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之下

作者:今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4 章


      夜色入侵,寬敞黑暗的臥室像是幅暗黃畫框,隨著時間靜靜流淌,傅容與睡了兩個小時不到,就生物鐘自然醒過來。
      他無聲地撳亮了盞夜燈,光影淡淡勾描著躺在身邊的謝音樓側顏,睡的很熟,輕闔著眼,剔透的淚珠掛在卷翹眼尾,欲滴未滴。

      傅容與看了很久,骨節分明的手她沿著臉滑到后頸,光滑細嫩的觸感像是手感極妙的玉器,他低聲叫:“謝音樓?”
      謝音樓模糊著動了下,薄薄的一層絲綢睡袍被她身體的細汗浸透,有些悶熱,下意識地往邊上躲,將臉蛋埋在了被褥里。

      傅容與手臂稍用力就將她撈了過來,長指被她烏錦般長發纏繞住,極度耐心,緩緩地解開,發絲觸感很柔,他眸色偏暗,又將被她手腕搭著的那條胭脂色刺繡領帶扯了過來。

      片刻之后。
      傅容與起身,任由被子滑落在了床沿,慵懶地穿好長褲,便邁步走到了臥室外面。

      “!
      昏暗環境里,被主人遺忘在灰色地毯上的手機響個不停,半天后,男人修長而分明的指骨撿起,劃開了亮光的屏幕。
      余鶯焦急的聲音傳來,不帶歇氣:“謝天謝地,小仙女你終于接電話了……快看熱搜吧,絕對是孟詩蕊的團隊下場買通稿黑了,現在網上好多人罵你為了出名搶博眼球,擅自毀壞節目準備的旗袍孤品!”
      “她還在睡!
      男人低沉磁性的聲線透著冷淡傳入耳,讓電話對面的余鶯立刻打住話:“抱歉打錯了!

      在她機械般要掛斷,一看手機顯示是謝音樓的電話。
      又懵了。

      而這邊傅容與俊美的面容神色寡淡,沒等對方反應過來,就先結束了幾秒的通話,他聽見臥室有動靜,邁步原路走過去。
      謝音樓已經醒來,肌膚雪白裹著被子坐在大床上,正咬著領帶尾端想解開。
      直到他身影出現在門口,那雙水色瀲滟的眼眸看過來,怔然了瞬,很快纖細后背微坐直,將雙手擱在膝蓋上,皮笑肉不笑地抬頭問:“冒昧采訪一下,傅總這種愛綁人的習慣是什么特殊癖好?”

      傅容與緩步停在床沿,俯低身時,指了指手臂肌肉線條的痕跡,壓低的音調更有魅惑力:“剛好我也想采訪一下謝小姐,喜歡咬我這兒算什么習慣?”

      謝音樓卷翹的睫毛微動,借著光,清晰看到從他胸膛連帶手臂刺青那塊地方,被沒輕沒重地,咬出了點點傷口。
      好在傅容與沒讓她尷尬太久,主動給她解了領帶,溫熱指腹還停留在上面,輕輕揉了揉那白而細瘦的手腕:“怎么醒了?”

      男女之間一旦徹底捅破了窗戶紙,相處起來就不自覺越了界。

      謝音樓看了會他,沒回答是因為睡夢中那股神秘雪松氣息消散了才驚醒過來,低垂的眼睫掃到手機,隨即問:“有誰給我打電話?”

      傅容與長指將手機遞給她,言簡意賅轉述:“余鶯,讓你看熱搜!

      謝音樓抬手接了過來,表情是困惑的,快速打開了手機。
      一點開微博界面,就看到繼節目首播上熱搜沒多久,有個叫#謝音樓損壞旗袍孤品#的話題也爬了上來,此時熱度高高掛在首榜。

      起因是謝音樓爆火的視頻里一身蘇繡旗袍驚艷全網,引起了孟詩蕊的粉絲不滿,紛紛組團跑到節目的官博下聲討:
      「謝音樓是有金主后臺吧?一個素人的衣服比女明星還精致?」
      「有人扒出她身上那件是孤品,專門穿來艷壓其他女嘉賓的,不營銷能死嗎?」
      「我家女神倒了血霉跟她錄同個節目,挖個墳……謝音樓之前跟頂流溫灼傳緋聞,就是女神的正牌男友,后來靠賣慘說被粉絲送花圈才洗白的,嚴重懷疑她是男人搶不過@孟詩蕊,就妒忌上了!

