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那個白月光

作者:杯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6 章

      太陽從頭頂漸漸西移,李浮白站在原地耐心地等待著接下來的比試,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遠處聞燈所在的那處小樓之中,長久地凝視。

      徐璉與其他新結交的朋友聊完后見李浮白竟然還維持著剛才的姿勢,像是一塊望夫石似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那座小樓。

      徐璉伸出手在李浮白的面前搖了搖,見李浮白回過神兒來,問他:“你看什么呢?”

      李浮白垂下眸,回答說:“沒看什么!

      徐璉嘖嘖道:“得了吧,還沒看什么,你看得眼睛都直了”

      其他的人圍過來,紛紛附和:“怕是在看呂姬吧?”

      “可別看錯了呀,呂姬姑娘在那邊最高的那座樓中,你該往那邊看!

      徐璉心中好笑,李浮白能看呂姬那可真是出了鬼了,李浮白剛才多半是在看鄧無了,只是不知道鄧無現在好好地坐在那里,有什么好看的。

      他總也看不明白李浮白的心中在想什么。

      袁二從聞燈那里離開后,百無聊賴看了一會兒比試,到現在為止他還沒能遇上讓他認真對待的對手,看來到灃州參加比試大會的修士們也不過如此了。

      此次比試的頭籌他已然視作囊中之物,袁二在星云十三州年輕一輩當中雖算得上是比較出眾的那一撥,但是若說是第一那應該還算不上,只不過他對外稱自己要為聞家的小姐請藥老治病,這么以來袁二相當于是與聞家捆綁上了,就讓其他星云十三州的幾個世家不太好動手。

      這里總共就只有十三州,他們兩家加一起就管了四州,他們倒也不至于為了藥老的一個承諾同時得罪袁家與聞家,他們以后若是有求于藥老,還可以想其他辦法,不過倒是可以讓家族里的子弟過來試一試身手。

      袁二趁著無人注意,來到呂姬的樓上,呂姬正靠著身后的坐墊,看向鏡中的李浮白等人。

      袁二微微不解,若是她在看臺上也就罷了,為何會看這一群無關緊要的人,其中的李浮白與徐璉兩人他還是認識的。

      袁二向來心思重,為人多疑,呂姬看到他的表情就大致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笑笑說道:“只是覺得這人有點眼熟罷了”

      她說完伸手在鏡上輕輕一抹,鏡上的場景便換到了比試臺上。

      袁二也不知道自己來呂姬這里是為了什么,坐了一會兒便覺得沒什么意思,只有呂姬的這張臉能讓他稍稍歡喜幾分。

      袁二起身欲要離開,卻又被呂姬叫住。

      “袁二公子不留在這里多看一會兒?”呂姬對袁二促狹地眨一眨眼睛,“還是說二公子怕自己被聞家的人發現,不來留在這里?”

      袁二知道呂姬在激自己,卻不知道她此番意圖,他來的隱蔽,倒也不怕被人發現,袁二干脆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李浮白出現在鏡中的比試臺上,一個只憑凡間武功能打到現在的年輕人,也著實很不一般,不過比起修煉之人那還是差了很多的,袁二回想了一下上午時李浮白使用的招式,自己只要輕輕一彈指,李浮白必輸無疑,縱使他輕功再好,也終究敵不過靈力。

      不過既然是從鯨州來的,自己不好讓對方太難看,若是真能遇上,得給他留幾分面子。

      不過應該遇不上的,袁二唇邊揚著一抹淺笑,這一場比試李浮白對上的便是一個修煉者,普通人與修煉之人間的差距猶如一道長長的天塹,李浮白這一場比試恐怕就要輸了。

      在場圍觀的眾人中九成九都抱著與袁二相同的想法,這一次李浮白對上修煉者也不是渾水摸魚的無能之輩,對他有些好感的圍觀者們為他心道一聲可惜。

      不過他能夠打到這個地步,在普通人中算是絕頂的高手了。

      李浮白看著對上的青年,同對方拱手抱拳,對方根本不理他,眼神輕蔑不屑,想到自己被排到與一個普通人比試,總覺得是受到侮辱,他抬起手,一股靈力化作疾風驟雨向李浮白浩蕩而來。

      李浮白向上一躍,他步伐輕盈,靈力化作的風雨都被他一一避開,手中長劍擊碎冰凌,發出清脆聲響,對方見他能躲過自己這一招,眼中不禁多了幾分鄭重的深色,或許此人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般無能,法器在半空中旋轉,白光大盛,將李浮白包裹在其中,眾人瞇起雙眼,只能隱約看到李浮白在其中打斗的身影。

