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翼

作者:囧*******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12章

      沙海牧最近過的很順心。

      致力于尋求“傷害少年哈利(未遂)事件”真相的獅院少年偵探團似乎找到了探索方向,除了偶爾問一兩個問題之外再沒有像上學期那樣纏著他;德拉科的精靈語有了明顯進步,至少他現在可以根據海爾波的聲音模糊地分辨出他的意思;在他從拉文克勞的藏書室復制了一本《魔法陣原理》給赫敏之后,赫敏對魔法陣爆發了極大的熱情;至于每周兩次的永恒之翼成員的訓練課,也由和他簽了“賣身契”的“一心一意想要成為一名偉大而光榮的黑魔法防御課教授”的湯姆.魂片.冠冕君——現在更名為華麗的卡斯托爾.文森特——負責,從他的表現看來,在教導實戰方面,卡斯托爾顯然比沙海牧更合格。

      格蘭芬多的第二場比賽是對赫奇帕奇,沙海牧并沒有去看——反正由于上次的事件,大家的警惕性都高了很多,甚至讓斯內普教授擔任這場比賽的裁判以確保哈利的安全——雖然格蘭芬多大多數人都認為斯內普教授會借此故意刁難格蘭芬多。然后這場比賽不到五分鐘,哈利便找到了金色飛賊,比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結束了。

      比賽結束的當晚,沙海牧用過晚餐正準備回到拉文克勞塔,赫敏卻急匆匆的跑過來一把抓住他的手:“海米,我們有重要的事情要問你!”

      已經習慣了赫敏的一驚一乍的沙海牧隨意地將她拉到走廊邊一間小小的看上去像是休息室的屋子,熟練地布下了靜音咒:“你要問的是關于斯內普教授還是奇洛教授?”

      “都是!”赫敏快速地應道,隨即一驚:“你知道我想問什么?”

      “我不知道啊!鄙澈D翐u頭,在經過卡斯托爾的證實后他已經確認了奇洛就是犯人,但他覺得還不是讓赫敏他們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我只是一開始就很關注奇洛教授而已!

      赫敏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有些不爽地抿抿嘴,問道:“你確定那天斯內普教授是要救哈利?”

      “當然確定!

      “可是,哈利說他剛剛在禁林里看到斯內普教授在、在威脅奇洛教授,好像是他想要拿魔……某樣藏在霍格沃茨的東西!我們懷疑他是為了那樣東西所以想要殺掉哈利!”

      沙海牧皺起了眉頭:這和他所知道的事實完全相反,這幾個小鬼到底聽到什么讓他們誤會的話了?

      “赫敏,你確定哈利在說這些的時候沒有弄錯主語和賓語?”

      “沒有……你的意思是說,奇洛教授?!”赫敏驚訝地捂住嘴:“怎么可能,他的膽子那么小,上次巨怪……”說著說著,赫敏突然停下來,若有所思。

      “……我記得書上說過,巨怪雖然攻擊力強、防御厚,但對于成年巫師而言,是很容易對付的。而作為霍格沃茨黑魔法防御課教授更應該沒有什么大問題才對,而奇洛教授卻……斯內普教授已經在學校工作了十年,而奇洛教授是今年才來的……之前學校卻從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赫敏的眉頭越皺越緊,最后,她想通了似的抬起頭:“其實,是奇洛對不對?!”

      沙海牧只是微笑著看著她。

      赫敏眼睛亮了亮,隨即又有些苦惱地低聲嘀咕著:“可是,為什么每次哈利在斯內普教授瞪他的時候會覺得傷疤痛?”

      “你們能確定?”沙海牧不禁覺得奇怪,根據卡斯托爾的敘述,哈利的傷疤痛應該是魂片間的感應起作用的緣故,但斯內普身上應該沒有魂片才對吧。

      赫敏偏著頭思考了一會兒,搖搖頭:“我覺得這點還是要和哈利再仔細確認一下!

      沙海牧認同地點頭。

      轉眼便是六月了。德拉科的生日與沙海牧只差一天,沙海牧答應在德拉科生日那天晚上去斯萊特林的休息室一起度過兩個人的生日。

      但是,為什么又會遇到他們?而且,為什么德拉科也一起?沙海牧看著躲在拉文克勞塔附近等著他的五位那種亮閃閃的期盼的表情,微笑的表情有些破裂。

      “海米!有條小龍要和我同一天出生!”德拉科眼神閃閃發亮,由于他的名字是天龍座的意思,他一直很迷戀這種大型生物。

      “……赫敏,怎么連你也……不怕被扣分嗎?”沙海牧有些無力地問道。

      “可是海米,是龍!是龍!”赫敏將沙海牧的手握得緊緊的,肩膀微微抖動:“一輩子能看到幾次!小龍出殼!”

