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不露

作者:退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瀟灑


      宋初昭回到顧府的時候,縱然很小心,還是叫人給撞見了。
      且十分不幸的是,撞見她的,就是一直在附近等著她的顧夫人。

      這與技術無關,純粹是運氣不好。

      宋初昭心中叫苦,理了下衣擺,帶著大義凜然的覺悟,繼續抬頭挺胸地朝前走去。準備好迎接一頓家庭教育。
      就是不知道他們顧家的家法,是棍是鞭,是長是短,是狂風暴雨式的還是源遠流長式的。
      她……還行,不是非常挑。

      那邊顧夫人見到她,快步迎了過來,面上急切。等看清她的樣子,更加慌張了,連聲詢問道:“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這個樣子?”

      宋初昭覺得自己還是挺整潔的,這不全須全尾的回來了嗎?也沒缺條袖子少雙鞋的。

      顧夫人一雙美目含著擔憂:“我兒,你為何不說話?”
      宋初昭想顧風簡不茍言笑,便也努力板起臉,回說:“不慎摔了一跤而已!

      她可以假裝嚴肅,卻少了分顧風簡骨子里的那種冷意,顧夫人觀她強撐的表情,經過情緒的修飾與母愛的升華,從中讀出了委屈的味道。
      顧風簡何時委屈過?
      那看來是真的很委屈了!

      顧夫人心疼道:“可摔疼了?有哪里摔傷了不曾?在何處摔的?你這病還未好全,就急急忙忙地跑回去,是做什么呀?你說,你若是想出去,只管從正門走就是了,府上何人敢攔著你?當然,最好是能帶個人的……”

      宋初昭實在不習慣她的關切,忙避開她的手,習慣性地拿出了白帕,在衣服上粗糙地擦了一遍,說:“沒什么。我只是蹭了一下!

      她隨意擦了兩下,察覺場面突然安靜了下來,抬起頭,發現顧夫人的眼睛正跟探究似地盯著她手上的絹帕。
      擔憂不見了,急切也不見了,只有一抹說不清的暗光。
      宋初昭:“……”

      宋初昭硬著頭皮說:“我買的!
      顧夫人忍著不笑,未說那帕子都舊了,而且看樣式還是一位姑娘用的。只換了語調問:“你去哪里了?娘想給你送些東西,才發現你不見了。門房說未見你出去,我把府里翻遍了也不見人。你四哥都跑去找你了!

      宋初昭說:“只是躺得久了,出去隨意走走!
      顧夫人鄭重點頭:“娘明白!”
      宋初昭:“……”你又知道你明白?

      顧夫人快速恢復了冷靜自持,說:“想你也該累了,先回去換身衣服,休息下吧。娘不打擾你了。晚些,叫比風把飯菜送你屋里!

      宋初昭驚訝于顧夫人的寬容,對這事不僅不予追究,甚至不加過問。這與她宋家的家風迥然相異!
      父親還總恐嚇說京城的大門大戶規矩多,她若是留在京城,憑她的秉性,早被諸位世家夫人傳作笑話,讓她回京后一定記得好好收斂。
      規矩在何處?!那天邊還是那河里?

      宋初昭陷入茫然之中,木然地邁開腳步往院中走去。未走出幾步,理智回籠,驟然想起件事來:“有一事要說!”
      “嗯?”顧夫人,“何事?”
      “合……合婚……那個八……”
      宋初昭開口萬分艱難,但好不容易要說出來了,橫空跳出來一個作梗的顧四郎。

      “五弟!”

      他霹靂般的一聲高喊,直接打斷了二人對話。從遠處踩著輕功,風風火火地沖了出來。
      宋初昭胸口的氣卸在半途,只剩下一臉麻木。偏顧四郎這人渾然未覺,靠近后抓住她的手臂,驚道:“五弟,你這是怎么了?竟將自己弄得如此狼狽!”
      顧夫人:“出門的時候,摔了一跤!
      顧四郎說著湊近了些,觀察她衣服上的蘚漬,懷疑道:“你這身上的東西是哪里沾來的?摔了也不該是臟在這種地方。憑我的經驗,你該不是……”

