,等徹底反應過來時已經跟他來到這。

      靜了半響,她略不自然地轉移話題,出聲問: “這是你住處嗎?好像很長時間沒有人住的樣子……”

      傅容與并未解釋太多,言簡意賅道:“私宅,樓上的房間都是空置的,你想住哪一間?”

      謝音樓唇間輕輕哦了聲,又問:“你住哪間?”

      “這看你!

      謝音樓有一瞬的停頓,卻看到傅容與對自己展顏的笑意再自然不過,只是這好端端的正常對話,如今顯得有點曖昧意味了。
      她不接這茬,平靜地說:“客隨主便!

      隨即,謝音樓眼尾微垂:“有吃的嗎?”

      傅容與:“你想吃什么,我會做飯!

      謝音樓略感訝然,還沒說話就先看見男人緩步走向餐廳。

      男主人不經;貏e墅過夜,冰箱里的食材就只有簡單的蔬菜水果。
      傅容與在開放式廚房洗菜時,謝音樓就坐在島臺等,看著男人背對著她,暖橘色燈光淺淺地勾勒出他挺拔的身材線條,過分干凈清冷的扮相,很容易給人留下某種持戒禁欲的氣質。

      但是,一眼卻窺不透他的真實來歷。

      謝音樓打量了會,重新低垂下卷翹的眼睫,指尖將手機滑開,找到通訊錄最下面的聯系人:「秦叔,幫我調查一個人……」

      *
      飯菜很快煮好,整個餐廳彌漫著誘人的香味。
      謝音樓兩手交握著,羊脂玉似的坐在餐桌前,看著傅容與修長精致的手將一副骨瓷碗筷緩緩地,放在她的面前。
      “請慢用!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謝音樓胃被養的很嬌氣,對于入口的食物有諸多挑剔要求,只吃常去的餐廳,要煮的又香又酥軟,火候差一丁點兒都不行。

      而這色香味俱全的這幾道菜,將她食欲一點點勾了起來。

      真是奇怪,他好像很懂她一樣。
      明明兩人都不熟。

      謝音樓很賞臉的拾起銀色細筷,語氣禮貌對男人道:“謝謝!

      傅容與嘴角浮現若有似無的笑痕,這時外面門鈴聲響起,他先轉身去開門。謝音樓一邊慢吞吞吃著,同時抬眼穿過燈火通明的客廳,看到在門邊,站立著一位西裝革履的秘書身影。

      秘書將裝著女士換洗用品的購物袋遞過來,低聲跟傅容與匯報:“傅總,在謝小姐樓下擺放花圈的那幾個粉絲已經抓到了,今晚關在警察局里拘留!

      “嗯!备等菖c接過購物袋,并未多言。
      秘書也不敢多言,暗地里悄悄地瞧了一眼餐廳那邊,隱約看到有個極美的女人安靜坐在燈下,轉瞬就收回窺探的目光,不敢再看第二眼。

      門被重新關上,夜晚室內靜謐。
      謝音樓細嚼慢咽著菜葉子,見傅容與重新折回來,顯然,她是聽見秘書說的話:“我爸爸曾經教過我,這世界上呢,人情是最不好還的。能用錢財去解決的事就不要承別人的情,不然會很麻煩……”

      她話停下,向傅容與輕輕一笑,微卷眼尾的淚痣在柔光下明媚旖旎:“唔,我現在也沒錢,要不給你寫個白紙黑字的欠條?”

      傅容與身影立在餐廳桌旁,指節漫不經心地輕叩了下,溫聲說:“謝小姐生分了這是?”

      下秒,謝音樓反而是被男人整潔衣袖露出的修長腕骨吸引住了注意力,親自下廚的緣故,他是將袖口卷了起來,那纏繞攀附在他冷白膚色上的梵文刺身也清晰暴露在光下。

      謝音樓很少見有人往手臂上刺這種古老神秘的字,烏黑的眼眸滑過一抹好奇情緒,被傅容與低眸捕捉到,只見他清冽的音色緩緩問起:“想看這個?”

