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作者:喝口雪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 14 章

      對上程越霖眼底的愉悅,阮芷音就知道,這人是裝恩愛裝上癮了。

      之前她也問過他為什么要幫自己出頭,而程越霖的解釋是,既然已經協議好了扮演模范夫妻,對外自然不能露餡,他可不想霖恒股價跳水。

      林菁菲那番話,在程越霖看來,恐怕已經威脅到了他的股價,所以才會看對方不順眼。

      眸光流轉間,阮芷音睫毛微顫,在心里嘆了口氣,然后握住了男人伸過來的那只手。

      掌心溫熱,男人覆了薄繭的指腹似有似無地在她手背摩挲了下,一陣酥癢,卻讓她隨常冰涼的手也漸漸暖了些。

      秦玦盯著兩人交握的手,下頜線條緊縮,漆黑的瞳仁中翻滾著濃烈的情緒。

      他五指緊握,抬頭冷冷道:“程總這是什么意思?”

      “看不出來?”程越霖輕笑一聲,神態恣意地揚眉,吊兒郎當道,“當然是,來接老婆下班!

      男人那一聲老婆叫的繾綣情深,再加上氣死人不償命的語氣,阮芷音忍不住替對方捏了把汗。

      秦玦向來進退有度,極少動怒?纱藭r卻徹底沉下了臉,神色緊繃,眸若寒冰。

      他不再去看程越霖,上前握住阮芷音的手腕:“芷音,我送你回去!

      對方握得太緊,阮芷音用盡力氣才別開秦玦的手,纖眉緊皺望向他:“秦玦,我說過,從你逃婚起,我們就沒關系了!

      和秦玦認識這么多年,她也希望兩人能體面灑脫地分手,但對方顯然不想給她這個機會。

      秦玦眼眸森然,清亮的嗓音中壓抑著怒氣:“你是我未婚妻,我們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可能沒有關系?”

      阮芷音都快氣笑了,只怪自己當初付出時太堅定,才會讓秦玦覺得自己會永遠站在原地,包容他,體諒他。

      直到現在,他怕是仍然覺得自己是在跟他開玩笑。

      她眼含諷刺,看向秦玦。無奈地搖了搖頭,唇角揚起:“也是,有關系!

      緊接著,阮芷音的聲音清晰可聞:“等你和林菁菲結婚,我會叫你一聲妹夫,你也可以叫我一聲表姐!

      至少,在爺爺面前。

      妹夫,表姐。

      秦玦旋即怔住,雙眸隱有震懾,死死盯著她,強行隱忍的情緒瀕臨崩壞。

      下班時間,除了秦玦身后的人,電梯前還漸漸堆了不少其他員工,瞧到這幅場面,也都面面相覷低聲議論。

      阮芷音見狀,不再理會秦玦。
      她轉頭瞥了眼好整以暇欣賞秦玦表情的男人,扯下對方衣角:“走吧!

      程越霖最后看了秦玦一眼,伸手虛攬阮芷音的肩膀,云淡風輕地點頭。

      只是轉身時,他又突然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哂笑,嗓音低微悠揚:“再見,妹......夫!

      秦玦手指猛然攥緊,可下一秒,電梯門緩緩關閉,唯有最后兩人相攜的身影深刻在眼中。

      / / /

      賓利大咧咧地停在樓下。

      阮芷音上了車,才松懈下來。

      她沒想到秦玦會找到公司。
      阮芷音一直盡量避免著私事成為員工的閑談,不想和秦玦在那么多人前起爭執,但今天算是鬧了場笑話。

      不過也好,林成為穩住人心故意散播秦玦為林菁菲逃婚的事,程越霖今天來接她下班,倒能讓她的處境有所改善。

      想到這,她看向身邊的男人。

      上車之后,程越霖就放開了她,姿勢閑散靠在座位上,兀自打開了臺板上的筆記本處理工作。

      神情看起來很是專注,態度疏離得和剛才那副溫柔模樣大相徑庭。

      阮芷音不禁感嘆男人演技精湛,他能東山再起也不是沒有原因。
      為了股價,這人還真是無所不能。

      “程越霖!
      她率先打破沉默。

      男人隨意掀了掀眼皮,微微側了下頭:“嗯,怎么?”

