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想掰彎我

作者:林七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公主

      Chapter.11

      路平不是沒想過把顧寄青拉進群。

      但和顧寄青聊完天,簡單地從他口里了解了一下這幾天發生的事后,才發現原來確實是他們誤解周辭白了。

      周辭白還是很恐同,也沒有被顧寄青勾引,只是因為之前誤會了顧寄青,心里過意不去,才勉強對顧寄青態度緩和了些。

      了解事情真相后,路平就決定暫時先不把顧寄青拉進原來的宿舍群,等把兩人關系徹底改善了再說,不然到時候兩個人在群里尷尬。

      甚至還為此特地以游戲群的名義和顧寄青陳紀單獨拉了個三人群。

      “你說世界上怎么會有我這么體貼又善解人意的室友。!”

      路平在周辭白一無所知的地方,自己被自己感動得滿腔熱血。

      “不過顧顧你別擔心,老四雖然對Gay有點心理陰影,長得還特高冷,但實際就是個正直小純情,你們多相處相處,肯定可以當朋友!所以要不我們晚上干脆先去桃李園三樓搓一頓,就當給你辦個歡迎儀式,順便增進增進感情?”

      路平當時說得非常熱情又真誠,顧寄青就沒有提出拒絕。

      “所以晚上我又要自己一個人吃飯了對不對?”夏橋哼了一聲,“算了,看在你新室友都還不錯的份上,我原諒他們的奪顧之仇了,晚上我去找沈老大!

      說完,就繼續高高興興地往畫布上涂抹起顏料。

      顧寄青則坐在他旁邊的畫架前,一邊閑散隨意地往畫布上落著筆,一邊隨口說道:“嗯,那你順便幫我問問沈哥,方不方便幫我照顧粥粥一段時間!

      “粥粥?”
      夏橋停下筆,轉過了頭。

      清大宿舍不讓養寵物,顧寄青暫時又還沒搬出去,那拜托已經在外面自己租了個三室一廳的沈照幫忙照顧,其實再正常不過。

      但問題是粥粥不是在南霧嗎?

      顧寄青低頭蘸了一筆顏料:“我媽過周末可能要來北京,順便送來!

      夏橋問:“你媽來北京干嘛?”

      顧寄青答得隨意:“我哥來參加一個宴會,要我一起!

      “要你一起?!”
      夏橋瞬間感覺事情有些不對。

      果不其然,顧寄青漫不經意道:“嗯,他合作伙伴的兒子也是清大的!

      夏橋瞬間炸了:“你媽是不是又要讓你彰顯你們顧家多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他顧玨多大度多優秀?我就不懂了,明明每次這種場合,你都不高興,她為什么還要你去?到底誰才是她親兒子?!”

      “我真是沒見過這種虧待自己親兒子去討好繼子的后媽!”夏橋扔下最后一句,忿忿地把畫架往前一摔,整個兒不想畫了。

      顧寄青從小到大的經歷他再清楚不過了。
      因為他們就是小時候在一個畫畫班學習才認識的。

      那時候畫畫老師整個培訓班最喜歡的就是他和顧寄青,說他們兩個最有靈氣和天賦,尤其是他的色感和顧寄青的情緒表達。

      可是后來學到初中,顧寄青莫名其妙就不學了。

      他那時候還以為顧寄青是因為文化成績太好,所以家長和學校覺得讓他走藝術生的路子有點浪費狀元苗子。

      直到后來他無意聽到一次顧寄青和他媽媽的對話,才知道原來顧寄青當時學畫畫只是為了陪他哥哥,因為顧家老夫人就是知名畫家,所以顧家后代都要學畫畫,包括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繼子。

      可是假如這個繼子的表現已經蓋過了他們金尊玉貴的“嫡長子”,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夏橋想到這兒就又生氣又難過:“你要是繼續學畫畫,未來遲早超過那個臭老太婆,不一樣給他們顧家光耀門楣?結果就因為顧玨那個臭東西自己不爭氣,害得你的天賦都被浪費了!

      “還有學舞蹈也是,表面是讓你和你堂妹一起學,一視同仁,實際就是讓你照顧你堂妹,她不學了,就沒人再提繼續讓你學這茬兒了。所以你說你媽這么多年到底把你當什么了,有沒有考慮過你的感受?!

