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等我叛變

作者:南柯十三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天下第一劍06

      一人一劍回到劍閣已是夕陽時分。秦湛做了這么多年劍主,若連越鳴硯離開了劍閣都不能發現,也就可以退位讓賢了。

      越鳴硯和燕白回來的時候,秦湛一人立在劍閣山門前。她的長相不似南境女性一般柔和謙和,反倒有東境的風骨。她要更銳利、也更鮮明。
      她站在越鳴硯和燕白的身前,自上而下地瞧著他們,神色淺淡,瞧不出喜怒。只有一身雪衣墨發被風吹起尾腳,發出了細微的聲音。

      越鳴硯瞧見了秦湛,忽而便沒辦法再往前走了。他卡在山道上,不上不下,既不敢進也不敢退,更不敢開口。
      燕白劍察覺,一回頭便看見了等著他們的秦湛。

      燕白:“……”
      燕白干笑了兩聲,對秦湛道:“你來接我們嗎?下午我帶著小越去主峰逛了逛,怎么,這也是不行的嗎?”
      說道后面,燕白劍反倒理直氣壯了起來,本就是秦湛讓他帶著越鳴硯四處走走,她既然沒有限定范圍,就不能責怪他領著越鳴硯去了主峰藏書樓。

      秦湛瞥了燕白劍一眼,仿佛全然看穿了他的想法。燕白劍心里正泛著嘀咕,秦湛對越鳴硯道:“小越!
      越鳴硯記得秦湛說過的話,他抬起頭看了過去。

      他看見了秦湛的眼睛。
      越鳴硯本以為會在那雙眼睛里看見怒哀之類的情緒,可當他看清了之后,卻發現秦湛的眼里什么情緒也沒有。
      她的眼睛還是那樣似雪山水凝就,是平靜的無波江,更是璧山間的褐色巖。

      越鳴硯在一瞬間幾乎以為秦湛什么都知道了,她知道自己和燕白去翻了她的典籍,知道她的徒弟大著膽子去窺探了她的隱秘。
      就在越鳴硯想要開口認錯的時候,秦湛總算是慢悠悠地說完了話:“我忘了要將你的名字添進劍閣志里去,你的名字怎么寫?”

      越鳴硯忽然就有種窒息后又重獲空氣的狼狽感。他還未來得及說話,心虛的燕白趕忙先開口,他道:“我知道我知道,是這么寫!”

      秦湛看向空中某一點,越鳴硯猜這是燕白劍再給秦湛寫名字。
      越鳴硯看著秦湛還是忍不住問了句:“師尊……只是為了這件事而等我嗎?”
      秦湛看了他一眼,并未說話。她得了名字,便要轉身回去,回去前她對一人一劍道:“明日起,早午晚三課一日不可懈怠,我會在習劍坪等你。你大約還沒有開始修習辟谷,我已經請宗主送了位仆人上山,名喚明珠,日后你的飲食由她打理!

      越鳴硯稱是,就在他以為事情就會這么結束的時候,秦湛最后道:“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大可來直接問我。四閣多與我不睦,你貿然離開劍閣又未學成,怕是會被他們給欺負!

      越鳴硯怔住。
      等他回神,秦湛已經走遠了。
      燕白劍問他:“秦湛這話是什么意思,她到底是知道們咱們去翻她過去的事了,還是不知道?”
      越鳴硯自己也說不上來,但他卻知道秦湛是沒有生氣的。她沒有生氣,對越鳴硯而言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越鳴硯再回去的時候,劍閣果然多了人。
      明珠是位瞧著年芳二十的婢女,耳朵上墜著一對圓潤的東珠耳環,笑起來的時候會有一對極為可愛的酒窩。
      明珠向越鳴硯見了禮,口稱:“公子!

      越鳴硯也同她見禮,說:“姑娘不必如此!

      明珠抿唇笑,她對越鳴硯道:“我父親是閬風的外門弟子,祖父也是,我們家為閬風做事快有五代了。我父親昔年在動亂時,更是有賴于劍主相救,方能活到今日還有了我。如今劍主需我等綿薄之力,我等自然竭盡全力。越公子也不必自謙,您如今是劍主唯一的徒弟,也便是劍閣的傳人。時至將來,多的是人稱呼您為閣主,屆時您或許還會不悅‘公子’這稱呼呢!

