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成仙

作者:時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018章朝生



      見愁的目光下移,落到那九節竹上,也注意到了小小的一點蜉蝣,卻不怎么在意。
      “天下生靈……誰的命,不是命?”
      無端端生出來的感想,讓見愁自己也怔了片刻。

      這巨大的島嶼上,只有見愁一人,顯得形單影只。
      天上的星星漸漸稀疏了起來,月也隱入了層云之中,只留下一個模糊的影子。
      海浪拍擊海岸的聲音還在,海鳥們隱約的鳴叫也還在。
      只是見愁的心,忽然放空了。

      十余日來,發生了好多好多的事情。
      這些事情計算起來,仿佛比自己之前的二十余年經歷得還要多。
      丈夫背叛,腹中子失,拜師扶道山人,離開山村,一路行來,甚至還開始修煉,竟然也有了不同于尋常人的手段和修為,盡管非常微末。
      甚至,她還結下了一些仇人,見到了一些有趣的人,結交了一些……
      朋友。

      若以她十余日前的眼光來看,這一切都不可思議。
      而如今,如此真實地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天地如此廣闊,是昔年的她絕對無法想象的。
      正如她此刻,坐在這石潭邊,孤島上,大海旁,四面一望,是宇宙的浩瀚無盡。

      大海和陸地,便是全部了嗎?
      不一定。
      見愁抬眸,望著那緩慢移動的星斗,思緒漸漸沉下來,也純粹下來。
      她想起張遂的沉默和穩妥,想起周狂的憨厚和狂妄,想起扶道山人的荒誕不經和睿智強大,想起為了心中一時惡念而對聶小晚出手的許藍兒,甚至……
      想起為了尋仙問道殺了自己的謝不臣。

      尋仙問道?
      那不是自己要尋的仙,也不是自己要問的道。
      若仙便代表著滅絕人欲,無情無我,那見愁要尋的不是仙,要問的也不是道。
      她想起自己很久很久以前為謝母抄過的佛經和道書,本以為時光匆匆,已過去了那么久,她早該忘得一干二凈了,可腦海底下藏著的記憶一晃,竟然又全數迸現出來。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漠!獨立不改,周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不知其名,字之曰道,為之強名曰大。大曰逝,逝曰遠,遠曰返。道大,天大,地大,王大。域中有四大,而王處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道,什么又是道呢?
      若按著書上說,“道可道,非常道!

      見愁一邊想,一邊輕聲地呢喃著。
      落在九節竹上的那一只蜉蝣扇了扇翅膀,飛起來,又落回原地。
      見愁又想起謝不臣這名字的來源:“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敢不臣!
      所以,謝不臣,姓謝,名不臣,字無名。

      見愁一時竟有些分辨不出他名字到底是哪個含義。
      是道讓天下不敢不臣,還是他將不臣于道呢?
      想到這里,她莫名地笑了一聲。
      心下,竟意外地平靜。

      袖中,藏著她放了許久的那一把銀鎖,見愁取出它來的時候,紅繩的顏色依舊鮮艷得扎眼。
      她溫熱的指腹,一點一點摩挲過紅繩的紋路。
      銀鎖上一個“謝”字,依舊讓她心痛如絞。
      仇恨。
      只有在這寂寂無人的時候,她才能聽到心底那一片瘋長的聲音,穿破土壤,拔地而起,沖入云層,將整個天地都纏繞起來。

      風拂面。
      見愁拿著那一把銀鎖,腦海之中浮現的,卻是村落中心,那一棵老樹上飄拂的一根根紅綢。
      只不過過去了十天,再想起昔日的一樁樁一件件,卻像是過去了一輩子一樣。
      見愁慢慢吸入一口海島上腥咸的空氣,再慢慢吐出。
      她終于徹底平靜下來了。

      白日里在斬業島上畫過的那些圖案,一下出現在她的記憶里。
      見愁終于想起,自己還有一件事要做。
      她翻開了隨身帶著的那一本小冊子,最后的幾頁寫著靈石的用法,見愁盤腿坐下,有樣學樣地握住一顆張遂留下的靈石,閉上了眼睛。

      肉眼可見的一縷縷白光,從見愁手中的靈石幽幽亮起,順著她掌心處的經脈,匯入她的手臂,而后在全身竅穴之間游走一圈。
      與此同時,身下的斗盤也開始旋轉,并且若隱若現。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見愁白日一戰消耗太大的原因,斗盤上原本被點亮的兩根坤線,都有些暗淡。