      “實在不行你來我們家當兒子算了,反正我媽喜歡你!

      夏橋越想越氣,氣到已經開始思考如果收養一個快到二十歲的成年男性到底合不合法的程度了。

      顧寄青卻只是微彎了唇:“你媽還想讓我當你男朋友呢,你能愿意?”

      “那不行!毕臉蛳攵紱]想就拒絕了,“我還沒你高,又保護不了你,憑什么當你男朋友?你就應該找一個家里比顧家還有權有勢,然后又高又帥又男人,還有英雄主義情結的大忠犬來給你撐腰!不然你什么時候才能不受顧家的閑氣!”

      夏橋把顧寄青未來男朋友的條件簡直安排得明明白白。

      顧寄青覺得他可愛,但也沒多想,手里的畫筆繼續閑散勾勒:“比顧家還有權有勢,然后又高又帥又男人還有英雄主義情結的大忠犬,憑什么當我男朋友!

      顧寄青說這話說得再自然隨意不過。

      夏橋卻震驚地睜大了眼:“你還用憑什么?!”

      顧寄青回頭看他,目光安靜,像是完全不理解夏橋的反應。

      夏橋:“......”
      算了。

      反正顧寄青對自己的魅力沒有逼數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他悶悶地轉回頭,繼續用畫筆狠狠戳著畫布:“反正我還是替你可惜,你畫畫多有天賦呀!

      顧寄青的童年乃至少年時期,的確都很多才多藝,倒也沒有其他原因,就是為了成為顧家那些嬌貴的少爺小姐們最好的玩伴而已。

      因為他如果受到他們喜歡,再受到他們父母的喜歡,尹蘭在顧家就會好過許多。

      但是這些事情在顧寄青心里其實也沒那么重要。

      他什么都很容易做好,也就不會覺得能做好的那些事情有多重要。

      “好了,別生氣了,反正我也沒想過當畫家,比起畫畫,我本來就更喜歡數學!鳖櫦那啾疽馐窍胗脤嵲挵矒嵯臉。

      從小到大就對數學深惡痛絕的夏橋聽到這話卻露出了比剛才還要驚恐的表情,看顧寄青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個階級敵人。

      顧寄青畫著畫沒有注意,只是以為他不信,隨口解釋道:“數學其實是這個世界上最簡單的東西,它是對世界確定性的描述,存在的邏輯本身會永遠客觀存在,對錯就都很簡單,比畫畫更輕松!

      因為畫畫太需要情緒的表達。

      可是他已經習慣了所有事都不去在意,所以并沒有那么多的情緒可以調動表達。

      而調動情緒,對他來說實在是件太疲憊的事情。

      想著,顧寄青在畫上落下了最后一筆,偏頭對滿臉寫著“我不理解但我大受震撼”的夏橋,淺淡笑了一下:“畫先放在你這里,過幾天干了我來拿!

      “?哦,好!毕臉蚪K于回過神來,看向顧寄青的畫。

      畫布上是深深淺淺濕潤的灰,畫布中間是細長尖銳的黑色椎體高高聳立。

      看上去孤獨又疏離,還有一種他說不出的情緒。

      “你這是畫了一個塔嗎?”
      夏橋眨巴眼問道。

      “算是吧!

      顧寄青往后靠上椅背,靜靜看了一會兒畫,拿出手機,拍了照。

      .

      顧寄青從夏橋的畫室出來的時候,路平已經發來了具體的聚餐地址。

      桃李園餐廳距離宿舍倒是不遠,顧寄青順路步行了過去。

      到了的時候才發現王權也在。

      王權一見他,連忙激動地揮舞著手機:“院花!快來!最好的位置給你留著呢!”

      所謂最好的位置就是王權和路平中間,背對著墻,遠離門,吹不到風,暖氣熱乎,對面還坐了個低頭喝著水的周辭白。

      一坐下,王權就連忙拿出手機,打開微信:“院花,我這邊有個哥們兒特喜歡你這種類型,自從看了你照片后,一天24小時有23個小時都纏著我要你微信,你看看你中意不,中意就加個微信,先聊著看唄!

