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之下

作者:今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 章


      謝音樓眼尾卷長的睫毛微垂,指尖拿起手帕,絲質面料是極精貴的,左下寸位置繡著一個神秘的梵語,繁復暗紋在燈光下泛著柔滑色澤。
      她認出這個梵語,意思譯為:
      ——傅字。

      時間跳過了幾秒,謝音樓稍微坐直了些,轉過頭,眼眸像是看電影慢鏡頭一樣,安靜地透過茶館的門窗,看到外面昏黃路燈旁,停駛了輛黑色轎車。
      秘書將車門打開。
      男人落影修長,身后是夜色,是燈火長街的繁華背景。

      “小仙女,我這占卜水平絕對可以高價收費了……”余鶯這邊將塔羅牌推過來,對剛才謝音樓被搭訕一幕倒是不驚訝,這是美人獨享的特權,她都習慣了。
      驚的是,這張塔羅牌占卜結果。
      她眼神飽含深意地,盯著謝音樓說:“占卜說你艷遇的時間是在晚上九點十分零三秒,你瞧瞧準吧!

      謝音樓看了她一眼,又掃向手機。
      顯示時間:「九點十分零三秒!

      余鶯撐著下巴,回想道:“你可能沒看清……跟你搭訕那位,臉好絕,就是氣場有股灼人的壓迫感,這種啊,我看哪怕有人敢去垂涎那張臉,都不敢輕易冒犯!

      謝音樓手指蜷曲,輕輕揪著藍色手帕,等余鶯欣賞地說了半天,才啟唇:“我看清了……”

      “?”余鶯怔了下才反應過來,謝音樓是指看清了那位的臉。
      她摸著塔羅牌擺弄:“男女之間的欲擒故縱把戲哦,主動示好等于是饞你身子了,你看,他還沒走,或許就在等你去要聯系方式!

      話音一落,謝音樓淺淺笑了聲:“他走了!
      余鶯立刻閉嘴,伸長脖子往窗外瞧,長街已經沒了轎車身影。

      -
      凌晨之前,謝音樓從茶館回到了天府公寓。
      她進門,先撳亮了朦朧的小壁燈,抬手隨意將胸前旗袍盤扣解開,而后進了浴室。
      洗了澡,謝音樓披著白色純棉的浴袍,浴袍從光裸薄肩滑過,遮住了瓷質的肌膚。她才踩著柔軟地毯一路來到沙發。
      還沒坐下,眼睫先看到之前被打翻在地的薔薇蠟燭,腦海中不由地回想起那人的臉。

      謝音樓并不是第一次碰到他了。
      大概在半個月前,她自幼有聞催眠香入睡的習慣,那天,到發小遲林墨家里拿國外進口的新款薔薇香蠟。
      謝音樓有備用鑰匙,又來過很多回了。
      所以推門進去的那瞬間,從未想過,在寬敞奢華的室內,還有一個半裸的陌生男人站在厚重窗簾下。
      他剛脫完襯衫,一側的肩膀被光照著,薄肌線條清晰漂亮與冷白肌膚上的梵文刺青相襯。

      謝音樓驀然停下,視線來不及錯開,怔愣地望著這突如其來的男色
      男人嗓音慵懶微沉:“你這么盯著我看,我會誤會……”

      略帶笑意的聲線微啞,讓謝音樓耳垂跟著發燙,下意識地,張了張嘴問:“誤會什么?”

      他卻絲毫沒有找衣服遮體的覺悟,慢條斯理地從薄唇溢出一句話:“誤會你把我當成一個登徒浪子!