      阮芷音遲疑少頃,終于把早上想說的話說出,“謝謝你來接我下班,其實我希望,之后咱們倆能好好相處!

      程越霖聽罷,眼神淡淡打量她幾秒,而后輕笑了下,可有可無地點頭,不過心情似乎還算不錯。

      見他應下,阮芷音繼續:“所以像昨天那種不愉快……你我都應該盡量避免!

      話畢,程越霖放在鍵盤上的手頓住,轉過頭來,眸中似有疑惑:“我們昨天有過不愉快?”

      “沒有嗎?”阮芷音愣怔反問。

      昨天晚上,他們分明就進行了一場不算太愉快的溝通。

      他挺直的眉間擰出了點溝壑,托腮沉吟幾秒,視線對上她:“難道不是正向積極,且情緒歡暢的對話?”

      阮芷音:“......”

      她又一次領悟了男人眼神中的含義:他可從不會輕易浪費時間,和人進行這種對話,自己應該感到榮幸。

      阮芷音忍不住微哽,長舒口氣后否認:“當然不是!

      男人凝眉,又很快展開,繼而問:“所以,你想怎樣好好相處?”

      怎樣好好相處?
      她一時間被男人問住。

      阮芷音還真的很難想象,她和他,怎樣才算是好好相處。

      高中時,她盡力維持著自己乖巧沉悶的人設,只有程越霖才有本事把她氣得露出破綻。

      程越霖拿捏著她樂于助人的形象,逼她替寫作業,幫他補課,而她也經常想辦法讓他在老師家長那吃癟。

      關系本就不睦,長大后的接觸又太少。阮芷音真的不知道。他們兩個人之間,怎樣才算是‘好好相處’。

      思慮片刻,阮芷音嘗試著開口:“我想應該是,形式上相敬如賓,態度上溫和有禮!

      好歹該彼此尊重,和氣地溝通交流。
      雖然以程越霖的脾氣來說,態度溫和的難度有點大,但他總要有正向的忍耐和努力。

      “溫和有禮?”程越霖緩緩復述,頓了頓,似笑非笑看向她,“就向秦玦那樣?”

      阮芷音敏感察覺出男人情緒不對,卻不明所以。

      程越霖眼底變得沉黯,眸光深邃似譚。他輕扯下嘴角,聲音亦冷了下來:“阮芷音,我可不是秦玦!

      言畢,利落地開門下車。
      身形挺拔的背影顯出些許淡漠,就這么獨自走進了別墅。

      這是......生氣了?

      阮芷音頓感莫名,覺得他情緒有些陰晴不定,分明上車時還隱有幾分歡虞。

      她不解地愣在那,秀眉微蹙,低頭思索著原因,甚至忘了下車。

      一片沉默中,司機拿過放在副駕駛的袋子,恭敬開口:“太太,這是程總說要給你的!

      阮芷音驟然回神,伸手接過袋子。
      然后發現,里面是一臺嶄新尚沒拆封的吹風機,和她之前壞掉的那個恰好同款。

      于是心下愈發納悶。

      他送了吹風機過來,顯然也想要好好相處,怎么就生氣了?

      / / /

      秦家,縱然已是深夜,但明堂的客廳里依然亮著燈。

      玄關處,開門聲剛響,秦湘立刻迎上前去,少女的嗓音嬌俏而輕快:“哥,你回來啦!

      話落,她背對著客廳,面色糾結地給秦玦比了個手勢,示意對方等會兒小心應對。

      秦玦瞬間明白了妹妹的意思,沖她點點頭,將外套遞給王媽,而后踱步走進了客廳。

      秦母方蔚蘭早已坐在沙發等候,姿態優雅端莊,神情卻像結了冰般冷凝。

      客廳里滿是寂靜,秦湘站在一旁神情緊張,周遭氣氛壓抑。

      一見兒子進門,方蔚蘭便不滿地輕哼一聲,隨即開始發難:“我聽說,你又要幫林菁菲投資電影?”

