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那個白月光

作者:杯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4 章

      見聞燈很久都沒有反應,那位屬下小心翼翼開口問她:“小姐?”

      聞燈嗯了一聲,抬頭看他,對他說:“這件事不要告訴任何人,包括我的父親!

      屬下有些猶豫,但是現在被聞燈看著,也生不出要反抗的心思,點頭說是。

      李浮白從藥老那里回來,敲門進到房間中來,看到那位屬下,他稍作猶豫,問聞燈:“聞姑娘,這位是?”

      聞燈道:“是我父親的派來找我的!

      李浮白心中有些慌亂,他問道:“聞姑娘要回去了嗎?”

      聞燈沒有說話,李浮白從語落谷中帶回來的那束山茶花被她插在窗邊的瓶子里,微風吹過,雪白的花瓣在風中微微顫動。

      李浮白道:“聞姑娘你稍等一下,我這就去煎藥!

      聞燈嗯了一聲,看著他的離開的背影,神色不明。

      李浮白很快就煎好了藥,連帶藥方和青蛇藤一起拿到聞燈的面前。

      聞燈喝了藥,看看那藥方與青蛇藤,又看看面前的李浮白,她開口叫了他一聲:“李浮白!

      “?”正在給窗邊山茶噴水的李浮白立刻轉過頭來,看向聞燈,手里舉著小噴壺問,“聞姑娘有什么事嗎?”

      聞燈的嘴唇幾乎抿成一條直線,她看著面前的這個青年,輕薄的光影落在他的肩頭,他的身后是窗外喧鬧的街市,聞燈垂眸對她說:“過兩天我就回鯨州了,到時候可能要與你分開了!

      李浮白哦了一聲,心情有些低落,他說不出來自己此時的感受,他知道聞燈的病要多在家中休養才好,但是又希望自己可以陪在他的身邊,他努力擠出一點笑容,對聞燈說:“那我送聞姑娘回去吧!

      “不用了,十七會送我回去的!

      聞燈口中的十七便是此次從鯨州來找他的那位下屬。

      李浮白愣了一愣,他能聽出聞燈語氣中帶著的那一絲冷硬,將手中的噴壺放在窗臺上,有些不自在地抓了抓自己的頭發,他向床邊走過來,半蹲在地上,看著聞燈,輕聲問她:“聞姑娘,你是不是有點不高興?還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聞燈直視他的眼睛,有那么一瞬間,她好像是看到自己當年養過又被父親送走的那只小狗,她移開視線,對李浮白冷淡開口說道:“李公子應該知道,我父親可能就要答應聞家與袁家的親事,到時我就要嫁人了,此番灃州之行,我心中已經忐忑非常,惴惴難安,若再與你還有其他牽扯,被袁家的人知道了,這樁親事恐怕不能順利,所以李公子,你我二人終須一別!

      李浮白張了張唇,卻又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他拿聞燈沒有辦法,而聞燈心中也清楚這一點。

      聞燈看到他這副樣子,心中生出綿密的澀意,只是表面上仍保持得體的微笑,像是在應付一個突然找上門來的陌生人,她對李浮白說:“若是日后有機會的話,我與袁二公子成親,會請李公子來喝杯喜酒的!

      這話像是一把銳利的匕首,在李浮白的心上緩緩插下,沒有血流出來。

      他怔怔看著聞燈,神情可憐。

      聞燈看不下去,移開視線,看向窗外,她對李浮白說:“李公子,日后你一定會找到喜歡的姑娘的!

      李浮白沒應聲,他已經找到了那個喜歡的姑娘,然而上天給他的運氣也只到這里,那個姑娘不喜歡他,他好像無論做什么,都沒有辦法討得她的喜歡。

      李浮白端著空空的藥碗從房間中離開,回到隔壁的房間,徐璉見他垂頭喪氣、怏怏不樂,好像被主人拋棄的流浪狗,他忍不住開口問他:“你這是怎么了?”

      李浮白在塌上坐下,他早知道聞姑娘要離開自己,只是今日聽到聞燈親口說出來,依舊心痛難忍,他與聞燈相識不過其實也才幾日,可就是放不下他。

      李浮白回答說:“聞姑娘要回鯨州了!

      徐璉愣了一下,隨即問道:“這就回了?”

      李浮白嗯了一聲。

      “她有跟你說什么嗎?”李浮白這怎么說也算是為她豁出命了,就算聞燈對李浮白沒有那方面的意思,也應該安撫安撫他吧。

      其實是說了,只是那些話李浮白現在說出來只會更加讓人難過。

      李浮白搖頭,徐璉見狀,氣得幾乎要跳腳,他壓低了聲音對李浮白道:“不是,她卸磨殺驢過河拆橋的手法是不是太熟練了,你就一點也不生氣?”

      李浮白反倒被徐璉給逗笑,他反問:“有什么好生氣的?”

