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位極人臣后

作者:維和粽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六章


      第六章

      “真不認識?”

      賀蘭簡等人都跟著她爹進了書房,才閑閑靠過來,以扇掩面,道:“我剛想起,小瓷你在青州呆過,這小子據說在青州名氣大得很……該不會也是……”他猶豫了一下,不太確定,“因為臉吧?”

      賀蘭瓷語氣平淡,敘述的毫無感情:“不,因為才華!

      賀蘭簡:“……?”

      賀蘭瓷倒真有一點驚訝:“你沒看過他的文章?”

      “……我應該看過?”

      “你在國子監讀書……去年解元的程文你總該看一眼?”

      賀蘭簡咳嗽了兩聲。

      賀蘭瓷對她哥的不學無術有了新的認識,當下繼續毫無感情道:“總之你知道他文章寫得很好就是了。他以文思快著稱,提筆能書,不假思索,而且熟讀經史,文采風流瑰麗,字句凝練犀利!

      當初她對著陸無憂的文章想找茬,看了半天不得不承認,他是確實寫得好。

      “你對他評價這么高?”賀蘭簡吃驚地轉頭看向自己仙女似的妹妹,印象中還是第一次見她這么夸人,他回憶著陸無憂的相貌,“難不成你對他……”

      賀蘭瓷也轉頭看向自己親哥,目光十分危險。

      “……沒、沒什么,我胡說八道!”賀蘭簡撐開折扇,“天真熱啊哈哈!

      ***

      賀蘭謹把人帶進書房,談了約莫半個時辰,才只留下林章,叫其他人都出來。

      走出來的四個人神色各異,但其中三個都用不乏欣羨的表情看向容貌最為出挑的少年,反倒陸無憂本人神色平常,和剛進去時沒什么太大區別。

      “霽安兄得總憲大人的賞識,將來可謂前途不可限量!

      “可惜我才學不如霽安兄,恨不能多讀兩年書,剛才也不至于……”

      他們也沒想到賀蘭大人把人叫來是真的在談經論史!

      鬼知道他都是二十多年前的進士了,居然還對經史典故如數家珍。一問一答之間,好幾個露了怯,只有陸無憂和林章算得上對答如流。

      而后,賀蘭大人再問他們有沒有趁手的文章帶在身邊。

      結果又被陸無憂出了個風頭。

      賀蘭大人拿著他的文章愛不釋手的模樣,令眾人都羨慕嫉妒,恨不能以身相替。

      “以總憲大人對霽安兄的賞識,說不定招他做個乘龍快婿也是有可能的……”

      “你們方才都見到了,那賀蘭家小姐的容貌……真的是天仙下凡不過如此,古人云‘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今日得見矣!

      “霽安兄,你……”

      賀蘭府院中栽了幾株玉蘭樹,此時粉白的花開,如刻玉玲瓏,一陣風過,吹得蘭香馥郁,半朵雪片似的花瓣蜷曲而落,綴在陸無憂肩頭,又倏忽飄遠。

      隔著楹窗,看枝頭罅隙間長身玉立的清雅少年沿石路信步,當真是庭下芝蘭玉樹,如玉公子翩然。

      才學比不過也就罷了,長相也輸得慘了,怎么叫人不氣。

      就陸無憂這樣貌,只要進了殿試,怕是光憑臉都能贏個探花郎。

      “霽安,我可太羨慕你了……”

      “我們當中若有人能得賀蘭小姐的青眼,那非你莫屬啊……”

      陸無憂拂去身上落花,笑道:“這話說得,可真是折煞在下了!

      雖然賀蘭謹是很喜歡他的文章,但今日真正相看的卻并不是他,因而陸無憂也完全沒放在心上。

      他耳力遠勝常人,此刻猶能聽見房間內賀蘭謹對林章旁敲側擊的提問,不由又勾了幾分唇角,陸無憂漫不經心抬眸時,恰見少女雪色的裙裾一閃而過。

      正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鑼打鼓的聲響。

      眾人,包括賀蘭府上的門子家仆都是一怔,隨后甚至還有噼里啪啦似是鞭炮的聲音。

      “林老爺!林老爺在此嗎?”

      后面嘩啦啦還跟著一大群人。

      門房愣道:“這是賀蘭府上,哪來的林老爺?你是走錯門了吧!”

      “我剛從會館過來,是說林老爺往這來了!我是送金花帖子的!林老爺高中了!會試第十五名!”

      賀蘭瓷和賀蘭簡對視一眼,反應過來:“應是林公子!

      她覺得林章不會來也是因為,這日子絕大多數士子都老老實實在家或者客棧要么會館,緊張無比地等著會試成績,沒幾個心大的會出門做客。

      賀蘭簡從震驚中回神:“他還跟我說他覺得自己答得不行……”

      賀蘭瓷很不客氣:“人家跟你謙虛罷了!

      “豈有此理,我這就去找他算賬!”

      不過林章高中也是意料中,他八股文寫得極好,文章除了過于平和方正,并沒什么問題,又兼今年會試的主考徐閣老本就是個謙和中正的人,會點他的文章也屬正常。

      賀蘭簡還沒進去,林章已經聞聲急匆匆從書房里走出來了。

      十年寒窗苦,等的便是此時。

      賀蘭瓷很能理解。

      他步履匆忙地從她面前走過,在看見她時,出現了片刻慌亂,臉紅得更勝以往。

      不過很快,林章便低著頭,拱了拱手,擦身而過,直奔門口,眉眼間都是抑制不住的喜色。

      殿試不會篩人,他兩榜進士的出身已是穩了。

      其余三名士子也跟過去,連聲祝賀,至于是否語帶酸澀就冷暖自知了。

      陸無憂走在最后,步履平緩,臉上神色依舊看不出喜怒來。

      賀蘭瓷心知他絕對不像表面這么平靜。

      報錄人都說到第十五名了,前面只有十四個名額,如果再沒有,那他大概率是落第了。

      經綸滿腹,才華橫溢,最后還是落榜的也不是沒有,譬如文章不得主考所喜,也因此很多考生往往會迎合當年主考的喜好,陸無憂的文章向來鋒芒畢露,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她這會倒是心有幾分同情的。

      然后便見陸無憂路過她身側時,微微揚起唇角,對她道了聲:“恭喜!