      而這些粉絲們充滿戾氣的聲討里,有個疑是服裝組的工作人員發了條微博跟風吐槽。
      大概意思是,導演對女嘉賓都是一視同仁,準備的旗袍都是孤品。而謝音樓的這件,是她為了博出名,擅自就把旗袍重新改了。
      ……
      這一來,節目組完美甩鍋,孟詩蕊的粉絲團體都集中火力罵謝音樓這邊了。

      微博話題底下掐架的熱鬧,路人粉們想站謝音樓都無法替她發聲。
      畢竟為了出名去破壞孤品,往大了說……實在是不符合節目宣傳非遺文化的初衷。

      其中還有條最熱門的評論被點贊了上來:「謝音樓什么時候公開道歉?上次她澄清跟溫灼留宿公寓的緋聞不是很囂張嗎?現在怎么不敢澄清了?」

      看完這些。謝音樓指尖剛要往下滑,手機忽然被抽走。
      循著抬頭,已經在傅容與的手上,她還有心情看著他笑:“傅總不把手機給我,那我就要多被罵一分鐘呢!
      傅容與長指微涼劃過她細嫩的下巴,語速很慢:“謝小姐,在遇到麻煩事情時,你總得給你面前的男人一個獻殷勤的機會!

      今晚兩人還在這張床滾了一遭,謝音樓肌膚沾著他溫度,還沒散,輕聲問:“你就這么怕我把關系劃清涇渭?”

      “畢竟謝小姐有前科!
      傅容與幽深的眼神毫無遮攔地落在她鎖骨處,男人的睡袍寬大,絲綢布料滑下了清瘦肩膀,她沒有穿內衣,露著雪白的天鵝頸。
      話頓了片刻,也沒移開。
      他薄唇緩緩勾起,意味極深地暗示道:“我這人念舊情,做不到謝小姐那般下了床就翻臉……比翻書還快!

      話音落地,謝音樓默默地將下地的腳縮回了被子里,轉過臉對他說:“你這話多少帶點私人恩怨了,我就是想去洗個澡而已!

      傅容與是個很體貼性伴侶的男人,她想洗澡,便親自去浴室放水。
      在謝音樓將疲憊的身體泡在浴缸里,整個人懶懶地趴在邊緣,出神地拿著胭脂色領帶看,一邊想著辛苦縫制了那么久,結果真正用途卻在自己身上時。

      安靜的環境下,隱約聽見傅容與就在門外給秘書打了個電話。
      是在說熱搜那件事。

      隨著這條浸飽了水的領帶沿著白細指尖沉到了水底,謝音樓終于起身,扯過一旁浴巾裹住了胸前。

      ……
      上午八點時分,熱搜降到排行的第十名,就停止住了。
      謝音樓接到導演陳儒東親自打來的電話,邀約去新聞臺見面,她沒拒絕,也心知多半是傅容與那邊施壓的效果。

      換了身簡單長裙,從酒店打了個車走。
      到新聞臺樓下時,跑來接的是余鶯,她是個急脾氣,開口罵:“這次節目組做的也太不道德了,擺明了是看六位嘉賓里,你沒有背景靠山好得罪……在孟詩蕊的粉絲撕節目時就把你推出來獻祭!”

      謝音樓也想到了這點,啟唇道:“沒有謝家依仗,在他們眼里謝音樓這三個字只是普通人的普通名字而已!
      “那也不能這樣欺負人!庇帔L氣得快升天,狠狠地摁著電梯鍵,想起什么又說:“對了,好像是節目里的最大投資人傅容與找到陳導那邊去了,問了你的事……”

      提到這。
      余鶯從電梯玻璃墻眼尖掃到謝音樓衣領露出的白嫩后脖上,肌膚有幾道淺紅的吻痕。
      她聲音瞬間壓低了,湊過去問:“那通電話是他接的吧?小仙女……你和這位大佬現在是什么關系?”

      謝音樓側過輪廓極美的臉,想了想,回答的時候,每隔兩個字都停了一瞬: “炮友?床伴?”
      電梯門抵達十五樓緩緩開啟,她清透的聲音如同玩笑說:“幾分熟的關系吧,任何一種身份都能形容!

      余鶯避著路過的閑雜人等,還想繼續八卦她私生活,路過長長走廊上時,恰好有扇辦公室的門被驀地打開,沒見人影,笑聲先透露了出來。
      ——「元汐姐這次在大劇院首演跳的那首青衣也太美了,特別是最后那個動作,手腕上的紋身好有古老神秘感啊!
      ——「都能封神了!
      ——「元汐姐這紋身也藏的太深了,要不是意外在舞臺暴露……大家跟她朝夕相處兩三年,都沒人發現呢!
      ——「這么特別的紋身會不會是情侶同款,啊,問問元汐!
      ……
      見一群穿著古代舞裙的年輕女孩結伴走出來,謝音樓讓步避開被碰撞到,沒會兒,門內又走出來一位青色高腰裙的女人。
      “排演時間快到了,還不快走!
      她被打趣只是笑,手指拿著白色絲綢系上手腕,剛好遮住了烙印著肌膚的小小梵文圖案。

      轉過身時。
      正好看見了站在原地的謝音樓,稍微停下幾秒。

      謝音樓眼眸輕抬時,沒有瞎,余光清晰地睹見了那一抹神秘梵文圖案,很快,垂在身側的白皙手指蜷縮了下,事不關己般地移開。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明天入v雙更,凌晨更新>ω< )
    感謝小仙女們一直以來的支持,希望V后還能繼續看見你們!
    下章老規矩,還會有小紅包掉落,群啵啵啵~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