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不讓我談戀愛

作者:撒空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13

      “老板,這果籃是別人送的,我們家人少,確實吃不下,麻煩您幫忙退下!闭f話聲里有著明顯的卑微與討好。

      朱緋彤詢聲望去,發現說話的人是個高高瘦瘦的中年男人,五官端正,只是面容稍顯憔悴,整個人背脊略有些彎。

      朱緋彤認識,這是廚房的陳友鄰廚師,當時也是他出手,將王耀容師傅救下的。

      上門不買東西,反倒要退貨,老板皺眉,有些不耐煩:“師傅,我們這店的宗旨是一經售出,絕不退貨?腿艘枷衲氵@樣收了來退,那我吃什么?”

      被懟后,陳友鄰也不敢動氣,只是更為低聲下氣:“我知道,我知道……這樣,老板,能不能少退些?”

      估計是見陳友鄰纏的時間實在長,老板也怕耽誤生意,便沒好氣地道:“好吧,但只能按照原價的4折退,你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拉倒!”

      聞言,陳友鄰的背脊仿佛被某種無形的力量壓得更彎了些,最終只能軟聲妥協:“好的,4折就4折,麻煩老板了!

      求著老板退了果籃后,陳友鄰拿著錢,轉過身準備離開。

      人人都有落魄時,朱緋彤不想讓陳友鄰難堪,便裝作剛進店,對剛才的事一無所知的模樣,主動打了招呼。

      “誒,陳師傅?好巧,您是來看王師傅的?”

      朱緋彤是小圓臉,漂亮又親和,廚房的師傅們都喜歡她。只是陳友鄰比較內向,平時兩人交流不多。

      當即陳友鄰愣了下,含糊回應:“哦,哦,是的!

      “聽說您明天就要回去上班?怎么不多休息兩天?”朱緋彤笑起來眉眼彎彎,特別有親和力。

      陳友鄰露出疲倦的笑容:“我也沒受什么傷,廚房這段時間本來就人手不夠,而且吳老太太的壽宴也馬上要舉行,她點名說要吃我們酒店的佛跳墻,我早點回去幫忙,同事也輕松些!

      “這次多虧您,不然廚房就出大事了!

      朱緋彤的這番夸贊也算真心實意,現如今廚房里都將陳友鄰看成救了他們命的英雄。

      陳友鄰面頰上忽然出現一絲不自然的神色,頓了頓,他才揚聲道:“沒事,應該的……小朱,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陳友鄰轉身快步離開。

      朱緋彤來到收銀臺,正準備詢問老板價格。此時,忽然看見老板從收銀臺臺旁的小桌上拿起一個乳白色塑料袋,不耐嘀咕道:“那人真是,自己的東西也不記得拿走,這都是什么?”

      老板邊說邊打開,朱緋彤側眸望去,里面裝的似乎是些病歷資料彩超化驗單等。

      看見那些資料的同時,朱緋彤面容忽然變得凝滯。那瞬間,她清亮的雙眸里,仿佛落了些記憶的塵埃,灰撲暗沉。

      就在這時,陳友鄰師傅也察覺到東西的遺失,忙趕回來尋找。

      “老板,我東西好像掉這里了!”他焦急詢問。

      朱緋彤回過神來,指著塑料袋里的資料問道:“陳師傅,是這個嗎?”

      陳友鄰長呼口氣:“對對,就是它!

      “是您家里人生病了?”朱緋彤問。

      “哦,是的,小毛病,沒事!标愑燕徦坪醪⒉幌牒椭炀p彤多說,取了資料后,便趕緊著快步走出了水果店。

      朱緋彤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但很快,她便清醒過來。

      慘了,兒子還在等橘子呢,得趕緊著買了回去!