      秦玦面無表情地在她對面落座,點下頭,解釋道:“梁蕭的電影不錯,爺爺也很喜歡!

      見他拿老爺子開脫,方蔚蘭不虞地撇眉,沉聲道:“秦玦,你別想著能娶林菁菲,我不可能讓她進秦家的大門!”

      秦玦頓了頓,復而想起阮芷音白天那錐心的話,面色冷峭地扯下領帶,語氣也煩悶幾分:“媽,你放心,我不會娶菁菲!

      “不會?”方蔚蘭譏笑一聲,繼而質問,“那你為什么好端端逃婚,讓阮芷音還了秦家這么大難堪?”

      方蔚蘭最看重的就是臉面,偏生兒子此番讓秦家狠狠落了臉面。
      秦玦從小就優秀,很少讓她操心,可高中畢業后,母子關系就愈發緊張起來。

      她是真正的名媛閨秀,看中兒媳的家世,絕不會讓林家那種吃絕戶的成為自己的親家。

      若說方蔚蘭對阮芷音是尚且滿意,對林菁菲就是哪哪都不順眼,偏生兒子第一次和她反抗就是為了那個女人。

      “你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但我這輩子都不會認林菁菲這個兒媳婦!”

      方蔚蘭撂下這句話,放下手中杯盞,轉身上了樓。

      秦湘見母親走了,這才湊了上來,頗為不滿的抱怨:“哥,你到底怎么想的。因為你逃婚,我都不敢聯系阮姐姐了!

      雖然她不希望秦母和秦玦關系太僵,但也同樣不希望林菁菲嫁給秦玦,畢竟她和林菁菲從小就不對付。

      那女人總會使些說不出的手段,襯得自己很不懂事,還能在哥哥面前賣好。只是她沒林菁菲聰明,討厭對方也無用。

      秦玦嘆口氣,凝眉解釋:“沒有逃婚,公司出事牽連了菁菲。我以為能趕回來,后來也只是想把婚禮延期一天!

      “那你現在到底喜歡誰?不會又栽進林菁菲那個坑了吧,我才不要她當我嫂子!”

      “當然是芷音!鼻孬i神情疲憊地靠向沙發,揉著太陽穴,“為什么你們都覺得我想娶菁菲?”

      白天時,阮芷音那句話給了他很大的沖擊,像是在拿刀子誅他的心。他竭盡全力,才沒讓自己當眾失態。

      “從小到大,你對她比對我還好!”

      秦湘幼時總覺得,林菁菲才像秦玦的親妹妹。哥哥的愛護總是分成兩半,更多的那份給了林菁菲。

      秦玦直起身,看了她一眼,語含安撫:“你忘了小時候了?你們都是我妹妹,我對你不夠好?”

      小時候,他和秦湘曾因故在阮家住過兩年。阮奶奶彼時對兩人很是照料,老人家臨去時,更托付秦玦照料林菁菲。

      “可你和她交往過,你會和妹妹交往嗎!”想到這,秦湘忍不住嘟囔,“連我都知道,你當年是因為和她分手黯然出國!你呀,愛林菁菲愛得不可自拔!

      秦玦聽罷,頓了許久,淡淡說了句:“那是有原因的!

      秦湘見他默然的神情,就曉得他肯定不愿意再和她多說他口中所謂的原因。

      “哼,再有原因,你現在也把阮姐姐氣跑了!鼻叵嫦氲阶约鹤罱臑殡y,笑了笑,故意道,“人家現在嫁了別人啦,我看你怎么收場!”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要學秦玦,程崽生氣。
    感謝為我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天下為攻、cy 10瓶;慕月 7瓶;22547332 5瓶;41986779 4瓶;是女巫不是小女巫、calm、松暢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