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心跳說謊

作者:唧唧的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5 章



      連著兩天,這場雨都沒停。余諾被前一天的雨淋成重感冒,在宿舍躺了三天。
      到第四天,實在是撐不住了,暈頭暈腦地從床上爬起來,準備去醫院打點滴。

      余將電話來的時候,她正在校門口等車。
      看了眼來電顯示,余諾打起精神,把電話接通,喊了一聲,“爸爸!
      “余戈為什么不接電話?”
      她腦子發懵,靜了片刻,“哥他最近訓練有點忙,應該是沒看見,要不我...”
      余將不耐煩打斷她,“行了,每次都是這個理由,隨他的!
      “......”
      一陣風吹來,涼意嗆進嗓子,余諾咳起來。
      “你怎么了?”
      她輕輕地:“有點發燒!
      許是她聲音太小,對面沒聽見。又或許是聽見了,也不在意,“過兩天是你弟弟生日,你阿姨讓你回家吃飯,別忘了!
      余將吩咐完,也不等她反應,直截了當把電話掛斷。
      沉默。余諾盯著某處出神,直到馬路對面的綠燈亮起,她才把手機收到包里。
      ...
      ...
      今天是工作日,附近的小醫院的人不多。醫生給她開了點退燒藥,又掛了水。
      余諾翻了翻日歷,發現后天就是半決賽。
      TG和OG分別是常規賽第一和第二,要和另外兩支隊伍在周末打半決賽。贏了就直接晉級決賽。

      余諾本來準備打個電話給余戈,想了想又作罷。
      這個時間點,他十有八九還在睡覺。
      打完點滴,余諾感覺整個人好了不少。她想著明天沒課,就摸去附近的菜市場逛了逛,輕車熟路地買了些配料,蔬菜和一只烏雞。

      前兩年余戈在本地買了個公寓,他平時大部分時間待在基地,定期有保潔阿姨過去,余諾放假了會回去住。平時在校外兼職,她就自己在家里做飯。
      買好菜,余諾回公寓,準備給余戈煲個湯。
      ...
      ...
      她算好時間,給余戈發了條微信,掐著他平時的飯點過去。OG基地的保安認識余諾,讓她登記一下。
      余諾一邊寫,問,“最近是不允許別人進來嗎?”
      保安解釋:“這不是到季后賽了嗎,每年這個時間段都有粉絲跑到附近,怕出什么意外!
      余諾了然,點點頭。

      OG本身俱樂部老板就有錢,創立的時間早,贊助商又多,所以基地很豪華,位于鬧市的別墅區,是獨棟小樓。之前甚至還有熱播的電競劇去實地取過景。

      前臺小姐姐一看見余諾拎著兩個保溫桶就笑,“小諾,又來給你哥送溫暖?”
      余諾也笑,點頭。她手往里指了指,“我哥他們現在醒了吧?”
      “醒了,你直接進去吧!

      基地有專門吃飯的小食堂。
      OG的打野阿文一邊吃飯一邊拿手機看直播,抬眼瞄到進來的人,招呼了一句:“喲,這誰來了呀!
      余諾看著跟她打招呼的黃毛,腦子短路了幾秒,辨認一會才說,“文哥?”
      阿文嘴巴咧到耳后根,逗她:“怎么,染個頭發就看不出來了?還是不是我干妹妹?”

      余戈剛睡醒,穿著拖鞋路過,手里拿著一瓶礦泉水,語氣不善:“誰是你妹妹,少攀點兒關系!

