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王座[快穿]

作者:羽軒W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迢迢長路11

      看著自己眼前這五樣東西,如果有可能,洛螢真是一樣都不想用。

      或將黑狗血淋于眼中,或是以牛眼淚涂抹于眼瞼之上,或是以柳葉蘸著混了骨灰陰氣的水來開眼,還有那個直接生吞了烏鴉眼的法子。

      洛螢想了想,就算她是大吃貨國出生的人,也不必委屈自己什么都吃吧?

      在每一樣物品上凝視了半晌兒,洛螢的目光最終定在那剛剛購買不久的香燭上。

      老實說,用香燭來布置八卦陣,坐在中心滴著血到鏡子里,這個土方委實有一點小說里編出來的意味了。

      一看就十分的不靠譜!

      但比起另外幾個,幾乎都要接觸到自己的眼睛,洛螢實在是有點擔心這一個不慎,自己被這瞎鼓搗弄的眼部感染,別任務還沒做,先重創了自己。

      洛螢隨手打開手中懷表,上午出門,又與崔子銘,王小田二人去準備了諸多東西,如今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多。

      距離夜晚,越來越近。

      臥房內部本是與書房聯通,再加上有密室秘字號房的存在,面積很大。

      洛螢心中思慮再三,最終沒有選擇進入密室完成這項儀式。

      畢竟自己剛剛把那些詭物收拾了一通,只是獲得了暫時的安寧。

      看似打服了這些詭物,但只是暫時的,詭物們乖巧認慫,可以說是識時務者為俊杰,也可以說是發現她并非軟弱可欺之人,在沒有看透她的底牌之前,隱藏起來自己的獠牙罷了。

      想必在之后的日子里,這些詭物也會不斷地繼續試探她。

      現在洛螢試圖開陰陽眼的陣法,如果成功,對于她來說是如虎添翼,但對于詭物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在密室之中舉行這項儀式,那些詭物難免試探,亦或是試圖阻撓干擾。

      洛螢適才用那竹笛殺雞儆猴,這不過是一夜的時間,她消耗的秘法尚未恢復,保不齊就被那些詭物看出破綻,還是在外邊進行更穩妥一些。

      此時正是下午四點,時過立夏,天色尚早。

      洛螢在書房的一塊空地之上,以十二只慘白燈燭布八卦陣,她一只手拿著一枚西洋玻璃鏡,另一手持銀匕。

      老實說,這并不是開陰陽眼的好時辰,下午四點,處于一天中的日中至黃昏。

      《黃帝內經》有載:“日中至黃昏,天之陽,陽中之陰也!

      等到合夜雞鳴,陰中之陰之時,也許成功率會更大。

      但那個時候,估計蛐蛐兒早就找上門,崔子銘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都難說。

      眼下正是陽中之陰,夜晚將至,陰氣漸濃。

      手中銀匕割向無名指,深紅的血滴落在銀鏡之上,洛螢于心中默念:“天地乾坤,我見陰陽!

      幽幽燭火忽閃忽閃,忽明忽暗,看似要熄滅,但又猛然燃得越來越亮。

      原本這臥室之內并不幽暗,但此刻,洛螢只覺得自己周遭漸黑,越來越暗,而身邊的燭火之光越來越亮。

      她一手持銀鏡,一手并未放下自己的銀匕。

      雖然不知道這個儀式會不會召喚出來什么稀奇古怪的東西,但為了防患于未然,她并沒有放下自己的武器。

      濃深的血液自顧自地那銀鏡之上蔓延開來,明明只有一滴血,卻仿佛將整個鏡面滌蕩。

      洛螢眼睛盯著銀鏡,但并沒有放過身側的變化。

      她當然注意到了燭火的閃爍,書房之內仿佛有風,窗扇抖動,絲絲寒意。

      音色的鏡面被一片血色模糊,洛螢只覺得自己眼前一閃,眉心一陣刺痛。

      這是......儀式起作用了?

