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作者:喝口雪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5 章

      阮氏大廈,三層是食堂。
      午飯時間,員工餐廳里菜品豐富,氛圍熱鬧而擁擠。

      沒趕上今日份的醬豬蹄,行政經理夏蓮有些失望,但很快釋然,端著選好的菜坐回了餐廳最西側的那桌。

      秘書處的田靜此刻正說著話——
      “林沐陽上回還在辦公室說程總是為了北城項目才娶的阮副總,我看不像啊,人家夫妻感情挺好的!

      公司里八卦流竄得快,畢竟工作難熬,就指著這么點娛樂調節了。
      前幾天阮副總那場前任現任的修羅場面,可刺激了不少人的神經,大家這兩天總會聊上幾句。

      想到那輛日日來接阮副總下班的賓利,夏蓮嘆了口氣:“唉,我老公都沒來接過我下班,看來還是鍵盤跪少了!

      項彬揚眉,替男同胞反駁:“那是你和宇哥一個城東一個城西,等他趕過來你也到家了,這可不能怪他!

      夏蓮羨慕是真,但跪鍵盤也只是開玩笑,聞言笑著點了點頭,而后就聽到身旁田靜叫了聲:“阮副總......”

      她抬眼看去,女人薄粉敷面,姿容冶麗,穿著干練的職業裝,眉眼精致得像從畫中走來,蓬松的栗色波浪卷更添幾分柔美。

      尤其是那雙恰到好處的鳳眸,被她溫柔的氣質襯得不顯一點風塵,美得動人心魄。

      對上幾人目光,阮芷音莞爾道:“沒位置了,介不介意我拼個桌?”

      “您坐您坐!

      項彬很快反應過來,推了推餐盤,給阮芷音讓出了位置。

      阮氏大樓坐落于商務區,員工餐廳味道不錯,但周圍好吃的外賣也不少。
      當了阮芷音半年助理,項彬知道她很少來員工餐廳,除非忙得忘記了點外賣。

      他想的不錯,阮芷音確實是忘了提前點外賣。不過卻不是因為忙工作,而是搞不懂程越霖這些天的態度。

      每天等著送她上下班,但在車上卻不發一言。要說程越霖是不愿搭理她,可她做的早餐他也沒少吃。

      同住屋檐下,阮芷音卻不知道怎樣和程越霖步入好好相處的狀態。人際關系中,她不是個太主動的人。

      正想著,對面的田靜突然看向她,眸中充滿了興奮與好奇。

      田靜現在是阮芷音的秘書,不如旁人顧慮多。況且阮芷音不算苛刻的上司,偶爾也會和員工閑聊兩句。

      小姑娘糾結過后,試探著開口:“阮總,您和程總是怎么認識的?”

      阮芷音看了她一眼,也沒隱瞞,輕笑道:“他是我高中同學,我們......曾經當過一年同桌!

      聽到她的話,田靜雙眼發亮,仿佛深陷同桌浪漫偶像劇,阮芷音稍微心虛地避開視線,不忍打破她的幻想。

      況且程越霖也在協議里標明了,對外時要一致秀恩愛。
      這幾天公司的流言已經從秦玦為愛逃婚她慘被悔婚,換成了程越霖和她早已定情,夫妻情深。

      不過實情和幻想可是天壤之別。

      高二時,程越霖還是獨桌。但高三那年,班級人數卻由單變雙。
      那會兒沒人敢和程越霖同桌,這個旁人避之不及的苦差就落到了阮芷音頭上。
      針尖對麥芒,程越霖明面上為難,阮芷音暗地里反擊。

      要說浪漫,肯定沒有的。

      “程總看您的眼神多溫柔,也不知道我老公什么時候能學著溫柔點!

      顯然,在電梯前圍觀了全程的夏荷,也成為了幻想浪漫偶像劇的一員。

      “溫柔?”阮芷音想到程越霖對上秦玦時的表現,淡笑著搖了搖頭,“或許吧!