      隨后,很大方地解開了襯衫上的精致紐扣。
      從領口處開始,一顆顆地往下,逐漸地露著結實漂亮的胸膛,他長指停頓在第三個位置,見謝音樓烏黑的眼神不閃躲,過了幾秒,又繼續往下解。

      直到,那件薄薄面料的襯衣被扔在了椅背上。

      謝音樓這么近的距離下仔細看著,男人手臂上刺青的梵文線條格外清晰,她微蜷了手,忍住想拍張照回去認真翻古籍解讀上面梵語的沖動。
      一想到手機,應景似的,倒是及時地響了起來。

      謝音樓看到是秦叔來電,微側過臉,接聽。
      ——「音樓,你讓我調查的這個人,是泗城商界這邊炙手可熱的新貴,做投資收購的生意起家,據圈內人評價過,傅容與表面上看似像圣賢書堆起來的君子,實則一聞到有利可圖的商機就會玩命搶奪,手段非常強勢,不是個簡單角色!

      秦叔是謝音樓的小叔特助,平時她想秘密調查什么,都會竭盡查清楚資料。
      聊完背景,又提起私生活上:「傅容與在生意上不喜歡按規矩行事,在私人感情上,卻是罕見的規矩人,秦叔沒有查到他跟別的女人感情糾纏……」

      提到這個,謝音樓回過神似的看向旁邊的俊美男人。
      傅容與深邃的眸光直直回望,幾乎是能燙到人的肌膚一般,讓她瞳仁微顫了下,不等秦叔說完,就將來電掛斷。

      餐廳的氣氛驀地靜了,欲蓋彌彰的曖昧就在空氣中無聲滋生著,謝音樓感覺耳根是微微泛紅了。
      而傅容與明顯是一字不落的聽到電話內容,薄唇溢出的語調劃破安靜:“要不要給你看看身體檢驗單,我很健康!

      謝音樓微垂眼,掩飾地將目光放在他手臂刺青上。
      裝傻

      傅容與今晚被她用這雙含著水的眼眸盯了不止一回了,夜深人靜里,很容易讓人卸下白日的偽裝,他自然地伸出長指纏上她薄肩的烏錦般秀發,發絲滑在他指骨間更顯曖昧。
      “謝小姐,問你個問題……”

      “嗯?”

      “你艷遇到那個強壯有力且溫柔的情人了嗎?”

      謝音樓抬頭望進他琥珀色的瞳仁深處,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就短短的一秒,她聽見自己的聲音在說:
      “艷遇到了!

      .

      家族對她自幼的嚴格管教,是傳統保守的。
      而謝音樓本身骨子里就透著不安分,很巧,她也是一個不安規矩行事的人。

      被男人手臂抱放在沙發時,她衣裙的領口已經滑到鎖骨處,纖細的脖子就這么白嫩地露著,仰著頭,無聲地凝視著傅容與俊美的臉龐,他寬衣解扣的手法很熟練,溫柔緩慢沿著裙擺一點點上移。

      謝音樓沒有躲,男女之間暗示下,這種事向來是你情我愿。
      在他灼人氣息拂過到耳廓時,她卷長的眼尾跟著浸著紅,想起問:“你有什么特殊癖好嗎?”

      傅容與薄唇貼在她的脖側向上移,肌膚是真的白,輕輕一咬就會破似的,略停頓半秒,干渴許久的喉嚨溢出嗓音異常沉啞,用眼神壓她:
      “正常方式做就好!