      宋初昭快速退了一步,避開顧四郎。
      不能再容這人胡說八道下去了。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她早晚是要說的。不如自己坦誠,還能落個干脆。
      宋初昭想定,便一臉嚴峻道:“其實我今日出門見到了一個人!
      顧四郎笑:“多稀罕的事?”
      宋初昭不理她:“偶然遇見了宋初昭,就是那宋三娘!
      顧夫人虛虛看著遠處,仔細咀嚼著那兩個字,語氣微妙:“偶然……”

      顧四郎先是不可置信,再是痛心疾首,最后是苦口婆心:“你從未做過這樣魯莽的事,何況是攀墻這種不雅觀的舉動。就為了一個素昧蒙面的宋三娘,你居然——!”

      顧四郎挨人踩了一腳,吃痛地跳開。顧夫人錯步上前,搶了他的位置,看著宋初昭問:“你見過她了呀?她長得如何?”
      “她……她就……”宋初昭再次吞吞吐吐,不知該如何作答。

      她覺得就那樣啊,可她現在是顧風簡,如果她這樣說,顯得看不上人家似的。
      但是讓她以顧風簡的身份,夸自己好看,又實在是拋不下那臉。

      為什么她要獨自面對這樣的事情?
      她太難了!

      顧夫人一直盯著她,那雙眼睛似乎能窺破她的心事。
      宋初昭的臉快速臊紅了起來,連帶著耳朵都是一片通紅。場面冷了許久,最后干脆閉上嘴不說話。

      顧夫人又轉了話題,問:“那她為人如何?”
      宋初昭脫口而出:“挺能打的。還講義氣!
      顧四郎又在一旁酸道:“才見了一面你就知道她身手好?莫非她還給你表演了一套拳法劍術什么的?那她可真厲害。若說義氣,你我還是親兄弟,怎不聽你夸過我?”

      宋初昭幽怨看去。
      你這顧四郎是怎么回事?!

      顧夫人比她更快一步動手,直接掐住了顧風蔚腰間的軟肉。顧四郎再次吃痛,捂著自己的腹部哀嚎著躲到一旁。

      宋初昭提醒:“八字……”
      顧夫人反應極快,掩著嘴笑道:“好,等娘有空,就派人去換你二人的八字!”

      交代完這件事情已是極限,宋初昭覺得自己的老命快要丟了。她再次轉身離開。

      顧夫人瞪著顧四郎警告他,讓他不要出聲。

      “哦。還有一件事!
      宋初昭去而復返,猶猶豫豫的,躑躅在原地。
      顧夫人鼓勵地問道:“還有什么事?”
      宋初昭像是認命了,這回說得自然而流暢:“那位宋三,她身邊沒有體己的人照顧。我想將春冬給她帶過去!

      顧夫人愣了下,而后臉上泛起更加溫柔的笑意,那笑容都快將宋初昭給融化了。
      “好,春冬是吧?春冬就春冬,明日!娘明日就讓她去!你不必擔心!

      宋初昭隱隱覺得有哪里不對,卻又說不出來,只得自己憋著。朝她點了下頭,加快腳步離開,幾乎是落荒而逃。

      ·

      不知是不是因為今天思慮過重,宋初昭輾轉反側半宿,到了將近天亮才睡著。睡了之后,也很不安穩。不僅沒有休息好,反而覺得更加疲憊了。
      早晨時分,她依舊是被厚被子給壓醒的。睜開眼睛一看,發現那被子蓋得太過上面,蒙住了她的臉。
      難怪她睡夢里是如此難受,仿佛被人輪番扼住喉嚨,嚇得她出了一身冷汗。