      余戈比余諾大兩歲,倆人一起長大,性格卻天差地別。余戈從小個性鮮明,一身反骨,而余諾卻是個十分沒脾氣的人。
      明明余諾是妹妹,可在她的記憶中,總是她乖乖的跟著余戈后面跑,喊著:“哥哥,這樣不好!、“哥哥,你要乖,不然阿姨和爸爸會生氣的!
      好在余戈雖然脾氣沖動,極其容易不耐煩,但對待她這個有些木訥的妹妹,大體上還算是友好。

      余諾把保溫桶隨手放在桌上,跑去拿湯勺和碗,給每人都盛了一碗。吃飯的時候大家都在一起,幾個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阿文突然低呼一聲我靠。
      旁邊的人隨口問,“瞎叫喚什么?”
      阿文滿臉震驚:“Fish,你的粉絲也太夸張了!
      余戈瞥他一眼。
      輔助小C去搶他手機。
      看了一會,小C整張臉都皺起來,不可思議:“Fish,你的粉絲也太離譜了!
      余戈擰起眉頭:“怎么了?”

      阿文:“你粉絲把Conquer給gank了知道嗎!
      余諾聽到這個名字一頓,一口湯咽到嘴里,不上不下,哽住了。
      有人奇怪道:“舉報什么?”
      她垂下頭,默默咀嚼著嘴里的飯菜。豎著耳朵聽。
      “上個星期TG幾個人五排,站魚有幾個游戲主播在OB,Conquer有一把掛機,就被舉報了!

      余諾驚詫,動作一滯。
      余戈頭也不抬:“你怎么知道是我粉絲?”
      “官方都掛出裁決公告了,全是你粉絲的在慶祝,你說說,多損吶!
      余戈:......

      小C順口八卦,“TG那個隊都是幾個新人吧?聽說連個贊助商都沒有。常規賽打完才開始招正式的教練和分析師,之前都是找人臨時替上去的。也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
      其他幾人紛紛唏噓,阿文嘖了一聲,“身價嘛,有本事的打打就出來了,其實TG這幾個人都挺有潛力的,尤其是他們AD!
      Will看了眼旁邊一直默不作聲的余戈,玩笑道:“你看他心高氣傲的,連我們魚神都敢公然嘲,這能忍?”

      他們聊完,又開始說別的事。余諾心不在焉,心里隱隱約約有個不好的猜測。她吃不下飯了,坐到旁邊,偷偷拿手機去微博搜這個事情。
      剛打了一個名字,跳出來的第一條就是英雄聯盟職業聯賽處罰公告:
      關于陳逾征游戲中不當行為的處罰決定
      選手ID:TG.Conquer(陳逾征)
      日期:2021年4月19日
      事件:由粉絲實名舉報,TG.Conquer在游戲排位中出現掛機行為。

      英雄聯盟職業聯賽懲罰細則:
      職業選手不得做出不良行為(無論賽內賽外),例如掛機、辱罵他人、消極游戲等。無論是否有意為之。嘗試違反或者侵犯規則也需經受處罰。
      裁決:根據懲罰細則,TG.Conquer被罰款人民幣5,000元。

      四月十九...
      余諾趕緊翻開日歷查了查。
      正好是她去網吧那天...
      然后...
      她把陳逾征的電腦關了。

      *
      從OG基地出來,余諾給付以冬打電話。
      那邊喂了一聲。
      余諾忙問:“冬冬,你知道陳逾征被罰款的事情嗎?”
      付以冬靜了兩秒,“我知道啊,怎么啦?”
      余諾隔了一會才說:“就是,那次是我不小心把他電腦關了...”
      她大概講了一下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付以冬在電話那頭笑了好一會,才清了清嗓子,“我靠,原來是你啊。你丫的不是故意的吧,報復人家?”
      余諾現在沒心思跟她開玩笑, “他還是被我哥粉絲舉報的,怎么辦?”
      “被禁賽沒?”付以冬突然嚴肅起來,“TG馬上要打半決賽了,要被禁賽了就麻煩了!
      余諾一驚,又去仔細看了一遍公告,“好像沒有!
      付以冬松了口氣,“還好沒有,那沒多大事兒啊!
      余諾發愁地說著,“但是他罰了五千!
      “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备兑远参克,“行了,你別操心了!

