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等我叛變

作者:南柯十三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賞劍會08

      越鳴硯完全沒想到自己得到的會是這樣一個答案,全然怔在了原地。
      一劍江寒以為他是未明白,便補充了一句:“我幾年前也算碰巧去過玉凰山,見了朱韶一面,他在劍道上……”他話說了一半,看了秦湛一眼。秦湛沒什么語氣接口:“是個廢物!

      一劍江寒:“……”
      一劍江寒道:“這是你說的!
      話畢他又說:“天賦是好的,但不適合學劍,尤其不適合學你的劍。他是個半妖,我遇見他的時候他的那把朱羽已經是裝飾了,朱韶身體里留著鳳凰的血,五行道才是最適合他的!

      秦湛自然知道。
      朱韶上閬風,攜著一柄朱羽劍。閬風接到的消息是東境中有人要暗害小皇子,所以特送來南境,想請得閬風庇護。朱韶的母親與閬風算是有些淵源,加上宋濂那時有心經營與東境皇族的關系,便答應了這件事。
      保護小皇子,五閣之中,除卻秦湛還有誰更合適也更穩妥了呢?

      那時候的秦湛仍沉浸在劍道滯澀之中,原本不愿收徒,但既是宋濂所請,加上他又將話說到了“也不拘如何教,東境的意思,只是希望朱韶能得劍閣庇護”這份上,秦湛承宋濂的情分,便也同意了。

      她一見朱韶,便明白這孩子不適合走劍道。但朱韶生性執拗,你越不讓他學他偏要學。秦湛不是個藏私的人,朱韶要學,她便教。朱韶的經脈遠比越鳴硯寬闊,他學秦湛的道痛得發昏不因為其他,就是因為他本不該走這條道。
      秦湛教了朱韶五年,這五年里,朱韶只學了不到一年的劍,他于劍道的確沒有天賦,不甘心也是沒有。
      秦湛發覺朱韶對劍道毫無天賦,在五行術上卻極有悟性。秦湛原本想直接將他送去正法閣跟著宋濂學五行道,可她又想到宋濂將這孩子交給他的原因——想來就算她送去正法閣,宋濂還是要送回來。

      好在秦湛昔年師從溫晦,溫晦是公認的怪物。他擅長的不僅僅只是劍道,煉丹、五行、甚至筑器——他統統都精通。秦湛愛劍,所學并不如溫晦繁雜,但用來教當時的朱韶還算是足夠。

      只是還不等秦湛將所學盡數教予朱韶,朱韶便先背叛了閬風。
      他偷了閬風正法閣里的舍利珠,這是閬風承自昆侖的一樣寶物,據說是千年前某位妖主的內丹。對于閬風而言,這珠子的象征意義其實要遠遠大于它原本的用途。
      閬風眾人原本不明白朱韶為何要盜舍利珠,直到他歸于玉凰山,被上任妖主認回的消息傳遍了大陸。閬風才恍覺他們都被東境皇妃給騙了。
      王庭傾軋只是借口,東境皇妃從一開始盯著的,就是閬風正法閣內擺著的妖主內丹。她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半妖,為正道妖道兩方不容,為了給朱韶尋出一條路來,她與妖界早已達成了協約——若是朱韶能帶回舍利珠,妖族便承認他的身份,迎他歸玉凰山。

      朱韶歸了玉凰山,大陸才知道朱韶的真正身份。
      東境皇妃得東境王盛寵二十年,竟將此事瞞的一絲不漏,甚至借著東境王庭的權力爭斗,成功將朱韶送進了閬風。秦湛后來自宋濂口中得知事情的全部經過,心里還在感慨東境王妃手腕驚人。
      那時宋濂悔不當初,對秦湛十分歉然。
      秦湛瞧不出喜怒,只問了宋濂一個問題。

      她問:“正法閣守衛森嚴,五行術法幾乎可謂運至極致,朱韶竟也進去了嗎?”
      宋濂不明秦湛所問的意思,但他也回答了秦湛:“是,作為你的弟子,他確實足夠出色!