      對于這種情況,顧寄青已經見怪不怪。

      他向來的處理方式是先答應加上對方好友,然后再自己禮貌客氣地拒絕對方,直接斷了對方的念想,免得難為中間人。

      于是直接應道:“嗯,好,你把名片發給我吧!

      話音落下,“砰”的一聲。

      眾人一抬頭,就看見周辭白板著臉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副心情不好的樣子,

      突然怎么了這是?

      四個本來還在看著顧寄青追求者照片的人,一起抬頭看著周辭白,眨巴眨巴眼。

      短暫的沉默。
      然后集體恍然。

      差點忘了,周辭白恐同。

      王權立馬出來打圓場:“不是,周總,這都什么年代了,咱思想先進一點,大度一點,包容兼并,求同存異一點行不行?”

      周辭白冷著眉眼:“我又沒說什么!

      路平、王權、陳紀:“......”
      是沒說什么,就是氣壓怪低的。

      不過小時候的心理陰影帶來的恐同問題也不是這么快能解決的,看來舍友關系的確急需改善。

      路平先是暗暗夸了一波自己沒有直接把顧寄青拉進宿舍群的明智之舉,然后就開始發愁該怎么改善兩個人的關系。

      正愁著,旁邊的顧寄青手機上突然彈出一條消息。

      [夏橋]:哦,對了,顧顧,下周我媽媽做手術,我要回家陪她,那個救助流浪狗狗的志愿者活動你能不能幫我去做一下呀,不然他們就缺人了。

      路平離得近,眼睛又尖,雖然沒想看,但還是不小心看到了,頓時腦門一亮:“誒,顧顧,你下周也要去參加救助流浪狗狗的志愿者活動呀!”

      顧寄青和周辭白同時抬起了頭。

      路平連忙拉皮條道:“顧顧,你是第一次參加這個活動吧?沒事,我們小周大一下就開始去了,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問他,到時候還可以一起去,是吧,老四?”

      路平說完,使勁朝周辭白打眼色,一副“你對人新室友善點”的著急表情。

      周辭白:“......”
      他覺得雖然不是很有必要,但也不是不行。

      于是勉為其難低頭點開微信掃碼界面:“嗯,你先加......”

      “沒事,我大一上就經常去了,所以不是第一次去,而且我有認識的學長這次也去,不用擔心!

      不等周辭白把“加個微信”說完,顧寄青就低著頭,一邊回著消息,一邊慢悠悠地答復了路平。

      然后抬頭看向周辭白,輕眨了下眼:“你剛才說加什么?”

      剛剛點開微信掃碼界面的周辭白:“!
      三秒后,按滅手機。
      “沒什么,就是說你先加副碗筷!

      “哦,好。謝謝!
      顧寄青絲毫沒有察覺到不對。

      其他人也沒覺得不對。

      只有路平還在操心改善兩人關系,吃著吃著又說:“你們下周末都要去做志愿者活動的話,那我們下周五晚上去吃火鍋吧,吃完順便去LOL開黑,包個夜,怎么樣?”

      這次倒是顧寄青先溫聲提了拒絕:“我下周五晚上要去參加一個生日宴,可能沒有時間!

      周辭白也低頭道:“我下周五也要回家!

      “?”路平失望完,又不甘心地問,“顧顧你去哪兒參加生日宴?”

      “北京壹號院那邊!

      話音一落,路平眼睛就瞬間亮了:“這不就巧了嗎!老四他們家就住壹號院啊,你把具體定位微信發給他,讓他這周五回家把你捎過去,省得打車,安全又方便!”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周辭白:“......”

      他家老頭正好也是下周五十大壽,會不會......

      等等,他想什么呢,他家老頭的生日宴,怎么會和顧寄青這種普通大學生有關系。

      但送一送也只是舉手之勞。
      總不能連基本的紳士禮節都不講。

      想著,周辭白再次板著臉點開微信:“嗯,你把地......”

      “沒事,到時候有人來接我,不用麻煩!
      顧寄青一如既往善解人意,溫柔體諒。

      周辭白再次面無表情地按滅手機屏幕。

      ·

      一頓飯除了周辭白,吃得都還算熱熱鬧鬧,開開心心,直到吃完飯,大家才發現原來顧寄青早就買了單。

      “不是,顧顧,我們給你辦歡迎儀式,你怎么能偷偷買單了呢!讓老四請客!我們宿舍聚餐這么久了從來都是老四請客!這種萬惡的資本家的后代,不壓榨回來怎么對得起勞動人民的辛勤和汗水!”

