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晉江*尚郵春運征稿活動》

作者:七刃紅

晉江客戶號:3401135
標題:刺猬姑娘VS春運
正文:
這個冬天,京城冷得極快,早早就降下了第一場雪。
那天,刺猬姑娘正在瘋狂磨鍵盤寫論文。忽聽宿舍某位姐們詠嘆道:“下雪啦——”,立刻竄至窗前,果見窗外萬物失色,所見皆白,不禁久久凝視之……
同舍姐妹知她也算半個文藝小青年,見這情況都甚淡定。又過了半響,這姑娘才輕輕吐出句話來:“都下雪啦,哎,總算到了買回家車票的時候了!
筒子們,那個時候,十一月份才將將開始啊o(╯□╰)o
刺猬姑娘是根正苗紅的江南小娘,從小身子骨還蠻弱。根據“賤名好養活”這一公理,小名就喚作“小猬”;大名也簡單,小名前加個姓。高考完了她進行了一次南北遷徙,屁顛屁顛上京讀大學去了。作為家鄉極少跑這么老遠上大學的小姑娘之一,臨行前,她自然收到了不少“恐嚇”:
人曰:北京冷,冷于上青天。
刺猬答: 在北京,有一種傳說中的東西,叫“暖氣”~~
人曰:北京有沙塵,年年春天猛于虎!
刺猬答:偶相信,開奧運會的地方,天還是會變藍滴~~
人曰:春運開,車票無覓處,汝何以歸?
刺猬蹙眉:這個問題,額…….
現在想來,這些問題都相當有預見性:刺猬姑娘充分享受了京城的火熱暖氣,也從未見過兇猛的沙塵暴;不過每年冬天的回家之行,真是,額,一言難盡。
一轉眼,大學四年就去了三年半了。大四的前半年不免坎坎坷坷,哭哭笑笑,細細的電話線常常負載。自然而然,刺猬姑娘的回家熱情空前高漲。
學校雖然給訂學生票,可惜車單上,永遠少一輛去刺猬姑娘家鄉的火車。不過今年,小姑娘灰常高興,她前兩天剛打聽到,臨近的大學有一個售票點,訂票能提前一個月,成功率極高,除了手續費高得離譜了點兒,一切都相當美好。定好回家的日子,算好開始訂票的時間,刺猬出洞了。
“同學,請問你知道這附近有個訂票點嗎?”
“嗯,好像有一個。你穿過操場,經過教一樓,教二樓,實驗樓,再穿過學二樓,逸夫樓,男生宿舍,大概就能到了~”
“o(╯□╰)o”這就是在學校問路的問題,你會收到一堆專業的地理術語~
在差不多摸清了這個大學所有的建筑分布情況之后,刺猬姑娘終于在一個拐角看到了一個小小洞口,可惜湊近一看,登時透心涼意,只見洞口禁閉,上貼一小小告示:“此售票處手續費高,服務態度差,從即日起,停止訂票服務!
北風吹,刺猬內牛滿面:手續費啊,服務態度啊,那都是浮云啊浮云啊,I really don’t care…….
刺猬姑娘VS春運,第一場,刺猬完敗。
刺猬是一種很膽小的動物,所以小姑娘是萬萬不敢找黃牛黨滴。米辦法,她被逼上梁山,走了正途,奔去了正規的售票點。
“師傅,去某某的車票,什么時候能訂呢?”
“直達嗎?”
“嗯~”除了直達,只有一輛烏龜爬爬的綠皮車......
“提前二十天啊,晚上七點開窗,我們這里可以直接買票!”
小姑娘激動了,大叔的小斗斗眼兒怎么這么可愛呢~
刺猬姑娘VS春運,第二場,待續中,貌似前景不錯。
又過去了小半個月……
“師傅,去某某的直達車票,2月1號的,還有嗎?”
“有,不過只有軟臥了!
刺猬的心狠狠抖了一下,這才剛開窗啊。直達軟臥,四百多塊大洋!套用句她學過的上海話,“四百多塊,換成硬幣,往黃浦江里扔,能聽四百多聲響嘞!”
不過黃浦江不去可以,家還是要回滴。
“我要,四百多吧!
“哪有這么便宜?就是上鋪,也得是615!”
刺猬突然覺得玄幻了,其實,她剛才問的是飛機票,對吧?
大叔還是很熱情滴,立馬開始解釋:“現在火車不是提速了嗎?所以去那地兒的直達全都換成了D字頭和諧號啦,速度快,省了兩個多小時哎。你得趕緊考慮哦,票不多了!”
刺猬姑娘全身的汗毛都給和諧起來了。她一向喜歡用具體的東西來代表抽象的票票,所以那一刻她列出的等式是:一張火車票=600大洋=至少兩件冬大衣~
額,Again,大衣可以不買,家還是要回滴。
刺猬姑娘VS春運,第三場,刺猬被和諧。
但是,這還不是結尾……
終于踏上火車的那一刻,小姑娘老激動,正準備面對一車廂氣氛熱烈的同游者,然而,春運永遠不是刺猬可以意料到的,整個車廂,就是一活脫脫的現代空城計。
“大概,我實在跑得太快了!眔(╯□╰)o
可直到火車跑起來,整個車廂,惟一老,一少,一中年而已。如果算個入住率的話,3/40。
夜深了,刺猬在火車搖籃般的動蕩中興奮又困倦,又想起了聲稱“票已經不多”的大叔,老覺得他的小斗斗眼兒像極了狐貍。
額,似乎,狐貍是刺猬的天敵呢~
“不過,明天就能到家了呢~~”某只迷迷糊糊想。
刺猬VS春晚,孰勝孰負呢?
大概,
to be continue吧。

[回復][投訴]

一AA毛片免费,蜜桃 直播,三黑小包拯是什么电视剧