      對手抬眼看向自己半空中的法器,唇角下意識地揚起,認為這一場比試自己已經贏了,然而下一刻他的法器停止旋轉,他的笑容同樣僵在了唇角,只聽到一聲巨響,四散煙塵,破碎的冰凌落了一地,很快融化成冰水。

      煙塵散開后,臺下眾人再往臺上看去,只見李浮白好好站在原地,身上的衣袍無風自動,而他的對手被他手中的長劍指在咽喉處,只要李浮白再往前一步,此人便會身隕在此處。

      今日這數百場比試當中死者不下數十,但是李浮白沒有奪取任何一人的性命,那人作為一個修行之人自然有辦法從李浮白的劍下逃走,但李浮白在他無知無覺地情況下把長劍指到他的面前,卻沒有奪他性命,他再糾纏下面未免有些難看,故而也痛快認輸。

      臺下眾人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與歡呼聲,這是今天唯一一個以武功擊敗修士的普通人。

      呂姬連同圍觀的眾人著實沒有想到李浮白能夠勝得這一場比試,不過這卻是在徐璉與聞燈的意料之中。

      聞燈唇角噙著一抹微笑,果然是能夜闖聞府還能全身而退的的人,她示意李浮白參加這場比試大會主要便是想看看他的功夫究竟如何,如果能夠得到第一的話,說不定還能讓袁二也露一點馬腳來。

      她對藥老的承諾和那些獎勵都沒興趣,藥老當年就說她這病好不了,如今想來也不會還有其他的辦法。

      呂姬著實吃了一驚,她以為這個青年這場比試就該退場了,沒想到又勝了一場,這世上若是沒有修行之人,等這個青年再長些年紀,成為一方宗師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是這對呂姬的誘惑仍然不夠,她雖然對這個叫李浮白的青年有些異常的興趣,但是深知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在這天下間,只有美色是自己的資本,待她年華老去,還有幾人能如現在一樣傾心愛慕于她?

      她身邊的人常常不明白呂姬為何要這樣一直吊著那位袁家的二公子,可是袁二究竟喜歡自己什么,呂姬是一清二楚的。

      她年少時還會奢望能得到一心人,不管她變成什么樣子,都會一如既往地愛著她,后來她遇見的男人越來越多,也就明白了若是讓男人不好美色,那比讓母豬上樹都要難。

      她想要讓這些人永遠喜歡她,永遠為她所用,就必須讓自己永遠保持這副姣好的容顏。

      霜雪伽藍她勢在必得,她也相信這個世上應當沒有哪個男人能夠拒絕她。

      而李浮白雖是不錯,卻不可能拿到她想要的。

      李浮白今天的比試剛一結束,就跑到聞燈的面前,徐璉今日下午還有兩場,他們等徐璉比試結束,再一起回去。

      徐璉在最后一場比試中落敗,還受了傷,雖然看起來嚴重,但是要不了性命。

      日薄西山,天氣轉涼,晚風吹拂遠處長幡,颯颯作響,比試臺上修士們各顯身手,光亮沖天,氣勢逼人。

      見徐璉回來,他們也準備先回客棧休息了,只是聞燈起身的時候踉蹌了一下,一陣暈眩襲來,她病雖好了一些,但是身體仍舊虛弱,她手指按住額頭,想著這一番從灃州回去,說不定又要大病一場。

      “怎么樣了?”李浮白在旁邊關切問道。

      “我沒事,等一會兒就好了!甭劅粽f這話的時候帶著顫音,胸口急促地起伏,似喘不過氣。

      李浮白卻看到聞燈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他上前一步抓住聞燈的手腕,手指搭在上面,他面色凝重,看了一眼聞燈,道,“聞姑娘失禮了!

      沒等聞燈反應過來,她便被李浮白打橫抱起。

      李浮白抱著她,往客;刈。

      徐璉站在后面呆呆看他們兩個人離去的背影,他李兄難道沒看到他的胳膊正滴答滴答地淌血,徐璉表情麻木地從靈物袋中找出止血的藥粉隨手敷在傷口處,當時他去摘盤龍草身受重傷,李浮白好像也就把他扔在飛劍上面給他送回去,怎么偏偏對鄧無就是關懷備至?

      聞燈沒有掙扎,乖巧地任由李浮白這樣抱著,溫熱的體溫從李浮白的身上傳遞過來,讓她覺得暖和許多,她能聽到街道上人群的吵鬧,也能聽到李浮白胸膛中傳來的沉穩的心跳聲,聞燈睜開眼,映入眼中的是李浮白有些堅毅的下巴。

      她又閉上眼,靠在李浮白的胸膛上,日頭昏沉即將墜落,她亦有些困倦,昏昏欲睡。

      袁二無意間看到李浮白抱著聞燈從街上走過,心中疑惑作為兩個男人這樣未免過于曖昧,難不成這倆人還是斷袖?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