      沙海牧臉色古怪地看了一眼一旁的德拉科,后者立刻面紅耳赤地沖著赫敏叫道:“不要說‘Draco’出殼!”

      哈利、羅恩以及納威對視一眼,捂嘴轉身。

      小龍出殼么……上次安賽的孩子出生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了?沙海牧試圖從有些模糊的記憶里找出答案,片刻后宣告失敗。不過,現在去看看這條小龍也不錯吧。想到這里,沙海牧拉過正在因為“Draco”這個叫法不高興的德拉科:“好吧,我們一起去看看!

      在夜色的掩護下,哈利、羅恩和納威擠在同一件隱形衣下迅速地跑向海格的小屋,用了幻身咒和羽毛腳咒的沙海牧、德拉科和赫敏緊緊跟在后面。屋子拉著厚厚的窗簾,壁爐里生著火,在這個六月的天氣里還真是令人難以忍受。一個巨大的蛋擱在壁爐里,海格守在火邊,臉熱得通紅,鼻子上掛著細密的汗珠,一副樂呵呵的樣子。

      “你們來得正好,小家伙馬上就要出來了!”海格興奮地沖他們叫道,那聲音像雷一樣在他們耳邊炸開,震得他們兩眼發暈。

      六人靈活地擠進門,走在最后的沙海牧謹慎地關好了門的同時還給這間屋子下了一個靜音咒和一個忽略咒,確保不會有其他人靠近或者注意這里,然后拖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德拉科身后,和他們一起關注著那枚龍蛋的動靜。

      蛋殼頂部已經裂開了一條縫,隱隱可以感覺到里面有東西在動。突然,蛋里面傳出一陣零碎的嘈雜聲,然后蛋殼裂了開來。一只渾身漆黑,有著弱小的翅膀、瘦削的身子以及橙色凸眼睛的挪威脊背幼龍撲通一聲落在桌子上,兩個大大的鼻孔隨著它時不時的噴嚏噴出火焰。

      沙海牧有些失望地眨眨眼:果然還是安賽的孩子比較漂亮。絲毫沒有想過如果安賽忒林斯提爾知道他將偉大的遠古龍王的血統和這只普通巨龍相比會是怎樣的后果。

      “它很漂亮不是嗎?”海格輕聲說,身體力行了什么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他伸出一只手來敲敲幼龍的頭,幼龍則猛地咬住他的指頭,露出毒牙。

      “它認得它的媽咪!”海格欣喜地說。眾人一陣黑線:你確定它這是認得的表現?

      “海格,”赫敏突然問道,“挪威脊背龍成長得有多快?”

      回答她的是沙海牧:“大概不要兩個星期就可以撐爆這間屋子!

      “不愧是挪威脊背!這種生長速度實在是太棒了!很可愛的小家伙,不是嗎?”海格用一種夢幻的語氣感嘆著。

      為什么我突然覺得他說的話我們聽不懂?這是在場所有人的共同想法。

      “海格,它會被發現的!惫粗ё『8竦氖种覆环诺挠,擔憂地說,“你必須想辦法送走它!

      “你們看,它多么有活力!叫他諾伯怎么樣?”海格喜滋滋地抱起幼龍湊到哈利跟前,舉起它的右爪,“來,諾伯,跟哥哥姐姐們打聲招呼!

      哥哥……姐姐……除了德拉科,所有人都為這個稱呼后退了一步,只有德拉科興奮地沖到海格身邊,摸了摸幼龍的頭,用溫柔的聲音說道:“諾伯,叫哥哥~”

      幼龍諾伯很配合的“嘎”了一聲。德拉科驚喜地看看幼龍,又幸福地回頭看著其他人:“它好乖啊~!”

      眾人汗。

      只有沙海牧勾了勾嘴角,他清楚地聽到,幼龍的那聲“嘎”確實是在叫“哥哥”——所有的生物都會對精靈語使用者產生好感,看來德拉科的精靈語已經學得不錯了。

      海格見此,將諾伯面向自己:“諾伯乖~叫媽媽~”

      回應他的是一道自鼻子中噴出的火焰,將他的臉熏得黑黑的。

      眾人:o(╯□╰)o……

      接下來的一周時間里,赫敏哈利羅恩都一直致力于勸說海格將諾伯送走,而德拉科則致力于讓海格把諾伯送給他養(赫敏:德拉科,別搗亂。,幾經糾結之后,海格終于同意周六晚上讓哈利他們將諾伯送到羅恩的哥哥查理那里。