      路平和陳紀說這話時,面不改色心不跳,理不太直氣也壯。

      周辭白簡直不想說自己認識這兩個人,站起身,帽子一扣,拔腿就準備走。

      然后就又聽到王權說:“不行,第一次一起吃飯就讓你請客,這多不好意思啊,最起碼AA吧,多少錢,我微信轉你!

      “對對對,AA,我也微信轉你!
      “誒,顧顧,你微信頭像換啦,是烏云嗎?”
      “是個塔吧!
      “哎呀,都差不多,反正都挺好看的!

      路平陳紀紛紛轉錢。

      請慣了客從來不習慣AA的周辭白則在短暫的沉默后,頓住腳步,轉過身,微抿了唇角,朝顧寄青有點不自在地說道:“我也微信轉你!

      “哦,好!
      這一次顧寄青終于點開了一個二維碼,伸到了周辭白面前。

      周辭白板了一整天的臉色終于緩和了些,點開掃碼界面,掃碼,完成。

      彈出頁面。
      付款給個人[Cyan(顧*青)96]
      付款完成。

      返回界面。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所以只是一個單純的收款碼。

      “......”

      正好王權揚聲問道:“誒,老四,聽學校附近晚上新開了一家網咖,要不要一起去?”

      “不去!敝苻o白低聲扔出兩個字,然后就板著臉轉過了身。

      他身后的路平則還在和陳紀扯著旅游時候的艷遇:“老陳,你經驗豐富,幫我分析分析,為啥這妹子之前在民宿跟我聊得挺好的,回來后就死活沒加我微信呢?”

      陳紀輕笑一聲:“還能為什么,釣著你唄,要是輕易就加你微信了,你今天一整天能像現在這么抓心撓肝的惦記她?這就叫段位好吧!

      誰一整天抓心撓肝的惦記了?
      還有怎么就釣了?
      萬一人家只是一時沒想起來,或者忘記了呢?

      再說就是一個微信而已,沒有加上,說明就是沒有加的必要,等有必要的時候,自然就加了。

      想得這么復雜干嘛。

      而且能因為一個微信就被釣了一整天,路平果然是一天到晚閑得沒事干。

      周辭白明明腳踝還沒有好完全,但也誰都沒等,只是一個人板著臉,雙手插兜,以自己能走的最快速度埋頭往宿舍走去。

      口袋里的手機響了,他也只是不耐煩地拿出來一看。

      然后瞬間指節緊繃。

      [Cyan請求添加你為朋友]
      [備注:路平他們說你端游很厲害,晚上要一起玩嗎]

      申請人的頭像是一片深深淺淺的灰,灰云中間有一座細長得伶仃的高塔。

      不知道繪畫者是誰,只是第一眼就讓周辭白感到一種強烈的孤獨的疏離,還有在疏離之下隱隱的一種憂郁。

      像是高塔里住著一位孤獨的公主,而她正在無望地等待著一個來拯救他的英雄,日復一日,以至將希望埋沒于高塔。

      那一瞬間,周辭白心中一悸。

      然后飛快回過神來,紅著耳朵,通過驗證,甚至沒來得及按掉屏幕,就把手機匆匆往兜里一塞,帽子往腦袋上一扣,埋頭以更快地速度向前走去。

      而察覺到周辭白的失落,以為他是因為朋友們今天都圍著自己忽略了他所以不高興了的顧寄青,不解地抬了下眉。

      耳朵怎么又紅了?
      是還在不高興嗎?
      他記得周辭白沒這么難哄?

      想著,手機一震,低頭一看。

      [White]:我通過了你的朋友驗證請求,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聊天了
      [White]:嗯嗯~(^з^)~啦呀啊

      顧寄青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周辭白微信聊天都是這么可愛的畫風嗎?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狗狗:沒有!是手機自己動的手。!
    這章因為太長啦,所以來晚了。ㄎ夜烙嬕院髸r間可能都差不多),還是所有2分評論都發紅包!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