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那個白月光

作者:杯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0 章

      過了會兒,王津又好奇問道:“那如果這次呂姬想開了,是想答應跟你在一起了,你也釣著她?”

      大概是王津這話讓他想到了什么美妙的場景,袁二抿唇笑了起來,舉著手中的酒杯,悠哉說道:“她釣了我那么久,現在我釣著她一會兒怎么了?”

      王津蹙眉道:“所以你是真的要和聞家小姐成親?”

      “那是自然,”袁二笑了一笑,挑眉道,“即便我不娶聞家的小姐,你不會天真地以為家里會讓我娶呂姬吧?”

      王津動了動唇,不知自己現在還能同袁二說什么好,他算是明白了,自己與袁二在關乎自己終身大事的問題上,很難達成一個統一,怪不得家里的長輩們總說他這些年只長個子,不長腦子。

      他要是喜歡誰,就算是家里的長輩不同意,也得鬧得他們都應承下來,斷不會做在袁二這般步步算計,事事籌劃的地步。

      素月流天,河面波光粼粼,河兩畔的葳蕤燈火映在河中,仿佛在水下又建造了一條熱鬧街市。

      房間中,徐璉早早地睡去,李浮白卻是望著頭頂的木梁,久久不能入睡,他總忍不住想起白日里在望月樓中見到袁二公子,還有聞姑娘在看到他時露出的神情。

      其實聞燈待袁二與他并無不同,只是想到自己現在只是個無根無腳,無家可歸的游俠,李浮白心中忍不住自慚形穢,甚至有些自暴自棄地想,要不干脆把聞姑娘抓起來,關到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那里只有他們兩個。

      可李浮白舍不得這樣做,他喜歡她,所以想讓她過得比誰都幸?鞓。

      如果自己的存在會給聞燈帶來任何不幸,他也會毫不猶豫地離開。

      他終于睡去,夢中聞姑娘一身淺黃長裙坐在秋千上,微微垂首,神情寥落。

      李浮白就站在她不遠處的地方,想給她翻跟頭,想給她表演個雜耍,就想讓她笑一笑。

      而隔壁房間中聞燈在黑暗中睜開雙眼,她從床上坐起身,隨后就捂著嘴咳嗽起來,這種事她大概做過太多次了,竟是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咳嗽聲漸漸平息,她的掌心多了一點鮮紅,聞燈眸光一黯。

      她知自己年壽難永,說不定哪一日就要見閻王去了,這樣殘破的身體就該老老實實地待在家里,聽從父親的安排。

      但是她做不到,她不是木偶,不能毫無思想地被人操控。

      今日在望月樓見到的那位袁二公子與袁家送來的畫像上的人倒是沒有太大的差距,這樣的人為什么一定要娶一個他從來沒有見過的,病病殃殃隨時都會一命嗚呼的女子?

      縱然袁二聲稱他與自己有過一面之緣,但聞燈心中清楚,他們兩個從不曾見過,她今天見到袁二后更加肯定這一點。

      他所求為何?

      今天那位袁家的二公子回去后多半會找人來查他們三人的身份,說不定明日他還要來到這家客棧中再見他們一面。

      聞燈想了想,忽的笑了起來,他當然要來的,連天下第一美人的到來都不在意,只為了關心聞小姐的細微瑣事,這不更能顯示出他對聞小姐的情深義重。

      袁二若是有點腦子,就絕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不過他不想見那天下第一美人,聞燈卻是想要看一看的,她在聞家被困了這么多年,見到的人除了府中的下人,寥寥無幾了。

      聞燈再無半分睡意,就這么在床上一直坐到天亮。

      早上她梳洗后推門出去,李浮白已經在外面的長廊上等著她了,見到她后,出聲道:“聞姑娘我看你臉色有點不大好,要不要再休息一會兒!

      “不用了,”聞燈搖頭笑著說,“等會兒該有人過來了!

      李浮白嗯了一聲,徐璉卻是一頭霧水,問道:“什么人?”

      什么人……

      聞燈沒有開口回答,只說:“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他們從樓上下來,便看到袁二與那位王家的公子站在客棧的大堂中,徐璉猛地轉頭看向李浮白與聞燈,他們兩個早知道袁二公子會來這里。

      袁二公子這一回不再隱瞞自己的身份,如實相告:“在下袁鈺章!

      雖心中早已預料到這個場面,聞燈依舊很自然地流露出吃驚的表情,訝然道:“袁二公子?”

      袁二頷首,道:“我曾有幸與聞家小姐見過一面,對聞小姐一見傾心,所以忍不住想要對聞小姐多了解一些,昨日瞞著幾位,實在不好意思了!