      他可是回去就撂了臉子。

      / / /

      霖恒大廈,總裁辦公室。

      身負重任的錢副總堪堪打完一桌臺球,最后一球落洞,錢梵轉過身,瞧了眼剛結束一場視頻會議的程越霖。

      男人淡漠靠在椅背,面色冷凝,還未散去方才那股使人噤若寒蟬的壓迫。

      錢梵嘆下氣,揚眉開口:“咋回事,霖哥。前些日子春光滿面,這幾天烏云蓋臉。他們都讓我來打探老板什么時候多云轉晴,跟我說說唄?”

      “跟你說,你懂什么!

      話畢,程越霖又通知白博準備半小時后的下場會議,沒勻出半點目光給他。

      錢梵愈發覺得他情況嚴重,不然不會回到這種疏離默然的樣子。
      這兩年程越霖心情好時,偶爾還能瞥見過去那恣意不羈的神態。

      有心當回知心小弟,錢梵放下球桿,走到他對面坐下。

      “你和傅琛遠怎么一個德行,他三個月前按點回家打游戲,一個月前開始抱著手機聊天。我好心關心他,他也說我能懂個啥!闭f到這,錢梵輕哼一聲。

      “怎么著,難不成你們已經超脫人類,要研究月球起源了?”

      錢梵語調松快,面上卻是副不說出你的故事我就不會罷休的神態。

      見他如此難纏地探究自己,程越霖這才抬頭,淡淡道:“我和你不一樣,懂?”

      此話一出,錢梵更不樂意了,上下打量他幾眼:“我說霖哥,你除了長得比我略好那么一丟丟,其他構造哪不一樣?”

      為了證明兩人渺小的顏值距離,錢梵還伸出指甲蓋,比出個米粒大小。

      程越霖挑了挑眉,合上文件,白皙修長的指節緩緩指向自己,語調悠然地道出兩人間的差異:“我,已婚!

      而你,未婚。
      我們,可不一樣。

      “呵,還以為什么呢,不就臨時去客串個新郎,就這也算已婚?”錢梵很是不以為意,“等風波過去,指不定哪天阮芷音就跟你提離婚了!

      話音剛落,程越霖才剛緩和一些的面色,瞬間沉了下來。
      他凝眉瞥向錢梵,冷聲道:“我們這婚,離不了!

      “我知道我知道,都說離婚官司打得麻煩,是不太好離!卞X梵低著頭,還未察覺到對方的情緒,又補了句,“但那是人家正經夫妻不好離,跟你有啥關系!

      室內一片沉默,逐漸彌漫出滲人的冰冷,錢梵姍姍抬起頭,終于接收到男人那寒氣襲人的視線。

      “不是吧,霖哥......”他總算覺出點不一樣的味來,探試道,“難不成你是突然瞧上阮芷音了?!”

      程越霖眉峰蹙起:“聒噪!
      而后又壓下對他剛才幾句的嫌棄,輕哼強調,“看不出來?不是突然!

      錢梵怔。骸......”
      何止是看不出來,簡直深藏不露。

      他和程越霖認識十多年,最了解對方的口是心非?删退闳绱肆私,錢梵也著實沒有料到——

      “霖哥,你還玩暗戀吶?”他猛地站起,在偌大的總裁辦公室里來回踱步,嘴里念念有詞,“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

      程越霖本就心懷郁氣,這會兒更被他轉悠得煩躁,按下眉心,干脆闔上雙眼。

      消化許久,錢梵才再次開口:“所以你心情不好,是嫂子她給你氣受了?”

      阮芷音和秦玦的婚約不是秘密,程越霖也是因為秦玦逃婚才當了現成的新郎。
      他背負暗戀當新郎,嫂子要是對他不好,可不得受氣嘛!