      賀蘭瓷:“……?”

      陸無憂眼神一瞟門外正在被眾星捧月的林章。

      他知道了什么?

      賀蘭瓷一凜:“林公子中第,你恭喜我做什么!

      陸無憂收回視線,也沒繞彎子:“令尊有意招婿林章,我以為你知道!

      賀蘭瓷立刻否認:“……我不知道!”

      “那你現在知道了!标憻o憂居然還有心情調侃她,“提前恭喜賀蘭小姐覓得佳婿。雖然我沒想到令尊會挑上他,林少彥品行不錯,就是太老實了些……也不知頂不頂得住賀蘭小姐那群狂蜂亂蝶!

      賀蘭瓷頓時同情心全消。

      “陸公子,這么有閑心,不如先關心一下自己考得如何?”

      陸無憂笑道:“不勞賀蘭小姐費心!

      賀蘭瓷也笑道:“若是落第,恐怕又要再過三年……”

      “不會如此!

      陸無憂打斷了她。

      賀蘭瓷一愣。

      陸無憂一直是眉目溫文和順的,但或許是因為雙方知根知底,此刻他的眉眼間卻透出一股近乎于鋒利的驕矜之氣,像蟄伏的猛獸露出一抹銳利的鋒芒,耀眼刺目。

      他眉梢一挑,篤定道:“——我不會落第的!

      賀蘭瓷有一刻的晃神。

      她覺得這人虛假也在于此,明明是眼高于頂不可一世的狂徒,卻偏要披一層溫文爾雅的表象,和她認知中的真君子截然相反。

      賀蘭瓷動了動唇,剛想說話,外頭敲鑼打鼓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陸老爺,陸老爺何在?!”

      “捷報青州百江老爺,陸諱無憂,高中辛丑科會試第一名會元,金鑾殿上面圣!”

      還在對視的兩人都愣了一愣。

      鄉試解元,會試會元,他居然已經連中兩元,只差一場殿試就有望連中三元。

      賀蘭瓷下意識喃喃:“……你居然又中了!

      陸無憂也下意識理所當然道:“這不是很正常!

      “你會試四書題怎么答的?”

      “……你要我現在給你背答卷?”

      “不行嗎?”仿佛回到在青州爭鋒相對的日子,賀蘭瓷本能回嘴,“你不是過目不忘嗎?”

      陸無憂:“……?”

      “陸老爺!會試第一名會元!陸——”

      外頭報錄人的聲音又聲嘶力竭響起,適時打斷了兩個人的爭執。

      賀蘭瓷回神也意識到自己的要求離譜。

      那邊陸無憂已經舒展眉宇,整了整衣冠,恢復成溫和公子的模樣,方才的驕矜之氣也被他慢慢斂進了眼瞳里,他低笑了一聲,道:“賀蘭小姐,恕在下先失陪了!

      等陸無憂走遠,賀蘭瓷才想起,忘記提醒他康寧侯府二小姐計劃榜下捉他的事情了。

      不過……也罷,他既然這么自信,想來也能擺得平吧。

      賀蘭瓷默默地想。

      少頃,她爹也從書房走了出來。

      這會人都被迎走了,外頭鬧得街市俱響,鑼鼓喧天恨不得全上京都知道會元郎在此。

      賀蘭謹的表情很和顏悅色,仿佛想起了自己當年登第時的模樣,一捋長須道:“后生可畏啊。這位陸公子文章是當真做得不錯,尤其策問,鞭辟入里,很有見地,且不像有些只知讀書,不通世務之輩。此子有撫世之才,將來入朝為官,能為國為民,也是天子之幸!

      賀蘭瓷沒想到她爹夸得比她還離譜,很懷疑他是不是連今日叫士子上門是為了什么都忘了。

      她當即咳嗽了一聲。

      賀蘭謹:“咳,為父問過了……少彥說若你應許,他便會向家里長輩提請,等殿試后,擇日上門。如今他既中了進士,配你也不算辱沒!

      “……若他父母不允呢?”

      賀蘭謹用有些奇怪地眼神看著自家閨女:“林少卿是你爹的同年,應無此種可能,不過……”他目光遙望向府門口,似有遺憾道,“剛才那位陸公子,你嫁他倒也不錯!

      “……”

      賀蘭瓷面無表情道:“絕無此種可能!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老丈人看女婿(x
    瓷瓷:可惡!又被他裝到了。
    瓷瓷爹:狠狠地心動了。
    瓷瓷:???
    .
    作者:你倆遲早被我下藥關到一起去(自信
    ps:不用糾結報錄人會不會從會館跑到高官府上,架空是可以的!
    總憲:左都御史的別稱。
    .
    奧運要結束啦~評論區還是100個紅包!
    感謝Sage、34808463、ziqiao的地雷,和時生的2個地雷,ziqiao、不想熬夜了嗚嗚嗚、東晚、glirid、39553549、青瓷淺淺、鶴一呦、快樂小分隊、蘑菇蛋、嘟嘟、流沙的營養液。


    夫君位極人臣后
    古言先婚后愛甜文



    一朵花開百花殺
    魔教妖女X正道殺神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