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王座[快穿]

作者:羽軒W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迢迢長路5

      天色已暗,洛螢手中的煤油燈散發著熒熒之光。

      手中串著銅鎖鑰匙,她再度回到了臥房之內。

      這一趟走下來,當鋪的大概她已粗略了解,不熟悉的事務,也可在今后慢慢來,畢竟她要在這里待上至少三年的時間。

      重新居于臥房之內,準確的來說,這是剛剛逝去不久原身父親洛永誠的房間。

      換做尋常人在這里,恐怕只覺得陰風凄凄然,不敢久留,生怕沾染了什么不干凈的物事。

      但洛螢在這房間之內待的卻是安穩得很,左瞧瞧,右看看,絲毫不覺得有什么不對。

      負責當鋪內飯食的伙頭王媽敲門送來了晚飯,為洛螢送來全新的鋪蓋卷。

      看著這位大姑娘似乎打定主意要在老東家房中過夜,欲言又止,終究是什么都沒說。

      許是因為老東家去世的緣故,這家常飯更加的素了,水煮青菜豆芽,配上涼拌的豆腐,玉米碴子粥外加一個金黃的蛋餅。少油少鹽,無甚滋味。

      洛螢不緊不慢地吃著飯,眼神掃視著這室內。

      寧爺爺帶她轉庫房的時候,半點都不曾提過“秘字號房”,也就是說,對于這個存在,除了原身父親以外的人大概率都是不知道的。

      洛螢回想著那簿子上的描述,這秘字號房想來就在這臥室之內,只是究竟在何處?

      這臥房與書房聯通,室內空曠,以一屏風為遮擋,將臥房大床,角柜,茶桌與另一邊的書房分隔開來。

      將吃過的碗盤連同食盒一同放在臥房門外,洛螢鎖住房門,開始搜尋。

      洛螢對于密室的認知,大抵來自于曾經看過的武俠小說與影視劇。

      記憶之中,關于這類密室的記載要么是通往別處的地道,亦或者是直接通往地下暗室。

      此刻,她只希望自己看過的這些內容多少發揮些作用,既然是人編出來的,總該是有來由淵源的。

      洛螢先是在床邊尋覓,可這雕花木床嚴絲合縫,她找不到半點能夠如同電視劇一般掀起來床板就能進入的密道。

      在床邊折騰了好些時候,她無奈地起身,一無所獲。

      踱步到書房,這里的面積更大一些,博古架,斗柜,巨大的案桌與新式書柜,既有筆墨紙硯,也有著新式的鋼筆墨水,看得出來洛永誠對西洋物件并不排斥。

      書房墻上有著幾尺條幅,另有畫軸,洛螢摸索了半晌兒畫軸,有些遺憾,依舊沒有觸發什么機關。

      她幾乎是把自己能夠想到的地方都檢查了一邊,身上也沾染了些灰塵。

      洛螢看著自己身上沾染的青黑色,她這簡直是以一己之力打掃了這房間之內的陳年老灰。

      被灰塵嗆得輕咳幾聲,她換了身衣服去外間洗漱,重新坐到書桌之前。

      揉了揉太陽穴,洛螢重新開始回憶。

      她食指輕敲桌面,自己一定遺漏了什么。

      洛永誠既然叫女兒前來接手當鋪,之前對他自己的喪葬都做好了準備,那關于這些不可能一字不留。

      除非有些事過于危險,不能夠落在紙面之上。

      又或者,父女之間是用一種隱晦的溝通方式,天不知地不知。

      先前打開這臥房與飾品房內保險箱的密碼都是原身記憶中所留,洛螢雙眼微閉,回溯記憶。

      原身父親洛永誠七八年沒有回到過奉天城,但通信與匯款始終是不曾斷過的。

      至少在原身的記憶里,對于父親的認知始終是“為了一家老小生計在京城辛苦賺錢養家”。

      送到老家的信件多是寫給全家人的,問候親眷,但時常會單獨寫一封給女兒,有時候會夾帶些京城的照片,捎帶回來京城里的時興物件。

      洛螢將原身攜帶的手提箱放到長桌之上,這里邊除卻幾套換洗衣物,就是一些零碎的物件。

      原本在火車上,她也只是粗略看了一眼,沒有仔細檢查。

      鋼筆,單片眼鏡盒,雪花膏,小盒的胭脂,裝滿了首飾的妝匣,還有以牛皮紙層層包裹好的書信。

      煤油燈下,洛螢就著幽幽燭火,目光定在一張黑白照片之上。

      照片上沒有人,拍攝的景象正是此處她居于的書房之內。

      正對著書柜,依稀看得到巨大書柜內滿滿當當的藏書,而在這張黑白照片的背面,乃是原身父親所寫的贈言:“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