      不過,隨著新的靈力的注入,它們又漸漸飽滿明亮起來。
      靈氣流淌到見愁身體何處,斗盤上便會有一個地方格外明亮。
      斗盤與修士的身體內經脈竅穴息息相關,每一個“道子”對應的位置便是一枚竅穴,每一條“坤線”對應的都是一條經脈。

      漸漸地,那一枚下品靈石漸漸變成了毫無靈氣的灰白色,在最后一縷靈氣被抽走的同時,它發出“啪”地一聲哀鳴,終于崩碎成粉末,從見愁并未握緊的指縫間流下。
      見愁睜開了眼睛。
      此刻,她能清楚地看見旋轉的斗盤,斗盤上每一根或明亮或暗淡的坤線,還有那些暗淡的應該落下“道子”的位置。

      右手伸出,見愁前傾了身體,用食指在鋪著一層薄沙的地面上畫了幾筆。
      若有大能修士在此,只怕會大吃一驚。
      只因為,見愁畫的不是別的,正是青峰庵出事那一日浮現在上空的巨大印符。
      見愁嘗試著控制斗盤輕輕旋轉了一個角度,便立刻停了下來。
      那一刻,她仿佛聽到了鑰匙捅進鎖眼里,正好契合在一起的機括咬合之聲。

      不偏不倚,見愁畫出的那一枚印符的線條,竟然正好與斗盤上的一些坤線重合!
      而印符上轉折的那些“點”,落在斗盤上,恰好都是一枚又一枚還未點亮的“道子”的位置!
      這憑空而起的神秘印符,竟然就是一枚道!
      道印,便是修行的法門!
      見愁至今還記得扶道山人說過的那一句話。

      修士的竅穴經脈與斗盤對應,如今斗盤上的道印已經有了,只要見愁能明白這道印上的坤線與道子,對應的是自己身體哪個位置,便能習得這道印代表的法術!
      那一剎那,見愁的眼眸明亮了起來。
      她知道,自己已經得到了旁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道印……
      還不僅僅是一枚,她腦子里還刻著青峰庵隱界外,那巨大的光球投射出去的五色道!
      一共六枚!

      “……老天爺這是在補償我嗎?”
      見愁想想,忽然覺得有些好笑。
      她隨意拍了拍兩手,將靈石碎裂后留在掌心的粉末拍去,收了盤膝打坐的架勢,身下的斗盤,便漸漸隱沒了。
      然而,周圍卻并沒有變得黑暗起來。

      一點點米白的螢光,忽然闖入了見愁的視野。
      她微微一怔,轉過頭去,便瞧見了一幕靜謐而優美的場景。
      不知何時,水潭邊竟然飛來了一群螢火蟲,震動著它們小小的翅膀,在水潭邊的草叢里,飛來飛去,尾巴上提著小小的燈籠,只照亮自己周圍小小的一片黑暗。
      它們絲毫不知道,不遠處還坐著一個在窺探它們的人類修士。

      深沉沉地黑暗里,它們美得驚人。
      見愁不覺之間,竟然有些看呆了。
      直到這些螢火蟲尾部的光芒,開始漸漸變得暗淡,她才感覺到,天地之間,有更加強烈的光芒投射而出。
      天邊,已經漸漸泛白。

      一個夜晚,竟然就要這樣過去了。
      清晨的露珠,從石潭周圍低矮草叢的葉片上滑落。
      見愁眨了眨眼,一聲低笑:“螢火之光,果真難以與日月爭輝……”
      “你也這樣以為嗎?”
      一道難以形容的聲音,從見愁的背后響起。
      說年輕,似乎又飽含滄桑;說清越,卻又帶著隱約的沙;說輕浮,卻又夾著一種難言的沉重……

      見愁一下轉過身去,便愣了一下。
      她此刻坐在那巨大石板的這一頭,而那一頭卻站著一名眉目清秀的少年。
      清晨的霧氣似乎遮了他眉眼,有一種隱隱的模糊,一身淺淺的艾青色長袍,上頭繡著古老而過時的花紋。
      明明是個少年,卻給見愁一種垂垂暮年的老人的感覺。
      她竟未察覺,這少年是何時到自己身邊的。

      伸手自然地拿起手邊的九節竹,上頭落著的那一只蜉蝣,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了。
      見愁手指握緊,臉上卻帶笑:“你是何人?”
      “我?”
      少年似乎有些迷惑,他想了想,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你沒名字嗎?”見愁詫異。
      少年依舊搖頭,眼底仿佛沒有半點情緒。
      他照舊問見愁:“你也覺得,螢火之光,難比日月嗎?”
      “螢火短暫,而日月永恒……更何況,米粒之光……差太遠了!
      見愁說的不過是個事實,她雖喜歡黑暗之中的螢火,卻不得不承認二者之間的差距。只是眼前這神秘出現的少年,對這個問題似乎過于執著。

      少年站在那一塊石頭的末端,青苔仿佛也爬到了他的身上。
      “螢火短暫,而日月永恒。你知道這叫什么嗎?”
      “……不知道!
      見愁不很明白他到底想說什么。
      少年一笑,竟然給人一種清風拂面的感覺。
      他說:“這就是道!