      李浮白抱著劍站在一旁,暗嗤袁二為人膚淺,見了人間一面就想著把人家姑娘給娶到手,一看就是個老色胚了。

      若是徐璉能知道李浮白此時的心中所想,定然會嘲一句李浮白這是五十步笑百步,他不一樣看了人家聞姑娘一面,就失魂落魄,茶飯不思。

      至少袁二公子看起來可比他前幾天的樣子正常多了。

      徐璉好奇聞燈究竟長得是什么模樣,昨日見聞燈買了兩本美人圖,他也跟風買了一套,與第一頁的呂姬比起來實在是平平無奇,李浮白是瞎了眼了,還是審美異常,竟然覺得呂姬長得只是還行。

      這個逼裝的,他如果不是見過李浮白為了聞燈輾轉發側的模樣,他一定會覺得李浮白真乃圣人也。

      袁二公子表達了一下自己對聞姑娘的愛慕之情后,向聞燈問道:“對了,你是什么時候給聞姑娘看的?”

      聞燈答:“去年秋天的時候!

      “那時聞姑娘的身體怎么樣?”

      聞燈搖頭道:“不太好!

      站在一旁的李浮白聽到這話握著長劍的那只手下意識地收緊一些。

      袁二嘆息,“需要什么藥材,盡管跟我說,我能幫的一定會幫!

      聞燈只道自己才學淺薄,袁二若是真想要為聞家小姐的病,還是親自到鯨州去看看。

      袁二笑著說,等他有時間了,自然是要去的。

      聞燈他們在大堂中等了好長時間也沒有等到呂姬來到灃州的消息,倒是臨近中午的時候,袁府中的下人前來找袁二,不知在他耳畔低語了什么,只見袁二的臉色一變,對聞燈他們道:“家中有急事,先失陪了!

      袁二與王津匆匆離開,聞燈在大堂里找了個靠窗的位子坐下,等著天下第一美人呂姬到來。

      袁二從客棧中離開立刻趕到望月樓中,在樓里姑娘的帶領下上了三樓,推開了那間常年都不會打開的房間,白衣的女子站在淺色紗簾后面,身姿窈窕,風流綽約,她聽到腳步聲,緩緩轉過身來,正是被譽為天下第一美人的呂姬。

      見到袁二,呂姬微微一笑,百花失色。

      “你怎么來了?”袁二問道。

      “袁公子不會是不歡迎我來吧?”呂姬在塌上坐下,靠著一側,語氣中略帶失落道,“早知這樣我就不來了!

      袁二沒有理會呂姬口中的埋怨,看了眼她的身后,蹙眉問道:“你就一個人來的?”

      “帶了兩個侍女,可現在要跟袁公子偷情,總不能她們也跟著來吧,袁公子你說呢?”

      袁二此時卻像個正人君子一樣,對呂姬的種種挑逗不為所動,對呂姬說:“星云十三州這邊修煉者眾多,不比你在帝都的時候,你自己小心點!

      呂姬噗嗤一聲笑出來,挑眉問他:“你關心我?”

      袁二沒說話,呂姬便繼續問他:“我來灃州的路上聽說你要和聞家的小姐成親了,此事是真是假?”

      “和你有關系嗎?”雖然袁二的計劃不會為呂姬更改,但是此時他發現自己對呂姬的態度依舊很重視。

      “自然是有的,”呂姬道,“若是你們二人真要成親,我這個朋友怎么也要送上一份賀禮!

      這個回答與袁二心中預想的差不多,她總是這樣,忽遠忽近,先給人一點微渺希望,然后又將這點希望戳破,告訴你是你自己多想了。

      袁二對她的性情早有了解,如今聽她這樣說倒也不至于太過失望,他問道:“你來灃州到底是為了什么?”

      “我要什么,袁公子就會給我什么嗎?”

      袁二皺了皺眉頭。

      “跟你開玩笑的,”呂姬斂起臉上的笑容,“我聽說來藥老來了灃州,要舉辦一場比試大會!

      “你怎么會知道?”

      呂姬對著袁二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說道:“這沒什么,用不了多久天下人都會知道的!

      “所以?”

      “我還聽說為第一名準備的獎品中有一種叫霜雪伽藍的藥材,服下之后可以使凡人容顏不老,我想要它!

      呂姬雖是天下第一美人,可是她并沒有修行的天賦,必然要經歷凡人要經歷的生老病死,作為一個美人,呂姬最害怕就是自己有一天會衰老,容顏不再,眾人說起她時就剩下一句唏噓。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