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成仙

作者:時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003章山人


      說實話,扶道山人被見愁這一句嚇到了。
      從十九洲仙門到人間孤島,他見過了各種各樣想要求仙問道之人。

      有的人,垂涎于仙人抬手毀天滅地的威能,渴盼強大的力量;有的人,青春老去、行將就木,卻舍不得凡俗種種欲念,希冀長生不老;也有的人,有思于天道循環,卻不能解天道為何如此,在日復一日的思索間,為求一個“至理”而踏上仙途……
      種種的種種,太多太多。
      但如眼前這死而復生之女子這般莫名的,還是頭一回聽。

      他那染著幾分花白的眉皺了皺,想要舔一口那已經沒了肉的骨頭,又忍住了,只問道:“為什么,憑什么?”

      “為什么要殺我,又憑什么敢殺我!”
      見愁已經起身,小心地拎起了布裙的裙擺,踏上那有些濕潤的泥地。
      是從棺內出來了。
      站在扶道山人的面前,她神色間還唯有黯然,可抬眸的瞬間,眼底原本的淚意已消失了個干干凈凈。
      “山人明鑒,殺見愁者,乃與見愁定下白首之約的夫君!

      “你、你夫君?”
      雞骨頭忽然卡了喉嚨,扶道山人險些沒把自己給噎死,咳嗽了好幾聲才緩過來,先前那輕松不靠譜的模樣忽然就收斂了幾分,神情間有了幾分凝重。
      “你問山人世間可有神仙,莫非你夫君尋仙問道去了?”

      “正是!币姵钔坏匦α艘宦,垂下眼眸來,“山人不敢信嗎?”

      “不……”
      扶道山人搖了搖頭。
      他上下打量著見愁,微微瞇著眼:“倒沒什么不敢信的。我十九洲尋仙問道之人多如過江之鯽,天下修士為天地間的至理,貼合天道,從來要滅絕塵心,斬斷俗緣。因而有一說,名曰:斬塵緣!

      斬塵緣?
      見愁看著他,素性聰慧如她,突然全都明白了:“我,便是他的塵緣……”

      扶道山人嘆了口氣:“人無牽掛,拋開欲念,一心求道,方能成就無上大道。所以世間修士,多會待斬盡塵緣之后,再一心修行。一般修士壽數極長,遠超凡人,待得人間六親皆達往生,塵緣便自然斷了。只是有些極端之人,心急難耐,難以等待數十年的漫長歲月,因而會做出一些非常之事。你說你夫君去求仙問道,而后殺你,約莫便是此類!

      為求道,而殺妻?
      何等冷血?
      見愁聽得幾乎發笑:“這般冷血狠毒之輩,上蒼也能允他們成仙成佛不成?”

      “不,天地不仁,萬類平等!狈龅郎饺耸掷镏窀屯厣陷p輕一點,兩手都按在竹竿上面,饒有興致地瞧著她,“天地本是無情,無情才能平等。便像是我如今看你,不過是個不相干的野丫頭。今日救你,乃是緣分,是天機?扇粑医袢罩粡倪@邊走過去,你我之間便無交集。天地于修士,如過路之你我!

      天地不仁,萬類平等!
      天地于修士,如過路之你我。
      見愁聽懂了,可這一瞬間也陡覺荒謬,竟不由一聲笑出來:“設若真如您所言,那便是這天地無有善惡,他殺我于天道無礙;我死天也不憐!難道往昔共患難的種種情義,在這‘天道’與‘仙途’二者面前,竟不值一提!我便是活該死人劍下,為人所負?”

      她先前給人的感覺,是柔軟,甚而是孱弱。
      可在這幾聲質問出來時,竟在柔軟之中透出一種凌厲來。
      扶道山人凝視著她,倒有些刮目相看,可說出來的話卻是另一回事:“踏入仙途者,便是進入了‘修界’。凡修界種種,皆以實力而論。若你強行要問此理,山人也只能答你一個‘是’字,余者全看你怎么想了!

      衣袍上,血污猶在。
      見愁慢慢地閉上了眼。

      扶道山人見她這般,終究是動了幾分惻隱之心,又覺自己方才的話對一介凡人而言,似乎有些太過,不由有些悻悻地摸了摸自己的鼻梁,咳嗽一聲,轉移了話題:“呃,那什么,現在你人已經沒事了,準備干什么去?”

      準備干什么?
      見愁第一個想到的還是謝不臣,下一刻回蕩在腦海之中的,便是才住了沒幾月的農家小院。
      她低下頭,淡淡一笑,道:“我要回家看看!