      //////////////////////////////

      朱緋彤親自挑選了水果,讓老板做成精致果籃,又挑了束清新蘭花。左右手抱著,快步跑回了車站。

      朱緋彤趕回車站時,發現藍青定竟站在他們分開時的原地,直面烈陽,沒有移動分毫。

      他的皮膚本來就白,被炎陽照著,就像是在發光,更為耀眼。

      他長身佇立在街上,冷淡柔和,清貴干凈。

      隔著人群,他看見了她,表情并沒有任何變化,但雙眸卻霎時幽深,多了專注。身上那種清淡感一寸寸逐漸散開,變為柔和。

      海城地處低緯度,向來陽光毒辣,紫外線強,稍在烈陽下站得久些,便覺頭頂著火,皮膚火|辣辣地疼。

      朱緋彤回過神來,忙快步沖過去,站在他面前。

      “你怎么一直站在這里?都不去旁邊樹蔭下躲躲?”她埋怨。

      她有一雙黑白分明的杏眼,清澈水潤,瞳眸里倒映著他的身影。

      “怕你回來找不到我!彼{青定淡聲道。

      因為怕藍青定等,朱緋彤跑得有些快,臉頰被熱意熏紅,挺翹精致的鼻頭上,有細密的汗珠。

      看著,只想幫她拭去。

      朱緋彤看見藍青定抬起左手,緩慢朝著自己伸來。

      她下意識認為他是看自己左右手不得閑,想要幫自己拿東西,于是忙將那束蘭花塞|入他左手腕里。

      “你幫我拿花吧!敝炀p彤道。

      塞|完后,朱緋彤用欣賞的目光看了眼拿蘭花的藍青定。

      別說,素凈清絕的蘭花和他的氣質格外相稱,頗有點鮮花配美人之感。

      只是,藍青定的表情,有些失落,仿佛他左手想要做的,并不是抱花。

      烈日高懸,明亮到刺目的陽光灑向四面八方,似乎所有的藏匿都無所遁形。

      朱緋彤看向藍青定,眼神忽然變得認真,且含著堅定的拒絕。

      “你不可能的!

      聞言,藍青定淡薄的眼瞼微跳了下。

      朱緋彤眉頭緊蹙,繼續道:“你想要抱果籃是不可能的,想什么呢?你手還沒好呢,果籃這么重,怎么可能讓你提?”

      看看時間已經不早,朱緋彤提著果籃,邁步往醫院走去。

      身后,傳來一道微不可聞的嘆息。

      朱緋彤就納悶了,難道提果籃就這么重要?還是說,身邊的女人提重物就有損他的男子形象嗎?

      男人該死的自尊心哦。

      哎,大兄弟果然是個鋼鐵直男。

      //////////////////////////////

      王耀容師傅住在雙人間病房里,面部和手部被火燒傷,屬于深二度燒傷,幸好燒傷面積不大,不需要植皮,大概一個月可以痊愈。

      見酒店總裁親自來看望自己,王耀容緊張得手腳都不知往哪放。

      藍青定告知了他所有醫療費用酒店方都會全權負責,希望他安心養傷,王耀容聽了忙連聲道謝。

      朱緋彤挑明來意,問起了最重要的問題:“王師傅,火災前后,您有沒有發現什么異樣呢?”

      王耀容滿臉為難:“我能回憶起的,都告訴李經理和戚經理了。當時確實和往常沒有什么不同,我都是按照規范化操作的。哎,這次算我命大,還好當時有陳友鄰師傅在!

      朱緋彤忽然想到什么,問到:“陳師傅剛來看過您是吧?”

      王耀容一臉茫然:“沒有啊,他不是在家休息嗎?”

      聞言,朱緋彤微怔。

      提起陳友鄰,王耀容立即止不住夸贊:“不過這次,還真的要多虧陳友鄰師傅。幸好他反應快,把我拉開,要不然再慢一步,我衣服著火,指不定現在就得躺重癥室去了。另外,聽說當時就屬他機靈,把我拉開后,又趕緊著跑去關了氣閥門,這才沒有釀成大禍!

      王耀容話匣子一開,似乎就停不下來:“這陳友鄰師傅,不是我幫他邀功,確實難得。他是廚房里的老師傅,手藝好,特別是做的佛跳墻,嘗一口簡直要鮮到人連舌頭都想吞下。他人又老實,從沒跟同事紅過臉,而且也孝順,他爸走得早,他|媽聽說身體也不太好,都是他在貼身照顧,難得的孝子。我們廚房的人提起他來,沒一個不豎大拇指的……”