      秦湛恍然。
      她笑了笑。

      秦湛說:“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
      她教朱韶五行術,是按著溫晦留下的典籍教的,一本《五行萬象》教了還不足一半,可他竟然已經能做到連秦湛都做不到的事了,F在天下皆曉,他是半妖,妖族皆善五行術。秦湛想,怕是朱韶于五行道上的造詣,早在他未上劍閣前,就已比自己高了。
      怨不得她教對方五行術時,朱韶總是興趣缺缺。
      他的確不需要秦湛教他怎么去寫一二三。
      他從上閬風起,就像是宋濂說的“不拘教他什么”,他也不想學什么,他只是為了舍利珠而來。
      氣嗎?起初是生氣的,可后來再想想,似乎又沒什么值得生氣的。
      朱韶也不過是為了能更好的活而已。

      宋濂不明白秦湛的那句“原來如此”,還以為她在自責。燕白清楚的很,為這事他痛罵了朱韶大約快有一年,秦湛睜眼閉眼,只要燕白看見紅色的東西,必然要開口痛罵,直至太過頻繁,連秦湛都忍不了他的聒噪,低聲下氣和他商量能不能不罵了的時候——

      燕白冷笑:“可以啊,我也不是不能對他和顏悅色一些——等他死了,我一定笑容滿面地道喜!”
      秦湛:“……”

      好在燕白見秦湛未曾真的將這件事放在心上,而這件事對秦湛的生活也的確為造成太多影響,罵了一年半載后自己也膩了,漸漸也就將朱韶拋至了腦后。

      若不是宋濂又上劍閣請秦湛收徒,怕是連燕白都快要想不起來這號人物了。
      如今事情鬧了起來,雖非魔道本意,倒是讓秦湛的確又想起了自己曾經的這位徒弟從前的很多事。

      越鳴硯見秦湛沉默了很久,猶豫著輕聲喚了她。
      秦湛道:“朱韶沒這個膽子對劍閣動手,他最出息,也就是派個人混入閬風,試著殺你了!
      越鳴硯:“……”。

      燕白在一旁不屑:“反正是個廢物!
      越鳴硯:“……”

      一劍江寒見不到燕白也聽不見燕白,他見越鳴硯表情微妙,便問秦湛:“你的劍又說什么了!
      越鳴硯聞言訝異:“前輩……也知道燕白先生?”
      一劍江寒:“我知道,我還知道他罵過我!

      燕白:“……”
      燕白轉頭對秦湛說:“你把我罵他的話告訴他了?”
      秦湛說:“他問了,你也沒說不行!
      燕白:“……”
      燕白說:“那我現在說不行——”
      秦湛眼也不抬:“他已經知道了!

      越鳴硯在一旁聽了個半懂,也能猜到一劍江寒與秦湛的關系估計很不一般。
      果然,秦湛下一句話便問一劍江寒:“三十七年未見,說吧,你來找我為什么事?”

      一劍江寒沒有半點被直指目的的不適,他對秦湛道:“找你幫忙!
      秦湛挑眉。
      一劍江寒斟酌片刻后開口:“我需要你幫我殺一條龍!

      這世界上的確有龍,秦湛年少時也見過,但那些不過都是些由虺修成的蛟,也并非沒有蛟之上的,罕見些的還有些角龍——但秦湛不認為一劍江寒會來找自己幫忙殺一條角龍。

      果然,一劍江寒下一句便是:“那是一條應龍!

      秦湛沉默了一瞬,她對越鳴硯道:“小越,你先去把今日功課做了!
      越鳴硯今日沒有功課,但他聽秦湛這么說了,也稱了是,行禮后要退出主殿。行至門前,他又聽見秦湛吩咐:“燕白,你跟著小越,別讓他出什么事!