      宋初昭掙扎著爬起來,叫被子外的風一吹,又打了個哆嗦。
      她帶著茫然跟無措,望著眼前垂下的床幔。

      看來顧風簡的身體相當怕冷畏寒,難怪容易生病。
      春捂秋凍啊,這全是因為他平日缺乏鍛煉。這般情況,只靠外人精心照料如何能成?強健體魄,還得需要千錘萬煉。

      宋初昭用力抹了把臉,掀開被子起身。

      顧府的仆役顯然要盡責許多,她剛起身,便有人發現。候著的小廝快速端了熱水來供她洗漱,待她收拾妥當,再將滾燙的早飯端到桌上,請她入座。

      宋初昭只喝了碗粥便吃不下了。
      顧風簡受病情影響,食欲不佳,口舌寡淡,本就吃的不多,宋初昭也只有吃到七成飽的習慣,便索性放下碗筷。

      消食過后,宋初昭去院中打拳。
      她打的拳是軍中常用的,用于舒展筋骨的拳法。這拳法沒什么難度,只是冬天時候多打兩套,可以用來出汗暖身。

      昨日她從國公府走到將軍府,走了好些路。又是爬墻又是跑步的,今日腿腳肌肉便都有些酸疼。忍耐著打了幾遍,開始有些氣喘吁吁。
      現實情況倒是比她想得要好上許多。這耐力比之習武人士自然不行,但比起那些弱不禁風的文弱書生,還是要強壯不少。瘦雖瘦,關鍵時刻能抗得住揍。
      可見顧風簡雖然不愛鍛煉,卻天生骨骼驚奇。羨慕不來的。

      宋初昭立志要還顧風簡一個鋼筋鐵骨的強壯肉身,全心全意地在院中鍛煉了一個上午。等覺得自己到了極限,又在府中悠閑散步,放松肌肉。

      不遠處,顧四郎穿著一身勁裝,周身帶風,從回廊那邊走了過來。

      他路過時瞥了宋初昭一眼,沒想到就被自己這一眼,差點栽倒。
      宋初昭也看見他了,繼續目不斜視地走自己的路。

      顧四郎在詫異過后,快速跑過來喊:“五弟,你在府中閑逛什么?”
      他伸手擦了把她的額頭,看著指尖濕潤道:“身上還全是汗,你是做了什么?”
      宋初昭緩緩走著,淡淡地說:“活動活動手腳!

      顧四郎像是不認識她,沉默了半晌。在宋初昭即將走遠的時候,又猛然回神,臉上突然泛出一層光芒,抓住了她說:“活動手腳?活動手腳好!我也正要出去活動手腳!不如一起吧?四哥帶你去個寬闊的好地方!
      宋初昭懷疑地看著他。
      顧四郎笑說:“四哥身邊多的是朋友,你也認識。難得你想出門,與他們聊聊天正好!

      宋初昭只是猶豫了下,便被顧四郎強硬地拉走了。

      去的地方倒也不遠,宋初昭還沒反應過來,已經站在了書院后方的演武場里。

      這演武場的確是很寬敞的,畢竟學生都在前院念書,此時場上僅有兩群人。
      雙方猶如隔著楚河漢界,遙遙對立。偶爾眼神于空中交匯,懼是虎視眈眈、劍拔弩張。

      左側人馬身材高大,談笑風生。手執大弓威風凜凜地站著,看著氣勢非凡。即便是陰冷的秋季,也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外衫。豪邁的聲音隨著震動的胸腔,遠遠傳到宋初昭耳中。

      右側人馬則是風流倜儻,風華正好。即便是微風徐徐的時節,手中也搖著一把折扇。他們迎風而立,言行談吐溫和有禮,只有看向對面時,才會在眼神中流露出一絲不屑。

      雖然雙方看著都很瀟灑,但武力差距似乎有點大。

      宋初昭偏頭看了眼顧四郎,覺得他的體格,他的性格,應該是左邊那一路的。今日帶她來,是讓她感受一下為非作歹的快樂。
      還挺貼心。

      正這樣想,左側人馬中,看著實力最為強勁的那人舉起弓,朝他叫囂道:“顧風蔚,你可算來了!我還當你這小兒沒有膽識,臨陣脫逃了!”
      “哈哈哈!”顧四郎大笑上前,“孫兒莫急,爺爺還未教訓你,怎能不來!”

      那邊文人們爭相認親:“四公子!你不在,這些人好生囂張!”

      宋初昭:“……”

      宋初昭流著冷汗,默默退了一步,想裝作無事發生地走開。
      顧四郎不懂她的心,下一刻便在那邊驕傲道:“我還將我五弟給帶來了!你可知我五弟是誰!”
      宋初昭:“……”

      我知,你死期將至。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