      這張照片看起來平平無奇,好似只是用來激勵女兒努力讀書一般。

      可單拿出來還好,只是如果和其他寄回老家的照片相比,就顯得有些出奇。

      其余的照片有京城的名勝風景,有火車路過,有市井雜耍,有汽車電車,看起來是給女兒增長京城見識的。

      而關于當鋪之內的照片,只有這一張。

      洛螢一手提著煤油燈,一手拿著照片來到書柜之前。

      浩繁的書柜之上,既有著四書五經,中式典籍,通俗演義,也有著如《茶花女遺事》《俠隱記》《歇洛克奇案開場》之類的西洋小說。

      但這些只占少半部分,更多的是一些奇人異事,志怪筆記,如《云笈七簽》《搜神記》,還有很多洛螢第一次聽聞的書名。

      書柜之內并不只有書,洛螢的目光來回掃視,最終定在了兩個物件之上。

      一金,一玉。

      金為一塊內凹的試金石,玉為一塊冰種通透的印鈕。

      那印鈕不大不小,上段乃是獅形神獸模樣,頭上有兩角,身有雙翼,半伏半臥之狀。

      洛螢不做猶豫,直接將這神獸按鈕放置于試金石的凹槽處,嚴絲合縫。

      微不可查地一絲“咔噠”聲,她眼前的書架陡然向后拉開,黑洞洞的幽暗密室出現在她的眼前。

      明明此刻臥房大門緊鎖,可洛螢只覺周遭寒氣逼人。

      好不容易打開了密室,豈有不去之理?

      洛螢手提煤油燈,輕盈邁步入內,身后的機關門自動合攏,悄然無聲。

      油燈幽幽,她在室內的燈燭處徐徐點燈,燭火通明。

      此刻,洛螢終于看清這密室之內的景象。

      她粗略掃了一眼,兩大博古架上擺有百寶箱,不知這內里裝的都是什么東西,有精致燭臺,有成套筆墨,架壁之上有懸掛一支竹笛。

      密室之內仿佛有著一股奇異香氣,若隱若現,若有若無。

      室內影影綽綽的,墻壁上映照得出洛螢的影子。

      她正欲伸手拿起桌面上的皮簿子,霎時之間,身后伴隨著嘶嘶之聲,墻壁上照出巨大的獸影——

      拳頭大的蛇頭不知從何處竄出,赤紅的雙瞳與細密的鱗片蛇身在燈火照耀之下散發著詭異的光澤,血紅的蛇信子與淬毒般的尖牙襲向洛螢的頸窩。

      洛螢仿佛并未察覺一般,手里拿起那黑色簿子往脖子處一拍一抖,好似捶背一般。

      “啪”的一聲,那丑陋蛇頭重重地摔打在地面上,吃痛之后更是記仇,迅猛地從地下一躍而起,再度襲來。

      可蛇身才騰至半空,只見修長纖柔的指尖直接捏住蛇頭下端,洛螢將這蛇頭拎到自己的眼前。

      看著黑灰半點交織的蛇頭,毒牙尖銳且丑陋,她忍不住皺起眉頭。

      “好丑的一位蛇兄!

      當然,雖然眼前的這位蛇兄很丑,但洛螢自認為很有耐心,她一向以德服人,準備和蛇兄溝通一下,談個心問一問蛇兄究竟是怎么進到這密室之內的?

      這蛇頭仿佛能聽懂人言,被她這一句話激得蛇身扭動,雙瞳赤紅,蛇信嘶嘶向前,意欲噬人。

      看著這蛇頭被捏在手里還不消停的模樣,洛螢嘆息一聲。

      “蛇兄,我一個姑娘家家,很膽小,很害怕,你這個樣子,實在不雅,相見便是有緣,待我為你修飾一番容貌!