      道?
      見愁一怔。
      她忽然感覺出眼前這少年的不凡來。
      “你知道什么是道?”
      “我知道!鄙倌甑鼗卮,“聽說人人都想知道什么是道,想要向上蒼求一個明證,知道自己的道是不是‘道’,謂之‘證道’。你也想要證道嗎?”

      見愁敢肯定,即便是扶道山人也不敢如此大言不慚地說自己知道什么是“道”。
      千千萬萬年以來,有幾個人敢知道?
      在見愁以為,知道了“道”的人,約莫都已經長生不死。
      所以對眼前這一名少年的話,她將信將疑。
      眨眨眼,見愁道:“我倒不想證道,只是有些好奇,道到底是什么樣!

      “道么?”
      少年一動也不動,目光投向了遠處的海平面。
      一道紅光,被冒出海平線一些的日頭投射出來,映入他眼底,有種血腥的微紅。
      “那是一種很丑,很丑的東西。你不會想看到的……”

      見愁覺得,這孩子可能腦子有點小毛病。
      不過跟他說話的感覺很奇妙,會讓見愁覺得心底寧靜。
      她倒不介意,換了個話題:“道這東西,我不明白。我比較好奇,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我原本就在這里,是你驚擾了我,所以我才出現!鄙倌曷榭s著身子,坐在了見愁的對面,卻一點也不靠近,“你聽過一句話嗎?朝生暮死,不飲不食;滄海一粟,蜉蝣天地!

      “不全,但聽過!币姵铧c了點頭,“蜉蝣者,朝生而暮死!
      那少年一下露出奇怪的笑容:“我是一只蜉蝣,今朝方生!
      “……”
      見愁一下愣住了。
      蜉蝣是很小的一種蟲子,常生在水邊,壽命僅有短短一日。見愁曾在很多地方看見過,可自稱為“蜉蝣”的“人”卻是頭一次見。

      少年一下笑出聲來,仿佛覺得見愁很有趣:“我剛才在旁邊看了你有一陣,你是人吧?人都像你這樣有趣嗎?”
      “我……不算有趣。真正有趣的人,應當像是我師父那樣……”
      見愁想告訴他扶道山人是什么樣,可腦子里卻一下冒出了方才自己說的話。

      蜉蝣者,朝生而暮死。
      聲音一下頓住,見愁沒有繼續說下去。

      少年道:“為什么不繼續說了?”
      “沒什么好說的!币姵顡u頭。
      少年又問:“一只蜉蝣在跟你說話,你不驚訝嗎?”
      “……有,不過已經不很重要了!
      “我今朝方生,等夕陽沉落,暮色來臨,就要死去!鄙倌甑穆曇,似乎開始改變,見愁能明顯感覺出這聲音成熟了許多,又滄桑了許多。

      朝生,暮死。
      眼前這少年,黃昏的時候便要——
      死嗎?

      倒是少年自己半點激動的情緒都沒有,聲音平緩得像是一條線。
      “蜉蝣者,朝生暮死,生命只有一日。這也是道?墒歉銈冞@些修士一樣,我才生不久,為何要死?我不想死!
      他又說:“你說,世上會有活過一日的蜉蝣嗎?”

      見愁無法回答。
      少年的目光落在見愁的臉上,他道:“你們聞道可得長生,我也想。我不信我活不過一日!
      “如果不能呢?”
      心里有一種難言的沉重,興許是因為,這少年的三言兩語,好像觸摸到了一些東西?
      見愁不清楚,只是問。

      “日出,我生;日落,我亡。聞道則死,憑什么?”
      那少年慢慢地站了起來,望著那一輪徐徐升起的紅日。
      他的聲音,由輕緩,而逐漸驚心動魄起來。
      “若道讓我活不過一日,我必使日出永不落,日落永不出;讓天下無朝暮,無日夜;令時光永不流動,萬古如一日!”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關閉廣告
    關閉廣告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關閉廣告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昵稱: 打分: 發表非2分評論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會給作者。
    評論主題: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