      燕白跟在他的身邊瞧見了明珠,也想起了她,他對越鳴硯道:“她叫你公子你應著唄,她全家當年都是秦湛救的,對劍閣沒有二心。也難怪秦湛找了她來照顧你!

      越鳴硯笑了笑:“那便隨姑娘高興!

      明珠的到來像是投進劍閣的一小塊石頭。她正值年輕活力的時候,又總是笑嘻嘻的,冷淡到沒有人氣的劍閣都仿佛因她的到來而變得鮮活。
      連慣來冷淡的秦湛,見到明珠也會露出一抹笑來。

      而比起越鳴硯,明珠也要更親昵秦湛一些。燕白也曾嘀咕過“真不知道你是來照顧小越還是來討好秦湛”——這其實也沒什么好奇怪,甚至在越鳴硯心里是理所當然的。秦湛是燕白劍主,這天下無人何人見了她,都會難免想要接近。
      越鳴硯在習劍坪練劍,秦湛便在不遠處瞧著他,間或指點一二句。每到午間,明珠便會挎著竹籃而來,籃子里便是她為越鳴硯準備的食物。越鳴硯正在學習辟谷,所以縱使明珠有千百本事,秦湛也不許她用出來。每日只許她做些面點用以充饑。明珠自然是委屈的,所以就算做面點她也用了十足的心思,讓面點綿軟又富有嚼勁,越鳴硯吃了快有一月也不覺得膩煩。

      秦湛不許明珠在菜肴上太廢心思,明珠便把心思全放在了釀酒上。劍閣有許多存酒,但大多都很烈,秦湛并不喜歡。明珠便開始試著用這些烈酒兌上果肉,又或者是用重新挑選果肉釀酒。釀出的酒需要功夫,但她調出的酒秦湛倒是很喜歡。這讓明珠高興了許久,甚至還偷偷的問越鳴硯秦湛最喜歡那種水果。

      越鳴硯:“抱歉明珠姑娘,我也不知道!
      明珠聞言便會忍不住噘嘴:“什么嘛,公子明明是劍主的徒弟,怎么什么也不知道!
      越鳴硯確實什么都不知道。
      他意識到了這一點,再見著秦湛的時候,難免便會心有雜念。秦湛皺著眉讓他停下,耐著性子問了句:“怎么了?”

      越鳴硯動了動嘴角,什么還沒來得及問,燕白已經道:“明珠問他你喜歡什么,他答不上來丟面子嘛!
      秦湛聞言微微挑了眉毛,她對越鳴硯道:“我喜歡劍,也喜歡酒!

      越鳴硯得了答案,臉頰微紅,他忙道了謝,雖然這并不是他想問的,但也再不敢多思了,轉而更認真的修煉。
      若是修仙是條十不存一的路,那秦湛走的路,便是這十不存一里的千不存一。
      她修的這條路,甚至一般的劍修都不會選,進展雖快,卻太過兇險,一不留神,便是走火入魔尸骨不存。

      秦湛的師父是個天才,他走的順當。秦湛也是個天才,但她好歹知道這條路兇險,不適合常人。所以在修習前,她先提醒了越鳴硯:“我這條路,最初開始走的時候可能會很難!

      越鳴硯問:“有多難?”
      秦湛道:“你的根骨上佳,又有我在,自然是能練成的,但練成的過程會比我要痛苦的多。你通悟的越快,經脈中游走的真氣便越兇狠。只怕在第一階練成前,你每夜都會被四下沖撞的劍氣痛到無法安眠!

      秦湛的修習法子一旦通悟了,一呼吸間都是真氣在經脈中游走沖拓。當年朱韶也練過,但他是半妖,半妖的經脈原本就比普通人類要寬,卻也疼得大叫。越鳴硯在入閬風前從未有過經驗,他的根骨上佳,悟性極高,但經脈卻仍是普通人的經脈,乍然被如此沖擊,白日不顯,每日夜中必會撕心裂肺的疼痛。

      這種疼痛無法麻痹,只能忍受,而且不知道要忍受多久。
      秦湛經歷過很多,知道疼痛也是會逼瘋人的。

      越鳴硯道:“既然師尊覺得我可以練成,那我自當盡力!