      登徒浪子?
      謝音樓眼眸微顫,過了半秒,表面淡定地從男人裸露的胸膛轉開視線,耳朵卻掠過一抹可疑的紅暈。

      這個時候,她的身側主臥那邊,傳來門打開的聲響。
      遲林墨突然出現,打破了這詭異曖昧的氣氛,格外清晰地喊了一聲:“傅容與——”

      *
      【傅容與】
      謝音樓睡前默念了好幾遍這個男人的名字,醒來時,已經是日上三竿,玻璃窗外的陽光沿著白紗縫隙灑到床邊。
      她睜開惺忪睡眼,躺著沒動,將枕頭底下的手機摸了過來。

      屏幕被干凈的指尖點亮,還沒看時間。
      數條未讀的文字消息不斷地彈出來,一個接著一個,都來自:「湯阮不想說話」

      ——“醒了嗎?”
      ——“快看看衣帽間左手邊柜子,是不是有套京劇戲服……好像是兩三個月前,一個客人在店里訂制的,成品出來后放在公寓里,我們就給忘啦!”
      ——“現在客人親自打電話過來問,尾款還沒付……”

      最后,是湯阮拍來了尾款單。

      尾款!
      謝音樓滑屏的指尖頓了頓,趕緊掀開被子下床,光著腳跑向衣帽間。

      很快她從湯阮說的衣柜里找到了一套縫制精美的京劇戲服,又空出手,發了條語音過去:“是有!

      湯阮那邊回的很快:“OK!”

      謝音樓微低頭,長發悄然從臉頰滑落,指尖認真地,打字問:“客人還要嗎?”
      還要的話,這個月的店鋪租金就有著落了!

      下秒。
      湯阮將客人指定的地址發來,一字不漏轉述:“客人要店里今天送過去,尾款當場給!

      謝音樓垂下眼,看到地址:老城區青石雨巷136號—得月臺茶館。

      怪了。
      這緣分,是她昨天去的那家。

      謝音樓不及細想,一看時間不早,換了條及踝長的裙子,匆匆地出門。

      ……
      下午三點鐘,謝音樓提著裝京劇戲服的紫檀木箱,來到茶館樓下。
      昨晚沒看清,這會抬頭,才看到茶館上方懸著牌匾——

      牌匾上書寫著三個字:
      「得月臺」

      許是剛營業,還沒幾個茶客光顧。
      她剛進去,一名店小二很有禮貌地過來招待:“你好幾位?”

      謝音樓照著手機上客人給的地址信息跟店小二說,聲音語調溫柔:“我是別枝坊的,過來送戲服!

      店小二顯然是被提前吩咐過的,聽到別枝坊的人,就將她往里迎。
      謝音樓跟著他走,上茶廳的二樓。
      偏窄的走廊上很靜,四周都無人,只有扇茶室的門是半開的,店小二做了個“請”的手勢,隨即聽到樓下有人喊,就先離開。

      謝音樓站定了會,白皙指節輕輕敲了敲門,才走進去。

      茶室的空間不大,屏風那邊的沙發坐著一個人,黑沉色的沙發皮面襯著那人身姿清冷,微抬起俊美的臉,鼻梁上架一副帶鏈的金絲鏡框。鏡片下,溫和的眼神在她出現一剎那,看向她。

      平白地,謝音樓第一反應是退回走廊。
      她轉身欲走,忽然想起手上紫檀木箱里的戲服。
      別枝坊的每一件成品都是出自她純手工,需要耗費很長時間,哪怕一個袖口精致的刺繡花樣,為了追求完美,都要縫制三四個小時。

      何況,這還是一整套的京劇戲服!

      要是往常,謝音樓就將這件留在店鋪當擺設了,而如今她缺的卻不是戲服!
      ——是尾款!

      三秒鐘的冷靜后,謝音樓轉回頭,側臉輪廓很美,眼眸與男人對視數秒后,主動出聲說:“抱歉,冒昧打擾……”

      男人看她片刻,眼底似浸上很淡的笑意,像是聽到了什么格外有趣的話。
      隨即,勻稱的手指曲起,在茶幾輕輕叩了一下:“請坐!

      謝音樓沒有入坐,將手上的紫檀木箱放下后,說話語調始終柔和,像是對待普通的客人:“我是來送戲服的!

      男人倒是不急檢查戲服,修長精致的手拎起茶壺,緩緩地,倒入白瓷杯中,幾片茶葉浮沉過后,氤氳出一線淡淡的茶香。
      許是動作過于賞心悅目,謝音樓眼神下意識地跟了過來。

      見男人唇畔有淡笑,沒忍住問;“你笑什么?”