      “不然這樣!庇嘀Z想了個辦法,“你幫我去跟谷宜要一下陳逾征的電話,我用支付寶直接轉他五千,你覺得怎么樣?”
      付以冬:“......”

      余諾認真地繼續說:“然后還要麻煩你幫我還一下衣服,我這兩天生病,把這事都忘了!
      付以冬好笑:“就幾千塊錢,他應該也不差這點吧,你現在一個學生黨,賠他錢干什么。衣服你自己還一下吧,我這兩天跟著老板在北京出差,估計下個月才能回去!
      “不是!庇嘀Z解釋,“我剛剛聽我哥他們說,剛打職業的選手都沒什么錢的,然后TG他們不是也是新隊伍嗎,粉絲什么的也不多,所以...”
      付以冬被念叨的頭大,趕忙打斷她,“好好好,我知道了,我晚上回去幫你要。一定幫你要!
      ...
      ...
      回到學校寢室,只有梁西在,正和別人連麥打游戲。
      余諾走過去,發現她又在玩英雄聯盟。
      梁西此人也很宅,是一個重度網癮少女,平時課余也很少出去玩,就在寢室玩LOL。和現在的男朋友也相識于游戲。
      余諾去洗了澡出來,梁西已經掛斷語音,正在吃麥當勞。

      看見余諾出來,她笑瞇瞇地問:“你今天怎么這么晚?”
      余諾坐在她對面擦頭發,“我去找我哥了!
      梁西一聽就兩眼放光,嘆道:“唉,真羨慕你!
      余諾轉移話題:“其他兩個人呢?怎么不在!

      “她們不是實習么,應該都在加班吧!绷何骱闷,“對了,你工作找了好嗎?”
      余諾搖搖頭,“沒確定,你呢?”
      “我?差不多了吧!绷何鹘乐鴸|西,抓起旁邊的可樂喝了一口,含糊地說,“我認識的一個基友介紹我去了LPL一個新戰隊當營養師,那個隊現在剛好在招人。我前幾天去面試了,那邊覺得我還不錯,差不多算是敲定了!
      余諾點點頭:“那還不錯,剛好你感興趣,也挺適合這一行的!
      梁西又問:“你哥不是職業選手嗎?那你可以去他們戰隊啊!
      “他們現在不缺人,我過去也是打雜。不想給他添麻煩!
      “那別的戰隊呢?”
      余諾考慮了一下,“有合適的可以去試試!

      兩人閑扯幾句,梁西吃完東西,繼續帶耳機打游戲。余諾把頭發擦的半干,心神不寧地拿起手機。
      她又想起陳逾征被舉報的事情。

      公告掛出來以后,沒有在微博上掀起大的討論?赡芏际切氯,沒什么存在感,TG那幾個人連微博都還沒注冊。
      余諾有點失望。
      她在外面奔波了一天,此刻疲憊上涌。又打起精神寫了一會論文的中期報告,實在撐不住,去廁所刷牙,爬上床。

      迷迷糊糊中,微信突然一響。
      余諾瞇著眼睛,把手機抓起來。
      付以冬發來一串電話號碼。
      是陳逾征的。

      余諾一下子人就清醒了。她坐起來一點,去查了一下自己銀行卡里的余額。
      獎學金和平時業余打工賺的錢,亂七八糟加起來大概有個小幾萬。
      這一下就要霍霍出去五千...
      她盯著那串號碼,看了有半分鐘。
      做了半天心理斗爭,余諾終于下定決心,去支付寶上搜這個手機號。
      緩沖一會,跳出來一個默認簡潔頭像的用戶。

