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錯后可愛妹妹重生了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冤種

      孩子的爸爸找來,按理顧法典就該把半夏還回去。

      可他才不會呢。。

      他是個善于觀察細節的人,他看過秦秀家的廚房,里面有把小凳子,碗筷擺的和半夏給他擺的一模一樣。

      所以她之所以那么熟練,是因為在家天天洗碗吧。

      如果真是他們夫妻親生的,能讓那么小的孩子在家洗碗?

      雖然顧法典很討厭親妹妹,可如果她活著,他發誓,這輩子不會讓她洗一次碗的,絕不!

      “爸爸對半夏不好,對不對?”他敏銳察覺,半夏怕沈四寶比秦秀還怕。

      “哥哥會相信我的,對嗎?”半夏先問。

      顧法典舉起拳頭:“當然,誰叫我是你哥呢!鄙泶┗@球背心的大男孩胳膊鼓脹脹的,人家是有肌肉的。

      小女孩慢慢吐出舌頭,就在顧法典以為她是在搞怪時,她苦著臉說:“雖然爸爸對我很好的,還會逗我玩,但他說奶奶的銀元特別重要,如果我再想不起銀元在哪兒,他就會拔掉我的舌頭!

      沈四寶對半夏確實不錯,雖然半夏一直養在鄉下,但沈四寶每周都會回去看她一趟,背著她去堂房串門子,到鎮上給她買好吃的,好玩的,晚上還會陪她睡覺,給她唱歌,講故事。

      在心里,半夏愛爸爸比媽媽多多了。

      但死后看到的一切把孩子給嚇壞了,她看到最愛她的爸爸用熱水器的電線在燒她的身體,把她被媽媽打過的地方全都燒焦了。

      那是她的身體啊,被爸爸燒成了一團黑,半夏甚至聞到了臭臭的味道。

      那是她這輩子都忘不掉的噩夢!

      可爸爸表面上是個很溫柔,很隨和的人,沒人相信他是個壞人。

      半夏怕哥哥也不會信。

      她怕自己要被爸爸帶回去,她怕爸爸會把她燒的焦焦的。

      “只要你不想,哥哥就絕不會讓任何人帶走你!”顧法典一錘定音。

      這個妹妹,誰都別想從他身邊搶走!

      半夏立刻舉手:“我會永遠幫哥哥洗碗,還洗襪子的,就像對爸爸一樣!

      他媽的,這么小的孩子,她居然還給沈四寶洗過臭襪子?

      顧法典想打人。

      ……

      沈四寶在廠里為人很不錯的,他出身不太好,但特別會來事兒,見了老頭老太太,哪怕門衛大爺,只要誰問一聲,他都會立刻停下來打招呼。

      一步步從基層走到領導崗位,還能用流利的英語跟外商談生意,按理該驕傲,該端起架子了吧?

      并不,他依舊那么謙和。

      所以一直以來,廠里職工們對他的印象都特別好。

      再說了,副書記,大家不看僧面還要看佛面,胡潔搶著開門。

      “一點家務事鬧的人盡皆知,讓大家笑話了,我家半夏呢?”沈四寶一臉鎮定,云淡風輕。

      趙霞說:“沈副書記,我得好好批評一下,你愛人太過分了!”

      沈四寶雙手合十:“秦秀是個潑婦,我會收拾她的,抱歉驚到大家了,我給大家說聲對不起!”

      閑話只能背后說,趙霞想調查沈四寶,也得先搜集證據。

      副書記都道歉了,她還能說啥,給人唄。

      她說:“孩子可以帶走,但要好好照顧,要再有下次,你們夫妻一起戴銬子!庇终f:“感謝一下法典吧,今天你閨女,可是他救的!

      扭頭看顧法典,沈四寶說:“法典,前幾天見你爸,說起你們兄弟,他說三個兒子,有兩個拿資本主義的獎學金,讓他臉上倍兒有光,就你,以后怕是要搬社會主義的板磚了,我勸他說,孩子小時候頑皮點沒啥的,咱不是搬磚,是為建設社會主義事業添磚加瓦。叔叔看好你,像你秦秀阿姨那種拎不清的,就該往死里打,你打得好!

      啥意思?

      顧法典分明沒打過秦秀,沈四寶這嘴巴一張一合,他就成打人兇手了?

      他還大度的寬恕他了?

      而且雖說父子分居兩處,但顧法典和他爸關系不錯的,妹妹是他害死的,而爸爸特別愛妹妹,所以他和爸爸都很痛苦,就不喜歡見面,可他們的心是連在一起的。

      顧法典也知道,他爸絕不會當著外人的面那樣說他。

      可沈四寶這種故意抹黑,要不是顧法典深知他爸的為人,不就會信了嘛。

      這人還真是,一張嘴兩張皮,他殺人不見血!

      看吧,趙霞就信了,手指顧法典,她目光冷嗖嗖:以后不準再胡亂打人!

      笑瞇瞇的,沈四寶上前:“我家半夏呢?”

      顧法典說:“沈書記,能叫您這樣溫文爾雅的人都要拿拔舌頭嚇唬孩子的,那到底是什么樣的寶貝,古玩嗎,難道能值幾十萬?”

      因為秦秀怕他責備,只詆毀了顧法典,罵了半夏,沒把銀元的事說出來。

      沈四寶毫無防備,瞬間面色慘白。

      但他立刻正了色:“開玩笑,我不像你家,高干家庭,家底豐盈,我個窮苦孩子出身,哪里來的什么古玩?法典,怪不得你爸總說你,你呀,得注意品德!

      趙霞不干了,說:“沈書記,法典沒有瞎說,是您愛人說您家有價值十根金條的東西,被半夏丟了!