      他這話一說,秦湛剩下那句“你要是接受不了我就替你去要昆侖劍宗的心法”也沒有說的必要了。越鳴硯正式邁上了劍修的路,在最初的一月后,便開始感覺到了“凝神聚氣”。只是這樣新奇的感受尚且不足七日,他便開始經歷下一階段,被乍然兇悍起的真氣沖擊的痛不能抑。

      明珠每日來幫他收拾屋子,都能發現被褥上滿是汗漬,而越鳴硯也一日比一日看起來蒼白虛弱。
      明珠擔心的問了句,越鳴硯也不好多說,只是笑了笑,說是練功的后遺癥,秦湛是知道的,讓她不必心憂。

      明珠見了,若有所思的點了頭。
      秦湛同樣也見到越鳴硯一日比一日虛弱,可他依然沒有缺過一次課,甚至沒有落下進度。即使知道他練的越快疼得會越厲害,他也沒有向秦湛撒過一次嬌,討過一次饒。

      秦湛站在一旁瞧著,間或指點他的真氣運轉。
      燕白劍在一旁看了這么久,此刻見著越鳴硯滿臉蒼白,也忍不住道:“你這法子本來就不該是一般人練的,干嘛還要告訴越鳴硯。朱韶練了一半都受不了喊疼,何況小越呢?”
      “你收這個徒弟,到底是為了練習斷情絕欲還是為了入世修心?”

      秦湛一邊瞧著越鳴硯一邊道:“他如果是普通人,那也太能忍了一點。更何況我檢查過他的筋骨,是受得住的。說實話越鳴硯的存在讓我真的感到很奇妙!
      “你看他,再怎么檢查,也不過只是根骨上佳。但他的悟性,別說閬風如今那些出挑的弟子,就是朱韶也連他一半都趕不上。我本來是很擔心他的經脈受不住崩裂,連藥都準備好了?赡憧,他每日痛苦,每日的經脈卻又挺住了!
      “你說越鳴硯到底是個被隱藏起來的天才,還是只是個毅力過強的普通人?”

      燕白劍:“我怎么知道你們的事情,我就是把劍啊!
      秦湛道:“我覺得是前者!

      不僅僅是前者,秦湛甚至都開始要相信,越鳴硯就是書里的那位主角了。然而秦湛這么想了甚至還沒過去一個晚上,突忽起來的癥狀便讓她沒法去相信越鳴硯有個主角命。

      秦湛匆匆趕到的時候,越鳴硯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
      他躺在床上,眉梢緊蹙,臉上已經白的連半點兒血色都瞧不見,人已毫無知覺,只有手指還因為過度的疼痛而反射性的抽搐。

      秦湛在越鳴硯的床邊坐了下來,她伸手幫他抹去了額上的冷汗,在明珠欲言又止的表情中問:“多久了?”
      明珠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見公子到了該起的時候還沒有動靜,一時好奇推門進去才發現他、太不太對!
      說著明珠又遞給秦湛一塊手帕:“劍主用這個替公子擦汗吧!

      秦湛接過手絹,又看了明珠一眼。
      她淡聲道:“你覺得他是怎么了?”
      明珠結結巴巴:“不、不知道,但看著像走火入魔!

      秦湛此生最忌憚著的,便是走火入魔。所以越鳴硯在修煉時她總要在一旁看著,以免出了岔子。她聽了明珠的猜測也未反駁,只是抬手點住了越鳴硯的眉心。
      明珠見狀,忍不住叫道:“劍主……”

      秦湛頭也未抬,她淡聲說:“明珠,我上次見你是你五歲!
      明珠點頭,輕聲說:“對,那時劍主為了哄我,還為我摘了朵紫薇花!
      這些細節秦湛倒是記不清了,她笑了笑,又對明珠說:“那朱韶上一次見你,是你幾歲?”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秦湛:一個會被自己逐出門墻的師兄給毒害的弟子怎么看也不像有主角命。
    小越:……對不起我真的是主角。哪方面都是。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