      越鳴硯離開了主殿。此時劍閣也無什么人了。
      燕白劍跟了出來,對他說:“你今日沒有課吧,秦湛有她要做的事,不如我帶你去后山逛一逛?”
      越鳴硯猶豫片刻,問燕白:“燕白先生,今日來劍閣的這位前輩……您認識嗎?”

      燕白瞅著越鳴硯,忽而笑了。
      他說:“認得啊,不過知道的也不多,秦湛入選劍樓前,就已經和昆侖的一劍江寒是朋友了!
      “那時候秦湛才多大年紀?十七、十八?我也不清楚,她自己也不愛說以前的事!毖喟谆貞浿,“他們是過命的交情了,秦湛朋友不多,但一劍江寒絕對是頭一個!

      他看了眼越鳴硯,解釋道:“你不知道也是常事,連安遠明都以為一劍江寒已經和秦湛鬧翻了呢。要我說啊,想要他們倆鬧翻,不如指望一下魔道突然集體暴斃呢!
      “雖然我也不知道四十年前為什么一劍江寒突然就從戰場上消失,但肯定不是他們猜測的那樣和秦湛鬧翻了——他走得時候還提醒秦湛哪些東西有毒不能亂吃呢!

      越鳴硯聽著,心里對于一劍江寒還是模糊的。
      他穿著黑衣,比起面容長相,給人留下更深印象的是他背后的那兩把劍。寬劍重若泰山,氣吞萬里,輕劍行走游龍,颯踏流星。無論是他出劍的手法,還是他的修為,都令人過目難忘。直至現在,他寬劍出的那一剎帶起的山崩海嘯之勢似仍停在越鳴硯的心頭,他忍不住回頭看去,主殿的門遠遠的在那兒,可他卻已瞧不見里面的人了。

      燕白道:“一劍江寒是昆侖派的弟子,用的是昆侖派的心法。八派雖說承自昆侖,但早已演出了各自獨特的形貌,與昔年的昆侖大不相同,你瞧著眼生也很正常!
      越鳴硯驚訝:“昆侖……不是早已不在了嗎?”
      燕白懶懶道:“是呀,所以他是最后一個,他死了,昆侖就徹底沒啦。不然別人怎么會在暗地里叫他‘天煞孤星’呢?我聽秦湛說過,一劍江寒剛出生娘就難產死了,他爹是活在青城山的平民,青城山你知道吧?就是我當年掉下來的地方!
      “那時候各大門派可不像現在這么要臉面,青城山幾乎要成了紅城山,他爹抱著他沒逃多遠,就死在各派斗法的余波里了。他在死人堆里哭,被路過的昆侖弟子瞧見了,撿了回去,就這么莫名其妙的成了昆侖弟子!

      “說來也巧。一劍江寒剛成為昆侖弟子的時候,昆侖弟子雖然零散各自為政,但還是有那么一些的?伤肓碎T后不久,嗨,你猜怎么著,昆侖弟子竟然一個接一個莫名其妙都死了,連他師父也死得不明不白!
      “幾百號昆侖傳人,在他入門后不到二十年,全死了個干凈。云水宮給他算了一卦,說是克親克友的命盤,這輩子注定是暴風眼中心,誰靠近誰倒霉。所以就算他這么厲害,也沒一個不怕死的愿意當他徒弟!
      燕白隨口道:“天煞孤星嘛,除了秦湛這個同樣的倒霉的,他好像也沒其他什么朋友了!
      燕白嘆了口氣:“所以有時候我也會想,秦湛這么倒霉,是不是和他有關系?珊髞沓隽酥焐氐氖隆菚r候一劍江寒根本不知道在哪兒——我想,大概是他們都倒霉,湊在一塊搞不好還能負負得正!

      越鳴硯,越鳴硯對于燕白這種打趣的說法簡直哭笑不得。
      他又回頭看了一眼,他與燕白越走越遠,此時已連主殿的門都看不見了。
      而主殿內,天煞孤星正在和倒霉蛋商量屠龍的事。

      一劍江寒說:“我查了很多年,查到溫晦在入魔前曾去過這座島。我想他總不會莫名其妙地去這里,所以便也去了一趟!
      秦湛說:“你發現那兒有龍?”

