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那個白月光

作者:杯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23 章

      李浮白回頭看了眼身后的房門,對徐璉說:“你幫我照看一下聞姑娘,我去找藥老!

      徐璉算是知道自己剛才的那些話都是白說了,李浮白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你無藥可救啊你!

      李浮白淡淡說道:“本來就沒病,要什么藥?”

      他說完后就下樓去了,在樓梯上遇見一個素衣打扮的年輕人,李浮白沒有在意,徑直離開客棧,找藥老去了。

      那位素衣打扮的年輕人正是聞朝易派來的某位屬下,他估算小姐該醒了,提前去讓小二準備早飯,聽到樓上有響動,擔心小姐有危險,連忙又上來,結果站在樓梯上面時就聽到這樣一段對話。

      看得出來青年很喜歡小姐了,可惜了,小姐若是要嫁人,定然是要嫁給袁家的那位二公子的。

      在聞府中為小姐輾轉反側的同伴不在少數,但是他們都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從來不敢有妄想,過了一兩個月,或者長一點的一兩年,也都能小姐放下,希望這位道友也能快點認清自己。

      屬下見聞燈這里沒有危險,轉身下樓繼續叮囑小二做飯的什么東西能放,什么不能放。

      小二聽完后,問屬下:“這是送給天字三號房的客官的嗎?”

      屬下有些驚訝:“你怎么知道的?”

      小二誒呀一聲,道:“前幾天我們每天給天字三號房的客官做飯的時候,都會有人在旁邊叨叨著他這也不吃那也不吃,就是個傻子,這幾天下來也該記住了,有時候他還會親自下廚,他做的東西我們沒有嘗過,不過聞起來味道應該是不錯的!

      “不過這幾天,那個年輕人都沒來,但是他的要求我們都記在心上的!毙《Φ糜行╈乓,仿佛是在說看看他們是多么的貼心。

      屬下心中疑惑,會是剛才他看到的那個青年嗎?那他對小姐確實是挺上心的。

      可現在有多上心,日后恐怕就要有多傷心的。

      不過眨眼之間,李浮白已經來到了藥老面前,他聽聞袁二昨日回來,不過并沒有把藥老要的東西帶給他,他聲稱在語落谷中遇到了怪獸,廢了一番工夫好不容易死里逃生。

      李浮白對袁二的故事不感興趣,他從靈物袋中取出一封信,和一顆喚靈珠,一同交給藥老,這就是他從語落谷中帶回來的東西了。

      藥老接過李浮白手中的信件,上面是字跡是他認識的,是他手把手教她的,每個“之”字的后面都帶一個翹起來的小尾巴,是其他人模仿不來的,信中大多是一些瑣事,讓藥老好好照顧自己,后院藥田里的藥材以后她不能澆水了,藥老自己多看著點,她要跟自己的心上人一起去魔淵去,以后恐怕不會在回來,藥老最好趁著年輕多收兩個徒弟,別以后老了沒人給養老了。

      藥老看得氣得胡子都吹起來,若不是想著這是她留給自己的最后一樣東西,恐怕能當著李浮白的面將這封信給撕個粉碎。

      將那信看完之后,藥老又打開了喚靈珠,喚靈珠中留下一段他女兒的影像,應該是她臨走前給藥老留下的,在這顆珠子里面,她好像還是當年離開時的模樣,一點都沒有改變。

      少女坐在石頭上面,像是剛剛劇烈運動過,臉上布滿紅暈,她微微歪著頭,嘮家常般與藥老說著分別的話,這些話很多在信上已經說過一遍了,如今再被少女以玩笑的口吻說出來,藥老氣得手都哆嗦。

      他未嘗不懷疑這些都是偽造的,但是這樣的想法并沒有在腦海中存在太長的時間,他更愿意相信這是真的,只有這樣他才能安慰自己,她沒有死去,她只是陪著那個他很討厭的青年人,去了另一個地方,去了另一個自己沒有辦法抵達的地方,喚靈珠中的影像已經全部消失了,藥老氣得五官猙獰,吹胡子瞪眼,他罵道:“果真是個不孝女!”

      這是這一句罵完之后,藥老又陷入了深深的無力當中,他找了她這樣久,最后還是要得到這樣的一個結果,他心里是不愿意接受的,“她怎么就跟了那個小子去了魔淵,她不知道魔淵是什么地方嗎?她怎么就舍得扔下我這個將她一手撫養長大的父親?她到底有沒有點心?”