      洛螢只覺得自己眉心酥酥麻麻,先是如同針扎一般,緊接著仿佛是什么在嚙咬一般,絲絲涼氣滲入眉心,渾身的體溫都在下降。

      這是一種很難以語言來形容的體會。

      酥麻感,痛感,涼氣仿佛在心底升起,整個人如墜冰窟之中,但意識很清醒。

      不知是多久過后,洛螢看著銀鏡之上的血液干涸,一點點全部消弭不見,半分痕跡都不曾有。

      十二只白燭早已熄滅,不,不只是熄滅,洛螢看著地面的狼藉,蠟炬成灰才是對此刻最精準的描述。

      如果不是地面上依舊殘留的些許蠟油,還有她無名指上緩緩愈合的傷口,這仿佛就是一場夢境。

      洛螢輕輕撫摸自己的眉心,她應當是有一些改變,但什么樣的改變自己卻說不出來。

      以銀鏡對照自己的面容,比之從前,仿佛陰氣籠罩,多了些莫名的氣息,她再一眨眼,又仿佛一切如常。

      洛螢起身掃視著室內,也沒人來給她解釋解釋,這究竟成沒成功。

      不過驗證還是很簡單的,她起身打開機關進入密室,打算去看看那幾個詭物。

      機關門悄然無聲,洛螢沒有拿煤油燈,光線有些暗,但她并未受到影響。

      距離上次從密室出來,也就是半天的時間。

      秘字號內依舊是悄然無聲,洛螢看了一眼,無論是破毛筆,鮫人燭,還有那百寶箱都老老實實地呆在架子上。

      她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墻角的存銀箱和兩個銀元堆,嗯,依然冒尖,跟自己臨走的時候一樣,看來沒少。

      洛螢走到博物架前,掛毛筆的筆架有著些微的顫抖,鮫人燭一動不動。

      好像沒什么不同?

      洛螢輕輕敲了敲眉心,重新睜開雙眼,眼前的景象頓時有些變換。

      房間還是那個房間,博物架還是那個架子,但眼前所見之物,似乎都多了一層蒙蒙光暈。

      破毛筆還是破毛筆,但洛螢看過去,似有無數文字蘊含其中。

      鮫人燭的燭臺之上,潔白的燭身似有無數幽怨虛影。

      再看那百寶箱,內里一片幽深,仿佛看不見盡頭,又有各色亮光閃爍。

      洛螢捏著下巴,這是不是陰陽眼她不知道,但此刻,自己已經能夠看透這些詭物的表面直達深處。

      不管以后能不能見鬼,對付詭物還是沒有問題的,這就足夠了。

      她甚至看到這博物架上,還有幾個柜子里隱有光暈透出,洛螢打開挨個看了一眼,有黃表紙,有朱砂,有不知名的線香,還有香料等物,都是一些日用消耗品,應當是洛永誠留下來的。

      洛螢不通玄術,更不懂畫符燃香一道,這些東西她暫時也用不上。

      在密室之內確認自己已經開眼,洛螢就出了門。

      將地面的殘余收拾了,看著自己沒用上的黑狗血等物,洛螢想了想還是收了起來,沒準哪一天就用上了。

      洛螢并不知道的是,當她從機關門中徹底走出,過了一炷香之后,密室之內的破毛筆凌空飛起到了那桌前,筆走龍蛇地書寫著什么,一旁的鋼筆也抖動著落下字跡,最后,這并沒有寫了幾個字的宣紙被不起眼的百寶箱吞入,再無蹤跡。

      ...

      是夜。

      奄奄黃昏后,寂寂人定初。

      夜空濃黑如墨,只有三兩星辰熠熠生輝。

      天橋胡同內的旁家院落里已是響起陣陣鼾聲,誠和當之內寂靜無比。

      蔣叔與王媽,還有少年頭寧爺都被要求呆在屋子里不要出來,徐長平還有董家三兄弟,則是進了飾品房與號房看守。

      雖不知東家要做什么,但在當鋪之內工作,不看,不聽,不問就是基本原則。

      各個房間之內燭光幽暗,誠和當的偌大院落里,半盞油燈都不曾亮。

      太陽早已落山,晚風沙沙,王小田突然打了個寒戰。

      “螢姑娘,我們要做什么?”

      一旁的崔子銘同樣在等待洛螢的回答,此刻,他的內心無比煎熬。

      今晚那些蛐蛐兒真的會來嗎?如果來,死期將至他又該如何解?