      這一切的結果他都預料過,他確實不覺得生氣,他只是覺得悲哀,是他沒有辦法打動聞姑娘,是他還不夠好。

      徐璉看他這副任人揉捏的面團模樣就來氣,知道自己說什么李浮白也聽不進去,干脆閉了嘴,反正聞燈已經打算回鯨州去了,這對李浮白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他知道自己撞了南墻,這回總該要回頭吧。

      徐璉猜測李浮白今日的心情恐怕不太好,其實也不必猜,看他的臉色也看出來了,他干脆拉著李浮白往望月樓中去,李浮白并不想去,徐璉拉扯了他大半天,把各種威脅誘惑都加上,可后來卻是李浮白在聽說聞燈已經睡下了,才答應徐璉只出去一小會兒。

      徐璉莫名有一種自己自己是跟老爺出去偷情的丫鬟,他趕緊把這個奇怪的想法從自己的腦海中清除出去,同李浮白道:“行了行了,趕緊走吧,或許你去了望月樓突然就發現呂姬的美了呢?”

      李浮白承認呂姬是個難得的美人,只是呂姬在他眼中,與這世間的普羅大眾都是一般模樣,自己在聞姑娘的眼中,想來也是如此的。

      他沒反駁徐璉的話,讓徐璉以為李浮白終于是有點動心,一回頭又見李浮白停下腳步,徐璉見狀,跟著停了下來,看著李浮白手中拿著一塊沒有加工的玉石,然后抬頭問徐璉:“這塊玉怎么樣?”

      徐璉不懂這個,敷衍道:“可以是可以,但你閑著沒事買這個做什么?你要是想要玉墜玉鐲什么的,到前邊的首飾鋪子里買一個就成了!

      “我想雕個小玩意兒!

      徐璉雙眼瞇起,打量眼前的李浮白,問他:“你別告訴我,你雕完之后還打算給那聞家小姐送過去!

      李浮白雖是沒有說話,但是臉上的那副表情已經告訴了徐璉,他現在就是這樣想的。

      徐璉像是看傻瓜一樣看著自己面前的李浮白,可至少傻瓜被人打了一下,知道疼,下回也就知道躲開了,李浮白怎么就不知道疼,怎么就硬是把自己往上送呢。

      他對李浮白道:“人家都要回鯨州了,再過幾日可能就要嫁給袁家的二公子袁鈺章了,你這兒湊什么熱鬧?你雕個玉給她?你就是買一間玉器店送給她,她也不會在乎的!

      “我……”李浮白頓了頓,緩緩說,“我就是覺得這塊玉很適合聞姑娘!

      李浮白沒有理會徐璉的叨逼叨,從口袋中掏出銀錢將這塊玉料從老板的手上買下來,好像看到聞燈頭頂戴著雕好的簪子。

      只是他之前在這方面沒有研究,可能需要練習幾天,希望能夠來得及。

      徐璉嘆了一口氣,想把李浮白痛罵一頓,讓他清醒一點,這種事他也不是沒有干過,但李浮白就像是被人給下了蠱,他要多久才能放下聞燈呢?

      徐璉輕嘆了一口氣,最怕李浮白這一輩子都放不下,可應該也不至于,畢竟他們二人在一起的時間并不是很長。

      回去的路上李浮白低頭看著手里的玉料,琢磨該把它雕刻成什么樣子,有點走神,黑夜中有個黑衣人突然從身后襲來,徐璉見到立刻擋在李浮白的身后,然他水平有限,不是來人的對手,三下兩下就被來人劫持。

      當李浮白回過神兒的時候,徐璉已經被擒住,對方的長劍橫在徐璉的脖子上,對李浮白說:“交出霜雪伽藍,不然我就殺了他!

      看得出來對方不是在嚇唬李浮白,話音落下徐璉的脖子上就多了一條血痕。

      李浮白本是想將霜雪伽藍一同送給聞燈的,但是以聞燈現在的身體情況,若是貿然服下霜雪伽藍,可能會受不住。

      所以霜雪伽藍此時在他手中沒有用處,李浮白痛快地將霜雪伽藍交了出來,那人拿到霜雪伽藍,立刻放了徐璉。

      徐璉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問李浮白:“你就直接給他了?”

      李浮白嗯了一聲,反問他:“不然呢?”

      不然……徐璉想了想,不然自己命就沒了。

      黑衣人已經離開這里兩條街外,他看著手中的霜雪伽藍,目光含著溫柔。

      當年呂姬離開他時,表情冷酷,不帶一絲一毫留戀,對他說:“我想要的,你都沒有辦法給我!

      他努力修煉,也不過二三流的水平,他的家世更是難以與星云十三州中的這些少爺公子們相提并論,可至少現在他能把這一株霜雪伽藍送給她了。

      眼前銀光一閃,一柄銀刀穿破他的胸膛,黑衣人應聲倒地。

      銀白的月光鋪滿身后的這條長街,遠處青山連綿起伏,還有螢火在半空中飛舞。

      望月樓中有人高唱,呂姬對著鏡子梳妝。

      月光下,那只染了血的手努力抬起,像是想要抓住什么,卻在半空中頹然落下。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