      他不答,端起白瓷杯,不緊不慢地淺嘗了口,嗓音是清潤的:“謝小姐?”

      “嗯?”

      “冒昧問問,你臉盲嗎?”

      謝音樓聽見這話,停住微翹的唇角。
      先前在遲林墨家意外撞見過他半裸軀體模樣,卻假裝沒見過的窗戶紙被陡然捅破,她無法繼續裝下去。
      回答他的時候,重新露出笑:“不臉盲,只是傅總身份矜貴,萬一我自來熟的跟您打招呼,您卻不記得我豈不是尷尬!

      傅容與換了個閑散的坐姿,語調卻壓得低:
      “……忘不了與謝小姐印象深刻的初見!

      空氣陷入靜寂。
      謝音樓卷翹的眼睫微垂看向茶室外,樓下,是茶客們的雜談聲,還有沿著樓梯傳入一陣燕語鶯聲的戲曲。

      這讓她突然意識到,傅容與三個月前在別枝坊訂做的戲服。
      是給臺上的角兒備的。

      ……
      聽完樓下一曲,時間漸晚。
      謝音樓安靜地站在窗臺前回過神,沒想在茶館耽誤這么久,稍稍抬眼,看向依舊坐在沙發上品茶的男人。

      感知到她視線,傅容與擱下茶杯,緩緩地起身走來。
      這時,一片淺粉色的花瓣被微風吹進木窗,恰好垂落在她腳踝邊的衣裙上。

      傅容與低頭,薄而干凈的手指幫她捻起裙擺的花瓣:“我送你回去——”

      謝音樓靜靜地與他對視。

      近看才發現,傅容與眼眸瞳孔是極漂亮的琥珀色,在透明鏡片顯得顏色偏淺,看人的眼神卻是深邃又朦朧,一垂一抬之間,險些是要勾到人心里。
      他或許真是個很會調情的男人。
      謝音樓心想。
      用這個眼神就足夠了。
      .
      傍晚時分,暖黃的路燈亮在青石雨巷間,搖晃一地光芒。
      謝音樓提起長裙,彎腰坐進副駕,車內開著溫度適宜的暖氣,很干凈,沒有異味。她微低頭,白細的手指慢慢系好安全帶。

      心底的感覺很特殊,平時里,除了坐過父親或弟弟的副駕外。
      她,還是第一次坐陌生男人的副駕位子。

      傅容與問她回家的路線:“去哪?”
      謝音樓說出天府公寓的住址,便安安靜靜地坐著。

      兩人到底談不算熟,相處起來沒到言無不盡的地步,好在回家的路程很近,也不難熬。
      在車子啟動許久,手機“!钡囊宦曧,有條未讀微信。
      謝音樓指尖劃開,看到消息人是溫灼:「我今晚飛瀝城,有時間嗎?見面談一下好嗎?」

      這人,還沒被她拉到黑名單呢。
      謝音樓沒回,指尖一直落在屏幕上方,隨即隱約感到了傅容與極淡的視線投來。

      車內偏暗,手機屏幕折射的光一目了然。
      她默默的將手機收起,正要說點什么,傅容與已經將車緩緩停駛在天府公寓。

      謝音樓轉過身,想要打開車門:“到了嗎?”
      話落,就被人握住白皙手腕,力道極快的拽了回去。

      纖弱的后背撞到男人胸膛,將她整個人都籠罩在了陌生的滾燙溫度里,腦子空白了一瞬,眼神茫然地睹見了車窗外的景象。
      一排排祭奠花圈被擺放在樓下 挽聯掛著她名字,這次撒下一大片鮮紅的血漿,在夜色里視覺沖擊力很強。

      下秒。
      修長的手指蓋住了她眼睛。
      “把眼睛閉上,別看——”
      傅容與語速很慢,透著淡淡的神秘木質雪松落在她頸側,激起了嬌嫩肌膚的一點灼人燙意,是屬于他的氣息。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跟你們說個秘密——塔羅牌是婳婳瞎編的>ω<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