      李浮白看著面前的藥老,動了動唇,欲言又止。

      他最后還是選擇將那些秘密都埋藏起來。

      這些東西其實是李浮白在一具雪白的尸骨旁邊找到的,尸骨下面壓著個盒子,盒子放了兩封信,一封是留給她父親的,而另一封是留給他這個有緣人的。

      信中寫明當年的真相,少女與青年在一個爛漫的春天相愛,少女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眼里和心里都被這個人給塞滿了,可是少女的父親并不同意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硬是要拆散他們,少女不愿放棄愛人,一氣之下同愛人離開了父親。

      她以為等一段時間過去,她的父親會愿意接納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結果卻讓她發現了另一樁真相。

      她的愛人并不是真心愛慕她的,而是因為當年的一樁舊事前來向他們尋仇的。

      他想要用她的性命來威脅她的父親,讓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少女想要從這個來自魔淵的愛人身邊離開,然幾次嘗試都未能如愿,最后在聽到對方的計劃用自己做誘餌,使她的父親身敗名裂的時候,少女決定為自己的父親做些什么,然而她實在是太弱小了,也太笨了,她從小到大在父親身邊學的最多的都是藥理知識,對各種陰謀詭計并不熟悉,只能用自己的辦法來避免父親因自己要受到的傷害,于是最后他們一同死在語落谷中。

      語落谷中生長了大片大片山茶,每到春夏之時,漫山遍野地盛開,像是鋪了一層花毯。

      少女坐在石頭上,七色的光點落在她的,她既是要死在這里了,那些真相,便也不必讓她的父親知道了。

      她不知道她的父親會在什么時候知道她已經不在了,不知道他會不會原諒自己,但若是有個人能夠找到這里來,或許能夠將她的話都帶回去。

      她不希望她的父親得知她已不在人世的消息。

      只是,她也依舊希望有個人能夠將她的尸骨帶回多寶山上去,埋在那顆棗樹下面。

      她在那里長大,她還想回到那里去。

      等秋天的時候,樹的葉子都黃了,風一吹過,整座山上的樹葉都嘩啦嘩啦地響,有紅彤彤的棗子從樹上落下,落在她的頭頂。

      驚醒樹下她的一場清夢。

      藥老漸漸平靜下來,他長嘆了一聲,似乎也接受了這一輩子見不到女兒的結果,他抬頭問李浮白:“你想要什么?”

      “我想讓您看看聞姑娘的病!

      藥老沒好氣地道:“聞姑娘聞姑娘,除了聞姑娘,你就沒有其他想要的東西了?”

      “其他的東西,我如果想要應該都能得到,即便得不到,我也不會有太強的執念!笨墒锹劅舨灰粯,只有聞燈,他想要得到她,又束手無策,他總是怕自己會留不住她。

      藥老深深吸了一口氣,從藥匣子中拿出一沓子紙來,對李浮白說:“藥方給你了,她還能活多久,看她自己了!

      李浮白接過來,俯身道謝:“多謝前輩,晚輩告辭!

      “你就這么走了?”藥老突然開口。

      “前輩還有其他吩咐?”

      藥老玄玄乎乎地說了一大套,李浮白勉強總結出主旨來,藥老似乎是打算收個徒弟。

      若李浮白真是個無名的游俠,今日說不定能當場跪拜藥老為師,可他身為浮水宮的少宮主,若是他三年后選擇回到浮水宮中,此生便不得再出。

      他只能拒絕藥老。

      藥老惡聲惡氣趕他道:“走吧!

      李浮白離開沒多久,袁二也來了,藥老見他,淡淡問道:“有事?”

      袁二開門見山道:“晚輩想請前輩去一趟鯨州,為聞家小姐看病!

      藥老擺手道:“不必了,姓李的那小子已經將找過我了,藥方我也給他了!

      袁二有些吃驚,不過隨即想起來之前李浮白就同他說過,若是他能得到藥老的承諾,也會讓藥老為聞燈看病的,他以為李浮白只是隨口說的,沒想到竟是真的。

      那霜雪伽藍他不會也一起送給聞燈吧。

      聞燈同樣是個不能修煉的普通人,常人的生老病死她都會經歷,應該沒有哪個凡人女子會抗拒永葆青春的誘惑。

      袁二有一種置身在迷霧當中的感覺,但其實只要他能忽略掉呂姬,眼前的這一團迷霧與他就沒有任何關系,他偏偏放不下。

      他就是個好色之徒,看見美人就想把美人據為己有,不管是身還是心,他都想要。

      客棧中,聞燈醒來時身邊只有那位屬下了,聞燈問他可有看到一個玄衣的青年,屬下答他聽著那人似乎是去找藥老了。

      聞燈問他還聽到什么,那位屬下將早上聽到的李浮白與徐璉的對話,在她的面前重復了一遍。

      聞燈嗯了一聲,許久都沒有再開口,屬下也看不明白小姐此時的態度,若是尋常女子,聽到有人這樣愛慕自己,而且不索求回報,應當會有一絲欣喜的,然而小姐臉上的表情自始至終好像都沒有什么變化,不管是欣喜、為難,或者是其他情緒的流露,通通看不到。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