      崔子銘覺得自己可能已經被那些蛐蛐兒逼得瘋了,敢平白無故相信一個年輕的小姑娘,離開了有門神庇護的家。

      可再想想她白日里能夠隨意將那些蛐蛐兒踩在腳下的樣子,崔子銘又覺得有些心安,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不知何時而來的烏云遮蔽了三兩星光,原本就幽暗的院落之內仿佛一下被什么籠罩住。

      崔子銘能夠清楚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咚咚!咚咚!咚咚!

      晚風吹動樹葉沙沙作響,洛螢很想知道,這些蛐蛐兒會怎么進來?

      王小田手中提著煤油燈,洛螢緩緩攤開了手中的當票。

      當票紙張有些粗糙泛黃,上面是印好的內容與鬼畫符一般的字跡。

      當票的最上方乃是“泰和當”的當鋪名,下邊自右往左,便是這張當票的內容,有當物主人的名字,當物的描述,利息作價,雙方責任。

      “今將此物件假石罐當入,當本八元,言明每月以三分行息十二月為滿過期不取按月變賣作本倘有蟲咬鼠傷各由天命認票不認人......”

      落款乃是寧朝九年,三月初八。

      當鋪的當物在寫票之時都要加用貶義詞,貶低當物本身的價值,比如衣服加以破爛,蟲咬的描述,玉石一類一律寫成假石,也是防止日后保存不當的糾紛。

      而這個假蛐蛐罐,崔子銘當時是打眼成了真墨玉罐,但按照當鋪的規矩行話寫了“假石罐”。

      部分字跡宛如鬼畫符一般,雖然和誠和當的當票鬼畫符有些區別,但大差不差,看起來就是一張尋常的當票。

      但洛螢知道,眼前的這張當票必然不可能尋常。

      她輕揉眉心,再一睜眼,那當票之上的字跡已然變色。

      字跡鮮紅如血,她一字一句地讀出上面的內容。

      “今將蛐蛐罐兒當予崔子銘,言明每日以珍蔬果草供奉,每七日新鮮獸血飼喂,每滿月當以新鮮人血飼喂,一月為滿過期飼喂加倍,如有意外,以命為當本,魂為當息,生死各有天命!

      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仿佛在敲擊著崔子銘,一旁的王小田同樣臉色煞白。

      崔子銘顫抖著手接過她手中當票,字跡鮮紅如血,原來,這才是這張當票的真面目。

      可,可他當時為何半點沒有發覺?自己又是招了誰惹了誰?要這般置自己于死地?

      “以我猜測,如果不是崔先生家有門神阻擋,這蛐蛐罐兒早已夜半深入您家中!

      “螢姑娘,我若是現在按照這當票之上飼養蛐蛐兒,可還有救?”崔子銘問著。

      洛螢看了他一眼:“崔先生,這恐怕不成!

      “您別忘了,您當日就將那假蛐蛐罐兒又是砸,又是摔了個粉碎,相當于毀掉了這些蛐蛐兒的寄身之地,即便您早些發現這當票的內容恐怕也無濟于事!

      “況且......這當票上也說了,如有意外,以命為本,以魂為息。您算算,今日四月初八,距離您開當票的日子,剛好滿了一個月!

      洛螢的聲音輕柔,聽在兩人的耳邊不寒而栗。

      沙沙卷積樹葉的風聲突然停歇,細密的,不知名的,瑣碎的,窸窸窣窣的聲音悄然響起。

      密密麻麻的蛐蛐兒幾乎不知何時落在了屋頂上,地面上,石縫里,枝丫上。

      “它們來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注1】:“奄奄黃昏后,寂寂人定初”出自《孔雀東南飛》
    【注2】:陰陽眼的幾個法子是度娘來的,不具備操作性,里面具體操作比較邪乎詭異,我簡化修改了一下,不是作者原創,望周知。
    【注3】:當鋪上的內容“言明每月以三分行息十二月為滿……”這一部分是我照著民國當票照片寫的,不是作者原創,望周知。感謝在2021-08-19 20:59:18~2021-08-21 00:07:0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結城友奈是百合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結城友奈是百合 67瓶;sin 10瓶;七七 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