      “嗯……”
      謝音樓耳朵敏感,被溫度碾磨過時,呼吸一滯,剔透的淚水染濕了眼睫下的淚痣。忍不住地轉過臉,鼻尖劃過男人喉骨,沿著他的脈搏陡然聞見了熟悉的神秘雪松氣息。

      很熟悉,她紅唇張了張,喘不過氣來。
      模糊不清的意識,徹底浸透在了那股濃郁暗香里。

      不知過了多久,謝音樓感覺已經離開了沙發,細嫩的指尖被人捏著反復把玩。

      隨著黑夜靜靜流淌,傅容與從靠枕下摸出領帶,聲色不動地將她手腕扣住掌心,緊緊纏繞住。

      ……
      次日上午,陽光透過玻璃窗在棕褐色地板落下一片虛浮的光,室內溫度較暖,謝音樓從大床上醒來,擱在枕頭的手腕纏著幾圈領帶,尾端垂到了床沿,無聲晃蕩著。

      她睜開朦朧睡眼,看到陌生的男人主臥,出了很久神。
      捂著被子慢慢坐起,烏錦般垂腰的秀發凌亂披散下,也遮擋不住肩頭淡淡的紅色吻痕,呼吸極輕之下,隱約聽到浴室方向傳來淅瀝水聲,轉頭看過去一秒。

      謝音樓昨晚睡之前,隱隱約約間感覺到,傅容與抱著她去浴室,在浴缸里給她洗澡,修長有力的手指從她發絲到白嫩腳趾,一絲不茍地洗了個遍。

      如今醒來,身體除了略有一些不適感,是干凈的。
      只不過……

      謝音樓低垂的茫然視線,又落在纖細手腕上。

      男人黑色的領帶在她嬌嫩的肌膚纏繞了一圈,整晚過去,印了紅印。
      還說沒有特殊癖好!

      她深呼吸半瞬,不再回想,解了那領帶。
      足音極輕地下地,將整齊放在沙發的衣物拿過來,一件件穿好。

      不等傅容與從浴室出來,她先離開。
      一段露水情,清醒后,沒必要繼續糾纏不清。

      謝音樓走到樓下,客廳還保持著昨晚的原狀,雪白靠枕和男人的襯衣都隨意扔在地毯上,她彎腰只拿走自己的東西,隨后走向大門。

      謝音樓伸出手輕握門把,聲控燈倏地亮起,從外頭先一步被打開。
      是按密碼進來的。

      一個穿著深藍色套裙的美艷女人站在門外,手拿文件夾,妖媚的眼神似會勾人,看到謝音樓的一剎那,露出很震驚的表情。

      很快,謝音樓眼眸平靜的與她擦肩而過,慢慢地走出別墅。

      就在眼前這抹嫣紅色的身影快消失時。
      邢荔已經神速掏出手機,對著謝音樓的背影咔嚓一頓拍,轉頭就在微信群搖旗吶喊。
      「@全群,賣瓜賣瓜,勁爆保真……100000起價!」

      原本安靜如死水的群瞬間熱鬧起來。
      有人艾特邢荔:邢狐貍,你搶錢啊,你數下多少個零!

      邢荔艷麗的唇角勾起,啪啪打字回:“傅總不值這個身價?”

      不等有傻逼跳出質疑,她甩出殺手锏:“就在剛剛……我在湖島別墅撞見了一個古典美人!

      ——「臥槽,昨晚我就聽陳愿私下說了,傅總為了美人動怒,讓他連夜翻個頂朝天也要把幾個追星的粉絲抓出來!

      ——「?還有這事!

      ——「聽說是因為那幾個追星的給美人送死人花圈,細枝末節要問陳愿!

      邢荔見狀,趁機原地起價:“誰要看美人背影,漲價了,二十萬一張。!”

      群里一干人等,集體艾特她:“做個人吧狐貍!
      當然,也有耐不住好奇心,把錢轉過來的。
      邢荔拿著文件夾,嫌打字麻煩,干脆語音說:“看來我們傅總這次栽了,那美人兒走的一點不帶留情的,猶如臨幸完男人,隨手就扔了哈哈哈哈哈!
      剛笑完。

      邢荔一抬頭,猝不及防地瞥見傅容與披著浴袍站在樓梯處,俊美的臉部被陰影籠罩下不甚明晰,眸色冷寂看著她:“好笑嗎?”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眾所周知:最高級的獵人,往往都是以獵物的姿態出現【微笑
    本章前100掉落紅包,后隨機送~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