      沈四寶心里直罵秦秀蠢,可面上依舊在笑:“是我媽死前留的幾個銅板,不值錢,丟就丟了吧,我回去收拾秦秀,看她以后還敢不敢瞎咋呼!

      這時正好半夏悄悄開個門縫兒,沈四寶立刻說:來啊半夏,爸爸帶你去買雪糕吃,好不好!

      哐的一聲,小丫頭居然關了門,還差點夾到沈四寶的手。

      他倒是不氣,耐心也很足,干脆坐了下來,自來熟,自己給自己倒水喝,邊說:“孩子耍點小性子,咱們大人得有耐心!

      胡潔說:“沈副書記,你這態度才對,就秦秀對孩子那樣兒,我真懷疑半夏不是你們親生的!

      “怎么會,半夏是我親閨女,我疼都來不及!鄙蛩膶毿χ鴶[手:“但我是男人,又因工必須出差,應酬,秦秀吧,農村婦女沒見識,重男輕女,你們看到她對半夏不好,一定要反應給我,我好好收拾她!

      不愧是能跟外商打交道的,這口才,這風度,他成功的扭轉了局面。

      趙霞眼神示意顧法典:差不多了,去吧半夏哄出來。

      顧法典咬牙,說:“沈叔叔,你讓秦阿姨來接半夏,我要見她,和她對話!

      “好,我給她打電話!鄙蛩膶氂星蟊貞,抓起了電話。

      顧法典拿了一板果奶,推門進廚房。

      天已經黑透了,可半夏沒開燈,踩著凳子,爬在臺面上在看窗外。

      門開,她驀然回頭:“哥哥!焙⒆悠林豢跉,窗外的路燈照上她的眼睛,里面閃著晶晶亮的眼淚,她說:“沒關系噠,你也是孩子嘛,我不會怪你噠!

      孩子就是孩子,拗不過大人的意志。

      半夏這是以為他拗不過沈四寶,要送她回家了才這樣說的吧?

      她不想回去,可又怕他幫不了她心里難過,才會這樣替他開脫的?

      顧法典只有在目送媽媽離開時,才如此難過過,遞過果奶,他說:“你要相信哥哥,我說能留下你就必定能留下,乖,現在出去,到外面坐著!

      在半夏眼里,哥哥的眼神是那么的堅定,小丫頭突然就不怕了。

      她心說,顧法典可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當然,半夏也要努力活著,她還要見爸爸,媽媽和另外兩個哥哥呢。

      雖然還是很怕,但她努力克服,跟著顧法典一起出了廚房。

      一板四個果奶,她還非常大方的,一人一個,把它分給趙霞和婦聯主任,胡潔。

      孩子知道的,他們都是為了救她才來的,她們是好人。

      雖然爸爸在笑,還伸手想拉,但半夏躲在顧法典身后,就不理他。

      ……

      轉眼秦秀就來了。

      她被刺扎過,走路一瘸一拐,可兒子鬧著要她抱,沒辦法,脖子上還掛著她的大胖小子。

      “天殺的,天下哪還有我這么大的冤種,為了沈四寶,我疼了兩天兩夜才生出來的孩子,半夏就是沈四寶的血脈,我們是因為相愛才生的她呀,可你們聽聽外面的人怎么造謠我的……”再說下去,秦秀都要把自己洗白了。

      好話好說,雖然大家心里鄙夷這夫妻,但場面上的事還是得按規矩走。

      此時該勸半夏回家了。

      相互問候,落坐,大家語笑焉焉,風平浪靜。

      但小龍突然朝著半夏沖了過去:“小偷,賊,媽媽快看,她偷喝我的奶!”

      秦秀一聲尖叫:“小龍,快回來!”

      可她起身去追吧,一個小木馬滑過來,絆倒了她。

      木馬的對面是餐桌,她眼看著地,伸手去抓餐桌,不及防卻扯下了布,頓時叮鈴咣啷,鹽罐醋壺牙簽盒,全朝她砸了過去。

      沈四寶本是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的,看到妻子絆倒也跳了起來。

      沖向半夏的小龍伸手就搶,嘴里還不干不凈:“賠錢貨,我讓媽媽打死你!

      顧法典伸開雙臂,在跟小龍較勁兒:“你敢動半夏,我就敢打你媽媽!

      小龍這種慣壞的孩子天不怕地不怕,聲音又尖走厲:“我還有爸爸呢。爸爸,打半夏,戳她眼睛,拔她的舌頭,薅她頭發,打死她!”

      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連蹬帶鬧:“我不管,不打死半夏我就不起來!

      孩子哭聲刺耳,一聲比一聲尖厲。

      沈四寶伸手剛要拉回兒子,秦秀突然從身后一把抓過去,手直奔顧法典:“你個小癟三,小雜種,三番五次暗算我,看我不打死你!”

      中午就是他害她掉刺梅叢的,剛才的小木馬也是他踢過來的,差點沒絆死她。

      這小子非但沒大家說的那么笨,他的心還黑透了。

      “那我也比你強,你個殺人兇手,別人家的后娘都比你這個親媽強,所以我有理由懷疑半夏是你們偷來的,或者拐來的!”顧法典躲過了抓,扯著脖子也吼了起來。

      秦秀正欲對罵,沈四寶突然揚起巴掌,朝著秦秀搧了過去:“你個蠢貨,就不能閉嘴?”

      “我……我怎么了嘛我!鼻匦銍樀囊粋瑟縮,哭了起來。

      突然就鬧起來了?

      趙霞一個箭步,反手就把沈四寶推墻上了,一個猛壓:“沈副書記,我看你很愛打呀,家暴女兒,你也有份吧?”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法典:耶!
    作者:留言,收藏一發哈。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