      程越霖微哽,接著沉聲道:“沒有!
      言畢,略顯輕飄的視線停在合同旁的透明飯盒上,隨手一指——
      “這,她早上做的!

      “嫂子還真是體貼啊!
      瞥見那份三明治,錢梵有些驚訝。
      接著替程越霖松了口氣,又忍不住問道,“那你生的哪門子氣!

      程越霖頓了頓,輕掀下眼皮,淡淡道:“秦玦比我脾氣好?”

      “這不明擺......”錢梵話說一半才覺不對,臉上掛了討笑,“不是,那你們倆性格本來就不一樣嘛!

      秦玦可是那種打小就被老師長輩夸贊的好孩子,脾氣確實溫和,小時候都沒見他跟人吵過架。

      不過,錢梵總算分析出程越霖這幾天心情不好的原因——
      “合著你這是嫉妒前任呢!

      程越霖卻不承認,清聲嗤笑一聲,繼而散漫開口:“我需要嫉妒?”
      有現成的婚約都沒能把人娶進門,哪里還需要他費心去嫉妒?

      “人家那畢竟是初戀......”
      錢梵小聲嘀咕了句。

      “初戀算什么,那是她一時失足!

      程越霖凝眉反駁,復而像是想到了什么,慢條斯理地從筆挺的西裝內兜中掏出一樣東西,直接擺在了桌上。

      見錢梵瞬間睜大雙眼,他才滿意地開口:“我有這,還需要跟別人去比?”

      “呦呵,我這還是頭回看到活生生的結婚證呢!
      錢梵頗為驚奇,畢竟以往都是在朋友圈看到一堆人曬證。

      程越霖幾乎不用微信,但他倒也算與眾不同,居然隨身揣著結婚證!

      錢梵直呼好家伙,想拿來細看,對方卻將那本暗紅色的結婚證收了起來。

      沒想到啊,霖哥才是悶聲辦大事,這么快就把嫂子給搞定了。不僅快刀斬亂麻地領了證,還每天貼心地給他做飯。

      真夠讓人羨慕的。

      片晌,他笑著開口:“霖哥,領證了你還擱這嫉妒秦玦,這可不像你。都把他媳婦拐到手了,你得囂張點啊!

      “用得著你教?”程越霖薄唇微抿,頓了頓,又瞥眉,“以后別再給我操心什么離婚!

      / / /

      吃完午飯,阮芷音婉拒了田靜和夏荷的甜點邀請,坐電梯回到辦公室。

      她怕兩人興致過高,真的詢問起自己和程越霖的同桌生涯。她們沒惡意,阮芷音也不想冷臉應對,但若說多錯多,屆時就不好收場了。

      搖頭將思緒清空,阮芷音打開電腦準備工作,桌上的手機卻嗡嗡響起。

      點開微信,發現是秦湘的消息——

      【芷音姐,我媽和我哥最近氣壓好低,她還遷怒把婚慶公司負責人開除了。我在家都不敢說話,果然全家就我在底層。我哥他自己不爭氣,活該你把他給踹了。但我絕對、始終、堅定地站在你這邊!你別拋棄我好不好T_T】

      消息簡短,阮芷音很快看完。
      繼而指尖微頓,還是沒有選擇回復。

      秦家和阮家是世交,秦玦和秦湘過去常來阮家探望阮爺爺。
      她到阮家時,秦湘不過九歲。女孩曾天真爛漫地喊她姐姐,最初出席人多的場合時,還帶著秦玦一起維護她。

      這些年,阮芷音真心把秦湘當妹妹?涩F在的她,還沒想好怎么面對秦湘。

      不過秦湘的其中一句話,還是讓她頗為在意。

      思慮少頃,她退出微信,打開通訊錄,撥通了一個人的電話——

      “康雨,有時間見一面嗎?”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程崽的外帶早餐吃成午餐。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萘的茶 8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春彩 14瓶;慕月 7瓶;蘇蘇 5瓶;櫻花可樂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