      洛螢從懷中取出一隨身巾帕,蛇頭似乎找到了攻擊目標,直接咬向布角,她左手趁勢一掄,尖銳的毒牙滿落于地下。

      她反手用手帕系成一個錢串繩結將蛇頭吊起,剛才兇猛狠毒的噬人毒蛇此刻失去了毒牙,頓時成了軟腳蛇。

      少了巨大難看的毒牙,洛螢頓時覺得這條丑蛇順眼了不少,也多了幾分耐心。

      可還沒等自己開口詢問,這軟腳蛇依舊不罷休,長長的蛇尾帶著勁風卷向洛螢的身體。

      自己的好心好意居然被如此對待,洛螢只覺耐心消耗殆盡,她眼中閃過一絲戾色,捏住蛇頭的兩指猛然壓下,吐著血紅蛇信的蛇頭應聲而斷。

      蛇軀頹然倒地,洛螢適時避開,腥臭的蛇血飛濺到地面上,讓她忍不住皺起眉頭。

      她看著地上頭尾分離的蛇尸,輕聲嘆氣:“本不想妄造殺孽,奈何蛇兄不依不饒,又不識得好人心,談心不成反被咬,看來我與蛇兄相逢緣分已盡!

      這口氣好似不知與誰對話,又狀似喃喃自語。

      這一人一蛇之間的爭斗不過是在片刻之間,洛螢拿著那皮簿子坐到密室內的書桌之前,淺淺翻開,映入眼簾的仍然是偌大一個“當”字。

      與那日記簿不同的是,眼前的這皮簿子,洛螢翻動一頁,只覺得指尖顫動,重若千鈞。

      即便是點了煤油燈,密室內無處透光,仍有些幽暗。

      洛螢把煤油燈就放在書桌上手中皮簿子旁邊,手指翻過書頁,眼前的燈光好似突地一下就明亮起來。

      “執此當簿,以筆簽名立誓,即為當鋪之主,萬物皆可當!

      墨色痕跡顯現而出,看著這一行文字,洛螢勾眉。

      “萬物皆可當?騙鬼去吧!

      真有這么大能耐,原身父親還會就這么死了?

      這一行文字可太像電視劇里誘惑小孩的魔鬼口吻,真當她兩歲小孩智商?

      洛螢嗤笑一聲過后,這皮簿子上的墨跡已然消散,再度浮現在她眼前的已是截然不同的文字。

      “鎮詭當簿!

      “詭物巧言善辯,狡詐陰險,萬不可與之交易典當!

      “若與詭物典當,必以性命身魂為當,代價難測!

      “若有沖破封鎮之詭物,恐遺禍一方,以命鎮詭,在所不惜!

      “吾當鋪鎮壓之詭物,曾鎮九詭,后因故失落,今只余四詭!

      【編號丙寅,春秋筆(偽)】

      【奇巧之工匠仿造之春秋筆,為奸人所用,以筆為墨,使人渾噩迷惘,欲念放大,流離虛假幻象,信以為真!

      【編號丁巳,驅蛇竹笛】

      【為一苗疆驅蛇人之物,不懂樂律之人亦可吹奏喚蛇,若有善吹笛通樂律之人,可一時驅使蟲蛇,后化作蟲蛇之食糧矣!

      【編號乙巳,鮫人燭】

      【相傳乃秦皇地宮一脈相傳之手筆,鮫人燭奇香撲鼻,燃之長明,可延壽!

      【編號丙辰,百寶箱】

      【類聚寶盆,變幻金銀財寶迷惑人心,喜吞食財物,如貔貅,入之不還!

      【編號丁未,繡鞋】

      【已遺失。紅鍛珍珠繡鞋,作用不詳!
      ......

      這《鎮詭當簿》不過寥寥幾頁,除卻告誡后人千萬不要和這些詭物進行典當交易,就是這幾件詭物的簡單記錄。

      看完這當鋪之中的真正“當簿”,回想自己進入密室以來的遭遇,洛螢起身,看著架子上的一支筆,一點燭,一只笛,她唇角微微勾起,活動手腕指節咔咔作響。

      “筆兄,燭兄,笛兄,初次見面,我覺得相逢就是有緣,不如來談個心?”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注】:“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背鲎在w恒《勸學詩》,引用文中,望周知。
    感謝在2021-08-14 00:03:22~2021-08-14 20:59:4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快雪時晴帖 40瓶;藜麥粥片兒 4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