      諾伯被送走的那天晚上沙海牧并沒有去,結果第二天卻看到五人哭喪著臉,再看看少了很多寶石的沙漏,頓時明白了。

      “我們被巡夜的麥格教授和費爾奇發現了……”赫敏悶悶地解釋著。

      “不僅被扣了分,還要勞動服務……”羅恩那頭生氣勃勃的紅發也變得黯淡。

      “奶奶會殺了我的……”納威的眼睛又紅又腫。

      “你們不是有隱身衣嗎?還有,赫敏和德拉科不是已經學會了幻身咒?”沙海牧覺得這樣還能被抓確實很需要人品。

      “隱身衣忘在天臺了!惫哪槼舫舻,為自己居然犯了這樣的白癡錯誤而懊惱。

      “而且我們也沒有帶魔杖……”德拉科心虛地盯著地面,不敢看沙海牧。沙海牧曾經教育過他,作為一名巫師,魔杖要隨時帶在身上。

      沙海牧瞪著五人,徹底無語。

      接下來的日子,四只小獅子受盡了眾人——尤其是格蘭芬多——的白眼,大家都執著于他們扣去的那兩百分卻忘記了哈利曾在魁地奇上為他們贏了三百分。赫敏也變得沉默了,總是跑過來拉著沙海牧陪她去圖書館,然后埋頭苦學。德拉科則稍稍強一點,他上課積極發言了一個星期,不僅補回了被扣掉的五十分,還多贏了二十分。

      由于每天都要陪著赫敏在圖書館待到閉館,沙海牧便一直沒有找到時間去禁林。直到考試前的一個禮拜,灰夫人和卡斯托爾在他上床前沖到了他的宿舍。

      “你們說什么?攻擊獨角獸?!”沙海牧神色嚴峻,泰瑞和凱雷嘉也立刻坐起身,沙海牧制止了他們的下一步動作!澳銈儙兔ρ谧o我不在宿舍的事情,我現在必須去禁林看看!”

      “好!碧┤鸷蛣P雷嘉對視了一眼,同時點頭:“放心吧!

      沙海牧披上衣服匆匆關上門。

      一邊在密道里飛奔,沙海牧一邊向灰夫人詢問著詳情。

      “馬人們派人給鄧布利多送信,說發現最近有人在禁林攻擊獨角獸,目的是獨角獸的血,受到攻擊的大部分都是毫無防備的幼駒……”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是附在奇洛身上的那片魂片指使的!焙芰私狻白约骸钡男袨槟J降脑浀墓诿峋F在的卡斯托爾補充道。

      密道的出口便在眼前;曳蛉撕涂ㄋ雇袪柆F在都還不能離開霍格沃茨城堡的范圍,他們只得不情愿地目送著沙海牧離開。

      在沙海牧進入禁林的同時,一個黑影也悄悄的潛入。再過了一會兒,五名少男少女們跟著費爾奇從霍格沃茨城堡出來,走向了海格的小屋,即將開始他們今晚的勞動服務。

      沙海牧看了一下四周,禁林的面積似乎擴大了許多,他記得一千年前這個出口應該是在禁林邊緣,可現在顯然已經深入了不少。

      沒等他走出幾步,前面的樹叢里便一陣悉悉索索的響動,一名有著一頭鐵灰色頭發的馬人從那里走了出來。

      “幼駒,前面是馬人的領地,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瘪R人銀白色的瞳孔里閃著無機質的光澤,冷冷地看著沙海牧。

      沙海牧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用精靈語回答道:{這里是我家。}

      馬人驚異地后退了一步,瞪大了眼:“你是……”

      {吾名沙海牧.紫因.拉文克勞。}

      這句話說出口的一瞬間,整個禁林仿佛活過來了一般,平地刮起一陣狂風,高大的樹木隨風擺動,林間剎那間響起了各類魔法生物們喜悅的共鳴。

      它們在說,歡迎回來,我們的殿下。

      馬人沖著沙海牧深深地彎下腰:“非常抱歉,殿下。我是羅南。馬人一族已經等候您的歸來多年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推算了一下時間,小龍出生大概是在六月吧,所以就讓它和德拉科同一天好了


    一簾幽夢之一簾恩劈
    此文甚抽……腐女紫菱,額滴神那……



    I am Juliet
    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同人



    每日一家暴,健康身體好
    夫人用第六個馬甲開的第N+1個坑



    重生君臨天下
    正在追……



    [梅林傳奇同人]Merlin’s magic
    捂臉,此文我甚萌~



    巫妖初稿:沒有雷古勒斯和珀西的OOC世界
    此版本乃無頭無尾的深坑一枚,慎入



    格里芬士兵前哨
    牛嫂出品,不用我說了=w=



    囧貓封面小店
    承接封面、文案排版



    巫妖
    新的長篇



    [HP]多比多比
    一個WS的短篇……



    西風亂響曲(HP/創龍傳同人)
    個人覺得灰常有愛的文……



    向貓頭鷹致敬
    復習時的YY產物,更新不定期。。。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28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