      家。
      那還算是家嗎?
      見愁也不知道自己回去到底會遇到什么。
      她朝著斷崖上面望去。

      黃色的泥土最近浸飽了雨水,將斷崖斷面上的黑色巖石染污了一片。有幾棵老樹扎根在巖縫里,枝干遒勁。斷崖不高,兩側有樹木掩映,左邊便有一道斜坡,上頭長滿了雜草,像是可以經行。

      扶道山人解釋道:“我是從上面來發現你的,一路過來還有血跡和草痕,估計葬你的人也是從那邊過來的!

      葬她的人?
      見愁一聽,忽然想起什么來,轉頭看向那土坑。

      潮濕的木心棺材躺在土坑里,下面還有暈染開的一團血跡,扎眼極了。前面有一塊歪倒在地上的木牌。
      那是她的墓碑。
      見愁走過去,蹲下來,伸手將木牌翻過來,便瞧見了。

      墓碑上沾著臟兮兮的泥土,可她依然能清晰地辨認出上面的字跡:這是謝不臣的字跡。

      吾妻謝氏見愁之墓?
      嗤。
      真是再沒有比這諷刺的事情了。

      謝見愁?
      不,她現在不姓謝,更不是謝不臣的妻子。
      她有名無姓,無父無母,只這天地之間的一根飄萍。

      “殺了你,還葬了你,真不知這一位的塵緣,到底有沒有斬斷……”
      背后傳來扶道山人模糊的聲音,同時還有吧唧嘴的響動。
      見愁不用回頭,都能知道扶道山人又開始啃雞腿了。
      她直起身來,最后看了這墓碑一眼,冷冷地笑了一聲,然后便一語不發,向那斷崖的斜坡上走去。

      下過雨后的土坡很滑,且很陡峭。
      她必須很小心,才能不讓自己摔下來。
      行動間頗見艱難,抬手扶住幾塊突出的石頭時,甚至還不小心劃破了手,可竟咬著牙沒出聲,一往上攀去。

      扶道山人可不像她這樣狼狽,走在斜坡上,如履平地。
      大約是仙人的本事吧?
      他一面使勁用破竹竿戳著滿坡的雜草,一面優哉游哉地看著見愁,似乎對她頗為好奇:“哎,你這女娃娃,還挺忘恩負義的。山人可好歹救了你誒,你現在竟然對山人我愛答不理。這也就罷了,救你一命,按著你們凡人的說法,不該提個報恩之類的嗎?就算沒什么家產,有什么雞啊羊啊的解解饞也行啊。哎,還真不搭理?我說,你知道我救你的時候花了多大力氣嗎?像你這么忘恩負義的還是第三百六十七次見!””

      見愁嘴角微微一抽,終是起了點興趣,停下,回頭認真地問他:“山人,您救過多少次人?”

      “這個么……等我數數……”扶道山人連忙掐著手指頭連點,最后道,“算上你一共三百六十八次了!
      “哦,那有多少個忘恩負義的來著?”
      “三百六十七!狈龅郎饺说穆曇衾飵е环N難言的悲憤。

      “哦……”
      見愁恍然大悟。
      “說到底不忘恩負義的也就一個呀?那您可放心了,我會是第二個!

      “恩?”
      扶道山人詫異地看著她。

      第二個不忘恩負義的人。
      見愁沒有解釋,方才蒼白的臉色,已經因為爬坡過于吃力,而染上一層病態的暈紅,她只是勉強笑了一笑,便轉身過去繼續。
      眼前的雜草叢不淺,從里面走過的時候,偶爾會割傷手上的皮膚。
      見愁的眉頭漸漸皺起來。

      扶道山人就在旁邊跟著走,仔細打量見愁,一直異常聒噪的他,這會兒也不知為什么沒了聲音。
      見愁倒沒注意,只想這一段斜坡不很長。。
      她最后一步爬上來,果然看見眼前一片開闊。

      草叢如地毯一般平鋪而去,遠處樹木蔥郁,一條大道向著林中延伸,又朝著遠處的山巒蜿蜒盤旋而去。
      天近傍晚,已經開始逐漸變暗,山坳之中的小村莊,似有裊裊的炊煙飄起。
      見愁想,她這是從地府爬上來,又回人間了。
      在斷崖下,她覺得景物都陌生,可上來一看,便立刻知道不遠處那小村莊便是她家所在的位置。

      之前沒想起來的一串疑惑,陡然都浮上了見愁心頭。
      謝不臣還在嗎?
      埋了她之后,他去了哪兒?
      村里的鄉親是否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家里,又還是原來模樣嗎?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