      /////////////////////

      從王耀容師傅病房出來后,朱緋彤心思縹緲,似乎一直在想著什么。

      “怎么了?”藍青定觀察到她的神色不對。

      朱緋彤想說什么,但還有些地方沒想通,最后只能猶豫著搖搖頭。

      “沒事,我再想想!彼欀妓伎紩r,總喜歡咬著唇。

      她只涂了潤唇膏,唇色自然柔和,潔白的牙齒按|壓著。

      藍青定的眸色,霎時深了幾許。

      病房外的走廊上,坐著一個小女孩,六七歲的模樣,穿著連衣裙,扎著兩個辮子,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正垂頭乖巧地用閃光粉畫著手工公主畫。

      旁邊的座位上擺放著好幾種閃光粉,她用畫筆沾了,認真地涂抹在兒童手工畫上。圖畫上的閃光粉在燈光下熠熠奪目,比水彩畫更討小孩喜歡。

      經常有大人來看望病人時,害怕小孩在病房吵,或者是沾染到病房內的細菌,便會讓他們待在走廊玩,眾人也對此習以為常。

      涂抹公主頭發時,小女孩用的是銀色的閃光粉,一不留神蘸取多了,小女孩便將畫筆放在面頰前,嘟嘴,用力一吹。

      吹的剎那,朱緋彤恰好從她面前走過。那些銀白色的閃光粉,撲梭梭落了朱緋彤一頭一臉。

      朱緋彤正在思考著問題,忽然被灑了堆閃光粉,一時沒反應過來,頓時呆住。

      每次她遇到這種突如其來的沖擊時,總是這樣的表情。

      杏眼大睜著,水潤清亮,嘴唇微張,顯得嬌憨呆滯。

      藍青定忽然想起了他第一次看見她這種表情的時候。

      ///////////////////////////////////

      應該是高二上學期的某節自習課上。

      將課堂當做是自己睡覺根|據地的藍青定之所以知道那是節自習課,是因為講臺上沒有老師的講課聲。

      沒有老師催眠的睡眠是沒有靈魂的。

      藍青定逐漸清醒過來,剛睡醒,神志還是迷迷糊糊,他繼續保持原姿勢,雙手趴在課桌上,額頭枕在手臂上,雙目半睜開,看著自己的腳與校褲發愣。

      那天是周一,學校早上都會舉行升旗儀式,規定全體學生需要穿校服。十三中的校服是深藍色,搭配白色豎紋,遠遠看去,人人都一個樣。

      睡久了,頭有點暈,他便想打下游戲。當時流行的是psv掌上游戲機,他每天帶來學校,但基本都是同桌徐小科借去玩。

      從藍青定趴著的視線里看去,可以看見psv正放在徐小科的抽屜里。他懶得抬頭,右手繼續趴課桌上,額頭放置于右小臂上,癱著。

      然后,他伸出左手,想拿出psv。

      然而徐小科的身體卻抵著課桌,阻擋了他的手。

      藍青定用手背推著徐小科的腹部,示意他退后些。

      此時,藍青定感覺有些奇怪,徐小科作為籃球隊長,明明一副肌肉發達的模樣,可是手背上傳來的小腹觸|感,卻是平坦和柔軟。

      更讓藍青定奇怪的是,寬大的校服隨著他手背的動作收緊,顯出了腹部以上的輪廓,流暢且圓|潤。

      而藍青定的手掌邊緣,似乎挨到了輪|廓的邊緣。

      其實只是接觸了一點,一絲,一毫。

      但卻是他從沒感受過的,來自另一個世界的,熱度與柔|軟。

      藍青定詫異抬頭,看清了旁邊的人。

      那不是他的同桌徐小科,而是他的前排朱緋彤。

      那一刻的朱緋彤,像是遭遇了重大的沖擊,盯著他。

      杏眼大睜著,水潤清亮,嘴唇微張,顯得嬌憨呆滯。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1 本章繼續發50個紅包,求25字2分評論+收藏,么么噠,愛你們,有收藏有動力!
    2 小藍:老婆,你相信我,如果我是故意的,我不會只故意這么一點點。另外就是,你鋼鐵直女怎么好意思罵我直男呢?
    感謝在2020-08-24 20:59:12~2020-08-25 20:59:1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月刊少年 10瓶;超級小可愛 8瓶;22 6瓶;豆 4瓶;北梔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