      支付寶交易之前有個驗證,需要對方開頭的姓。輸入“陳”之后,界面顯示驗證成功。
      忍著肉痛在框框里慢慢地摁下5000,余諾感覺心都在滴血。
      磨蹭幾分鐘,錢還是轉了過去。
      叮的一聲,銀行卡也發來消費提示。
      余諾不忍再看,舒了口氣,重新躺回床上。終于感覺壓在心上的石塊卸下了。
      ...
      ...
      與此同時,OG基地,陳逾征莫名其妙收到陌生人轉賬五千。
      他蹙眉,喊旁邊的Van,“范齊!
      “?”
      陳逾征把手機丟過去,“這人誰?”
      Van看到這個轉賬,頓時樂了。聯想到晚上女朋友找她問陳逾征手機號的事情,這會兒大概也猜到是余諾。

      他把手機還給陳逾征,故意裝出一副詫異的樣子:“我怎么知道?不會是你哪個私生粉吧,看這名字還像是個妹子!

      Van是個大嘴巴,沒過多久全基地的人都知道有陌生人給陳逾征轉了一筆巨款。
      奧特曼長長地嘆了一聲,沉痛不已:“現在陳逾征是有富婆包養的人了,我的青春結束了!

      陳逾征沒搭腔。又看了兩眼,正準備把錢給這人轉回去,界面突然彈出一個提示:
      【對方已將你添加至黑名單,你不能向對方轉賬】
      陳逾征:“......”

      *
      斷斷續續下了一周的雨,終于到了半決賽第二天放晴。
      昨天OG和YLD打完,OG勝出。今天TG(常規賽第一名)對陣 WR。因為時間比較趕,今天比賽完,勝出的隊伍和OG需要拍決賽宣傳片和定妝照。
      比賽下午五點開始,OG一行人到的早,余諾正好沒事,也跟著來了。
      她打算今天找個機會把衣服還給陳逾征。

      余諾和余戈打了個招呼,就在體育館后方停車場等著。她眼睛近視又看不清,附近轉悠了一圈。
      眼看著要到候場時間,本來都打算放棄了,結果一回頭,正好看到那個貼著金色隊標的白色大巴車。
      TG幾個隊員就在附近,他們湊在一起,有說有笑地低聲聊著。
      幸好周圍沒有粉絲接車。
      余諾找了一下,沒在人群中發現陳逾征。她觀察了一圈,挑了個稍微眼熟的人,沖著他的方向走過去。

      Killer說著話,聽到有人喊他。他微微扭過頭,一眼就認出了余諾,“咦,你不是...?”
      余諾主動打招呼:“你好,我是上次跟你們一起去網吧的,還記得嗎?”
      Killer笑:“怎么會不記得,你怎么來了?專門來給我們加油?”

      余諾不好意思,把手里拎的袋子提起來給他看:“那個,我是來還東西的,能拜托你幫個忙嗎?幫我把這個東西交給Conquer,這是他上次借我的衣服!

      余諾眼睛大,眼型又是那種微微有些下垂的無辜眼,兩腮嘟嘟,背著學生氣的雙肩包,白凈瘦小,一副好脾氣的溫柔長相,看著就讓人有種想欺負的欲望。
      Killer眼神曖昧,“你說陳逾征?”
      余諾嗯了一聲。

      Killer語氣像在逗在她一樣:“他還借你衣服穿?平時在基地,一口水都不帶給我喝的!
      余諾知道他誤會了,剛想試圖解釋一下,就被打斷。
      Killer笑:“你就自己還唄?他就在旁邊呢!
      ...
      ...
      余諾遲疑了一陣。
      怕耽誤他們時間,她原地躊躇會,還是鼓起勇氣,朝Killer指的地方小跑過去。

      陳逾征正蹲在花壇邊上,嘴里還咬著燃一半的煙。
      聽見腳步聲,視線將來人掃了一遍。掃到她臉上時,稍微停頓了兩秒。

      余諾停在他面前,跑了一會,臉還有點充血。
      她把氣喘勻了,試探著開口,“哎,那個…Con、Conquer…”
      他掐了剩下半截煙,終于拿正眼瞧她,“我叫陳逾征!