      一劍江寒點頭:“還是一條應龍。四境上一次記載有應龍出現,我要是沒有記錯,應該是逍遙仙坐化飛升的時候吧。典籍記載,他于洞府悟道,□□坐化,元神飛升,有應龍有感自天而降,繞之三圈,而后與之共赴天上——沒錯吧?”
      秦湛點了頭:“我記得也是這樣!
      一劍江寒道:“四境已近千年無人飛升,這條應龍為什么會出現,它和逍遙仙有關系嗎?溫晦又為什么會去那里?我覺得這里面一定有蹊蹺!

      秦湛道:“所以你來找我!
      一劍江寒點頭:“這條龍有點麻煩,我沒興趣和他拼個你死我活,所以我來找你!
      他說著手指摸上自己的劍柄:“你和我,燕白加上不知春,殺一條應龍!

      他說要殺一條應龍,語氣卻輕描淡寫地像是要去斬一條白蛇。
      秦湛輕笑了一聲,她說:“好!

      秦湛想得也很清楚,魔道的不哭閻王在賞劍會上鬧得這一出,雖看似沒有得逞,但劍閣與衍閣之間的裂縫卻已難修補了。原本只需秦湛忍一忍便能過去的兩閣仇怨,如今加上了宴天澤的死,怕是百年間都難以彌合了。
      只要有秦湛在劍閣一日,衍閣便無法以常態面對劍閣,更無法如往日一般尊重正法閣和宋濂。
      長久下去,閬風會因秦湛的存在而散。

      對于秦湛而言,她當年會繼承下劍閣閣主的位置,一則是當年是她驅趕了劍閣眾人,劍閣無主她必須負起責任。二則是溫晦的背叛將閬風推上了風尖浪口,閬風需要一個強大的修者堵住悠悠眾口。
      如今四十年過去了,閬風因她而居正道第一。
      她這時離開一段時日,或許反而是件好事。

      秦湛說:“對了,你見著我徒弟了嗎?”
      一劍江寒問:“剛才那孩子嗎?”
      秦湛道:“對,怎么樣?”

      一劍江寒剛要開口,秦湛又道:“他得了眠冬劍,你最好考慮清楚了再開口!
      一劍江寒:“……”
      一劍江寒搜索了半天詞匯,說:“天賦卓絕,劍道驕子!

      秦湛露出了笑,她慢慢說:“那真是太好了!
      秦湛道:“既然你對他評價如此之高,估計也不會介意我帶著他一起!
      “再有十年,就是正道新一輪摘星宴了,我和你這一去不知需多少時日。小越耽擱不起!

      一劍江寒:“……”原來你在這兒等著我。
      一劍江寒沉吟道:“秦湛!

      秦湛等著他開口。
      一劍江寒看著她,卻又淡淡地笑了,他說:“算了,你打算什么時候走?”
      秦湛道:“明天吧,怎么了?”
      一劍江寒道:“那你做個準備!
      秦湛:“?”
      一劍江寒說:“有件事我忘了告訴你,我來的時候,在山腳碰上朱韶了!
      “他站在那兒卻不敢上山,”一劍江寒頓了頓,“杵在那兒就像塊石頭!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啾啾啾大家,一直都在忙工作靠存稿箱君工作,都忘了感謝大家的營養液和霸王票啦!
    弗蘭茲諾夫、 薺菜鮮蝦小餛飩、 漙、 豬肚椒麻雞、夏木子、牙曉、 長毛12斤、貓、Yamadadada、大風隱隱的地雷、火箭炮、手榴彈!
    ·
    給大家推薦一個我很喜歡的作者的新文,主聊齋的。女主是一只非?蓯鄣拈煻!
    《如何在聊齋當合格的狐貍精》by鮮魚口: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