      “哦…陳逾征!
      四目相望,余諾有點慌張,嘴巴抿起,像是在憋著什么話。又不敢說。

      陳逾征蹲那兒沒動也不吭聲,從下往上地看她。
      看著她愁容滿面,帶著掩飾不住的惶恐,就差沒把“害怕”兩個字寫臉上去。
      不遠處的其他幾個TG隊員,欲蓋彌彰地聊天,實則有意無意瞟向這邊偷偷看熱鬧。

      午后陽光盛烈,陳逾征瞇起眼睛,閑閑的,“我很嚇人?”
      “不是,不是!庇嘀Z立馬否認。
      她只是覺得很不好意思。
      余諾小心翼翼地彎腰,把東西放到離他不遠的地上,“我,我是來把衣服還你的!

      陳逾征眼皮子動了動,半耷不耷的,看到腳邊的袋子。
      還沒說話,再一抬頭,那個小女生早就跑的無影無蹤。
      ..
      ..
      遠處有人喊他。陳逾征站起身,把衣服從袋子里拿出來。
      隨即,有東西掉落。
      他動作一頓。
      彎腰,從地上把東西撿起來。

      是一張卡片。
      長到這么大,陳逾征第一次見這么抽象的玩意。
      圖案是卡通的,粉藍色,還有一頭天真的小象頂著白雛菊。

      剛一走近,Killer就陰陽怪氣嘖嘖兩聲,“看不出來啊Conquer!
      陳逾征沒搭腔,徑直繞過他們,上車準備放東西。

      Van眼尖,指著袋子里的粉藍卡片,興沖沖地問:“這啥玩意兒?”
      陳逾征懶得解釋。

      Killer眼疾手快,極其沒素質地把東西拿出來,“讓我瞅瞅!
      興奮地看了兩秒,就開始止不住地笑。
      幾個人也好奇,跟著湊上去看完,討論兩秒,心滿意足地把東西還給陳逾征。

      他低頭,隨意把卡片翻了個面。
      剛剛沒注意到,背后還有一行黑色字跡,一筆一劃,認真地寫著:
      衣服我洗干凈了。真的很抱歉,之前給你添麻煩了。
      比賽加油。
      ...
      ...
      后臺休息室。
      比賽還沒開始,主持人正在熱場,已經能聽到前場粉絲的歡呼。
      Kiiler攤在椅子上感嘆:“行了,今天打WR穩了!
      TG戰隊經理剛好過來,聽到Killer這句話。不理解情況,問:“等會要打的是WR,你這么有信心?”
      “我是沒有,但是Conquer有啊,今天就指望著他Carry了!
      陳逾征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奧特曼:“怎么?”
      “你剛沒看到?”Killer一字一句,復述:“人家妹子讓他今天比、賽、加、油!
      陳逾征冷著面孔,略略睜開眼,瞥他,“神經病!

      Van接了一句,“答應我好嗎,Conquer,咱今天就把WR干了!
      他關切地拍了拍陳逾征的肩膀,咬牙切齒:“不贏你他媽還是男人?”

      “行了!标愑庹鲗⑸眢w倚到另一邊,甩開他的手,滿臉嘲諷:“一群檸檬精,別酸了!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陳逾征 不贏不是男人#
    本章也是all小紅包(*^▽^*)
    標注一下:
    文中電競裁決公告是從網上找的模板
    -
    感謝在2020-11-06 18:32:46~2020-11-07 19:00:0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嘎嘎想談戀愛 2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葉加一錢、zldox 2個;宇宙大帥比666、洋糖菓子、貂嬋、柒、飯飯不吃飯、不要過來!、小傲嬌、五月靜晚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嘎嘎想談戀愛 102瓶;zldox 17瓶;謝俞 10瓶;柒柒想吃冰 6瓶;仙女琪? 5瓶;。。。。。 4瓶;蘇若 3瓶;櫻寧今天也想上liar 2瓶;陌離、居居、十里桉歌、琴苓、瑪卡哇咔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